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獎勵:宗門最高榮耀,統帥第十一山,每年可得宗門半數修煉資源。”

“任務條件:任務啓動時可帶領宗內自願參加任務弟子百名,每征服一個三流宗門可增加百名弟子加入到任務,每征服一個不入流宗門可增加十名弟子加入到任務。”

“唐萱,作爲此次任務的承接者,快去組織你的隊伍吧,加油!”

唐萱看罷,無語了,這也太草率了吧,這就接任務了?還是這種任務,事兒有點大吧?又想起了阿東剛纔的嘶吼,原來是在阻止她們將令牌放入到凹槽。

“…………”

圍觀的衆弟子們,也都看到了光幕之上的文字,一個個都是熱血沸騰,這就要開戰了,這對於宗門來說可是大事件啊,而這等大事居然會是S級任務殿的一個任務,掌門人目前又不在。

“唐萱!”

唐萱也正在無語中,耳邊突然傳來了司徒長老的聲音,她向着聲音方向望去,看到了司徒長老和大長老等人,連忙答道:“師傅!”

原來正在第一山議事的大長老和司徒長老在聽到宗門鐘響了七聲之後,知道出大事兒了,連忙向着任務殿趕來,因爲他們知道,這鐘聲響了七次,代表着有人去接了那S級任務。這S級任務需要由兩位金丹以上修爲之人持令牌纔可啓動,這也是爲了不讓普通弟子隨便才這麼設定的,而宗內長老等人都是知曉此事,在沒有做足準備之時,是不會去開啓這個任務的,而任務的內容,也是當初十大長老一同定下的宏偉目標。但這次司徒長老突然帶回的兩個金丹修爲的徒弟,沒有在他們考慮之內,也因爲這個S級任務,實在是太過久遠,久遠到讓他們都有些想不起來了。

“快,封閉山門,只進不出,你親自去辦。”大長老在看到了這S級任務殿內的光幕之後,臉色一連數變,這可是宗內大事件,連忙向着身邊的一個長老說道。

“是!”那位長老一抱拳,迅速轉身離去了。

“即日起,暫停一切外出到宗門外的任務,何時恢復待定。”大長老宏聲對着這任務殿內的所有弟子說道,說罷一轉身,對着唐萱二人說道:“茲事體大,你們二人隨我去第一山,我們要召開長老會議。”

唐萱在司徒長老的授意之下,帶着碧蓮和二寵跟隨着衆長老去往第一山。

而任務殿內的衆弟子也都紛紛散去了,隨着即將到來的大戰,北地的格局都將發生變化,加上已經暫停了外出宗門的任務,他們還在這排什麼隊啊,紛紛散去回山將這個消息奔走相告去了。

…………

第一山,議事廳。

大長老上座,由於二長老隨掌門去蜀天學院了,在場還有八位長老分左右而坐,而唐萱和碧蓮也是破天荒的被讓在了正座之上,排在八位長老後面坐下。

“想必這唐萱和碧蓮二人,不用我說,大家也都已經知道了。”大長老威嚴的坐在正中,看向了衆人,道:“這S級任務的重要性,各位也都知道,我們宗門原本就是一流宗門,千年前這北地全部歸屬於我們的範圍。可這自火雲老祖閉關之後,我們宗門實力大減,好多歸屬的宗門也都脫離了我們的控制。那時,我們僅剩的十一大長老就立誓,我們一定要奮發圖強,終有一天能夠再度一統北地,這就是這S級任務的由來。而我們火雲宗在當初的大長老也就是現在的武田掌門的帶領下,也確實是有着不小的變化,但傾宗門之力也只是培養出了李天宇一個金丹修士。”

大長老頓了一下,看着認真聽他說話的唐萱和碧蓮,點了點頭,當然他說這麼多,也主要是說給唐萱二人聽的,右手一揮,一道光幕出現在了衆人眼前,這正是北地勢力分佈圖。

大長老指着這地圖,道:“下面,我來介紹一下北地的勢力分佈。”

“這北地之中,除了我們火雲宗外,實力最強的當屬碧水宗,宗主厲水是金丹中期的實力,還有着十名金丹等級的長老,只不過都是初期的,更有兩名是剛剛突破到金丹的。而弟子也是有着萬餘,碧水宗擅長水系術法,正是我們火雲宗的勁敵。”

