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麗莎不知道東方修哲要做什麼,正準備開口詢問,一旁的鳳王鷹卻是搶著開口道:「笨女人,你就看著好了,最好睜大眼睛,我家小主可是要動手了,錯過了可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你說修哲他……」克拉麗莎的話還沒有說完,卻是被鳳王鷹給打斷了。

「笨女人,別走神,你快看!」

鳳王鷹扇動著翅膀,停在了克拉麗莎的肩膀上。

克拉麗莎向著少年的方向看過去。

只見,東方修哲手臂伸向天空。

剎那間,天空之上,竟然出現了數萬支箭矢來,懸浮著,就像是一個個待命的士兵。

「這……這是……」

克拉麗莎當場便倒抽了一口涼氣。

別說是她了,就連見過大世面的雲芝,此時也被嚇了一跳。

在剛剛那個瞬間,她感受到了一股異樣的能量波動,並且明顯看出,天空中的箭矢,並不是幻覺,而且也不是從什麼地方取出來的,而好像是憑空變出來的。

「這……到底是什麼招數,難道宗主是一名特殊系斗師么?可是為什麼我沒有感受到鬥氣波動?」

雲芝想不明白,她本來還想再觀察一下那些箭矢,不過時間沒有允許。

天空中的箭矢,就像是雨點一般,向著山丘上的那些人呼嘯而去。

噗噗噗~

慘叫聲開始傳了過來。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被箭矢擊中,數十名貼身護衛,將世子保護得毫髮無傷。

范劍雖然沒有受傷,不過卻是被嚇了一跳。

尤其看到所帶來的近兩千名士兵,在一瞬間,只剩下了不到一成,他的臉都有些發白。

范劍雖然以殺人為樂,可卻從未想過自己有被殺的一天。

「世子,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其中一人建議道。

如果世子出現了一點差錯,他們這些人可都要跟著倒霉。

「那些傢伙……回去之後,給我查出那些傢伙的身份,我要為他們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范劍咬牙切齒地說道。

聽見世子同意了回去,這些護衛臉上都是一喜。

「世子,求求我們!」那些倒在地上的士兵,伸出無助的手求助道。

「都給本世子死一邊去,你們這幫沒用的東西!」范劍一腳將眼前的一位傷員踢開,然後準備在護衛的護送下離開。

可是他們還沒有走出幾步,卻是突然停住了身體,眼睛瞪著前方。

在他們前方几十步的地方,一個少年正悠閑地站在那裡。

「你們剛剛玩得挺爽啊,怎麼,這麼快就要走了?」

東方修哲一臉笑容地看著對方。

「可惡,給我滅掉他!」

范劍大叫一聲。

其實不用他吩咐,已經有幾人向著東方修哲沖了過來。

「轟!」

隨著一聲巨響,衝來的幾人,瞬間化成了血沫。

「你……你想要幹什麼?」

范劍有些驚慌了,別說是他,就連身邊保護的貼身防衛,此時也是一副如臨大敵的神情。

要知道,剛剛被少年所殺的,可是與他們同等實力的高手。

可卻是在少年的面前,才一個照面就被滅了!

誰都不傻,都看出了這個少年的恐怖。

「你,過來!」

東方修哲向著范劍勾了勾手指。

范劍又怎麼可能過來,他命令身邊人繼續衝過去。

可就在這時,那個少年竟然再一次消失在了他們的視野里。

「既然你不來,那麼我就自己過來了!」

東方修哲的一隻手,已經放在了范劍的頭上。

「混蛋!」

那幾個護衛大怒,正欲攻過來。

「滾一邊去!」

東方修哲一個眼神瞪過去,同時,「魔尊氣質」使了出來。

剎那間,這些護衛的身體就像是被定住了,竟然不敢上前一步。

不僅如此,他們的身體都在顫抖著。

「魔尊氣質」果然不同凡響,連雲芝那等修為的高手都抵禦不住,更別說這些人了。

不同的是,雲芝是被這種氣質吸引,他們是被這種氣質威嚇!(未完待續。) 范劍感覺到自己的大腦暈乎乎的,當他清醒過來時,正好瞧見面前這位少年用一種戲謔的眼神打量著他。

