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階的仙魂器?”

看着對面的白翼衫,那洛婠許久方纔是吐出這麼一句話,但這句話確實如同一枚重磅**一般砸在林毅的心口。

仙魂器是什麼概念?身爲一宗長老的天逸臨行前給予林毅的纔是一件靈器而已,然而,現在的白翼衫手持的確實實實在在的仙魂器。

這樣的武器就算是在整個天魂大陸之上也是炙手可熱的寶貝啊。

“女娃娃眼力不錯,不過你手中的那冰劍也是一件仙魂器啊!”

聽着眼前的魔女所說,白翼衫心中對於這女子也是突然有了一絲的好感。

“既然皆是仙魂器,那麼我們就現在來真正比試一下兩者之間的實力吧!”

說罷,身形再次飛快移動,速度之上更盛,冰劍周身寒氣環繞,對着白翼衫而來。 第76章

兩者再次相戰,但對於城樓之上的衆人來說卻是不以爲然,現在整個戰場之中全是魔妖大軍的身影,這對於整個帝國軍隊的將士來說極爲不利。

魔妖一族實力極爲強悍,雖然目前的魔妖大軍對整個帝國軍隊造成不了多大的威脅,但幾十萬的帝國軍隊也是一股極爲重要的力量。

現在的鏡月帝國一兵一卒都十分重要,在西面還有強大的千魂帝國虎視眈眈。保證有力的兵源纔是現在整個帝國的重中之重。

所以,面對不少帝國士兵被魔妖獵殺,那立於城樓之上的老將嘴角微抖,旋即大手一揮,便是一股強勁的力量朝着層樓之下飛速掠去。

只聽的“轟隆隆”的聲音瞬間響起,漫天的火焰在這城樓之下面的魔妖大軍之中頓時無情肆虐,好似要將整個魔妖大軍吞噬一般。

看着熊熊的火海,林毅卻是一陣豔羨,這樣的功法手段確實不是自己所能比擬的,林毅相信,這老將所修煉的魂技絕非是自己現在的四象火訣所能比擬的,恐怕已是在地階頂級的存在。

轉眼之間,整片戰場之上的戰勢急轉,對於這樣的場景,那半空之中鬥得火熱的洛婠和廉江也是滿臉的震怒,直接跳開數十米,不再逞兇鬥狠,雙眼如炬。

“混蛋,你這老傢伙好不要臉,竟然恃強凌弱強行插手兩軍作戰,有何道義?”

看着城牆之上的老將,那洛婠怒目圓睜,憤怒地說道。

“魔妖一族侵犯我人族本就應該人人誅之,難得你還想要和老夫來講究什麼道義!”

魁梧的身軀面對那幾十米遠的身影道,周圍將士的附和之聲四起。

原本這場戰爭只是鏡月帝國內部的矛盾,但是這魔妖大軍一插手進入,那這場戰爭可就完全不是簡單的帝國內部爭鬥這麼簡單的了。

千萬年來,這個人族都在提防着魔妖一族的出世,現在卻是在這天魂大陸之上出現了一支魔妖大軍,這樣的情況就不得不令整片大陸的魂者擔心了。現在這老將出手,根本就不需要考慮什麼道義的問題,面對與整個人族爲敵的魔妖一族,完全可以肆意而爲。

聽着此話的洛婠已經是完全怒不可遏,城樓之上的這老將僅僅是一招就能將數千魔妖大軍瞬間泯滅,這樣的實力絕對是她遠遠不能相比的。

但是這一次洛婠是作爲魔妖一族之中的帝女,眼見如此多的士兵被傷,要是就這樣認輸了的話,恐怕無法穩定軍心。

思慮片刻,洛婠一身戎裝的魔女洛婠做出了一個衆人誰也不敢想象的決定,只見其身形猛然一抖,轉眼之間便是朝着城樓之上飛速而來。

看着架勢,其目標顯然就是之前對着城下魔妖大軍出手的老將。

而一旁的聶風以及聶離兩人眼見如此情景竟是有些緊張起來。

“爹,小心!”

幾乎是同一時刻,聶風聶離兩人便是擋在了那老將的身前!

看着如此動作,林毅算是明白了,雖然一時有些無法接受,但對於這樣的結果還是有一定的預料的,只是沒想到這兩人皆是那老將軍的兒子。

對與那聶風是老將軍的兒子,林毅倒是並不感覺奇怪,只是和自己極爲熟悉的聶離,林毅卻是極爲疑惑。

小小一個青銅級別的青雲宗又是如何能夠吸引住一名皇子和一名將軍兒子前去呢?

這一點,林毅自始至終皆是沒有想明白,但這二人有從來不跟自己說。

此時的洛婠已是距離城牆不足十米,這樣的距離對於一名混着來說根本就是可以忽視的。

然而,面對眼前之人的攻擊,那老將軍竟是紋絲不動,仍憑聶離聶風兩人阻擋在前。

“不知所謂!”

