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著再人說話之際,陳青雲冒著腰,惦著腳步準備輕輕的上樓。此刻不易久留」還是先走為妙。可是沒有走兩步就被水晶識破了計謀,早先一步攔在了樓梯口。

「怎麼,你還想走嗎?」

陳青雲皮笑揉不笑的笑了一下,說道:「我說水水」禮輕情意重,這句話你沒有聽過啊!送你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份心意。你也不想想,我怎麼不買這種衣服給別人。這就證明你在我心目中是獨一無二的啊!」,「編,你繼續遍,我倒是要聽聽你還能編出什麼新花樣。」,水晶雙手cha懷」斜靠在樓梯口的扶手上,拿著剪刀的手還在不停的搖晃。

看著明晃晃的剪刀,陳青雲就感覺下體冒涼風。

「我欲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來吧!大丈夫寧死不屈!我不會屈服你的yín威!」陳青雲眼睛一閉,頗有八路英勇就義的氣勢。

水晶白了陳青雲一眼,說道:「說的你好像多委屈似的。既然這樣,我就原諒你吧!怎麼說你也是好意。來」老公」坐下說話。」

丟掉了手中的剪刀,水晶笑眯眯的挎上陳青雲的胳膊」拉著對方來到沙處坐下。然後甜mìmì的問道:「老公,謝謝你,其實我很喜歡這個禮物的。」嗯?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溫柔。陰謀,絕對有陰謀。

陳青雲沒有被水晶的溫柔輕易迷糊掉,而是保持著冷靜,對方親熱還不能推掉對方的手」否則肯定立刻就飆了。

「你能理解最好了。什麼衣服不是穿,怎麼這種衣服就不能穿。」陳青雲理所當然的說道。

「恩,我都聽老公硪那我明天就穿著這個去拍戲。」水晶點頭認真道。

「噗!」陳青雲剛剛喝下口的水就噴了出去。我的親娘,這妞也太坑人了。這衣服去拍太極,那太極到底要改成是騎兵的還是步兵的好呢?

「呃……卜水水啊!這衣服是我給你買的」所以你只能穿給我看。知道嗎?」陳青雲用手擦了擦嘴角的水珠,說道。

水晶很溫柔的點頭,然後將腦袋靠在了陳青雲的肩頭,乖乖的說了一聲:「好。我只穿給老公看。

翟靈薇站在一旁用手搓了搓肩膀,咧嘴道:「實在是太酸了。我受不了了,你們兩口在這恩愛吧!我要回房間了。」

「老公」我們也回房間吧!我們試驗一下衣服,你看看合身不?」水晶挽住陳青雲的胳膊就要走。

陳青雲咽了咽口水,問道:「你是說穿這件衣服?」

「當然。不然你要看哪件?」水晶理所當然的說道。

「這個,陳青雲瞄了瞄丟在樓梯口的剪刀」心中猶豫不定。這水晶可不像是會幹這種事情的人啊!她肯定是有什麼目的,只是一時想不透罷了。

如果搞不明白對方的目的,輕易的就走進房間實在很危險啊!不過,要是對方的熱情被打擊到」後果也是很恐怖的。

「老公,快點走啊!你愣什麼?快走啊!」水晶拉了一下陳青雲。

「要不去我的房間吧!去你的房間,我有些不好意思。」陳青雲覺得還是自己的房間保險一點」裡面肯定沒有剪刀。

「好啊!反正是穿給你看」去誰的房間都一樣,那就去你的房間好了。」水晶立刻答應下來。

嗯?這麼容易就答應下來。這讓陳青雲更加的懷疑」這裡面一定是有什麼目的。

就這樣,陳青雲拿著衣服兩人來到了卧室,關上了房門。

「老公,你坐。」水晶很乖巧的讓陳青雲坐在g邊,然後拿著衣服站到了卧室的〖中〗央。直接將上衣的針織衫脫掉了」1ù出了裡面xìng感至極的火紅內衣,以及潔白的肌膚。

水晶還是第一次這麼主動的做出這麼火辣的舉動,讓陳青雲都有些不敢相信。今天水晶吃了什麼東西,該不會是把腦子吃壞了吧?