“實力在這碧水宗之下的,是陰山派,術法詭異,掌門周媚兒也是金丹中期實力,座下也是有着多達八名的金丹等級護法,弟子倒是不多,只有三千。”

“再次之的是山下宗,宗主山下,金丹中期修爲,精通劍道,其餘長老和弟子人數不詳,因爲其他宗門再沒有金丹中期層次的戰力,所以除了我們宗門外,這山下宗暫排第三。”

“咦?”唐萱聽到這裏,不自禁的發出了聲響。

“怎麼?唐萱你對這山下宗有所瞭解嗎?”大長老並沒有怪唐萱打斷他,也沒有當她是一個普通弟子,而是以對等的身份的和唐萱說話。

“暫時還沒有,不過弟子倒是有一些疑問,不知當講不當講。”唐萱搖了搖頭道,對於山下宗,她也只是猜測,此時也不是說這事兒的時候。

“坐下說話,不必拘謹,說來這次的事,還要靠你,雖然我們準備的不充分,但……即使是不成功,別人也不能奈何我們什麼的。”大長老擡起右手,向下一壓,示意唐萱坐下。

唐萱見狀,坐了下來,說道:“剛纔聽大長老所說,這北地雖然是有着很多宗門,但我從這前三的實力來看,完全都不是我們的對手啊。不說別的,單說我們的武田掌門,那可是元嬰修士啊,想要一統北地,那還不是易如反掌之事嗎?”

“唉,真如你所說,那還真是好辦了,你是不知道,自千年前那次事件後,我們北地大亂,火雲宗分崩離析,連年戰亂。南域、西峯、東島和中原全部派來使者,我們被迫簽下了萬年契約,掌門和十大長老都不準對其他宗門出手,而門下弟子,如果有那實力,去統一北地,他們是不會干涉的。否則,四地會派人入境橫加干涉的。”大長老說罷嘆了口氣。

“什麼?怎麼會有這種契約,這不明擺着不讓我們火雲宗統一北地呢嗎?他們的目的又是何在呢?爲何不直接侵佔北地?”唐萱覺得這裏有很多蹊蹺之處,不禁的問道。

“這你有所不知,如果一定要解釋的話,這要說到我們蜀天大陸的歷史以及火雲老祖的身份了,而以你目前在宗門的身份,我是不太方便對你說明的。”大長老滿是歉意的說道,略一思索,又說道:“如若你真能完成這個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此事對你們不再保密。”

“嗯,那我明白了,您這是隻能提供一些情報,至於怎麼一統北地,還是要我自己來解決了?”唐萱拍了拍腦門,說道,她這一聽之下,還真是有些頭疼。

“你說錯了,雖然我們長老們不便出手,但我們九山還是會精選百名弟子,供你差遣的,我也會破例給你提供靈石一萬,中品恢復丹藥一千,作爲戰資之用。”大長老說罷,站起身來說道:“唐萱,你可有信心?”

唐萱見狀,也是連忙站起身來,道:“弟子有信心一統北地!” “好!先坐下,說一下你的計劃吧。”大長老滿意的坐了下來。

衆位長老也是目不轉睛的看着唐萱,等着她說計劃呢。

唐萱看了看那光幕之上的北地勢力分佈圖,上面宗門信息很是詳盡。依照勢力強弱,以不同的顏色顯示,分爲赤、紫、藍、綠、黃,分別對應着超一流勢力、一流勢力、二流勢力、三流勢力和四流勢力,但這分佈圖上顯然沒有赤色和紫色的存在。只有火雲宗是一片藍色,佔據在北地的最北方很大的一塊區域,而火雲宗的後身就是荒村和佔地龐大的廢墟,距離火雲宗南邊最近的十餘個黃色勢力也是歸屬於火雲宗的,但按照分佈圖之上的描述,這都是屬於一些四流勢力的門派。