大手輕輕一揮,對着朝自己攻伐而來的洛婠,那老將軍身形竟是一晃,瞬間便是掠到了後者的身後,只聽得“砰”的一擊,強勁的力量便是直接拍在了那洛婠的身上。

後者頓時一個趔趄,竟是直接朝着那城樓之下栽倒而去。

一切都只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又在療傷的林毅根本就沒有將這一切完全看清楚,便是隻見一道靚麗的身影直接砸倒在地。

實在是沒想到剛纔還在戲弄自己的魔女現在卻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地躺倒在地,面對這樣的情景,雖然林毅心中有些高興,但好歹是個女子,一時之間卻又有着說不清楚的滋味。

“哈哈哈,聶將軍好大的手筆啊,魂王境界的至高強者竟是對着一名小小的地魂者動手,你這老臉將來還往哪擱啊?”

恰在此刻,原本想要將那栽倒在地的魔妖帝女擊斃的老將軍此刻卻是隻見一股無形的長虹射來,瞬間便是將那身影捲走。

而自空中傳來的聲音卻是每個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緊閉雙眼療傷的林毅卻是突然睜開,臉上神色極爲難堪。“魂王境界的至尊強者?”

看着那立在半空之中的聶將軍,林毅是怎麼也沒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極爲平凡的老將軍竟是一名實打實的魂王。

而那聶老將軍聽着這沒源頭傳來的一番話,卻是反而哈哈哈大笑起來:“廉家家主,東郡太守令,別來無恙啊!”

雙手對着前方鄘城的城中心極爲高大的一座建築一拱手,倒是像見着自己的老熟人一般。

眨眼之間,在場的所有人只見一道黑色的身影卻是突兀的出現在這鄘城城牆之上。

定睛一看,卻是同樣也是一名老者,須鶴白髮,身形佝僂,眼神之中佈滿陰翳,手中還拿着一根奇形怪狀的柺杖,環視着周圍的一切,倒是在林毅的身上稍微停留了一息。

看着來人,在場的所有人顯然也是一驚,能夠在這麼多高手的手下突然出現在這地方的人顯然實力不會弱到哪去!

更何況,在這城牆上的半空中還有位實力達到了魂王境界人。

此時的林毅開始不斷地揣測,很顯然,這老人的實力絕不會低於魂王境界,否則也不可能做到這麼輕易的跑到了城牆之上。再加上那聶老將軍對其態度,此人顯然就是那東郡的太守,也是這一次東郡叛變的始作俑者!

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東郡的太守和那聶老將軍之間的交情顯然不淺。

“是啊,好久不見吶!”

立於牆頭的老人也是一聲輕嘆,對於城牆之上的其他人卻是再也不正眼看一下,反而是朝着那不遠處的聶老將軍虛空踏了過去。

雖然步伐看起來有些年邁,但是十餘米的距離,這老者卻是僅僅用了兩步便是到達了那聶將軍的身前。

兩者並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就此相互對峙。

“廉武,你可知道這叛變帝國的罪名有多大?”

看着眼前的老者,聶老將軍道,此時在他的心中,對於這個昔日的好友還有着不少的情分,卻是沒想到今日再次相見竟是在這樣的戰場之上。

“哼,我廉武數十年來爲他鏡月帝國戎馬一生,立下不少的汗馬功勞,可他鏡月帝國又是如何對待老夫的呢?小小的東郡便可草草了事麼?”

此時,聽着那聶老將軍,原本還是一臉平淡的廉武瞬間變得嚴肅了起來,渾身的氣勢陡然上升。

面對這樣的氣勢,在這城牆之上的不少將士皆是感覺一股無形的壓力撲面而來,一些普通的士兵更是紛紛撤下城牆。

當然,身受重傷的林毅面對你這股無形的威壓一時也是氣喘噓噓,“難道魂王的實力就真的達到了這種地步了麼?”

此時的林毅在噬魂的幫助之下倒是還算是過得去,但即便是這樣全身依然是止不住地顫抖。

再看向其他的魂者,一個個皆是漲紅了臉,死死地看着那半空之中的人,相比之下,有一人的神態倒是被林毅看在眼裏。

此時周遭的所有人皆是被那廉武散發出來的氣勢給壓得難以忍受,而唯獨那天河,卻是神態自若,好似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一般。

在林毅的印象之中,這天河一直是擅長治病救人的,現在看見這樣的情況,不禁也是在心中一連串的疑問。“難道這天河也是一名實力強大的魂者?”

看着現在天河的表現,完全是有理由相信他也是一名實打實的至強魂者。

“廉武!”