可能是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有些過底線了,只帶著一個胸罩站在陳青雲面前的水晶臉紅得不成樣子。

拿著衣服比量了半天,水晶也沒有穿上」突然想起了胸口的位置,問道:「老公」這個需要把內衣也脫掉嗎?」

陳青雲早就看傻眼了,只是本能反應的點點頭,說道:「當然要脫掉了。」

「哦,知道了。」水晶說完就將衣服放到了一邊,雙手探到身後去解扣子。

這就解扣子了?陳青雲的心跳立刻加到了18o下以上。這怎麼可能,水晶會這麼配合自己,到目前為止一點鬼主意都沒有出來。

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陳青雲就等著那塊該死的紅布脫落下來。就在這個時候水晶停住了手,又拿起衣服打量了一下,歪著腦袋說道:「我怎麼就沒有看明白這衣服是怎麼穿的。老公,這衣服到底是怎麼穿的啊?剛剛我拿回房間的時候試驗了半天都沒有穿上,要不你幫幫我?」

「呃,好啊!我幫你!」陳青雲起身來到了水晶身邊。「你要我怎麼幫你?幫你把扣子解開嗎?」

「討厭!人家說的是衣服啦!誰跟你說內衣了。要不這樣,你先穿一次」我看過之後自然就明白是怎麼穿的了。」水晶嘟著嘴撤交道。 水晶見陳青雲傻眼了,繼續撒嬌道:「老公,你倒是說話啊!好不好嘛!」

陳青雲只感覺全身的骨頭都要酥了,不過他還沒有到被迷惑得什麼都任憑對方擺布的地步。對方這麼溫柔,恐怕就在這裡等著自己上鉤吧!

水晶啊水晶,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壞了?

「小水水啊!這衣服是女人穿的,我穿在身上也看不出效果啊!如果你穿不上,我幫你穿上就是了。」讓陳青雲穿上這樣的衣服,還不如讓他去死了,怎麼能隨了水晶的心愿。

水晶立刻嘟起了小嘴,道:「你不愛我!」

陳青雲崩潰,這妞還真是能扯蛋啊!這跟愛不愛有什麼關係?

「你真的要我試穿給你看嗎?」陳青雲問道。

水晶點頭道:「當然啊!只有這樣我才能明白這件衣服到底怎麼穿才會好看。」

「也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要是我不穿給你看就顯得我不誠心了。那我就試穿給你看好了。」這次陳青雲很爽快的答應下來。

水晶心中偷樂,這傢伙看來還是蠻好對付的,只要自己稍微使用一下美色,對方就乖乖就範了。而且這也證明自己在對方心中還是很重要的,如果對方不心疼自己也絕對不會同意的。

水晶般過一把椅子坐到了陳青雲對面,將衣服塞給陳青雲,說道:「好了,換吧!我會認真看的,絕對不會讓人再試驗第二回的,絕對一次就學會。」

陳青雲癟癟嘴,這妞倒是很心善,還一次就學會。相信他只要穿上了,對方就會露出本性了。嘿嘿,不要以為這麼點小難題就可以讓本少爺不知所措,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叫真正的厲害。

陳青雲將衣服放在一邊,先是解開了褲腰帶。

「等等!你幹什麼?」水晶制止道。

「脫褲子啊!」陳青雲理所當然的說道。「你不是讓我給你試穿衣服嗎?」

「可是你脫褲子做什麼?」水晶臉紅的問道。

「這件衣服其實是連身短裙,不脫掉褲子怎麼能看得出效果。最好是連都脫掉,然後穿上丁字褲,那才叫做美感。你只管看,不用多言,我穿上后你自然就知道這件衣服的真諦在什麼地方了。」陳青雲邊說邊拉開了褲門。

在水晶的制止聲還沒有說完,褲子已經退了下來。

「啊!大流氓!」水晶驚呼了一聲,立刻用雙手捂住了臉轉過身。

「小水水,你害羞什麼。都老夫老妻了,我還沒有脫呢?趕緊轉過身來,你背著身子做什麼?」水晶的身後傳出陳青雲揶揄的聲音。

「不看,不看,你個大流氓。我讓你試驗衣服你脫什麼褲子,還不趕緊穿上。」水晶說道。

「那怎麼行,我還要把也脫下來呢?別著急,馬上就好。」

水晶剛想說句話,就看到眼前多出了一條。一下瞳孔就擴大了,這傢伙真的把脫下來了。真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描敘現在的心情,一把推開陳青雲的手,直接衝出了陳青雲的房間。

在水晶的身後傳出陳青雲得意的大笑聲。

小樣,還想跟我比誰更流氓。小水水啊!你還嫩了點,還是等心智成熟一些再來吧!

