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還別不信,關姚你麾下十位金丹境強者,蕩平泗水城附近海盜有功,我現在就賞賜地級兵器十四件。”陸蕭拿出十四件兵器,刀槍棍棒都有。

陸蕭的實際行動振奮人心,還有很多沒有立過戰功的人,現在鬥志昂揚。夏榮看在眼裏,以陸蕭這支軍隊的氣勢,就是下令他們攻打皇都,他們都願意幹。

“關姚的部下,凝元境高手,每人一件玄級上品兵器,現在就發放下去。”陸蕭有拿出三千件玄級兵器分發下去。

“黑蛇與餘都,隨我征戰有功,每人分發一件地級兵器。”陸蕭拿出兩件兵器,再次分發下去。

得到賞賜的人,也只有三分之一而已,還有很多人,沒有得到賞賜,他們渴望戰鬥。而得到賞賜的人,他們更加渴望戰鬥,他們希望得到跟多的賞賜。

陸蕭這樣賞賜,夏榮都有些眼紅了。他知道,無論他們跟隨陸蕭怎麼征戰,有怎樣的功勞,陸蕭都不可能給他們任何賞賜,因爲他們不是陸蕭的部下。

“軍隊做一下調整,關姚你新收的一千凝元境高手,還有二十位金丹境高手,全部調到黑蛇麾下。”陸蕭再次下達命令說道。

被這麼一調配,陸蕭麾下三支軍隊開始平衡了,不然黑蛇的軍隊是實力最弱的。

“這次遠征赤霞島,要的就是速度,夏榮你帶上凝元境以上的戰士就行了。”陸蕭吩咐說道。

回來這一路,陸蕭直呼夏榮習慣了,面對衆人,陸蕭也不願意改口了。夏榮也習慣了,但司徒雄感覺陸蕭大逆不道,差點發火,最後別夏榮給攔住了。夏榮的軍隊一萬人,之前收編了無憂島,戰鬥消耗了一些,現在就大概一萬五的樣子。凝元境高手少的可憐,就三百人。

陸蕭的大軍已經出發了,陸蕭說道:“餘都,你是從赤霞島出來的,你應該知道赤霞島的情況吧!在赤霞島還有多少高手?”

“報告侯爺,在赤霞島,除了王古這樣一位陰陽境高手,還有還有十位金丹境高手,凝元境高手大概還有一千人,其餘海盜達到十萬之衆。”餘都回答說道。

這真是把陸蕭嚇了一跳,這赤霞島的實力也太過強大了吧,竟然還有這麼強大,被收了二十位金丹境強者,還有兩千凝元境高手,他們的高手還有這麼多。

夏榮嚇了一跳,距離泗水城越遠,海盜的勢力也就越是強大,難怪了泗水城的軍地無法遠征海外,泗水城那點軍隊,只能送菜。還是陸蕭厲害,他不得不佩服,陸蕭單槍匹馬搞定巨鯨島與長天島,利用巨鯨島與長天島的力量,再蕩平泗水城周邊四十多座島嶼,平定了方圓數百里的海域。

陸蕭的船隊在海面上行駛了一天一夜,大軍已經距離泗水城數百里之外了,距離赤霞島大概還有五十里水路。但就在此時,前面出現了一座島嶼,而且還有一支海盜大軍朝陸蕭他們壓進。

大概半個鍾,陸蕭與海盜的距離只有一百米遠了,在一艘海盜船上,一個圓臉短脖子的的壯漢朝陸蕭他們大叫:“你們是泗水城的官軍吧!只要你們把所有的財富拿出來,我可以放了你們。”

陸蕭心裏笑了,你丫的,我還沒去找你們,你們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了。

“餘都,你可知道他們是哪個島的人,他們有多少強者?”陸蕭詢問說道。

“報告侯爺,他們是狂沙島,島主狂沙實力強大,已經達到了金丹境第三重,與我實力相當,狂沙島是赤霞島的附屬島嶼。島上金丹境強者有大概十人,凝元境高手大概兩千人。其餘的海盜,大概四萬。”餘都告知說道。

