他趕緊撿起石珠,打開房門跑了出去,正巧林娜也是一臉駭然的跑了出來。

看到龍天,林娜彷彿找到了主心骨,趕緊跑到龍天的身邊,兩手抓着他的右臂,驚駭道:“龍天,這是怎麼回事,太可怕了!”

剛纔她正趴在窗前看夜景,突然金光大盛刺得她睜不開眼,等到金光退去,眼前竟是出現了這樣駭人的一幕,頓時讓她恐懼莫名。

龍天同樣一臉嚴肅,眼前的一切確實詭異,好在他有過不同尋常的經歷,沒有被嚇住。

“別害怕,出去看一看。”他拍了拍林娜的手,兩人小心翼翼地走出房子。

站在庭院裏,震撼更加的浩大,星雲懸浮空中,人行其中彷彿是在漫步宇宙。夢幻般的感覺襲上心頭,讓人不知道是身在現實中,還是活在夢裏。

一路上他們也曾試圖叫醒村民,但是村民們似乎被一股神祕的力量籠罩,全都睡得死死的。

好在從窗外可以看到他們睡得很安詳,這讓兩人放下心來,專心面對眼前的一切。

走着走着,忽然,前面出現了一條路,完全由星光凝聚而成,向着天上延伸。

星路出現得詭異,他們不敢走上去,而是換了個方向。

可是,走了沒幾步,又是那條星路,直接延伸到他們腳下,一連好幾次都是這樣。

“看來不走上這條路是不行了。”龍天皺眉,他徑直踏上星路,身後林娜也是緊跟上來。

隨着他們的踏上,星路變換,轉眼小村已經消失不了了,而他們則出現在了一個坑坑窪窪,荒涼寂靜的地方。

空間瞬間的變換讓兩人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定睛一看,入眼處一片黑暗,腳下是厚硬的岩石,還有沙土鋪在上面;眼前則是一座浩大的宮殿,荒涼古樸,無一絲人跡,連一絲風都沒有。

而他們的身上則籠罩着一層淡淡的金色光芒,形成金色光罩,金光遊走,像是一條真龍在護佑着他們,而光芒源頭赫然便是神祕石珠。

此時的石珠又變回了它第一次出現時的瑰麗模樣,色彩斑斕,五色交輝。

突然,龍天一聲驚駭:“這是……怎麼可能?”

他望向了天空,只見天空一片漆黑,無數的星星璀璨奪目,像聚光燈一樣,而最大的那顆星辰比月亮大了好幾倍,像是被一個又大又亮的天藍色透明罩子罩住了一樣。

蔚藍的星球上,雲霧繚繞,棕黃色的陸地,青綠色的平原,藍色的海洋,白色的兩極隱約可以看見,那分明就是地球。

“那這裏是……月球!”龍天一陣驚呼。

眼前的星球上,沒有風,沒有灰塵,光線無法漫射,天空一片黑暗,星辰格外閃亮,璀璨奪目,這赫然便是月球。

而且,在月亮上看,地球是最大的星球,比在地球上看月亮大了不知多少倍,眼前的景象很符合這一點,除此之外,他實在想不出還能是在哪裏了。

剛纔明明還在遺龍村裏,一轉眼竟然來到了月球上,哪怕是曾經經歷過龍山那樣奇詭的事,龍天的心裏還是有些不能接受。

而此刻,林娜也是一臉的呆滯,顯然她也明白了眼前的處境。

雖然聽龍天說了他的神奇經歷,但畢竟只是聽說而已,如今親身驗證,眼前所見讓她如遭雷擊,瞬間懵了。

“現在你應該徹底相信我說的話了吧。”回過神來,龍天對着一臉驚駭的林娜苦笑,神奇的穿越讓他一下子也無法接受,還好經歷過龍山之事,他倒是很快習慣了。

“嗯。”林娜有些木訥地點了點頭。若說此前她還對龍天的話半信不信的,那現在就是完完全全的相信了。畢竟,故事可以編,但眼前所見的景象可做不得假。

“那現在該怎麼辦?”她心裏有些惶恐,突然間她無法接受這一切,只能擡頭看向看龍天了。

“先看看再說吧!”龍天轉頭看向眼前的宮殿。

眼前的宮殿雖然破敗,但卻不減恢宏,隱約可以看出從前的那種大氣輝煌,這讓他有些驚訝:“這是月宮嗎,難道真有仙人居住?”