「你想要幹什麼,你可知道我的身份,膽敢傷我一根汗毛,定叫你碎屍萬段!」

這個時候的范劍,將自己的身份抬了出來,通常情況下,別人在得知他的世子身份后,都會選擇忍氣吞聲,這也是他一直以來肆無忌憚的原因。

「擎天侯的世子,范劍,你這個名字很有特點,果然挺犯**的!」

東方修哲冷笑一聲,通過剛剛施展「搜魂之法」,他已經將范劍的所有信息都了解了,包括那些慘無人道的各種壞事。

「你……你既然知道本世子,還不趕快……」

范劍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是被頭頂處傳來的疼痛打斷。

就在剛剛,東方修哲放在范劍頭頂上的手,猛然一用力,直接拔下來了一把頭髮來。

「剛剛你說動你一根汗毛要把我怎麼樣?」

東方修哲似笑非笑地看著范劍,揚起手中拔下來的頭髮,一口氣將之吹散。

「啊!」范劍痛得用雙手捂住頭頂,轉頭瞪著東方修哲,惡狠狠地道,「你竟然敢傷我,你竟然敢傷我……」

「你好像很喜歡打獵這種遊戲啊!」東方修哲邪邪一笑,然後接著道,「不瞞你說,我也挺喜歡的!」

一伸手,將范劍手上的那張精緻的弓奪了下來。

「你們這幫廢物,本世子在這裡被人欺負,你們傻站著做什麼?」

范劍不敢對面前的少年大呼小叫,卻是對他的那些貼身護衛發起威來。

他這一嗓子還是起作用的!

「保護世子!」

這些貼身護衛終於意識到自己的職責,大叫一聲,猶如惡狼一般飛撲過來。

「既然你們這麼著急送死,那就如你們所願好了!」

東方修哲站在原地沒有動,甚至連眼皮都沒有動一下,這些撲過來的貼身護衛,竟然在半空中被腰斬。

身體由中間一分兩半,鮮血瞬間噴洒而出。

「世子……」

雖然身體變成了兩半,但他們並沒有立即死去,口中吐著血沫,伸著無助的雙手準備去抓范劍的雙腿。

范劍被嚇傻了,他雖然殺人的時候也很殘忍,但卻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感受到這股血腥。

「你……你放我走,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范劍的一張臉異常的慘白,他原本是想後退,怎奈此時的雙腿顫抖得厲害,根本不聽使喚。

「哦,那要看你能夠給我什麼了?」

東方修哲臉上掛著淡淡的笑。

「要錢的話,我……我這裡有很多,這些金銀珠寶都可以給你……」

范劍用顫抖的雙手,將納戒中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你這是在打發叫花子么?」

望著地上的這些東西,東方修哲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裡。

「錢……錢我這裡有很多!」

不用東方修哲提醒,范劍已經自動將儲金卡拿了出來。

堂堂擎天侯世子,果然有錢,他的儲金卡里竟然有著數百億金幣的存款。

不過這些存款,已經在幾秒的工夫,成為了東方修哲的財產。

「錢……錢我已經給你了!」范劍嘴唇都在發抖。

「滾吧!」

東方修哲頭也不回地說道,此時的他,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那幾個還沒有死去的貼身護衛身上。

聽到眼前這個少年放自己走,范劍那叫一個激動,也不知哪來的力氣,向著「多達城鎮」的方向飛奔而去。

在他的思想里,只有自己回到了城鎮,便是回到了自己的地盤,到時候兵符一出,數萬大軍會在片刻工夫集結完畢,他是絕不會讓這次恥辱就這樣算了的!

當東方修哲將未死的貼身護衛搜刮乾淨后,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向著范劍逃跑的方向看了一眼。

「看不出,這小子逃命的速度還挺快的,這麼一會兒的工夫,竟然已經逃出去了數千米之遠!」

由於是站在山丘的高點,借著陰陽眼的視力,東方修哲甚至可以清楚地瞧見逃命中的范劍,嘴上正在惡狠狠地嘟囔著什麼。

「我可是放你走了,不過你能不能活命,那要看你能不能躲過我的弓箭了!」

東方修哲有些**地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