而北地最熱鬧的地方要數中心地帶了,有着三流宗門十二家,四流宗門更是有着數百。

而那排名第一的碧水宗在這北地的最南邊,勢力遍佈在北地和中原之間的一條河流之北,依附在碧水宗的四流勢力更是多達二十有餘。排名第二的陰山派位於北地的最東邊的陰風山脈之中,在那龐大的山脈之內,依附在陰山派的四流勢力也是有着二十有餘。而那排名第三的山下宗,位於北地最西邊無人地帶的邊緣,佔地更是小到了和一般四流勢力那般大小,對於他的介紹,也是極短,除了之前大長老所說的宗主山下,金丹中期修爲,精通劍術之外,就只是說明了山下宗是數十年前崛起的一股勢力,平日裏行蹤特別詭異,從不開山門收徒弟。

雖然文字上描述了很多,但其實這都只是唐萱神識一掃而知的,唐萱先是對着大長老一拜,又是對着在座的長老和師傅一拜,聲音洪亮的說道:“我的計劃是,先把離我們最近的那兩個三流宗門征服,之後再以雷霆之勢,將中部的所有三流宗門全部征服,在其中挑選一些知曉大義,願意歸順我們的人加入到我們的陣營。由我和碧蓮帶領一隊人馬去征討實力最爲強勁的碧水宗,而丸子和寶寶各帶一隊人馬分別出擊陰山派和山下宗,順利的話,月餘就能達成北地統一之大計。”

“哎呀!”聽完這話,屁股還沒坐熱乎的大長老騰的一下站起身來,不可思議的看着唐萱道:“你這未免太兒戲了吧,你當這些宗門在這北地屹立這麼多年,都是紙糊的嗎?這些先不說,但說你想要讓那些歸降者心服口服的爲我們所用,不會臨陣倒戈,你又是有什麼自信來做到?”

“是呀,是呀,唉,小姑娘就是小姑娘,這也太兒戲了吧。”

“不會是仗着自己是十星弟子,就忘乎所以了吧?十星也只能說明資質了得,畢竟這修爲和戰鬥經驗在這裏擺着呢。”

“……”

就連司徒長老也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來,走到唐萱身前道:“唐萱,茲事體大,不可兒戲啊,你當真有把握嗎?”

唐萱嫣然一笑,對着師傅說道:“師傅放心,只是對付一些三四流勢力而以,何況我們的人會越大越多呢。”說罷正色對着大長老說道:“想讓降者心服口服的歸降,很簡單。”

“哦?”大長老眉頭微挑,低聲說道:“你不會是想着用毒藥來控制吧?”

唐萱聽罷哈哈一笑,道:“用這種手段怎能真正的讓人屈服,控制得了一時,可也不會讓他們心甘情願的爲我火雲宗出力啊,想要真正的降服一個人,就是要征服他的內心,讓他真正的體會到了絕對的實力,並且有着渴望跟隨着強者一起前進心。”

“哈哈哈哈!”大長老好像是聽到了什麼可笑的事情一樣,道:“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我很想知道,你是憑什麼有這麼大的口氣的。”

唐萱對着大長老一拱手道:“大長老,既然這個任務是我接的,那我就需要絕對的信任,我會把這件事情做好的。”

“如果是別的任務,我是不會過問的,但是這個任務……”大長老沉吟道:“我作爲大長老,掌門不在,我需要對宗門負責。”

“那依大長老的意思要怎樣呢?”唐萱明顯有些不悅了,她最不喜歡的就是不被人信任。

“這樣,我們宗門內擺一次擂臺,你任選弟子加入,對戰我們十大長老。啊,不,是九大長老,先不說你師傅司徒長老是不是會放水,就他那實力……還是算了吧。”大長老說罷,盯着唐萱,在等待着她的回答,在他猜測,以唐萱她們的實力,可能是想要先去征服一些四流宗門,然後帶着這些降者,再去征服三流宗門,在戰鬥中積累實力。可是真正的戰爭哪有那麼一帆風順啊,除了剛開始出其不意的去掃蕩一些宗門,等其他宗門都得到消息之後,抱團互相支援,那可就糟糕了,雖說量他們也不敢打上火雲宗來,但是一統北地的大計又要無限期的延後了。依他看來,小孩子的想法還是太嫩了。

“擺擂臺?有趣。”唐萱玩味的笑了笑,道:“不過我倒是不建議這麼大張旗鼓的比賽,倒不如我們找一處僻靜之地,由長老們佈置起結界,只要能夠達到讓長老們放心的結果就可以了,否則我這一個收不住的,讓長老們丟失了顏面可就不好了。”

“唐萱,你也太狂妄了吧,年少輕狂是可以的,但是也要有個界限吧!”

