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了郎珏的不凡,可是沒想到這種人物竟然都心甘情願的站在羅成的背後。

收回目光,許老爺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羅先生,不知可是已將我孫子教導好了?”

聲音很是客氣,對羅成的稱呼也直接變成了羅先生,足以見得羅成在許老爺子心中的地位。

羅成輕輕點頭:“沒錯,許先生呢。”

商業的事情,羅成感覺還是跟許冠清直接商談比較好。

許老爺子揮了揮手,那個管家連忙拿着手機走出了別墅,顯然是去叫許冠清去了。

羅成緩緩翹起二郎腿,也不着急,靜靜的等待着。

許老爺子將視線放到了旁邊許中雲的身上,臉上的笑容慢慢手氣,開始靜靜的打量了起來。

許中雲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挺直了腰板,也不言語,可眼神之中卻閃爍着陣陣精芒。

許老爺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輕聲說道:“這兩天過的怎麼樣?”

許中雲故作沉穩,輕聲說道:“挺好的。”

一句兩句,許老爺子也看不出什麼來,輕輕點頭,也不多說什麼,慢慢挪動腳步坐在了羅成對面的沙發上。

許中雲撇了撇嘴,似乎有些失望,不過還是挪動腳步慢慢的站在了許老爺子的身後。

這個舉動,倒是讓許老爺子眼神中露出了驚訝的光芒,完全沒想到許中雲竟然做出了這樣的舉動。

其實許中雲心裏面也很是無奈,他也很累了,可羅成坐在那裏,郎珏都站在後面,他敢坐麼?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許老爺子緩緩開口:“羅先生,這次的事情辛苦了。”

羅成輕笑着開口:“應該的。”

並沒有多說什麼,房間裏面的氣氛似乎有一些沉默。

羅成卻根本沒有理會的心思,尷尬不尷尬跟他也並沒有什麼關係。

許老爺子輕輕搖頭,繼續開口:“朱家的事情想必羅先生已經解決的差不多了吧。”

羅成緩緩擡頭,輕聲說道:“差不多了,現在就差許家這裏了。”

許老爺子眼神裏面閃過一抹神祕的光芒,繼續開口說道:“羅先生實力果然強橫啊,連偌大的朱家都說拿下就拿下了。”

羅成輕輕一笑,平淡說道:“運氣而已。”

許老爺子輕輕點頭:“有實力的人似乎都說自己運氣好。”

羅成輕輕一笑,不置可否。

許老爺子卻繼續說道:“不過也不能着急,朱家倒下了,可你的困難應該還有很多。”

羅成眉頭一挑,眼神裏面閃過一抹驚訝的光芒。

沒想到許老爺子對他的事情竟然還有些瞭解。

隨後輕輕點頭:“瞭解過一些。”

許老爺子神祕的開口:“盧家?”

羅成點頭。

許老爺子笑容卻愈發濃郁了起來,輕輕搖頭開口道:“事情遠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羅成心中有些意外,沒想到這個許老爺子知道的事情還不少,而且還知道一些他都不知道的事情。

沉吟片刻,輕笑着開口:“可能是許老爺子將這件事情想複雜了。”

許老爺子點頭:“可能是。”

後面許中雲聽的一臉茫然,根本沒聽明白二人聊的到底是什麼。

許老爺子並沒有繼續開口,房間裏面也慢慢的安靜了下來。

誰也沒有繼續開口。

沉默的氣氛維持了五分鐘,後面的許中雲都已經有些站不住了。

就在這時,外面終於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別墅的門打開,許冠清在管家的迎接下走了進來,後面兩個黑衣大漢則是分列兩旁,恭敬的站在別墅門口守候。

羅成目光放到了許冠清的身上,嘴角露出一抹輕笑。

許冠清對着羅成輕輕點了點頭,隨後便將視線放到了許中雲的身上。

當看到許中雲站在後面的時候,眼神裏面同樣閃過一抹驚訝的光芒。

良久,嘴角露出一抹輕笑。

雖然還並沒有看到什麼其他改變,但光是這一點就已經說明了許中雲的進步。

許冠清也並沒有說什麼,直接坐在了許老爺子的身邊,跟羅成一般緩緩翹起了二郎腿。

羅成輕聲說道:“許先生什麼時候兌現承諾呢。”

單刀直入,羅成也不喜歡拐彎抹角。

許冠清輕笑,平淡的開口:“這件事情羅先生自然不用擔心,我兒子的事情看樣子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不過我父親的事情羅先生好像還沒有解決。”

