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她沒看穿那些事,不是她笨,只是她少個心眼,她把人性看的太單純太善良,經過了這五年,她的眼界開闊了很多,很多事情都不會只去看表面,對陌生人也有更深的防範心和戒心。

尤其是她現在很多事都會多一個心眼,除了龍司昊,她不會再輕易的相信其他人。

龍君澈只是抬眼深看著黎曉曼,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其實他當時做那件事的時候,並沒有想過要真的傷害她,他只是想達到讓龍司昊對她心生誤會的目的,所以她的那些照片他才會特別處理,打了馬賽克,免得她被宴會廳里其他的嘉賓認出來。

見他不出聲,黎曉曼站起了身,眸光越發冷漠銳利的看著他,唇角帶著一抹摻雜了冷意的笑,「龍先生,你的case我們工作室接不了,請你去別處,我還有事,就不作陪了。」

話落,黎曉曼便轉身準備離開,龍君澈溫潤醇厚的聲音在她的身後響起。

「你不想知道我為什麼姓龍嗎?」

黎曉曼腳步微頓,轉過身表情淡漠的看著他,「你姓什麼這跟我沒什麼關係,我沒有興趣知道你的事。」

龍君澈淡淡凝眸,溫雅一笑,「跟你當然沒什麼關係,不過跟你心愛的男人龍司昊就有關係了。」

聽他這樣一說,黎曉曼腦海中想起了一些事來,她突然覺得五年前她在醫院遇到搶劫的那次他正好出現救了她不像是一個巧合。

她水眸微眯,目光銳利的看著她,「你和司昊能有什麼關係?你是他什麼人?」

龍君澈表情深不可測,緩緩說道:「我是他的舅舅。」

「舅舅?」黎曉曼有些驚訝的看著他,明澈的眸底閃過一絲疑惑,「你是司昊的舅舅?不可能,我從來沒有聽到司昊提起你過。」

龍君澈勾唇一笑,細長的雙眸眯緊了幾分,「他當然不會提起我,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存在。」

「如果你真是他舅舅,他為什麼不知道你的存在?」黎曉曼目光微冷的看著他,「龍先生,就算你真的是司昊的舅舅,我們工作室也不會接你的case,你還是去別處。」

龍君澈見黎曉曼對他的態度越來越冷漠,他深蹙起了眉,「曼曼,你好像很討厭我。」

「不然呢?」黎曉曼清麗的臉上表情淡漠,目光清冷的看著他,「你和霍雲烯串通起來設計陷害我,難道我還要喜歡你不成?龍先生,如果你真的是司昊的舅舅,你為什麼要幫霍雲烯?舅舅是像你這樣當的嗎?怪不得司昊不記得你,你一定不是一個好舅舅。」

龍君澈勾唇一笑,但這笑卻不深達他眸底。

他目光微寒,「這隻能怪他偏偏是霍辰風的兒子。」

他的這一句話令黎曉曼的心微驚,目光越發疑惑的看著他,不明白龍君澈為什麼會跟她說這些。

她正欲問他時,他便站起了身。

「既然曼曼不想接我的case,那我就只好去別處了。」

話落,龍君澈便轉身離開了。

黎曉曼在他離開后,深想了一會他今天來的目的才帶著合同離開工作室直奔TE。

到了目的地,她一走進TE大廈,前台小姐就迎了上來,然後帶著她到龍司昊的專屬電梯前,恭敬的為她按電梯。

到了三十層,一出電梯,她便見到了龍司昊的秘書正等著她。

「總裁夫人,總裁等你很久了。」

黎曉曼看著秘書輕點了下頭,便徑直走向龍司昊的辦公室。

秘書跟在她的身側,看著她恭敬的說道:「總裁夫人,總裁讓我跟你打聲招呼,凌黛娜小姐正在他的辦公室里。」

聞言,黎曉曼清麗的臉上沒有半分生氣,她挺佩服凌黛娜的,她追了她親親老公好幾年了都還不死心,還真有毅力。

不過對於她這個情敵,她是一點都不怕她搶走了龍司昊。

現在不止是凌黛娜這個情敵她不在意,即使是索菲,她也不會害怕龍司昊被她搶走,她也不再害怕任何女人的破壞。

因為現在她信龍司昊勝過信她自己。

秘書替她推開總裁辦的門后,她便徑直走了進去。

而凌黛娜此時正站在龍司昊的辦公桌前,手裡不知道端著什麼,正聲音嬌媚的勸龍司昊喝一口。

「司昊哥,這鯽魚湯是我特意學了很久才做出這個味道的,你喝一口嘛,我保證很好喝。」

「是嗎?那我有口福了。」

說話的是黎曉曼,她笑看著凌黛娜說完,便徑直走到了龍司昊的辦公桌前,二話不說便直接從凌黛娜的手裡端過了那碗鯽魚湯,隨即走到辦公室里會客區的沙發上坐下,邊喝邊說道:「味道還不錯,就是有點咸,有點辣,還有點苦,這裡面加什麼了?怎麼會有苦味?」