“唐萱,你當真是沒把火雲宗放在眼裏嗎?你要不要連帶着我們火雲宗也一起征服了,都納入你唐萱的勢力範圍?”

“唐萱,這是老夫在這幾千年裏聽過的最有趣的笑話,沒有之一。”

“……”

還沒待大長老說什麼,在座的衆長老們已經是坐不住了,好歹自己也都是堂堂長老,統領一山,門下弟子無數,讓區區一個小丫頭說成那麼不堪,顏面上都已經掛不住了。

“好了好了,都給我閉嘴!”大長老是怒極反笑,道:“好,那就依你,我們現在就去後山,我倒要看看你所仰仗的那隻狼形魔獸能夠掀起多大風浪!”

“好!”唐萱目光堅定的道。 火雲宗,第一山,後山。

在九大長老的全力施爲之下,一道百餘丈的結界完成了,此結界隔絕了元嬰修士之下的神識探查,也確保着在這結界中的戰鬥,只要沒有元嬰級別的衝擊,就不會被破。

司徒長老被留在了結界之外,焦急的來回跺步,雖然武田掌門不在宗內,但他也不敢輕易的露出元嬰修爲去探查結界之中的情況。他也是覺得唐萱有些魯莽,還好這只是切磋,大長老他們會以大局爲重,不會對唐萱她們下死手的,他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了。

結界內,唐萱碧蓮和長老們分立兩邊,當然丸子和寶寶也是以戰鬥形態站在了唐萱的身後,而這所謂的戰鬥形態也無非是體型碩大,看着比較唬人而以。

“大長老,我們要怎麼比試?是團戰嗎?”唐萱站在兩隻身高三丈有餘的巨獸腳下,面對衆長老,完全沒有絲毫懼意,淡淡的說道,而一旁的碧蓮也是面帶微笑,柔情似水的看向唐萱,完全沒有在意對面的衆長老們,認真起來的唐萱,對她來說是魅力十足的。

“團戰?哈哈哈哈,我們作爲長老的怎麼能欺負你們小輩呢。”大長老哈哈一笑,道:“我知道你那隻狼的實力可能不在我之下,但其他人嘛,我還是不放在眼裏的,你也不要太自負了,這樣吧。”大長老看了看九長老道:“還請王長老先去指點一下唐萱,記得,不要欺負小輩,點到爲止。”

“好,那麼就由老夫先出場。”王長老說罷,邁步向前,對着唐萱一招手,道:“來吧,唐萱,我們先對戰一局,如何?”

唐萱苦笑一聲,看來真是被輕視了呢,但腳下也是邁步向前,對着王長老一抱拳道:“那弟子就向王長老討教討教了,您儘管使出看家本領,不用留手。”

“哼!”

王長老冷哼了一聲,全身修爲散出,這是金丹一級的波動,一層淡金色的光芒遍佈全身,他雖然剛剛邁入金丹這個境界時間不長,可他修煉的時間可是不短,而且還擅長近身肉搏,他根本就沒有把眼前這個小女孩看在眼裏。剛剛在會議上聽着唐萱在那大放闕詞之時,他要不是礙着大長老的情面,早就出言呵斥唐萱了,那些三流宗門的長老名宿們,他也多有接觸,哪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火雲掌!”

王長老爆喝一聲,揉身而上,而此時,他整個人不再是淡金色的光芒遍佈全身,而是被紅色的火焰所包裹着,特別是那一雙肉掌,更是燃燒起了熊熊烈火,迎風發出刺刺聲,彷彿要把空氣也都燃燒了一番。

大長老見狀,也是心中一驚,暗道,這九長老是怎麼回事兒,一上來就使出了他的成名絕學,看來他是真的想要讓唐萱難看了,看來唐萱這下可是有的受了。

唐萱見狀,沒有絲毫表情,金丹修爲,她沒少打交道,這王長老,算是最弱的一個了。她沒有使用祕法去提升修爲,因爲,這王長老還不配,再者,她也是一直不想太依賴於祕法,於是,只是使出了她本身的實力。同樣的,催動着火神經,兩團更爲精純的火焰,包裹在了唐萱的芊芊玉手之上,身形未動,直接將雙掌向着王長老的火雲掌硬碰了上去。

“哼!你找死!”