在地球上經歷過龍山,他對月球上出現的宮殿雖然驚訝,但也不是非常的奇怪。

“進去看一看吧!”龍天皺眉沉思了片刻,擡腿邁入宮殿,身後林娜也緊緊地跟了上來。 步入宮殿中,一陣浩大的氣勢排山倒海而來,有種**恢宏的感覺。

宮殿前方那巍峨高大的石椅,雖然破敗,碎了一半,剩下的也是佈滿裂紋,但那種磅礴的大氣令人有如面對神靈,心頭一陣顫慄。

神殿裏面空曠無比,只有四根高大的柱子支撐着,還有前面直上高空的破碎石椅。

龍天和林娜四處找尋,但找不出什麼,只能繼續向前,從石殿旁的門戶走出去。

出了石殿,眼前是一個庭院,可以辨認出地上還有一些枯朽的樹枝,被兩人碰到,無聲的湮沒,化作沙塵落下來。

四周靜得讓人發慌,林娜緊緊揪住龍天的衣服,道:“龍天,這裏……”

龍天心裏也有點發蒙,毛毛的,庭院空曠寂靜,一股難言的氣息隱在其中,越是往前走,竟有一種步入地獄般陰森恐怖的感覺,哪怕是有着石珠護體,仍可感受到冰冷的死寂,他們的腳步聲擴散出去也是湮沒無聲。

“嗡!”

突然,石珠一顫,他們周身的金色光芒也如同波浪一般起伏不定。石珠上,一道道金色光線射出,向前延展。

“咦?”龍天一聲輕咦,石珠的突然改變讓他疑惑。不過,已經見識過石珠的神祕,他並沒有想太多。

稍作沉思,龍天舉步跟隨着金色光線向前走去,身後林娜也跟了上來。

一路上,漸漸地有道道黑色氣流自地下涌出,嫋嫋如煙,充滿死亡的味道,而在遠方亦有一道光線射出,清亮如水。

仗着石珠護體,兩人快步小跑,向着前方的光亮衝去。

光源處是一口清泉,散發着清涼的氣息,如同月華凝聚而成的一樣,璀璨卻不奪目,柔柔的,如同微風一般,那些散發死亡味道的黑氣都被被阻擋在外面,兩者如同仇敵。

黑氣滾滾而動,有如恐怖的惡魔自地獄降臨,死亡的氣息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一直在朝着泉流涌動;而那濛濛的清亮光彩卻是如同恆山,絲毫不動,濛濛月光輕輕一掃,黑氣便如遇神陽,春日融雪般消散。

眼前的景象說不出的詭異,兩者彷彿有靈性般,互相敵對,宛如活物。

靠着石珠的保護,龍天和林娜小心翼翼地避開黑氣,來到了月泉旁邊。

在月泉旁邊,黑氣消弭,一股清聖的感覺籠罩心頭,讓他們疑似從地獄升到天堂。

泉水清冽,看着都有種溫潤涼爽的感覺,很奇特,空氣中瀰漫着一股一陣清涼的味道,讓人感覺像是面對在無邊的大海,海風輕撫而過,讓人全身透爽。

“好奇怪啊,這是什麼水?”林娜疑惑道。

“不知道,看看石珠會怎樣?”龍天把手上的石珠拿出來懸在水面上。既然是石珠引他們前來,那它肯定會有反應。

果然不出他所料,石珠放到水上後,逐漸發出光彩,一道道五彩霞光噴涌而出,聚光成環,環光成束,霞光凝成一道道神祕鏈條射入水中。

“嘩嘩……嘩嘩……”

過了一會兒,水面泛起波紋,瑰麗的光芒映照,整個水泉化作了五彩仙池,神聖非常。

“這是什麼?”看到石珠的動作,兩人疑惑不解,緊緊地靠在一起,盯着泉水,不知道又會發生什麼事情。

過了一會兒,水面上飛出了一顆珠子,在石珠化出的五彩神鏈的襯托下,像是一輪明月從碧海上升起來,奪目生輝。

而泉水的光芒則明顯變弱了,彷彿失去了心魂,再無一絲靈動之感,神祕黑氣頓時侵入泉水中,把泉水染得漆黑。

顯然,泉水能夠打敗黑色氣流是靠着明月神珠的力量。

“嗯,這是什麼,又是一顆珠子?”接過明月神珠,龍天有點驚訝,沒想到石珠竟然釣起了另一顆珠子。

“這是什麼啊,好漂亮的珠子?”林娜也湊過來觀看,一臉的不解。

突然,一道夢囈般的聲音響起:“怎有可能……怎有可能……一縷清輝而已……而已……”

“誰?”龍天和林娜全都嚇了一大跳,一股巨大的恐懼感瞬間籠罩住他們。

“咕嘟,咕嘟!”

