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三皇,何等的榮耀。

但卻在一個月之間,從這個位置上跌落下去。

成為了十方至尊的一員。

另外九個至尊誰都對他不待見。

可謂是悲慘至極。

「放出話去,此事就此打住,秦泰來已經跌落雲端,他已經為他兒子的所作所為付出了代價。你們給他留一條活路,就說是看在我上方至尊的面子上。」上方至尊說道。

隨著上方至尊的話流出,秦泰來也終於結束了自己的霉運。

不過他的一顆武道之心,早已經支離破碎。

此生都難以實力做到更進一步。

「從雲端跌落,秦泰來被他兒子坑的不輕。」東天王聽著手下的彙報說道,雖然她代理聖帝,處理界上界的瑣事,只是在這件事情上,他聽從了西天天的忠告,沒有插手。

他知道西天王是對的,如果插手的話,可能讓他的威信降低。

畢竟上方至尊是界上界的功臣,如果他不放出話來,恐怕秦泰來的命運還是很悲慘的。

不過這一切都結束了,東天王也能鬆了一口氣。

同樣,他再一次對這個上方至尊有了新的了解。

作為曾經的戰友,東天王發現上方至尊在界上界的威望,還是影響很巨大的。

自己所做的事情,暫時還不能實施。

東天王知道自己的野心,現在還不能暴露出來。

因為壓在他上面的西天王,以及黑龍王,還有這個威望卓著的上方至尊。

都是不能小覷的人物。 劉俊之知道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不同意這個計劃。

可是劉俊之,一定要得到他滿意的答案,畢竟心魔才是世間最強的天魔。

所以劉俊之是不會放棄的,既然好好說不成,那就利誘,如果利誘還不成的話,那就直接逼迫。

「我教你一個方法,可以讓你重塑肉身,並且和二郎顯聖真君楊戩徹徹底底的脫離關係,成為獨立存在的個體,這樣的話,你能不能教我入魔。」劉俊之誘惑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是下足了血本的,因為只要心魔徹徹底底的脫離了二郎顯聖真君,他才可以重獲新生,否則的話一輩子都是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是不會改變的。

而且只要改變不了,他就一輩子活在楊戩的陰影之下,不能自拔。

更何談成聖,沒有自己的肉身,成聖就是一句虛妄之言。

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確實有些心動了,因為這畢竟是他終生追求的目標,只要脫離了楊戩之後,他才有可能超凡入聖,列為聖人之列。

「好,我答應你。不過我要九天仙蓮的蓮藕作為肉身。」楊戩的心魔十分堅定的說道,九天仙蓮雖然稀少,可是正是做肉身最合適的材料。

劉俊只笑了笑,說道:「九天仙蓮,我不曾擁有,也找不到,不過我有另外一樣東西,也許你能感興趣?」

劉俊之的手中憑空出現一小撮土壤,楊戩的心魔看了這土壤之後,雙眼放光。

他沒有想到劉俊之會擁有這樣稀罕的寶貝,九天息壤。

一小撮就可以堵塞黃河。用這個材料作為肉身,實在是太好了。

而且這可是一小撮,能夠製造出多少肉身。

楊戩的心魔再一次被劉俊之豐厚的家底驚呆了。

隨後他更不可思議了,恐怕光憑逍遙帝君後人這個身份,根本弄不到這麼多好東西。

尤其是九天息壤,這個可是後土娘娘的本命之物。

能夠拿到九天息壤的人,和後土娘娘的關係很不一般。

後土作為12祖巫之一,當年已自身深化幽冥地府。

其實力是多麼的強大,能夠和他扯上關係,這個劉俊之本身就不簡單。

更何況這傢伙還頂著一塊金子頭銜,逍遙帝君的後人。

雷魔搖了搖頭,說道:「你確定這樣做嗎?那麼後果你應該知道,一旦失敗,那就是形神俱滅,永世不得超生。」

「不會的,我們認識這麼久,可能你還不知道我的另一個身份。我的前世誕生的宮殿是烈火宮,我想你對於這個宮殿應該有所了解,而這個宮殿的主人正是我的父親,先天火靈大帝,所以我身負先天火靈之體,是不死不滅的存在。更何況,我還從來沒露過我的底細,我只告訴你,我是逍遙帝君的後人,但我並未告訴你,我是他的直系子弟,而且我已經開啟了瘋血,就算你現在拿刀捅我個兩千下,我雖然會流血,重傷可是並不會死去,因為這是逍遙帝君所賦予我的血脈。」劉俊之覺得自己有必要向雷默解釋一下,他是不死不滅的存在,所以試驗這種方法,並沒有任何問題。