王長老話音剛落,四團火焰碰撞在了一起,只是短短的瞬間,沒有想象中的碰撞之聲,也沒有激盪起任何的波動。王長老的火雲掌在剛剛觸碰到唐萱雙掌的那一剎,雙掌上的火焰直接就被唐萱的火焰所瓦解,隨後是身上的火焰也全部的潰散。王長老暗叫一聲:“不好!”身形急退,轉瞬間連退了十餘丈遠,驚魂未定的看着唐萱。

而唐萱從始至終都沒有挪動半步,彷彿連頭髮,衣袖都沒有飄動半分,而擡起的右手之中一個丈許的火球,猶如太陽一般熾熱,在她笑了笑之後右手一握之下,散去了。

王長老看着唐萱手中散去的火球,冷汗都流了下來,他知道,唐萱留手了,不然……

“王長老,辛苦了,下去休息一下吧。”大長老安慰了一下王長老,心裏對於唐萱的實力又是有了重新的瞭解,這是一種同階無敵之意啊,看來還真是有兩下子啊,看向身邊左右,道:“趙長老,李長老,柳長老,你們三個一起上吧!”

“是!”

三位長老應聲並肩上前,並沒有託大,也沒有覺得大長老是在羞辱他們,而是一臉凝重的看着唐萱,全部毫無保留的將修爲提升至最強。

“火球術!雙發!”趙長老低喝之下,兩道丈餘的火球,夾雜着熾熱之意,絲毫不亞於剛剛唐萱在最後時刻發動的火球術,而且還是雙發。看來這趙長老雖然也是金丹一級,但實力上卻是比剛纔的王長老是強上了一線。

“火龍術!”李長老也是雙手飛快結印,一道數十丈的火龍,栩栩如生,從李長老的身後升起,圍繞着周身不斷的盤旋。

“爆炎術!”柳長老更是一邊結印一邊口中唸唸有詞,在他腳下出現了六芒星印記,不斷的有火焰從六芒星印記中漂浮到他的手中,在他身後隱隱的浮現出了一座火山的幻象,一看這術法就是不凡。

三位長老更是連寒暄都沒有,一上來就是發動了他們最強的術法。

唐萱在見到這爆炎術之後,感受到了一絲威脅,但,這還不足讓她動用祕法,那是她的底牌,除非是對戰大長老這種層次的對手。她在這三位長老上場的那一瞬,已經是做好了準備。

只見唐萱左手捏訣,一道白光升起,自她左邊身體起,向左有數十丈的範圍,都是沖天的白光,一道道冰冷之意,向着四處擴散。右手捏訣,一道紅光升起,自她右邊身體起,向着右邊有着數十丈的範圍,都是紅光沖天,一道道熾熱之意,帶着狂暴的氣息,看上去已經是無限的接近了柳長老的爆炎術。這是她第二次施展這個術法,在貨真價實的金丹修爲之下,已經是能夠信手拈來了。

在她雙手一合之時,碧蓮和寶寶激動的齊聲叫道。

“雙龍破!” 兩道本來不可能同時出現的極熱和極寒波動的火龍和冰龍,糾纏着,盤旋着,從唐萱的雙手之中幻化出來,先是龍頭,之後是身體。光是在那龍頭出現之時,整個空間中就讓人感覺到了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在這雙龍面前,趙長老的火球術和李長老的火龍術都顯得是那麼的渺小。那兩道火球更是在距離雙龍還有丈餘遠之處就直接潰散了,李長老的火龍術也是在碰觸到雙龍之後,直接就被吞噬乾淨了,在連續碰撞兩道術法之後,雙龍也只是被消耗了一絲絲,卻是絲毫減緩的跡象,繼續向着三位長老呼嘯而去。