腹黑魏少請妻入局 羅成輕笑着開口:“我答應的事情許先生不用擔心,人都已經在路上了,不過還是得請許先生先把相關文件簽署一下。”

“要不然病我治好了,人我也教育完了,許先生要是反悔的話,我可沒辦法了。”

如果放在之前羅成定然不會擔心這件事情,實在不行的話就將許冠清的公司一起拿下。

可是剛纔聽到許老爺子的話之後,他感覺許家似乎並不是那麼簡單。

雖然羅成並不懼怕,可是事情麻煩的話勢必會耽誤盧家那邊的進展。

萬一許冠清掉頭跟盧家去合作了,羅成會更加麻煩。

許冠清哈哈一笑,開口說道:“羅先生不用擔心。”

說完之後輕輕勾手,後面的那個管家立馬拿出來一個文件放在了茶几上面,隨後又放了一個盒子。

羅成淡淡的打量了一眼,靜靜的等待着許冠清開口。

許冠清輕笑,緩緩說道:“文件就是跟即將跟你簽署的文件,旁邊的盒子是印章。”

“只要你治好了我父親的病,我立馬給你蓋章。”

“羅先生也不用擔心,我想以你的實力就算想要把印章搶去也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羅成輕輕點頭:“合理。”

這次羅成也並沒有什麼顧忌了,算計着時間閆宗海應該也已經快要到蘆城了。

剛想開口,許冠清卻忽然站起身來。 羅成擡頭看去,正好看到許冠清嘴角那一閃而過的笑容。

心中疑惑,不過也並沒有開口。

很快,許冠清輕聲說道:“不過羅先生,有一點咱們可提前說好,如果羅先生治不好家父病的話,這個文件我可不會籤的。”

此話一出,旁邊的許老爺子眉頭頓時皺起。

羅成輕笑着開口:“那是自然。”

既然說了,羅成自然會辦到。

可是看許冠清的表情,似乎這件事情裏面還有什麼其他陰謀一般。

許冠清輕笑,剛想要開口,旁邊的許老爺子卻忍不住發聲:“冠清,羅先生能教導好中雲已經不易,我一個老頭子的病又算得了什麼,還是趕緊把文件簽了吧。”

羅成輕笑,事情似乎變的有意思了許多,這父子二人竟然還有不同的意見。

許冠清也是一愣,許老爺子的眼光他還是非常清楚的,可是他沒想到許老爺子竟然會幫着羅成說話。

仔細看了許老爺子一眼,並不像是客套所爲。

沉吟片刻,還是輕聲說道:“爸,這是羅先生自己說出來的,我們這也算是對羅先生的一種尊重。”

語氣很是生硬,似乎已經決定了一般。

許老爺子眉頭微皺,蒼老的目光中閃過一抹寒芒。

猶豫再三,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什麼來。

羅成回頭看了一眼,事情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

不過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羅成倒也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

靜靜的等待着許冠清的反應。

許冠清轉過頭來,繼續開口說道:“既然是治病,我們也都不專業,看不出來羅先生請來的人到底有沒有治好我的父親。”

“所以爲了公平起見,我請來了幾個醫學界的專家,我想羅先生應該不會介意吧?”

羅成輕聲回答:“當然。”

許冠清輕笑着開口:“那就好。”

說完之後轉頭看向了管家,輕聲道:“把人都請進來吧。”

管家連忙恭敬的答應了下來,小跑着衝出了別墅。

羅成身體再次靠在了沙發上,翹着二郎腿,手指有節奏的敲打在沙發的邊緣,嘴角也慢慢揚起了一抹神祕的弧度。

後面的許中雲臉上露出了焦急的表情。

不知不覺間羅成已經成了他很懼怕的人,他真的還害怕許冠清的舉動會得罪羅成。

下意識瞥了一眼站在後面的郎珏,發現郎珏臉上完全沒有任何的表情。

咕咚!

許中雲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卻什麼話都不敢說。

許冠清臉上也並沒有任何的表情,眼神輕輕轉動,似乎在思索着什麼一般。

許老爺子面色微沉,但是許冠清的話都已經說出去了,他也沒有辦法開口。

很快,外面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羅成擡頭看去,只見管家帶着三個人走了進來。

其中兩個人都是身上穿着白色大褂的老者,另外一個則是穿着一身中山裝,不過氣場比旁邊的兩個老者還要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