大不了失敗了,再重新來過,反正不會進入死亡狀態。

當年之所以失敗的原因就是沒找對了魔,自己當年入魔這個階段,雖然說是成功了,可是最後還是有一點差距,就是因為他當年找的這個魔頭是一個地魔,這才是導致了最終失敗的根本原因,現在的話找到了一個天魔,而且是最強的一類種族,那就是心魔,所以現在來說,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九天息壤的土,自己現在只有這麼一丟丟,還是和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交換了。

畢竟他是天魔,肯定要比那些地魔知道的情況多的多,只要從他口中得之入魔的方法。

花落花開孤成凰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所說的聖人為何物,但是要成為武神,就必須走一條路。那就是到達武聖時從人間至尊的境界。然後先要凝聚人間至尊枷鎖,總共有五道,然後再一一掙斷,方能成就武神境界。」黑衣素問心說道,他不明白聖人為何物,但對於武神境界,他是瞭若指掌。

「聖人相當於武神七重至武神九重境界。」劉俊之說完之後,隨即又說道:「聖人和武神境界,只是稱呼不同,其實本質上並沒有什麼區別。比如舉個例子來說,你們所說的武聖十重,人間至尊。我們對它的稱呼是大羅金仙。是劃分的問題,有時間我會向你詳細解釋的,我們現在的主要目的就是百毒不侵丹。這聖師殿的陣法千變萬化,而且一重套一重,一個不慎就會陷下去,大家小心。」劉俊之提醒道,他沒有想到,當初他設計的陣法,現在竟然反過來讓他自己為難。

因為過去的時間太久,陣法可能早,已經本末倒置,又生出了許多般變化,所以劉俊之也不確定他是否還能破陣,就像以前一樣,他設計的陣法。那個時候陣法很簡單,變化也不多,可是現在層層疊疊,一重套一重,一環套一環,已經讓劉俊之焦頭爛額了。

所以他現在肯定不希望他們隨意走動,一旦有人陷入陣法當中無法自拔,那就是真的,頭大了。

由於剛才的戰鬥,已經讓陣法逆時間啟動,再一次將已經生出的多般變化,又一次進行了變化分解,再次組合。

所以剛才劉俊之所分析的,所破解的陣法,現在又從新的變成了陌生的陣法。

一切又得從頭開始,破解起來會更加難。

「這是都天神魔大陣。怎麼會變成這樣,已經面目全非了。」秦趙歌驚呼一聲,這確實是天庭迴廊中記錄的陣法,但是變化怎麼變成了這樣。

完全看不出以前的樣子,而且是陣法越來越亂,破解起來也更困難。

「好眼力。」劉俊之當然知道秦趙歌擁有天宮迴廊的陣法,不過都天神魔大陣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他還能認出來,這就說明他在陣法上的造詣很高,可以培養。 都天神魔大陣,本來就已經相當恐怖了。

現在又生出了諸多變化,更難破解了。

不僅是劉俊之頭疼,認識這個陣法的秦趙歌也頭疼。

秦趙歌頭疼的是,這套陣法早已經變得面目全非,完全沒有蹤跡可尋,到底該如何破,這是個很難的問題。

劉俊之頭疼的是,這諸多般變化。要一一解開,不僅費腦子,也十分的費精力。

對於這一點,劉俊之十分的了解,十分的後悔,早知道當年就不設這麼複雜的陣法了,弄一個簡單的陣法多好,能防禦住敵人的攻擊就行,現在弄都天神魔大陣,那問題來了,現在的陣法模樣早已經超出了當年這個都天神魔大陣的模樣。

完全變成了另一番模樣。

劉俊之看了看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說道:「你是魔,應該知道都天神魔大陣?究竟有什麼缺陷,說來聽聽。」

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嘆了一口氣說道:「你應該清楚,這個陣法是無解的,何況現在生出了這麼多般變化,更變得無解了,你要怎麼做?除了強行破陣,其他辦法根本不奏效,至於鎮壓這個陣法的寶物,落寶金錢勉強可以。不過還需要別的東西,必須是法寶,就是神武大陸通常所說的聖兵,不過這個數量要是九件,我們才可以摁住這個陣法,讓他不再變換,要破除這個陣法,必須誅仙四劍齊發才有可能。」