陳青雲當然不會幹出在水晶面前玩暴露的事情,剛剛只不過是嚇唬一下水晶而已。那條只不過是新買的,拿出來嚇唬一下水晶。而他的褲子依然穿得完好,根本就沒有脫下來。

想要嚇退水晶只有用這種方法。現在這妞的免疫能力提高了許多,普通方法根本對付不了她了。

成功擊退水晶的陳青雲,帶著滿足的心情躺在了床上。

尋思著這個時候水晶肯定跑到翟靈薇的房間裡面去訴苦,所以他也只有按捺住想要給翟靈薇打個電話的衝動。

拿過放在身邊的女僕裝,惋惜的搖搖頭,可惜了。現在被水晶發現了,絕對不可能再給翟靈薇穿了,否則肯定會被發現了。

這個尺碼正好是翟靈薇所穿的,難怪水晶覺得短,那是因為她的個子太高的原因。要知道這件衣服可是找了好久才買到的。

這些天陳青雲都沒有怎麼睡好,可能是有些累了。原本想過一會給翟靈薇打個電話的,不知道怎麼就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陳青雲突然警覺到有人輕輕打開了他的房門,正輕手輕腳的往他的床頭走來。

步伐輕浮,一看就是不會武功的人。這個時候能走進來的人只有兩個,要麼是水晶,要麼是翟靈薇?

對於兩人的熟悉,陳青雲可以說是非常熟悉了。住在一起這麼長時間,辨聽步伐的聲音,身體的香味,都能分別出是誰?如果這個時候翟靈薇偷偷溜進來,陳青雲可以理解,可問題是進來的是水晶,這就讓他有些費解了。

現在都半夜了,水晶這麼偷偷摸摸的進來是想做什麼?

因為剛剛不知不覺睡著的,所以房間裡面的燈光並沒有熄滅。不過陳青雲沒有睜開眼睛也判斷出進來的人是誰。所以,他裝著睡著,想看看水晶到底想幹什麼。

水晶輕手輕腳的進來后,並沒有來到床邊,而是在房間裡面翻找。

這麼晚了,跑到我的房間找什麼呢?陳青雲躺在床上悶悶的想,一時間還真沒有想到水晶進來的目的。

又過了一小會,水晶來到了床邊,輕聲道:「大流氓,睡覺也把衣服放在床邊。」

衣服好像沒脫吧!不對,她說的該不會是那件女僕裝吧?

還真被陳青雲才對了,水晶進來的目的就是這件女僕裝。剛剛去了翟靈薇的房間,兩人聊天後回到自己的房間,越想越不對,雖然這件衣服流氓了一些,但也是陳青雲給她買的,怎麼能不要呢?書上不都是說了,如果打擊了男人的積極性,下次就別打算讓他給你買東西了。所以,她去而復返,準備偷偷的將衣服拿回去。

女人的心思還真是難猜啊!

陳青雲想看看水晶拿了衣服到底想幹什麼?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見有什麼動靜。因為水晶距離他實在是太近了,不敢睜開眼睛以免露餡,就這樣一直忍著。

大概過了五分鐘,水晶突然腳步很重的跑了出去。

陳青雲被搞了一頭霧水,這妞除了進來拿衣服,到底想幹什麼啊?他雖然沒有猜出來,但是有一個人肯定是知道的。

陳青雲拿過電話撥打了翟靈薇的電話,後者立刻就接了。

「這個時候,你怎麼還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啊!」翟靈薇奇怪的問道。

陳青雲不解道:「只有這個時候是最空閑的,不這個時候給你打電話還能什麼時候打?」

「不對啊!水晶剛剛沒有去你的房間嗎?」

「來了啊!怎麼了?」陳青雲更加的不解,似乎自己錯過了什麼,否則翟靈薇不會這樣說。

「那不就完了。你的願望終於達成了,好看嗎?」翟靈薇笑著問道。

陳青雲撓了撓腦袋,問道:「靈薇姐,你到底想說什麼啊!」

翟靈薇也發現情況有些不對,陳青雲怎麼在這個時候迷糊了,便問道:「你剛剛不會是睡著了吧?」

「那倒沒有,只是她進來的時候我閉著眼睛。不知道她幹什麼,我就在偷偷裝睡,一直沒有睜開眼睛。她只是在房間裡面待了一會,然後就跑了出去。也不知道幹什麼來了,我打電話就想問你這件事情呢。」陳青雲說道。

聽完陳青雲的解釋,翟靈薇大笑起來,而且笑得十分的開心。

陳青雲拿著電話是真的納悶了,今天這兩個女人都有些不正常啊!

