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霞之丘雖然成功抵擋了這鱗片子彈,但是這個招式對她而言,顯然消耗極為巨大。一張臉色顯得極為難看。

事實上,不斷揮舞著手中的長棍,就已經對霞之丘的手臂趙成了極大的負擔。再加上鱗片爆射而來的作用力。更是給霞之丘添加了不小的負擔。

而就在這時,紅毛殺馬特停止了鱗片子彈攻擊。但霞之丘卻並沒能休息哪怕半分,因為這時黃毛殺馬特人未到兩米多長的尾赫先到。

只見其八條壯大的尾赫,此刻已經對著她們襲來。

霞之丘慌忙橫掃眼前的尾赫,但是毫無疑問的就在棍子和尾赫接觸的那一剎那,棍子就被擊飛而去。

霞之丘在棍子與赫子接觸的那一瞬間她就清楚的明白,如果她不放手。她的手必斷無疑。

就在這情況極具危險的一刻,桂言葉出手了。

一個瞬身移步,就走到了霞之丘的面前,而後只見桂言葉手裡長刀一橫,眼睛一凝,眼前的六條尾赫齊齊斷落。但還有兩條尾赫卻是沒有被波及到。

但是,桂言葉的強大,並沒有解除她們二人的危機。

因為此時黃毛殺馬特在慘叫一聲之後,剩下的兩條尾赫卻是在變換出了兩隻猶如人手一般的赫子。並將桂言葉手中的長刀給奪到了自己的手中。

畢竟桂言葉即使已經是突破到劍勢的劍道天才,但是喰種與人類的力量有著極為強大的差距。在手中長刀被控制的情況下,言葉自然爭奪不過眼前實力明顯已經突破了A級乃至s級的強大喰種。

但是不要忘了霞之丘還在身後,趁著這個機會。霞之丘拿出了自創武器,南屋加特林式暴雨梨花針。

對著眼前的黃毛殺馬特開始瘋狂掃射起來。

「biubiubiu!」

「啊啊啊!我要殺了你!可惡啊!!啊!」

效果讓霞之丘詩羽出乎意料,只見這南屋加特林式暴雨梨花針所射出的強針針針入肉,讓黃毛殺馬特慘叫一番之後,連忙撤退。就連其尾赫之手所抓住的長劍也被其丟棄一旁。

而羽赫形的紅毛殺馬特,見黃毛處於下風,憑著無雙的腳勁,連忙通過桌子借力一躍而上,最後憑藉自己的羽赫向著霞之丘言葉二人滑翔而去,於此同時製造出了鱗片子彈向著霞之丘二人掃射而去。

而這時已經失去長棍的霞之丘已然無法抵擋這樣的攻擊。抄起了一張桌子勉強抵擋,和言葉向著有遮蔽物的地方跑去。

情勢可以說是極為不妙,尤其是霞之丘詩羽此時的心境簡直就是千萬嘛麥皮。她發誓以後再也不來這個狗屁遊樂園了。

被嚇了個半死不說,現在還真特么的得死了!

霞之丘吐了一口口水。心裡直道哀哉。同時心裡想的是,今天怎麼會這麼倒霉,兩個這麼像低級混混的小流氓。居然是喰種,而且是喰種就算了,還是這種這麼厲害的貨色。

這麼想著的霞之丘詩羽,卻是在此時聽到了一個消息。

「啊!我的尾赫!可惡啊!那刀有毒!我要殺了你們!」黃毛殺馬特暴怒的嘶喊了一聲。

這讓霞之丘大感痛快的時候,同時大感不妙。就在這時她聽到了「pong」的一聲。

而後又聽到了黃毛殺馬特的叫罵聲。

「他么的!是你么,臭小子!想找死么!」黃馬殺馬特看著砸向自己的椅子而後看著罪魁禍首喊道。

這讓霞之丘和桂言葉連忙轉頭一看。那正是跑去上廁所的灰原誠。

「喂喂喂!不是吧!我說,我只不過是上了個廁所,咋這裡就被你們給拆了呢?」

「伊藤同學,你快跑!這是s級喰種!不要管我們!」霞之丘連忙大聲喊道。

「伊藤同學快跑!不要靠近我們。」一直以來的弱氣娘桂言葉也在此時大聲喊道!由於情況緊急,當然更重要的是二人才認識不久。因此桂言葉喊的是伊藤同學而不是誠。

「喂喂!本帥哥怎麼可能棄兩位大美女而自去呢?這可是難得的英雄救美的好時機。就讓我來表現一下吧!」灰原誠十分淡定的說道,畢竟這兩個人本來就是他從他的保鏢大隊之中挑選出來的二人,看到黃毛此時的慘狀。灰原誠不禁微微對他感到一絲心疼。