「這個聖兵,我們曉得。何為誅仙四劍?」龍千月知道聖兵,可是誅仙四劍,這種武技,他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到底是什麼武技。

「這個現在解釋了,你們也不懂,不過你不用擔心,這個我們都會。不過我有一個要求要告訴大家,那就是將今天看到的事情要忘得一乾二淨,否則的話,我們就會採取行動,把你們一一殺死。」劉俊之說完之後,面沉如水。

誅仙四劍,那可是不得了的功法,他們看見了,也就看見了,如果外傳的話,劉俊之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誅仙四劍可是天大的秘密,如果他們泄露的話,會帶來無窮無盡的麻煩。

劉俊之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他其實早已經做好了準備,消除他們的記憶,這種方法最為有效。

「聖兵要湊齊九件,恐怕現在很難。」劉俊之說道,他現在手中共有兩件聖兵。

而黑衣素問心身上並沒有聖兵和神兵,因為他的武技早已經到達出神入化的境界,所以根本不需要這些外力。

「我手中有,是老婆給我護身的。」君武說道,現在他已掌控了這副身體的主動權,雷魔的意識早已經慢慢的封存。

「看來老白對你真的是很好,我可是知道他手中的聖兵,雖然很多。不過林林總總加起來也不到20件,你手中有幾件,總不會超過這個數吧?」劉俊之擺了一個九的手勢。

「總共有八件,其中防禦類型的就佔五件。」君武說道,他手中的八件聖兵都是白雲飛給他的,主要是給他防身用的。

對於白雲飛來說他,根本不需要這麼多件,一件七神鏡的套裝就已經足夠。

「防禦類不成。」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說道。潑了君武一頭冷水。

「那麼我手中只有三件聖兵能用,那麼還有六件到哪裡去尋找。」這一下,君武可是犯難了,本來以為問題解決了,可是現在才發現,聖兵還是缺。

「我這兩把鎚子應該可以算是吧。」李元霸插嘴說道,把手中的八棱紫金錘放在地上。

「我看應該可以算,而且可以算作兩件。」 機靈寶寶Ⅱ爹地別搶我女人 黑衣素問心開口說道。

「那麼還剩四件,你們都想想辦法吧。記住,只要攻擊類的。」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說道,現在已經湊齊了五件,就差四件,然後再加上誅仙四劍,便可以破解都天神魔大陣。

「被封印的聖兵可以嗎?」 影帝又被女大佬踹了 千龍月問道。

「可以,不過威力會大打折扣,只能算做半件。」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說道,誅仙四劍他倒不擔心,他現在擔心的是聖兵根本湊不全,如果聖兵湊不全的,就算有誅仙四劍,也破不了都天神魔大陣。

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雖然厲害,可是他知道他不是真正的二郎神,所以他的三尖兩刃刀根本算不上聖兵法寶。

袁洪將手中的如意棒交出,默不做聲。但是劉俊之欣然的接過如意棒,劉俊之當然知道如意棒是聖兵。

現在聖兵總共有六件半,還差兩件半。

可是這兩件半並不容易找出,劉俊之將兵器袋內的所有兵器都召喚了出來,讓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一一查看,結果查看的結果。

讓劉俊之很是歡喜,這兩件半的聖兵終於湊齊了。

琅琊劍算是一件,饕餮劍也算一件,至於那半件聖兵,正是呂布的方天畫戟。

現在所要考慮的事情就是誅仙四劍。

「我主戮仙劍。」君武說道,因為誅仙四劍當中,他只對戮仙劍有所研習,至於另外三劍,他都沒有接觸過。

「那麼我就負責誅仙劍。」秦趙歌說道,因為陷仙劍和絕仙劍,他雖然有所研習,可是都是練的不咋地,實在是太差了。

所以還是不要拿出來獻醜了。

「你們這是把所有的壓力都集中在我身上,陷仙劍和絕仙劍,我不可能都同時負責,因為要同時控制這兩種劍氣,實在是太難了。」劉俊之很是無奈的說道,他不可能控制這兩種劍氣,否則的話會在體內相衝,不可調合,雖然現在用完是感覺不出來,可是時間長了,修鍊上所遇見的平靜就會越來越大,越來越不好彌補。

所以劉俊之覺得自己還是負責一路絕仙劍的好。

至於陷仙劍嗎?這裡有人比他更精通。

「那麼陷仙劍就由我負責。」黑衣素問心說道,他這套劍法的由來源自於劉俊之,是劉俊之傳授給他的,雖然傳授的時日不多,可是以素問心的聰明才智,很快就領悟了其中的精要,並且完美的施展出來。