凌黛娜見黎曉曼端走了她給龍司昊準備的鯽魚湯也就算了,還邊喝邊評頭論足的,她一眯眼,一跺腳,氣呼呼的走到了黎曉曼的身前。

「黎曉曼,你別太過分了,這是給司昊哥喝的,又不是給你喝的,你馬上給我吐出來。」

黎曉曼淡淡挑眉,眸帶笑意的看著她,粉唇輕挑,「確定要吐?可是很不文雅。」

黎曉曼笑看著她,表示很為難。

凌黛娜瞪圓了一雙棕色的眼眸,一手叉腰,另一隻手指著黎曉曼,一字一頓的道:「給!我!吐!」

她話音剛落,黎曉曼便朝著她做了個OK的手勢,喝了一大口后,才「噗」的一聲全部吐了出來。

被吐了一身的凌黛娜瞪大了眼,張大了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黎曉曼,怒吼道:「黎——曉——曼。」

她竟然敢吐在她的身上?她竟然敢吐在她凌黛娜的身上?她竟然敢往她凌黛娜的身上吐?

啊……氣死她了,她要殺了她。

「黎曉曼,我殺了你。」

話落,她像是一頭髮了狂的獅子一般撲向了黎曉曼。 黎曉曼見她撲來,臉上沒有一絲慌色,而是笑看著她阻止道:「等等,先別動怒,你要殺我,我沒意見,不過我要是你不會這麼明目張胆的殺,我會暗殺。還有,你不是很愛我家老公嗎?女為悅己者容,你現在的樣子真的很醜,我覺得你現在要做的不是殺我,而是回家換個衣服,化個妝,然後再來追我家老公……」

說到這,她看了下手腕上的手錶,隨即抬眼看著凌黛娜淡雅一笑,「快下班了,趕緊回去換衣服,祝你馬到成功。」

看著淡定笑著的黎曉曼,凌黛娜眯緊了棕色的眼眸,嫵媚的鵝蛋臉上浮滿了怒氣,「黎曉曼,你別裝了,你還祝我馬到成功,我就不信你不怕我搶走司昊哥。」

黎曉曼瞥了眼淡定如水的坐在辦公桌前的俊美男人龍司昊,隨即又看向了凌黛娜,話語中充滿了自信,「如果你能從我的手裡把我老公搶走,你們結婚的時候,我不但當你的伴娘,還一力承辦你們的婚事,你們結婚所有的花費都由我包了。」

見她這麼大方,這麼自信,凌黛娜反而沒有了底氣,不過鍥而不捨的精神她還是有的。

她瞪了黎曉曼一眼,信誓旦旦的說道:「你等著瞧,我一定能把司昊哥從你手裡搶走的,你就等著給我和司昊哥操辦婚禮。」

黎曉曼目光淡然的看著她,沖著她柔和一笑,鼓勵道:「加油。」

凌黛娜驚愕的瞪著她,「黎曉曼,你有病吧你,你真不怕我搶走了司昊哥?」

黎曉曼瞥了她一眼,從沙發上站起了身,「你要搶就搶,怎麼這麼啰嗦?趕緊回去換衣服,打扮漂亮了再來搶。」

「你……」凌黛娜看了她好一會,才轉身看向了龍司昊,語氣嬌柔無比,「司昊哥,你等我,我很快就來了。」

話落,她便離開了辦公室。

黎曉曼見她離開后,便拿著合同走到了龍司昊的辦公桌前,看著他溫雅一笑,「龍總,這是合同,你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