狂沙島的勢力,竟然這麼強大,陸蕭竟然要遠征赤霞島,遇到赤霞島的附屬島嶼,當然要順便收了。

“餘都,你看清楚,狂沙是否在戰船上,是的話,就把他指出來。”陸蕭問道,陸蕭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擒賊先擒王。

“報告侯爺,狂沙不在戰船上,只不過副島主狂傲在戰船上,就是那個短脖子胖子。”餘都指着那個剛纔說話的說道。

陸蕭笑了,島主沒有來,把副島主先收了也一樣,陸蕭朝對面的戰船喊道:“諸位大爺,我們確實是泗水城的軍隊,我們帶了大概五十萬元晶,您過來收取吧!可千萬不要開戰呀!”

狂傲笑了起來,沒想到今天遇到一頭肥羊了,五十萬元晶還真不少。狂傲對戰船上其他高手祕密說道:“王古大人有令,遇到泗水城的官船,或者商船,一律殺無赦。等收了五十萬元晶,就立馬動手。”

又過了幾分鐘,陸蕭他們的戰船已經接頭了,狂傲朝陸蕭叫道:“小子,把五十萬元晶拿出來吧!”

但就在這時,陸蕭動了,一巴掌拍了過去,正好拍在狂傲胖嘟嘟的臉上,狂傲嘴裏幾顆牙齒就這麼飛了出來,而且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就像炮彈一樣,砸在自己的戰船上,戰船被砸的“轟隆隆”巨響,戰船搖擺晃動,實力弱小的海盜,被拋到了海里,正在喊救命掙扎。

“你不是泗水城的軍隊,你是誰?”狂傲躺在船上,十分驚恐的問道。

狂傲怕了,他沒有想到,他遇見的肥羊,竟然這麼的強大,一個照面就把他打敗了。要知道,他狂傲可是金丹境第二重的高手,竟然被一巴掌抽飛,那麼對手的實力有多麼恐怖。

此時黑蛇、餘都、關姚等人都動了,所有的金丹境高手都動了,狂沙島的十艘戰船的的高手,被瞬間全部控制,拿下了五位金丹境高手。陸蕭一腳踩在狂傲西瓜一樣的肚皮上,說道:“我是陸蕭,給你兩條路,一是投降,二是死。” 狂傲震驚,沒想到她面對的人是陸蕭,陸蕭不是去國內清剿叛亂了嗎?難道就這麼快平定了叛亂。陸蕭有多麼強大,就是赤霞島的王古都吃了大虧。小道消息傳言,石焦永遠留在了泗水城。

“狂傲,我只給你選擇一次的機會,錯過了就不會擁有了。給你三分鐘考慮,錯過了時間,就再不會有機會了。”陸蕭一腳往下踩了一腳,再次說道。

狂傲被踩的痛苦抽噎,他知道陸蕭不會跟他開玩笑,只要他敢拒絕,就會被陸蕭一腳踩爆。

“我願意投降。”狂傲大聲叫道,他可不想死,人活着還會有點機會,一旦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既然什麼都沒有了,他還在乎這些做什麼。

“其他人,有多少投降的,不願意投降的,現在就滅了,再給他們一分鐘考慮,也是浪費時間。”陸蕭朝其他人問道。

就在陸蕭說完這句話之後,瞬間有人腦袋搬家,許多具無頭屍拋入大海。狂傲嚇得身子打哆嗦,他在爲自己的果斷決定慶幸。

“投降的人,都跟我簽訂契約書,敢拒絕的人,就是假投降,假投降的人,只能拋進大海餵魚。”陸蕭朝其他人說道。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他們只能臣服,陸蕭不會給他們任何談條件的機會。陸蕭已經把契約書拿了出來,他們也只能乖乖的簽了契約。

