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樣的打法實際上就是一種掩藏,而讓他敢這樣做的正是他對那一件護身寶物的自信。

但現在不一樣,方昊天實力在他之上,他自然要動用自已真正的實力了。

出劍之時,他身上隱有一道連方昊天站在對面都無法看到的藍光閃現,然後他的身體已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護著。

這股力量重要防守沒有攻擊。

徐宇說了跟方昊天志在砌磋但還是動用寶物護體,並不是說他對方昊天不信任暗有戒備,而是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就算是砌磋那也是兇險無比。

要知道對於他們這種驕傲的人來說,全力以赴才是真正的尊重對方。

他的劍厲害,全力以赴之下自然厲害。

但以方昊天的實力全力以赴之下,當然也是可怕至極。

萬一兩人在全力之下出現收不住手的情況,方昊天的劍就有機會錯手殺了他。

當然,他生性磊落,既然動用了護體寶物他就會跟方昊天說,於是暗中傳音給方昊天,將他有一件護體寶物的事說出來。

這是一種坦誠,但也是想告訴方昊天不要因為顧忌到可能會殺了他而有所保留。

徐宇需要的是方昊天沒有保留的砌磋。

聽了徐宇的話,方昊天果然鬆了口氣,他還真的怕在砌磋中失手殺了徐宇。

徐宇是魂武者,身體是最大的弱點,可不像他玄武雙修,又修鍊了戰體。

「嗡!」

方昊天揮劍。

他是玄魂雙修武者,所以對他來說劍在不在手中都一樣。

兩人的劍光都是越來越狂暴,僅僅是兩三個的呼吸,擂台之上就已經滿地劍光,兩人的身影在劍光中變得很模糊。

雖說砌磋,但打得卻是激烈非凡,這讓台上的人都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和男主是死對頭 兩人在台上一付惺惺相惜的樣子最後約定這一戰志在砌磋,於是乎很多人對這一戰開始失望,不抱有多大精採的希望了。

但沒想到兩人一出手卻是如此場面。

有人頓時鄙視了:「這兩個傢伙都是卑鄙之徒啊,嘴裡說一套,暗地裡實際上都想一劍殺了對方。」

但鄙視歸鄙視,這樣全力以赴之戰才是大家所希望看到的。

「都是好胚子啊!這個徐宇若沒有方昊天,他可以說是年輕一代最有希望摸到劍道的人了。真不愧是劍十三的徒弟。」

觀戰的人當中,公孫無敵自然是那目力最為毒辣之人。

他看到的跟別人看到的自然不一樣。

如果讓人知道公孫無敵對徐宇有這樣的評價,徐宇之名定然會更加響亮。

當然,這話中明顯是方昊天壓了徐宇一線,徐宇出名,評價在他之上的方昊天自然就更加出名了。

不過這新兵王大賽設在皇城,參賽者其實都已經揚名立萬,只是名有高底而已。

像方昊天和徐宇,高俊洪以及死去的白穆,這四大熱門更將會人人皆知的年輕天才。

只是白穆已死得知公孫無敵對他有這樣的評價,自然就沒有福氣享受這種揚名立萬的驕傲與自豪了。

「嗡!」

突然間徐宇的身周一下子浮現上百支劍。

一剎那,大家都有種錯覺,就好像擂台上突然多了上百個徐宇。

上百支劍都一下子爆發嚇人的光芒,上百道光芒瞬間交織,謂為壯觀。

「一個人用這麼多劍?」

一些人嚇了一跳。

「看,方昊天的身周也出現九把劍。雖然只是九把,但感覺萬千。」

又有人高聲大叫。

咻咻咻……

兩者身周的劍幾乎同時爆發。

劍光更加強盛,耀目成河,耀光似海。

劍之河,劍之海。

而方昊天和徐宇置身於劍之河海當中皆是長發飛揚,衣袍激蕩,給人的感覺都是如同山巒一般的偉岸。

徐宇上百支劍如同萬千,方昊天的九把魂劍也是如同萬千。

很快,觀戰者有人開始承受不了這等變化無窮的耀目劍光了,竟然有人開始暈倒。

劍光越來越強,越來越耀眼,他氣璀璨,凌厲無匹,熾亮泛白。

方昊天和徐宇的身影不見了,台上只有白茫茫一片的刺眼白光。

轟!