「叫我什麼?」龍司昊斂眸,目光沉沉的看著笑的溫雅的她,眸底溢滿了深情和寵溺,但他那張俊美的臉沉下了幾分。

剛剛在凌黛娜面前是一口一個老公叫的親熱的很,這會就變龍總了。

見他沉下了俊美的臉,黎曉曼水眸笑眯起來,聲音清細動聽,「龍總,你說的,我們公司談公事,所以我當然要叫你龍總。」

龍司昊彎唇一笑,目光柔和的看著她,語氣寵溺溫柔,「小東西,敢拿老公的話來堵老公的嘴,欠收拾了,嗯?」

話落,他大手將她手裡的合同接過,看都沒看一眼,便直接簽上了他的大名。

將合同往紫檀木辦公桌上一擱,他斂眸目光曖昧幾分的看著她,「公事處理好了,我們去床|上處理私事。」

聞言,黎曉曼唇角微微抽了下,眸光柔媚的看著他,淡雅一笑,「合同簽好了,我該回工作室了。」

她伸手去拿龍司昊擱放在他辦公桌上的合同,卻被龍司昊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

他壞心眼的摳了摳她的手心,狹長的幽眸目光灼熱幾分的看著她,「媳婦兒,先不急著回工作室,跟老公去休息室聊會天。」

黎曉曼才不信他讓她去他的休息室只是單純的聊會天,她微微紅了臉,纖長的睫羽輕顫,根本就來不及說NO,龍司昊便霸道的把她拉進了他辦公室里的休息室去。

門一關,他將她抵在門上,薄唇壓迫著她誘人的唇瓣,聲音低沉充滿了磁性,「想我沒?」

黎曉曼微垂眼帘,大大方方的承認,「當然想,不想能來這。」

龍司昊狹眸中綴滿了笑意,他愛死了她的大方,他喜歡她這樣毫無保留的把她對他的情感和信任表露出來。

剛剛她對凌黛娜說的那番話,足以證明她對他充滿了信心,她很信任他,信任到敢放言讓別的女人來搶他。

她對他的這份信任令他很動容。

夫妻間要能相守一輩子,對彼此的信任是很重要的。

他的曉曉他的媳婦兒做到了這一點,而他也會做到毫無保留去相信她。

他有信心,他們一定可以長長久久倖幸福福的過一輩子的。

白頭偕老對他們來說不再是不能實現的夢。

此刻他很慶幸他挺過了五年,更加慶幸和動容的是在他傷害她以後,她還選擇了原諒他。

他的曉曉很善良,也很堅強,她的身上有著很多女人都沒有的東西。

她在他的眼裡,永永遠遠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人能夠比得上她,也沒有人能夠替代的了她。

今生今世能夠娶到她,是他龍司昊這輩子最大的幸福。

「曉曉……」他眸光動容的看著她,將她輕擁進懷,緊緊的抱著。

黎曉曼見他一副動容不已的樣子,目光深情的看著他,柔媚一笑,「怎麼了?」

龍司昊白皙的大手輕撫著她清麗的臉,狹眸深情不已的看著她,「謝謝你對我毫無保留的信任。」

黎曉曼纖細的雙手環住他的脖子,歪著腦袋,笑意盈盈的看著他,「那我也要謝謝老公一直以來對我的信任……」

說到這,她頓了下,隨即也眸光動容的看著他,「經歷了那麼多事,你為我付出了那麼多,如果我連對你最起碼的信任都沒有的話,我就真的不值得你愛了。」

她緊緊回抱住他的勁腰,將她靠在他的懷裡,聲音溫柔,「老公,真的很謝謝你,給了我那麼多的幸福和感動。」

龍司昊目光寵溺的看著她深情一笑,低下頭輕啄了啄她粉嫩誘人的唇瓣,正當他準備深入時,黎曉曼想到什麼,微微側過頭避了開去。

龍司昊斂緊眸,眸光沉幽幽的盯著她,「媳婦兒,忘了三從四德了?老公吻你的時候,要順從,嗯?」

黎曉曼湊上雙唇在他的薄唇上吻了吻,聲音柔媚,「司昊,我有事想問你。」

龍司昊頷首,眸光溫柔的看著她,聲音低沉,「媳婦兒有何事問為夫?」

想到今天龍君澈說的話,黎曉曼微微蹙了下眉,隨即看著龍司昊試探性的問:「司昊,你有舅舅嗎?」

龍司昊微微斂眸,目光帶著幾分疑惑的看著她,「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

「司昊,你先回答我嘛!」黎曉曼的聲音放柔了幾分,帶著一絲撒嬌的味道。 看著她嬌媚動人的臉,龍司昊狹長的幽眸中溢滿了深情和笑意,薄唇里緩緩吐出了兩個字,「沒有。」

黎曉曼秀眉輕挑,「真的沒有?」

龍司昊優雅一笑,收緊雙臂擁住她,「為夫豈敢矇騙愛妻?」

「呵呵……」黎曉曼被他的幽默逗笑,她真的愛慘了他,和他在一起,除了幸福,除了感動,而且永永遠遠都不會無聊,因為他總是會變著方的來哄她開心。

「媳婦兒,你還沒告訴我剛剛為什麼那樣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