心想晚上必須給他加雞腿,給他補補身子。

「喂!不要傻了1!這是會死人的,快跑啊1你個大傻逼!跑啊!草你媽的!」霞之丘看著不知死活走過來的灰原誠不禁開口大罵,不顧一點女兒形象的滿口髒話。

而桂言葉看到灰原誠不怕死的走過來,也依舊繼續勸到;

「伊藤同學快跑啊!真的會死的呀!」

雖然桂言葉和霞之丘詩羽都知道,灰原誠實力十分強大,但是他們並不認為對方能夠贏下這兩隻喰種,尤其是其中一隻還開掛一般的能夠在天上飛,更開掛的是他還能製造無限鱗片子彈一般。

我了個擦嘞,聽到霞之丘詩羽的言語,灰原誠自然是知道這是她關心他的一種表現,但是這話說的還真是有點難聽,灰原誠不禁有些懊惱,雖然事情都是他搞出來的,但是果然這筆賬還是要記下來啊,灰原誠不由得苦笑一聲。

「「喂喂!小子你還想著英雄救美這種狗屁夢么?你們今天通通都要死!」黃毛殺馬特說著就對著灰原誠攻去。雖然對方是自己的少爺,但也正是因為是自己的少爺,黃毛殺馬特,才敢大膽的殺上前去。

而紅毛殺馬特此時也放棄了攻擊霞之丘詩羽等人,轉身對著灰原誠攻去。

他們二人很是興奮,能夠有機會和少爺在來一次對戰的機會。二人使出全身解數對著灰原誠攻去。深知灰原誠九牛之一毛實力的他們,很放心自己少爺的安危。

畢竟每一次實戰演戲的時候,他們整整一個保鏢大隊也傷不了少爺半分。更何況是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情況呢。

灰原誠在接近二人的時候,撿起了被丟棄一邊本屬於桂言葉的長劍。

剛才在旁觀的時候,他就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這把劍上有著一股不詳的力量。而此時摸到l了劍柄,灰原誠更是感受到了一股封印的力量。這把劍十分的不對勁啊!

但是此時倒也不是研究這把劍的時機,不過倒是可以利用這把劍做一點事情。他用著有些悲憫的目光看著被他逼迫偽裝成的黃馬殺馬特。心裡想著不好意思了親,晚上一定給你加個雞腿吃。工資也一定要長!獎金也一定發。

只見此時的灰原誠緩緩拔出腰間的洞爺湖,使出了他一向擅長的二刀流。

並與兩隻喰種開始表演起了一場精彩的「廝殺」起來。

桂言葉和霞之丘得此空隙,當然不是將灰原誠丟下自己逃跑。二人皆有默契的對視了一眼,看見對方眼中堅定的神色一瞬間就知道對方要做些什麼。沒有說出什麼讓對方先跑,自己留下抵擋敵人殿後的愚蠢話語。

霞之丘將手中的南屋加特林式暴雨梨花針交給了桂言葉,並說明此時裡面只有三十多發子彈了,而且對於喰種的能夠成功擊殺的射程只有兩米,擊傷射程大概四、五米左右。而後自己則是立刻跑向自己被擊飛的棍子並撿回。

而後和言葉一起向灰原誠支援而去。

……

嫌棄。麻煩。

這是無良小老闆灰原誠和兩大保鏢此時心裡的想法。

兩個小姑娘殺不得就算了,還得拼演技,不能讓對方看出來自己對她們放水,更不能讓她們看出來自己是一否的。

而就在這時黃毛和紅毛髮現自己的力量不斷衰弱,尤其是被言葉的劍所砍傷口已經變的愈發黑暗。

兩者相視一眼,共同開口道:

「不好,這劍也太毒了!撤!」

說完二人就即使撤退,頭也沒有回。灰原誠見這這二人的背影劃出了最後的兩道充滿靈力的劍氣。用來驅逐兩人口中所謂的劍毒。

否者他這兩個手下,就要被那玩意兒給毒死了。

那東西事實上並不是什麼毒,而是一股陰暗的力量,具體是什麼灰原誠現在也暫且不知。

不過用他的強橫靈力還是能夠將那玩意兒給逼出體內的。

隨著兩隻喰種的撤退,這一場大戲也算是落下來帷幕。畢竟霞之丘和桂言葉此時在也無力在幹了些什麼。

二人有些虛脫的癱倒在了地上,而後互相抱在一起,猛烈的痛苦哭了起來。就在剛剛她們還以為肯定必死無疑了。

霞之丘帶著歡喜的哭聲對著言葉說道:

「贏了!言葉我們贏了!哈哈哈!我們贏了!」

「嗯!太好了!我們贏了呢!」言葉也很是激動的說道。眼淚更是止不住的不斷下滑。

而後言葉看著一邊微笑著看著他們二人的灰原誠,真摯的感謝道。

「謝謝你!伊藤同學!謝謝你救了我們。」

「嘛嘛!不用謝我哦!要說謝謝的話,應該是我才是。是你們給了我一個英雄救美的機會呀。這是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浪漫方式,而且我這還更了不得,一次就救了兩美!這是我天大的榮幸。對了還有一件事,言葉同學你應該叫我誠才對哦!」灰原誠笑著說了些俏皮話,打算安撫一下兩人剛剛直面死亡時的恐懼。

而後同時伸出了兩隻手,打算一起牽起霞之丘詩羽和桂言葉的手,讓她們站起來。不得不說,這個狗樣子,顯得有些滑稽。

「唔嗯!就是說么,言葉!不用感謝他。說到底!都是他的錯!把我們兩個大美人給丟到一邊,自己跑去上廁所。才出了這麼多事情么!」霞之丘詩羽哽咽了一下,擦了擦淚水。和言葉一起牽起了灰原誠的手站了起來。話說完后還用白眼瞟了灰原誠一眼。不過因為本身是一個大美人的關係,即使現在有些狼狽,這個白眼卻依舊顯的有著另類的可愛。

不過別看她現在這樣說著這樣不客氣而又囂張的話語,其實也不過是藉此強撐而已。事實上現在的她對剛剛的戰鬥還是極為的恐懼,雖說以往的她也經歷過不少次戰鬥,但是她從來就沒有和喰種戰鬥過。尤其是這種賭上自己生命豁出一切決定生死一般的戰鬥。然而顯然是她的敗北,如果沒有灰原誠出現,她認為這一次她必死無疑。

因此雖然她現在話說的毫不客氣,但其實事實上心裡已經對灰原誠感激涕零了,就算說是以身相許的地步也並不為過。

「嗯,不過現在看來,今天下午我們是不能在這裡玩了。我現在聯繫計程車帶你們去醫院吧。」灰原誠看著眼前的兩個女孩,雖然是在他的保護下,但是二人都受了一點傷。畢竟如果自己太過強無敵的話,是會暴露出一些破綻的。

而且這種傷勢對於二人來說,也不算什麼大問題。畢竟平時上武道課的時候,不受點這樣的傷都不好意思說上課。

「嗯。麻煩伊藤同學了啊。」霞之丘詩羽點了點頭,沒有什麼意見,事實上,她已經恨不得現在立刻馬上逃離這個地方。

「伊藤……嗯,誠同學,不好意思,這一次讓你陷入了危險之中。而且下午的計劃也泡湯了。要不然我們下一次在一起在來這裡玩吧!」桂言葉本來想叫伊藤同學,可是看到灰原誠的眼神不好意思的說出了誠這個令人害羞的話語。而後提建議道。

「唉唉哎?絕對不要!我在也不來這個破地方了!」霞之丘秋羽聽到桂言葉說的話,立馬炸毛。當即刻不容緩的拒絕道!