狂傲原本想先保住命,然後再呼朋喚友對付陸蕭,結果簽訂了契約書,他現在就是有這種想法都不行,只要有一點點想法,就會受到反噬。

“好了,狂傲你帶路,第一步控制狂沙島的戰船。第二步,我麾下八十個金丹境高手,混在你的隊伍中,你把這批高手帶上狂沙島。”陸蕭下達命令說道。

狂傲嚇得身子出冷汗,陸蕭手底下竟然有這麼多金丹境高手,就是赤霞島也能打下來。

出賣狂沙島,狂傲一百個不願意,但他不得不去做。狂傲帶着陸蕭他們的軍隊前往狂沙島,因爲不是很遠,大概半個小時就到了。

狂沙島是一個很大的島嶼,在島嶼邊緣有一片沙灘,狂沙島的戰船,就停泊在沙灘的淺水灣。

“副島主,您巡海回來了,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收穫?”在淺水灣有大概一千多海盜,他們都是看守戰船的,當見到狂傲,打招呼問道。

“我捕獲了一支商隊,這支商隊人數不少,竟然擁有一萬人,我們搜出一百萬元晶。你們快讓開一條路,讓我的俘虜上島。”狂傲朝那一千海盜命令說道。

看守戰船的一個海盜首領,見到來人是副島主狂傲,看守戰船的海盜首領也沒有懷疑狂傲。狂傲帶來了戰利品,有一萬多俘虜,而且還有一百萬元晶的財富,這可是大掙一筆,看守戰船的海盜首領都羨慕眼紅了。

“來人,把戰船挪移一個位置,讓副島主的轉船靠岸。”看守戰船的海盜頭子命令說道。

大概幾分鐘,這些戰船調到了一邊,狂傲帶着陸蕭他們上了海盜,就在這個時候,狂傲下達命令說道:“把他們全部拿下,拿下所有的戰船。”

狂傲突然發難,看守戰船的海盜,原本只有一千多人而已,結果被一萬多人一擁而上,被瞬雷不及掩耳之勢,一下全部拿下了。

“副島主,你想做什麼,你想叛逆嗎?”看守戰船的海盜頭子,朝狂傲大聲喊道。

狂傲心裏叫着委屈,你丫的,你以爲我想這樣嗎?八十多位金丹境強者,一口唾沫吐死你。

“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是投降,二是死。”陸蕭非常冷淡的說道。

“什麼,你想讓我投降,你算個什麼東西,你有種就殺了我。”看守戰船的海盜頭子,朝着陸蕭大吼大叫道。

“既然想死,那就不用活着了,滅了。”陸蕭依然非常冷淡的說道。

沒有什麼懸念,這個海盜被無情斬殺,扔進大海餵魚去了。看守戰船的海盜頭子,可是一個金丹境高手,結果說殺就殺了。其他海盜嚇得不行,他們可不想死,所以都紛紛跪在地上投降。

沒什麼好說的,陸蕭直接拿出契約書,讓這些人簽訂契約。完畢之後,陸蕭下達命令說道:“把戰船全部調走,距離海島一千米之外。”

狂沙島的所有戰船都被調走,狂傲帶着陸蕭他們上海島。在狂沙島,還有一座堡壘,名爲狂沙堡。這座堡壘很高,而且還有烽火臺。站在烽火臺上,可以看到島上每個角落。在陸蕭他們上島,並且收復看守戰船的海盜,這件事都被看得一清二楚。

就在陸蕭他們抵達狂沙堡的時候,狂沙堡大門緊閉,一個人站在高樓之上,朝下面大聲叫道:“狂傲,真想不到,你是我的弟弟,你竟然勾結外人背叛我。”

陸蕭原本以爲很順利的,但卻一點不順利,當看到高高的烽火臺,他真想一巴掌把狂傲拍死。

“哥,識時務者爲俊傑,你就投降吧!”狂傲仰着頭,苦口婆心的叫道。

“哼哼,狂傲你這個軟骨頭,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我知道這羣人實力強大,我已經向王古大人求援,大概十幾分鍾,王古大人的援軍就會即刻到達。”短脖子,身材體胖的大漢,朝着陸蕭他們嚇唬說道。