突然間,白光消失,然後還沒暈倒的人便看到兩把大劍突然狠狠的撞在一起。

砰!

擂台震動,感覺要崩塌。

噗噗!

方昊天和徐宇突然同時噴血倒飛,但在倒飛中兩人都在看著對方笑。

「謝謝。」

兩人同時出聲,然後方昊天雙腳落地,而徐宇則是撞在玄罡罩上,身體一個大反彈就要向前撲。

咻咻咻……

突然間,散落在擂台上所有的劍突然飛起,然後在徐宇的面前形成了一把大劍將徐宇托住不讓他倒下。

徐宇用手扶了扶劍,然後劍消失。

「我輸了。」

徐宇坦蕩的聲音響遍全場。 看著周遭已經開始騷動的娛記,夜小倩覺得眩暈而又口乾舌燥。

顯然是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以至於夜小倩並沒有做好準備把這一切過早地曝光在媒體面前。

她開始手忙腳亂起來,狀似神經質地遮擋著面部,試圖躲閃開瘋狂叫囂的閃光燈。

毫無疑問,這一刻的夜小倩沒有足夠的勇氣去祈求身側男人的幫助。

那個口口聲聲說願意跟她重新開始新生活的夜佩林,此刻就那樣無動於衷地站著,似乎周遭娛記的騷動都與他毫無關係。

然而當夜小倩看著他的時候,他也正好扭頭看著她。

夜佩林看得出夜小倩是慌亂而無措的,但這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夜小倩必須要獨自面對這些。

可以說夜佩林凝視夜小倩的時候,並沒有給予夜小倩特別的表情,他甚至刻意表現得相當冷淡。

夜小倩心灰意冷地收回目光,在最短的時間內調整著自己的心理狀態。

大約對她而言,僅憑夜佩林這樣冷靜地看著她,就已經莫名給了她鎮定下來應對媒體的勇氣了。

接下來就看到夜小倩捏了捏拳頭,終於不再那麼懼怕閃光燈,可以從容不迫地應對娛記們的聲討。

另一邊,秦菲已經坐車離開了比賽現場。

秦菲有些躊躇,但最終還是傾身向前,朝著東方豪宇伸出了手,應該是想推他一把。

東方豪宇本來正在閉目養神,但大約是感受到了秦菲身體上的馨香,他在秦菲快要碰到他的時候睜開了眼睛。

「嫂子,有事?」

秦菲倉皇地收回自己的手,多少有些尷尬。

但在看到東方豪宇臉頰上的笑意時情不自禁地開了口:「那個……你真的是東方財團的新任總裁?」

幾乎是話音剛落,秦菲就後悔了。

有關這件事,她應該先問秦瓊的。

「我……我只是按照我哥的囑託,是權宜之計罷了。」東方豪宇有些窘迫地試圖解釋。

如他先前預料到的一樣,秦菲確實對此事耿耿於懷。

「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我不希望自己是通過新聞媒體知道這些。」

此刻秦菲的語氣很平淡,但東方豪宇卻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抑。

知道再也隱瞞不下去,所以東方豪宇無奈開口:「昨晚鈺兒跟秦海被人綁架了,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