只見眼前變得漆黑的泉水慢慢冒起黑色氣泡,泉水上涌,一陣翻滾。一個漆黑的人影緩緩浮現,彷彿影子一樣,看不見五官,只有黑氣繚繞,死亡的氣息彌散四周。

“啊,鬼啊!”林娜一聲大叫,緊緊地抱住龍天的胳膊,擠在他身上。

龍天同樣滿臉驚駭恐懼,緊緊拉住林娜,兩人齊身後退。

恐怖的黑影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繼續喃喃自語:“怎有可能……怎有可能……一縷清輝而已……而已……”

“這……這這,他是瘋子嗎?”看到黑影一直重複着這句話,沒有別的動作,龍天和林娜的膽子也大了一點,緊緊地拉着對方,好奇地盯着黑影。

突然,黑影擡起頭,一片漆黑的臉對着兩人,嘴裏繼續喃喃自語。

“簌”地一聲,一陣黑氣隨着黑影的擡頭排空而起,而他則如同一個魔王般立在黑氣中,恐怖的氣勢匯聚如山,壓得兩人喘不過氣來。

雖然黑影沒有五官,但是龍天和林娜可以感覺到,黑影一直在看着他們,或者說是他們手裏的神珠。

“怎有可能……怎有可能……一縷清輝而已……而已……”黑影突然狂怒,一掌拍向兩人,無邊黑氣自地下爆起,如浪狂卷,洶涌怒嘯。

“啊!”死亡氣息在前,龍天兩人恐懼得尖聲大叫,緊緊抱在了一起。

“砰!”

黑色氣流撞擊在石珠上,有如狂浪拍擊礁石,卻根本撼不動固若金湯的金光保護膜。

“怎有可能……怎有可能……一縷清輝而已……而已……”黑影沒有在意有沒有殺掉龍天和林娜,繼續呢喃着走來,漆黑的手揚起,一團更加強大的黑氣漩渦生成,旋絞一切。

“嗡!”

這時,明月神珠突然大放光明,一縷清輝流轉,有如明月自鬆間流淌而過,清亮如霜,映出一地的靜謐與祥和。

被清輝一照,黑影竟怔住了,停了下來,直愣愣地看着明月神珠,像在發呆。

“快跑!”趁着這個機會,龍天和林娜趕緊轉頭,直接撒腿跑路。

盛寵:流氓總裁快住手 “怎有可能……怎有可能……一縷清輝而已——而已……”身後黑影猛然驚醒,繼續揚起手,一掌拍落,漩渦狂卷,瞬間土地開裂,沙石奔走。

龍天和林娜在呼嘯的黑色氣流中艱難前行,可是他們只能靠着石珠,擠在石珠的保護下行動極爲不便。

想起了明月神珠鎮住黑影的畫面,龍天把石珠塞到林娜手裏,咬咬牙道:“分開逃!”而後拿起明月神珠,衝出石珠的保護光罩。

“龍天!”林娜驚呼一聲。

來不及多想,她緊緊攥着石珠,跟着龍天跑了過去。

各自拿着珠子,逃跑的速度快了許多,後面黑浪狂怒,滾滾而來,兩人藉着珠子的保護卻是如履平地,快速逃離。

黑影似乎有毛病,雖然恐怖滔天,但行動速度卻是很慢,一步一步緩緩移動,似乎沒有自主意識,完全是憑藉着本能走動。

很快,龍天和林娜就甩開了他。不過爲了安全起見,他們還是繼續跑。

不知道跑了很久,前面出現了一扇門,極其破舊,雕刻着一副圖和一個月亮。月上有一座宮殿,浩大無比,幾乎佔據了半個月亮。一株巨木生長在月宮旁,枝葉繁茂,把整個月宮遮在下面。

隱約中還可以看見,一個嫋娜的女子懷中抱着什麼東西,身旁站着一個淡淡的虛影,像是一隻什麼動物,全都若隱若現的,似在沉浮。

看到身後黑影並沒有追來,兩人稍微鬆了口氣,停下來休息。

“龍天,珠子!”林娜把石珠遞給龍天。

“嗯!”龍天接過石珠,把明月神珠遞給林娜,道,“這顆珠子你拿着吧,剛纔試過了,它可以用來保護人的。”

“嗯!”林娜深深地看了龍天一眼,接過明月神珠,而後看着神祕石門,輕輕捅了捅他的胳膊,道:“龍天,我們要進去嗎,這扇門會不會是回去的門?”

莫名來到這裏,身後又有神祕黑影追擊,她現在早已沒有了原來的活潑勁,只想回家。

沉吟片刻,龍天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這扇門有可能是通往回去的路,但也有可能連接着另一個陌生的地方,而且可能性很大。”

確實,從地球穿越來到這裏,現在又來了一扇門,他不相信門後面會是地球上的某一個角落,因爲不管是明月神珠還是神祕黑影都太過詭異了。

這次的旅程不會這麼簡單。這是直覺,很強烈的直覺。

聽到龍天的回答,林娜也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一下子猶豫起來,站在原地躊躇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