陸蕭一聽,感覺壞事了,若是等王古他們到來,這裏還沒有搞定,那麼在海上的人就由危險了,譚飛與小昭他們還在戰艦上。

“開門,給我殺進去,降者不殺。”陸蕭將手掌印在牆壁上,狂沙堡開啓了一個很大的門。

陸蕭這樣的手段,站在樓上的狂沙嚇了一大跳,他的城堡沒有用了,如同虛設,根本擋不住陸蕭他們的腳步。

“兄弟們,給我殺。”關姚大聲叫吼,並且釋放自己陰陽境高手的威壓。

站在城樓上的狂沙被嚇了一大跳,心想你丫的有這樣的實力怎麼不早說。

“黑蛇,你就不用湊熱鬧了,帶領你的人,陪我去海上,若是王古真的來了,我斬了他。關姚、餘都,他們若是投降,帶着他們金丹境高手,還有凝元境高手,到沙灘碼頭去見過。”陸蕭吩咐說道。

陸蕭與黑蛇帶着三千多人離開了,快速趕往沙灘碼頭。陸蕭速度太快了,只是幾分鐘,就來到了沙灘上。

譚飛見到了陸蕭,以爲陸蕭他們這麼快成功的,下達命令說道:“將戰船靠岸。”

譚飛駕駛戰艦靠岸,其他人也駕駛戰船快速靠岸。也就在這個時候,在譚飛他們的背後,有兩艘戰船朝這邊駕駛而來,站在船頭的人,是一個黑衣老者。

站在船頭的老者,見到陸蕭的戰艦,他嚇了一大跳,不可置信的說道:“怎麼可能,陸蕭竟然來到了這裏。”

這個老傢伙正是王古,上次他與陸蕭交手,差點被陸蕭殺死。他雖然能很想報仇,但他現在舊傷未愈,他可不想主動招惹陸蕭。

“撤,撤回赤霞島。”王古下達命令叫道。

戰船裏面一大批高手,他們有些看不懂,我們不是來援救狂沙島的嗎,怎麼又撤退,這不是聽錯了嗎?

“大人,我們已經答應了援救狂沙島,我們就這樣撤回去,有些不妥吧!”一個金丹境高手說道。

這個金丹境高手問的問題,也是其他人想知道的。這個問題,讓王古勃然大怒,吼道:“你們可知道,我上次全軍覆沒,你們想死嗎?”

王古這句話說完,臉都黑了,太丟人了。其他人聽到王古全軍覆沒,他們嚇得不輕,這到底招惹了什麼存在。

他們沒有繼續追問,也知道了王古的難處,他們駕着戰船遠離狂沙島。狂沙站在城堡最高處,他見到王古的援軍到來,開始非常驚喜。當看到王古急忙離去,這讓他失魂落魄。他真的沒有想到,這羣人竟然可以嚇跑王古,這到底什麼存在?

“我狂沙願意投降,並且率領狂沙島所有人投降。”狂沙求和叫道。

“侯爺有令,投降不殺,所有金丹境,還有凝元境高手,全部到沙灘碼頭集合。餘都,你帶人把狂沙堡的寶庫打包。”關姚下達命令說道。

狂沙差點氣得吐血,他們纔是海盜好不好,這些看似官兵的人,怎麼有點像強盜,他們都投降了,還要洗劫他們的寶庫財物。

狂沙不敢反對,親自帶着餘都打開自己的寶庫。做完這些之後,狂沙島所有金丹境高手,還有凝元境高手,全部聚集沙灘碼頭。

“報告侯爺,投降金丹境強者十人,凝元境強者兩千人。獲得元晶兩百萬,獲得流金血沙十顆。還有赤金鑽兩顆。還有各種藥材一百株。”關姚報告說道。

“財物交給我處理就可以了,投降的人快速簽訂契約書。我剛纔看到王古了,他竟然警覺性這麼強,竟然跑了。簽訂契約書之後,所有金丹境高手,還有凝元境高手,與我一同征伐赤霞島。”陸蕭下達命令說道。

