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只是持續了十幾秒的時間。

當眾人再次看向少年的手掌時,驚訝地發現,原本的那張破紙片,竟然化成了灰燼。

「不會只是這樣就完了吧?」

「剛剛那光是怎麼回事?」

「怎麼就變成灰燼了,這要如何交換?」

「……」

議論之聲再次響起。

此時的眾人,全都被剛剛所見到的景象所吸引,誰都沒有發現此刻「判生雙老」的臉色,是那樣的古怪。

「夢兒,是夢兒,老頭子,我沒有在做夢吧?」老婦人聲音顫抖。

總裁的獨寵嬌女 「我也看到了夢兒,夢兒剛剛還在與我說話……」老者也是同樣激動。

兩人之間的對話,立時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大家終於看到,「判生雙老」的失態有些古怪,像是丟失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不住地呼喊著「夢兒」。

「如何,我準備的東西如何,只要你倆同意將『斷經續脈膏』給我,我可以讓你倆不但可以再次見到夢兒,而且還可以一直相伴!」

東方修哲的聲音充滿著蠱惑姓,不過傳進其他人的耳中,卻是一頭霧水。

「嗖嗖~」

「判生雙老」化作兩道殘影,竟然徑直來到了東方修哲的身前,神情愈發地激動。

「你……你怎麼會知道夢兒?」

「你剛剛到底做了什麼?」

面對「判生雙老」的詢問,東方修哲嘴唇微動,明明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卻是讓面前的兩位老者,兩眼放光地僵在那裡。

時間好像在這一刻靜止,一雙雙驚訝的目光投射過來,誰都不知道少年與「判生雙老」說了什麼。

「請閣下隨我來!」

短暫的沉默后,那位老婦人突然開口說道,語氣之中充滿了恭敬。

此話一出,可是讓在場的很多人,都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在場的人,誰不知道「判生雙老」脾氣古怪,別說讓兩人恭敬對待了,能夠給你一個好臉色就不錯了。

可是,面前這個少年,竟然讓「判生雙老」如此恭敬,他到底使用了什麼魔法,又是對「判生雙老」說了什麼?

眾人的好奇心,非但沒有減輕,反而更重了。

再也沒有一人,敢小視面前這個少年!

「雲芝,你在此處等我,我去去就來!」

丟下這話,東方修哲便隨著「判生雙老」向外走去。

此時的雲芝也是一頭霧水,也是一肚子疑問,不過她什麼也沒有問,只是聽話地點了點頭。

「請等一下,我所說的……」

就在東方修哲三人即將走出大廳時,莫灰突然開口。

「『龍丹碎片』你收回吧,『斷經續脈膏』只有一份,已經無法再與你交易!」

老者聲音低沉地說道,態度十分明確。

「我不明白,這小子到底拿出了什麼?」

莫灰的肺都快要氣炸了,原本百分百可以完成的事情,竟然這樣泡湯了,他實在想不明白。

「你不必知道!」

老者說完不再看莫灰,轉身對著身邊的東方修哲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東方修哲挺胸抬頭,在莫灰那殺人的目光注視下,與「判生雙老」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莫灰氣得雙拳緊握,然而在這裡,他卻是不敢有任何過激的行為!

他們「百草亭」雖然勢力大,但是要知道,很多能人高手都曾受過「判生雙老」的恩惠,如果惹怒了「判生雙老」,無需親自動手,只需放出話去,就足以對他們「百草亭」造成不可估計的打擊。

雲芝沒有在意周圍人的議論,她此時正在皺眉思索,自己這個小宗主,實在帶給她太多震驚與奇迹了。

她可以很確定,在來這裡之前,小宗主絕對不認識「判生雙老」,可是誰又能夠想到,只不過幾句話的工夫,竟然讓「判生雙老」如此尊敬。

時間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就在雲芝還在愣神的工夫,東方修哲在「判生雙老」誠惶誠恐的陪同下走了回來。

見到三人歸來,在場的所有人,又是大吃一驚。

如果說先前「判生雙老」對於少年的態度是尊敬的話,那麼此刻,簡直就像是僕人對待主人。

所有人面面相覷,無法解釋其中的原因。

「雲芝,事情辦完了,我們可以回去了!」

東方修哲對著雲芝招了招手。

這時,眾人又發現了一個細節,當少年與那個女人要離開時,「判生雙老」竟然親自護送!