一聲怒喝,看着周圍的所有人皆是面露難堪之色,那聶老將軍同時散發出一股力量。

頓時之間,兩股強大的能量在這空間之中波動,甚至連一些周圍的樹木皆是開始變得“嘩嘩”作響,似要撕裂這周圍嘚瑟一切一般。

反倒是城牆之上的衆人,在那聶老將軍氣勢散開的同時,每一個人都感覺到壓力減輕了不少。

“哈哈哈,這麼多年了,聶應天你還是這麼優柔寡斷啊,明明有機會能將我擊殺,卻還是顧忌那些廢物!”

轉瞬之間,那廉武一陣大笑,旋即將周身的氣勢收回,頓時在下方不少狼狽的魔妖大軍便是直接被震飛了出去,其中不乏一些達到了五六階的實力。

而看着那廉武將氣勢收回,聶應天臉上的表情也是轉眼之間變得古井無波起來了。嘴角微動,緩慢地道:“既然是這樣,那你我今日就以真正的實力來解決這一場戰爭吧!” 對於這聶應天所說,那廉武身軀猛然一陣,如同受到巨大的打擊一般,許久之後方纔哈哈大笑一聲。

“沒想到啊,你我同入朝廷爲官幾十載,相互扶持,方纔是有了今日的地位,現在卻是要面臨手足相殘的局面!”

看着身前的聶應天,廉武完全剋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身軀微微顫抖。

對於那廉武的話,聶應天也是有些激動,只是相比之下更加的善於掩藏內心的想法罷了,“今日的局面如何能夠收藏,你意氣騎兵,公然置萬千東郡黎明百姓的生死不顧,難道還想將此事就此揭過麼?”

此時的兩人已是完全處於針鋒相對的局面,在場的所有人皆是知道這一場爭鬥恐怕難以結束。

“那你好說什麼?就此開始吧,將老夫首級先給你那昏庸的皇帝吧!”

說罷,那廉武便是瞬間朝着前方閃去,留下一道殘影。

而面對這樣的動作,林毅卻是心中嘀咕:“看來這老傢伙還不算是完全糊塗,在這樣的情況還知道遠離這一片戰場!”

林毅知道,這廉武是魂王階段的實力,雖然自己從來就沒有見過如此實力爭鬥起來到底是個什麼樣子,但是林毅極爲清楚,對於這種已是達到了整個大陸無上的階段的人物,哪怕是小小的一個噴嚏都能將自己震得粉身碎骨!

所以,這廉江此刻瞬間朝前而去,遠離整個戰場數千米,定然是害怕以自己和那聶應天兩人的實力到時候會傷及跟多的無辜。

“這老頭看起來倒不是那種視人名如草芥的人,那又爲何公然挑起戰亂,置百姓的生命於不顧呢?”

對於這廉武老頭,林毅已是有了一些疑惑,只是這樣的事情距離自己這小小的知魂者實在是太過遙遠,並不是林毅所能觸及到的!

此時,聶應天也是緊隨那廉武所去,一路上狂風大作,將不少鄘城之上的建築給帶起。

“砰”

看着朝自己飛來的聶應天,那廉武沒有絲毫的手軟,直接反手成刀,一股強大的勁氣朝着身後的聶應天劈去。

而同樣身爲魂王的聶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眼見那撕裂空間的勁氣朝着自己掠來,手中突然出現一柄長劍,通體漆黑,似乎還帶着絲絲的龍吟之聲。

一劍格擋,轉瞬便是在那千米之外的上空激起無數空間裂痕,如同蛛網一般,在空中延伸出來。

現在,即使林毅等人身在這戰鬥圈的千米之外依然能感覺到那兩大魂王爭鬥而散發出來的狂暴氣息。

“這樣的實力!”

看着眼前不斷交手的兩大魂者,林毅心中喃喃,此時的他已是明白了這大陸之上頂級魂者的實力到底有多強悍了。自己在這些人的面前實在是有些太過於渺小了。

此時的衆人皆是魂力不斷外泄,以抵擋那狂暴的氣息,而林毅本身實力就有些不濟,現在又加上身受重傷,一時之間受到這兩股氣息肆虐的他不禁感覺體內一陣翻騰,心臟都快破碎了。

一旁的聶離見此情景,瞬間雙手一揮,一股柔和的氣息便是將林毅籠罩在其中。

正感覺難以忍受的林毅睜眼,見此情景,也明白那聶離是用自己的魂力在保護自己。

“謝謝!沒想到你的實力也是在人魂境界。”

雖然現在兩者的身份有着天壤之別,但是林毅還是開口說道,看得出來,這聶離並沒有高高在上的樣子。

而聽着林毅感嘆的聶離嘴角微微一咧,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我和風陽之所以要進入那青雲宗,自有我們自己的原因,只是現在的你還是局外人,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爲好!”

雖然這樣的話說起來有些難聽,但林毅還是對着前者微微點點頭,知道了太多會睡不安穩這種道理自己還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