所以劉俊之知道,精通陷仙劍的人,就是素問心。 「絕仙劍由我負責。」劉俊之說完之後,從一位紅楓山莊弟子那裡討了一把鐵劍,他要用鐵劍施展絕仙劍。

他對誅仙四劍的熟悉程度遠遠超過那三個人,而且他已經運用自如,可以用鐵劍隨意施展開來,並不用藉助聖兵的力量。

「你能別這麼著急,先聽我說完。這九件聖兵要分九個方位擺放,分別是東南西北,東南西南,東北西北。另外一件聖兵插在地上,而落寶金錢要飛在天空之上。然後在這八件聖兵之內,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各自施展劍氣,只要將這陣法撕出一道裂痕,我就有辦法破陣。」二郎顯聖真君楊戩的心魔說道,現在也只能採取這個方法,才能破了了都天神魔大陣,只要撕開一道傷口,他就可以用三尖兩刃刀將陣法的裂痕再一次的擴大。

這樣的話,不論哪個方向出現裂痕,誅仙四劍的劍氣都可以灌入其中,然後從內部瓦解陣法。

這樣做雖然幾率十分的小,可是現在這也是唯一破解的方法。

除此之外,沒有別的方法,而且他們進來的時間也很長了,如果再不破去都天神魔陣法,可能此生此世都出不去了,就算再次有人闖入到這個陣法當中,也看不見他們,因為都天神魔大陣,擁有無數獨立的空間,所以不管怎麼樣,這些人都不會處於在一個空間當中,互相認識。

所以,這也都天神魔大陣的可怕之處。

一旦入陣,便無法再出去。

趁著現在陣法還沒有,完全都被開啟。

還有一搏的可能性,如果等到陣法完全開啟,光憑現在這點東西根本破不了都天神魔大陣,他們只能坐以待斃,永遠被困在都天神魔大陣當中。

那樣的話才是真正的糟糕。

都天神魔大陣,源於九幽魔族。

是由魔族的魔族天魔王所設下的陣法,本來是克制人族的陣法。

但是後來和盤古大千世界的一次戰爭當中,陣法被繳獲。

源於盤古大千世界的各位聖人研究之後,讓這個陣法反用於魔族之中,這個陣法同樣克制,魔族的效應也被發現。

可以說,只要進入都天神魔大戰,不管是人妖佛仙魔,只要被這個陣法困住,就永遠無法出去,這就是都天神魔大戰。

但是這個陣法有一個缺陷,那就是陣法完全啟動時很慢。

所以只要在陣法剛剛啟動的時候,加上一些手段。

就完全可以將這個陣法破去,雖然過程是十分困難,也十分艱辛,但只要破解了都天神魔大陳就可以獲得新生。

如果這一次成功不了的話,那麼他們就將完全困在都天神魔大陣當中,不得而出。

所以一定要破除這個陣法,否則的話誰也逃不出去,都會永生永世留在這個陣法當中,來來回回的做同一件事情,不管是過去千年萬年,這件事情也會自始而中,不會發生任何改變。

也就是在這個過程當中,困在陣法當中的人,會慢慢喪失自己的理智,然後精神失常。最後在孤獨和寂寞當中,慢慢的死去。

所以說都天神魔大陣是世間最殘酷的陣法之一。

因為它可以一步一步腐蝕人的心靈,然後作為陣法的養料。

而且現在這個都天神魔大陣已經變形,雖然沒有完全的形成,可是一旦完全形成,恐怕就會以聖師殿為中心,覆蓋整個荒古界。

然後再經過時間慢慢的推移,最後佔據整個神武大陸。

一旦都天神魔大戰,佔據神武大陸,九幽魔族就可以全體脫離魔界,來到神武大陸。

畢竟幽冥界,也就是魔界。

上面有當年逍遙帝君的封印,所以魔界當中只有少數人能降臨在各個大陸,十分低級的魔族,除了祭祀人類的鮮血,是根本完全沒法召喚到別的世界。

這也就是魔族,為什麼現在無法舉全族之力來入侵一個世界。

是因為逍遙帝君封印的作用,雖然這個封印十分厲害,可是魔族還是可以藉助都天神魔大陣轉移到別的世界,不過前提是要這個陣法必須覆蓋這方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