「葉執事,你對這件事情怎麼看?」

石台旁的葉無忌,神色凝重地詢問旁邊的白衣男子。

「很詭異,屬下也猜不出其中原委。」白衣男子同樣也是神情凝重。

「剛剛莫灰與他的那幫爪牙憤憤離去,你怎麼看?」葉無忌再次問道。

「以他們以往的行事來看,恐怖是打算伏擊剛剛離去的少年!」白衣男子再次說道。

「我們這趟的任務,我覺得應該變一變,你覺得呢?」葉無忌目光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白衣男子先是一愣,旋即像是想到了什麼,立即說道:「公子高見!」

他們這趟的任務本來是打算邀請「判生雙老」成為「萬方閣」的客卿,不過由於莫灰拿出「龍丹碎片」后,便知道這個任務很難實現,因為他們所帶的東西,其價值遠遠無法與「龍丹碎片」相比。

「走!」

葉無忌與他帶來的這些人,也離開了大廳。

他們準備去幫助剛剛離去的那個少年和女人,這可是一石二鳥的好機會。

不但可以與那個神秘少年攀上交情,更是可以趁機將莫灰所帶的「龍丹碎片」搶過來。

如果再能將其擊殺於此,那就再好不過了!

東方修哲與雲芝兩人,在「判生雙老」的護送下,已經到了「枯峰」的出口。

「好了,暫時就送到這裡吧,等你二人的事情辦好后,來附近的那個城鎮找我!」

東方修哲揮揮手說道。

「恭送小主人!」

「不要讓我等太久!」

東方修哲邁著輕快的步子,神情喜悅地向前走著,他此時的心情很開心,不僅僅是因為順利得到了「斷經續脈膏」。

「宗主,雲芝有一事想問?」

雲芝瞥了半天,在見不到「判生雙老」的身影后,終於開口問道。

「有話直說!」

「那『判生雙老』為何稱呼你為小主人?」

「很簡單,我已經收他倆為僕人了!」(未完待續。) 一路行走,雲芝都是沉默不語,她還在消化著剛剛的震驚。

「判生雙老」竟然成為了小宗主的僕人,這個意外的結果,著實把雲芝嚇了一跳。

「小宗主到底用了什麼方法,竟然可以收服脾氣古怪的『判生雙老』?在小宗主的身上,到底還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

此時面前這個少年的背影,在她的眼中不但神秘,而且異常高大。

可是是心情很好的緣故,東方修哲並不是急著快點回到那個小城鎮,所以他走得並不快。

四周霧氣籠罩,麻木鼠不時地從眼前跑過,空氣之中不時飄來腥臭味。

東方修哲與雲芝兩人,又來到了先前穿過的地方。

「啾~」

突然,天空之中,傳來了鳥獸的鳴叫。

「宗主!」

雲芝反應過來,立馬護在了東方修哲的身邊。

幾乎就在這時,數十道人影從空中落下,伴隨著強大的勁風,將四周的霧氣驅散開來。

雲芝定眼瞧過去,不禁黛眉微皺,她認出這些人是「百草亭」的,帶著的那人正是多次對小宗主出言不遜的莫灰。

東方修哲似乎早就會料到這些人會出現一般,他神情自若地站在那裡,一雙眼睛正饒有深意地打量著對面的莫灰。

「小子,乖乖將『斷經續脈膏』交出來!」

莫灰不想耽誤時間,開門見山地說道。

東方修哲只是輕笑,卻並不說話,那眼神,就像是一頭餓狼看著主動送上門的小羊羔。

「小子,別給我玩深沉,我的耐姓是有限的,如果不想死在這裡的話,就乖乖按照我說的去做!」

莫灰向前邁出兩步,目光陰狠地瞪著東方修哲。

「你們選擇了一個好地方啊!」

東方修哲突然開口,竟然稱讚起這裡的環境來。

「小子,識時務的話,就趕快將『斷經續脈膏』交出來,這種地方殺人,可是最好不過的地方了!」

莫灰的警告之意非常明顯,在他說這話的時候,身邊的手下,已經摩拳擦掌地做好了進攻準備。

「確實是個殺人的好地方!」

東方修哲左右看了看,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明顯了。

「宗主,讓我來解決這幫傢伙吧!」一旁的雲芝請命。

與小宗主邂逅了這麼多天,她還不曾為小宗主做過什麼,反倒是小宗主為了去除她身體的毒,費時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