秦菲在聽到「綁架」兩個字眼的時候,滿臉震驚,自然對於東方豪宇後面說的話沒有聽進去。

她幾乎是毫無形象地撲過去,顫抖著抓住了東方豪宇的胳膊,「你說什麼?我兒子被人綁架了?」

不等東方豪宇做出反應,就看到副駕駛上的秦瓊嘴角微抽,默默在心裡為可憐的秦海兄弟點了蠟。

好吧,秦菲關心她兒子似乎也無可厚非,饒是秦海跟自己有著驚人相似的面孔又怎樣,還不是要被區別對待。

如此想著,秦瓊的鬱悶心情似乎愉悅了幾分,也莫名將東方豪宇把他趕去副駕駛的沉悶心緒拋到了九霄雲外。

有種掰直我 東方豪宇急忙解釋:「嫂子,你別擔心,人已經找到了,我這就帶你去。」

「為什麼不早說?」

「你是不是成心想讓我背負上愛慕虛榮的名聲?」

「在你眼裡,選秀比賽比我兒子的性命還重要,是嗎?」

這次,秦菲用一種破釜沉舟的心情開了口,這也是她第一次如此咄咄逼人地質問著東方豪宇。

其實之前秦菲就有所懷疑,秦懷鈺沒有來觀看她比賽,而且秦海莫名其妙地失去了聯繫,恰巧自己又被眾多媒體堵在了員工宿舍。

東方豪宇略微頓了頓,才有些緩慢道:「那種情況下做出那樣的決定,是對你最好的選擇,我不希望你錯過這次蛻變的機會。」

「嫂子,你沒有做錯什麼,不應當背負那麼多沉重的包袱。而我想,有了我的支持,各個新聞媒體應該再也不敢隨意謾罵你。」

秦菲聽到這些話,內心卻像是萬箭穿心,她忍住了情緒,「所以說你今天去宿舍那裡接我,只是你的舉手之勞?」

東方豪宇沒有及時反駁,而這讓秦菲更加的偏激。

「東方豪宇,我很感謝你的好意,如果不是你,我可能還被眾多娛記堵在狹小的值班室里。」

原本以為秦菲會釋懷,不成想下一刻就聽到她話鋒一轉。

「可是,你在做出那些決定之前,是否有考慮過我的感受?被人圍追堵截的那一刻我確實感覺到了沮喪,可如今,我仍然覺得失望透頂!」

眼看著東方豪宇被懟得啞口無言,秦瓊突然開口,「嫂子,你別胡思亂想,其實我們都是怕你擔心。」

秦菲突然詭異一笑,看向秦瓊:「秦瓊,不要試圖說服我,也不要學著某人施捨我。」

秦瓊眸光微閃,卻沒有即刻打斷秦菲的怨念。

「由你扮演成我的經紀人,這次危機即便是解除了,但接下來我該如何面對媒體?我到底算什麼,應該跟你們三個男人中的哪個如影隨形?」

聽完秦菲的控訴,東方豪宇的心裡是巨大的驚愕,他沒想到秦菲如此介意他今天的輕挑舉止。

三個男人?

秦海、秦瓊,還有他……看來秦菲不是一般的牙尖嘴利。

秦菲原本想故作輕鬆地調侃,然而她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當即就讓秦瓊跟東方豪宇如坐針氈。

「嫂子,對不起!」

「嫂子,你別哭!」

秦瓊跟東方豪宇幾乎是同時開口,說出的話卻是大相徑庭,連他們自己彷彿都愣了一下。

繼而看到秦瓊有些手足無措,他的心是慌亂和憐惜,唯獨秦菲給過他這種感覺。

「看吧,我就知道你會這樣,才刻意隱瞞你的。」東方豪宇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秦菲,然後自然而然地就說出了這些話。

這確實是東方豪宇一直關注的重點,大概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竟然對秦菲如此在意。

「你少說那些冠冕堂皇的廢話,我不稀罕!」

秦菲在低吼完這句話后,覺得更加的傷感和失望。

東方豪宇跟秦瓊默契地對望了一眼,顯然是覺得秦菲的反應超乎了他們的意料。 徐宇心服口服的聲音響起之時,便意味著方昊天奪到了這一屆新兵王大賽的第一名。

「方昊天勝!」

楊志沖的聲音緊接著響起。

宣布最後的一戰,楊志沖的聲音感覺都有點興奮感是。

其實得知自已要主持這一屆新兵王大賽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很興奮,他知道這也是他在軍部的一種資歷。

而且他還能藉此名氣大振。

現在這天底下只要關注著新兵王大賽的人也都知道他的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