狂沙無語了,他真的沒有想到,王古竟然真的被嚇跑了。 狂沙他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但他卻不敢死。他沒想到,投降之後,不但被陸蕭搜刮了財物,而且還要簽訂契約書。他雖然不知道簽訂契約有什麼壞處,但他卻知道,簽訂契約之後,會對自己有約束。

當陸蕭跟他們宣讀完畢契約內容,很多人心裏排斥,但爲了活命,還是不得不跟陸蕭簽訂契約書。

因爲陸蕭急着要前往赤霞島,簽訂契約的速度也快了很多,十分鐘就全部簽訂契約完畢。

“大軍前往赤霞島,餘都,這次平定了赤霞島,我幫助你,把修爲提升到陰陽境。”陸蕭說道。

陸蕭下達命令之後,就率領自己的一千人,進入了戰艦,其他各路大軍,也相繼上了戰艦。

餘都熱血沸騰,他見到關姚成爲陰陽境,他是多麼羨慕。他現在也多麼渴望成爲陰陽境高手,但成爲陰陽境高手容易嗎?他餘都已經金丹境大圓滿十幾年了,但卻無法再進一步突破。他們自己沒有辦法,但陸蕭有辦法,這是自己強大的機會呀!現在餘都身上,就像打了雞血一樣。

“陸蕭侯爺,這事這麼快就擺平了?”榮親王看到狂沙投降了,非常震驚的問道。

“對,已經擺平了,現在大軍立馬前往赤霞島,我擔心王古帶着赤霞島的人,還帶着赤霞島的財物跑路。大軍速速前行,必須在王古逃亡之前截住他。”

陸蕭的戰艦的速度,那是沒的說的,已經啓動了元晶能量,戰艦在海面上,就像離弦的箭。無論是黑蛇,或者餘都等人,他們都被陸蕭的戰艦甩在後面數千米遠。

“餘都,你是赤霞島的高手,而且地位這麼高,你是什麼時候投靠陸蕭侯爺的。”狂沙詢問說道。

狂沙剛剛投效陸蕭,在陸蕭的軍隊裏,他是一個後來者,餘都是他唯一認識的大人物,因此震驚的詢問說道。

“狂沙,好好跟隨陸蕭侯爺幹吧!只要你能立功,好處是有的。我是在半個月前,跟隨王古這個老不死,去攻打陸蕭侯爺,結果石焦戰死,王古丟下我們逃命,我們就投降了陸蕭侯爺。”餘都勸說狂沙說道。

狂沙原本有些不滿,現在徹底服氣了,原來陸蕭竟然這麼強大。也難怪了王古到了狂沙島附近,卻不敢來救援,原來是逃命去了。跟隨陸蕭這樣一位強者,也不是什麼羞恥的事,反而是自己的光榮,狂沙這麼一想着,心裏就好受多了。

“大哥,現在知道什麼是棄暗投明了嗎?”狂傲非常得意的教訓狂沙說道。

狂沙真想拍死狂傲,就是狂傲給他惹的麻煩,差點被陸蕭滅了狂沙島。

“戰船是速度在快一點,誰耽誤了我立功的機會,我要他腦袋。”餘都見到自己的戰船被關姚的戰船超了,非常憤怒的叫吼。

跟隨陸蕭,立功就有好處,誰都想立功。尤其是關姚、餘都、黑蛇,他們三人都嚐到了甜頭,現在他們誰都想立頭功,他們的戰船在拼速度。

“黑蛇前輩,你有倩倩郡主,你就不要跟我搶功勞了。”餘都朝黑蛇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