見到這一幕,三位長老同時大駭,柳長老在匆忙之下,咬破舌尖,噴出一口井學在哪六芒星印記之上,身後的火山幻象迅速凝實,隨着火山的出現,從那火山口中噴發出無數道爆炎,向着那雙龍砸了過去,這些爆炎彷彿無窮無盡,而在這些爆炎的轟擊之下,雙龍也終於被阻攔在了距離三位長老身前十丈之處。十息之後,龍頭沒了,可是龍身在唐萱靈力催動之下,還是不斷的從唐萱手中發出,彷彿這龍身長的沒有盡頭,只要唐萱靈力沒有衰竭,就會一直生出,每隔十餘丈就有一對龍爪生出。

就這麼對抗到第十對龍爪升出之時,看唐萱那裏,還是氣定神閒的,而柳長老確實在拼命的咬牙支撐,汗水已經把衣領打溼了,他又是咬着牙噴出了一口精血,大喝道:“二位長老,助我一臂之力。”

在他精血噴出之後,火山更是大了一圈,更多的爆炎如雨點般砸向龍身。

趙長老和李長老對望了一眼,搖頭退出了戰圈,在他們看來,這場比試,他們已經輸了,這又不是生死對決,這柳長老也太拼了,這兩口精血,夠他閉關數月的了。而最主要的,這兩位長老已經被司徒長老在長老中暗中發展到了反現任掌門的陣營之中,他們是不會太難爲司徒長老的弟子的。

隨着柳長老的第二口精血噴出,他獰笑着,渾身顫抖着,不斷的催動着靈力,注入那六芒星中,白髮隨風飄動,嘴角滲出了絲絲的鮮血,爆炎雨已經是佔據了優勢,已經從剛纔的僵持,變成了不斷的向唐萱那裏推進。而唐萱此時也不再是氣定神閒了,額頭上已經是有着些許香汗滲了出來,但她還是沒有使用祕法,這對於她的修行之路沒有好處,一直以來她都是太順了,很少有遇到這種勢均力敵的情況,她咬緊了牙根,也是全力施爲,但也只是能夠讓爆炎雨推進的速度變得緩慢一些。

這一幕看的大長老和其他長老也都是搖了搖頭,這柳長老乃是金丹一級長老中的佼佼者,平日裏就很自負,只是爲人有些心胸狹窄,處世也不圓滑,看來這場比試不會善終了。他們知道柳長老這招的厲害,本來就已經超出了尋常金丹一級的範疇,而在兩口精血加持之後,這術法就算是金丹三級修爲的對手也是不得不正視的,唐萱在這種術法下,還能一直堅持着,本身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看到唐萱漸漸處在劣勢之下,碧蓮和寶寶也不禁的捏了一把汗,神情緊張的看着唐萱那裏,對於這場以多打少的比試,他們早就看不下去了,本來唐萱沒有發話,他們是不敢輕舉妄動的,但此時唐萱已經落了下風,他們可管不了這麼多了。可是他們剛要邁步向前踏入戰圈,忽然看到了趴一旁氣定神閒的丸子,覺得這貨眼皮耷拉着,打着哈氣,懶洋洋的看着正在鬥法的唐萱和柳長老,彷彿隨時都要睡着了一樣。

“大哥!主人待你可不薄啊,雖然偶爾會兇你一下,你怎麼能?”寶寶有些詫異的看着丸子,停在了原地。

“咦?”碧蓮也是秀眉微挑,看向了丸子。

丸子看到這慌張的二人,打了個哈氣道:“你們淡定,主人她連一成實力都沒有使出,你們沒見她連最強防禦都沒有使出來嗎?所以說,主人是沒有危險的,你們怎麼這麼不淡定呢。”

“啊?”碧蓮和寶寶聽罷都是一驚,他們吃驚是因爲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唐萱的祕法,這事兒只有唐萱和丸子知道的。

這一人兩寵的對話,也是落在了衆長老的耳中,長老們聽罷皆是心中一驚,都已經和柳長老戰成這樣了,居然是連一成實力都沒有使出?如果這不是那隻寵物在吹牛的話……那唐萱是什麼實力?也太可怕了吧!最強防禦又是個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