「哈哈哈哈……」灰原誠和言葉看到此時霞之丘打死都不想再來的不情願的樣子,不由紛紛笑了起來。

「哎呀!你們!哼!」看到兩個人這個樣子,霞之丘無能狂怒。不過也只能哼了一聲。畢竟現在的她已經沒有一點力氣在來打鬧了。 由於在星期六的時候,發生了被喰種襲擊的事件,霞之丘和桂言葉在醫院簡單的包紮回家之後,就被家長下了禁足令。

霞之丘的父母向公司請了假,留在家裡陪伴著女兒。

而言葉的父母在得知此事之後,更是殺氣騰騰,想要找出這不知死活的喰種,來為女兒保仇。可是出奇的是,那兩喰種在逃離那家咖啡屋之後,卻是直接隱匿了行蹤。彷彿從未在這個世間出現一般。

言葉的母親桂真奈美,也暫時延遲了公司里的一些業務。留在家裡和小女兒桂心一起關照著言葉。

而言葉的父親桂小太郎,此時卻是看著手中已經收集到的情報皺著眉毛。他通過各種渠道弄到手用攝像機拍下的兩個殺馬特喰種的身影。

通過自己的女兒言葉所說的話來看,這兩個喰種很可能就是s級喰種。但是這兩隻喰種在ccg並沒有留下過案底,彷彿突然冒出來的一般,這就非常有問題了。

喰種這種怪物以人肉為生,其本身的力量除了喰種流傳下來的基因有關以外,更關鍵的還要是吃過很多人。而到達了s級別的喰種所需要的人肉數量,就絕不是一個小數目。從這兩隻喰種能夠憑空消失在他桂家和ccg眼線的方法,其背後必定有著一個龐大的集團暗中支持。至少也是能夠在東京隻手遮天的地步。

而且更為蹊蹺的是就是這樣強大的喰種,自己的女兒和同學竟然能夠擊敗他們,並且身上所受的傷更是微乎其乎。

他看著和言葉一起出去玩的同學的資料,首先看到的是霞之丘詩羽,這個丫頭他認識。是一個幫助了言葉走出去第一步的女孩兒,人還不錯。

簡單翻閱了之後,他就翻到了伊藤誠的資料。之前他已經從自己女兒的嘴裡聽到了關於這個男人的事情。

言葉說這一次都是因為有他,她才能獲救。而且這一次通電話還難得的和他多煲了半個小時的電話粥。雖然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但是當煲電話粥的時候,女兒老是在嘴邊念叨著另一個男人的時候,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首先看到了資料,發現這個小子長的還算不錯,想到自己的女兒已經和這個臭小子已經開始相互稱呼名字,桂小太郎的心裡升起了淡淡的危機感。這頭豬該不會是想拱自己家的貼心小棉襖吧?畢竟言葉這麼可愛。

這樣想著的桂小太郎,本就不算好看的臉色變的更加陰暗,一張臉更是板著死死的。他又看著眼前有關灰原誠的其他資料。

這個人,居然還是一個轉學生,而且還是這個星期轉到這個學校的。這讓桂小太郎的雙手不禁握成了拳頭狀,就連手上的資料都變成了一團糟。

而後的資料更是讓桂小太郎的眉頭不禁頻頻皺起。據資料上顯示這個叫做伊藤誠的傢伙,只不過是平常人家的子弟。其生平更是稀疏平常。

那問題就更大了,這樣的傢伙怎麼可能會是自己女兒的對手,更何談打跑那兩隻s級的喰種呢?

要知道自己家的女兒非但是劍道天才,更有著多方名師傅以及自己的教導,而且從小就服用了不少珍貴靈藥。哪怕是在修行界,自己女兒的實力在其中也絕對是佼佼者之中的一員。

而這種普通人家的孩子哪怕天賦超出了天際也不可能辦的到。而且這個孩子的生平事迹是這樣的平常,理應來說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本事。

真相只有一個,這份資料要麼是偽造的,要麼這個原本叫做伊藤誠的人已經被幹掉了讓另外的人給頂替了。又或者是那邪魔已經開始入侵地球了么?

……

不對,這都還不對!一股龐大的信息量融入了桂小太郎的腦海里,讓他沉寂許久的腦細胞此時開始瘋狂遠轉起來。

這個叫伊藤的傢伙究竟是何許人也?為什麼要接近她的女兒?畢竟他的女兒他知道,連和男孩子正常交流都極為吃力。又怎麼可能和剛轉來沒幾天的男性轉學生去遊樂園玩?而且不過幾天兩人就開始互相稱呼起了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