「靈薇姐啊,你別笑了,趕緊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真的想知道?」翟靈薇忍住笑意,問道。

「是啊!不然給你打電話做什麼。」

「可是你知道答案會很鬱悶的,這樣的話你也想知道嗎?」翟靈薇笑著問道。

陳青雲崩潰了,說道:「靈薇姐啊!你就好心大發慈悲吧!可不要再吊我胃口了。」

「好吧!既然你這麼求我了,那我就告訴你答案吧!剛剛水晶來我房間了,我們談論起那件女僕裝的事情。經過我的開導,她決定穿給你看一次。所以,她剛剛去你房間就是為了穿衣服給你看。 寅胥少主的鏡像世界 不過你偏偏裝睡不肯睜開眼睛。錯過了一次絕佳的機會。」

陳青雲立刻感覺到天旋地轉的,剛剛就覺得奇怪,似乎有聽到穿衣服的聲音。不過他根本就沒有往那方面去想。剛剛水晶跑出去的時候並沒有穿上衣,他以為水晶是進來穿她留下的衣服。

失策啊!失策啊!剛剛怎麼就沒有睜開眼睛,眯開一條縫隙也好啊!一個大好的機會就這麼給浪費了。

不過,隨即就從低落的情緒中恢復了過來,沒有看到水晶穿,還可以看到翟靈薇穿嘛!雖然女僕裝被水晶拿走了,自己可以用其他的衣服裁剪出來。正待要提出這個要求,翟靈薇房間裡面傳出了水晶的聲音。

「靈薇姐,我回來了!」

翟靈薇趕緊將電話掛掉,把電話放倒了一邊。

此時的水晶已經回房間換回了睡衣,手中提著一個塑料口袋。干出了這樣的事情,她感覺又興奮又刺激,所以一時間睡不著。剛剛她一直就在想,要是陳青雲突然睜開了眼睛怎麼辦,那可真是羞死了。好在陳青雲很配合,一直沒有睜開眼睛。

「怎麼樣,他是不是被你迷死了?」翟靈薇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詢問道。

「哪啊!這傢伙睡著了,我穿上衣服在他面前轉悠了一圈后就出來了。」

「他睡著了,你還穿什麼啊!他也看不到,你穿不穿有意義嗎?怎麼說也得當著他的面穿啊!」翟靈薇笑著搖搖頭,有些時候水晶的孩子氣還是挺重的。

水晶也有自己的道理,搖頭道:「那可不一樣。至少我在他面前穿過了。至於他沒有看到,只能怪他運氣不好了,誰讓他那麼早就睡著了。」

「既然是這樣,你怎麼還不睡,都這麼晚了。你又跑到我房間來做什麼?」翟靈薇問道。

「你不是也沒睡,還在打電話。咦,你給誰打電話,該不會是交男朋友了吧?」水晶的臉上露出賊笑,說完就要去拿翟靈薇的手機。

翟靈薇的臉色立刻就變了,這要是被水晶看到了通話記錄不就全完了嗎?這麼晚了,她跟陳青雲通電話,實在沒法解釋。趕忙早先一步將電話握在手中。

「不行,不能給你看!」

「呦,看你緊張的。該不會是真交男朋友了吧!是哪個圈子裡面的,叫什麼,帥不帥?什麼時候帶家裡來坐坐?」水晶一連串問出一堆問題。

翟靈薇只能一陣苦笑,這都什麼事啊!怎麼就被水晶給發現了呢?

如今之計也只有承認下來,否則就更加的不好解釋了。

「以後再告訴你。你手裡拿的是什麼?」翟靈薇轉移話題,問道。

水晶本就沒有多想,被問及后,立刻被轉移了注意力,嘿嘿笑道:「靈薇姐,你說我們是不是好姐妹?」

「別跟我套近乎,有什麼話就直說吧!」翟靈薇跟陳青雲一樣,實在是太了解這妞了。現在擺出這樣一副姿態,一定沒有什麼好事。

「靈薇姐,你這麼說會讓我很傷心的。人家可是一直把你當親姐姐看待的。」水晶嘟起了小嘴,裝作可憐兮兮的模樣。

翟靈薇看得直搖頭,真是拿對方沒有辦法,只得說道:「好了,我怕了你,行了吧!說吧!有什麼事?」

「嘿嘿,就知道靈薇姐對我最好了。你說,我們好姐妹是不是應該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呢?」水晶套話道。

翟靈薇點點頭,說道:「應該如此。」

「既然是這樣,我穿過這件衣服了,那靈薇姐也應當穿一下。」說完,將手中的袋子打開,將裡面的女僕裝倒了出來。

翟靈薇差點沒有當場暈過去,水晶真可以,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頭上。

「這是他送給你的,我怎麼能穿?」翟靈薇趕緊擺手。

「這有什麼啊!我們是好姐妹啊!這件衣服的大小,你穿著更合適。我想看看你穿上是什麼模樣。靈薇姐,你就穿一下給我看看嘛!」水晶扯著翟靈薇的胳膊,使用軟磨硬泡的招數來。

來來回回折騰了幾回,翟靈薇最後還是認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