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臉相距只有不到五厘米,龍辰雙手撐在床榻上,並未身體接觸。

蘭氣撲鼻,池綰綰緊張無比,咬著紅唇,「你敢……敢做什麼,我會讓你知道厲害。」最後面已經是蚊子般的聲音。

龍辰感覺自己有些血脈膨脹,池綰綰這大美人龍辰都有些把持不住,立刻跳開先閉著眼睛念清心訣。

「噗呲!」瞬間把池綰綰逗樂了。 天朗氣清,惠風和暢,龍辰今日特意去買了一身藍色的錦衣,胸口有墨色的竹紋,裙處分叉左擺有黑色的浪圖,左要配黑布包裹劍柄的神兵,右腰只掛有花家卿客令牌,加上龍辰本就年輕俊美。

一路上多少美婦,大家小姐都對其側目與談論,暗道是哪家的公子如此俊朗。

花家府邸巨大,主要是花家的後院極大,有個小型的演武場佔地有六百米長度,很多時候雲河主城的一些將領的會議都是在花家後院集合。

整個花家府邸外已經堆滿了馬車,來祝壽的賓客不斷,門口侍衛侍從接待不停。而龍辰看到花千烈也站在門口接待來的客人,看到龍辰過來,他直接不管旁邊兩位二等家族的公子,「龍辰你來的還真早啊。」

「池綰綰不舒服,我就單人來了,青黎那傢伙來了嗎?」

「來了來了,早就被千尋喊來了,在裡面呢,千尋在裡面接待呢,你快進去吧。」花千烈熱情的說道。

龍辰進去發現府邸之中都是人,距離正午還有一個時辰,所以迴廊邊有六七位穿著旗袍的貴族小姐正在看魚,順便看看其他的賓客,輕搖粉扇,婀娜多姿。

走過去,花家的侍女不停的向著後院送菜,而侍從接待客人看到龍辰腰間的令牌,所有侍衛侍從都躬身請安。

「那人是誰,居然有花家卿客的令牌?」

「沒見過呀。」

「長的倒是俊美。」

「我去看看。」

龍辰剛走過迴廊,一位穿著金色錦衣的男子笑著走了過來,黑色長發,濃眉大眼,腰間配黑風刀,左腰掛著玉佩上面寫著個「牛」字。

「朋友如何稱呼,在下牛家,牛達璧。」

「你好牛兄,我是龍辰。」

他看了眼龍辰的玉牌,「花家卿客,厲害啊,如此年輕的卿客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龍辰一定要認識認識。」

說著伸出她粗壯的手臂。

龍辰微笑道,「我只是和花千烈兄妹是好朋友而已,這東西收來慚愧。」龍辰客氣歸客氣,直接握了上去。

左邊十米外站著兩位公子一位小姐,看上去都是二等家族的人。

兩人握手,面帶微笑,瞬間牛達璧發力。

他發力了,他真的發力了,嗯——甚至帶著一點牛吟,右臂肌肉已經完全的繃緊,可以說肉體力量使出了全力,但是龍辰依舊面帶微笑,從青筋可以看出,龍辰絲毫都沒有用力。

牛達璧吃奶的力氣都用出來了,他對自己的力量可是有絕對自信,可是捏著龍辰的手就如同捏在了隕鐵上,絲毫沒有半點作用。

龍辰微微一笑,手根本沒發力,簡單一捏。

嘶——牛達璧脖子向左一歪,牙關咬緊,險些慘叫出來。

好在只是一瞬間,龍辰便沒有再發力。

牛達璧立刻縮回后,放在身後,笑嘻嘻的點頭並且左手做了個請的動作,「龍辰兄裡面請,我們還等人呢。」

龍辰走了進去。

牛達璧一同來的幾位公子這才走上來,「如何?」

前者苦笑,「自不量力了,那傢伙叫龍辰,好強的力量,我懷疑是一位武宗。」

「武宗?他這麼年輕,剛才我仔細觀察了下還沒二十吧?」紅髮的女子輕呼。

「牛兄都如此說,肯定是武宗沒錯,花家的卿客令豈會隨便亂給,倒是可以調查調查下那龍辰何許人也。」

龍辰走過迴廊區域,裡面不少人穿著金色鎧甲,攀談甚歡,這些都是軍部的人。來這裡的祝壽的人,多少跟花家都有些關係,二等家族都是排在中上層次,像是什麼烏家、魚家,雷家之類可能都進不了大門。

本次又是花大將軍滿六十的整壽,龍辰已經看到不少大人物。

「辰哥!」

聽到聲音就知道是花千尋。

看著左邊花千尋笑盈盈的走過來,她今天沒有頑皮的傳一身甲胄,而是穿著淡紅色的禮服,俏皮的她看著十分美麗可愛,青黎從後面跟來,今天青黎也很是打扮了一番,穿著紫黑的紋星軟甲裡面是樓蘭的衣衫,袖口上還有紫峰標記,青黎沒什麼身份,樓蘭也算是一種象徵,能入樓蘭者,天賦不凡,武王之上,這是最基本的。

「千尋今天好漂亮。」龍辰說道。

「那是當然,今天父親大壽,青哥都不認識人,我再給他介紹呢,辰哥我來給你說說,今天來祝壽的很多都是不得了的存在呢。」花千尋得意的說道,終於有她可以表現的機會了。

指著左邊那金甲金劍的將軍,張口的瞬間。

「那是雲河主城四大都尉將軍之一的令狐志奇將軍。」

花千尋小嘴撅起,「沒想到辰哥你居然知道,那位呢!」

依舊是左邊,一位穿著金色袍衫光頭的老者。

「那位斗靈閣金池大宗,半步武聖實力,沒想到金池大宗前輩也來了。」

青黎不認識,但龍辰這語氣肯定是沒有說錯。

「哼,我不信辰哥你都認識。」她尋找了一下,指著剛剛走進來來的雪白長衫的富貴女子,「我不信辰哥你都認識。」

龍辰尷尬的笑了笑,上前一步,「霖雨姐,原來你也要來啊。」

張霖雨正走過來,身後跟著一位挺拔冷麵如石的男子,「龍辰弟弟本來是寧主管來的,他突然有事只能我來了。」說著指著旁邊,「這位地靈閣的冷尊。」

龍辰立刻拱手,「冷尊前輩。」

冷尊不愛說話,對著龍辰多看幾眼,張霖雨喊弟弟肯定是有身份,回應點點頭。

這冷尊龍辰是有印象的,畢竟在雲河主城聽過傳聞,應該是一位武尊巔峰強者。

「弟弟,我們先進去了。」

看著張霖雨與冷尊先去了後院,龍辰再退回來。

「不會吧,辰哥你居然認識大名鼎鼎的地靈閣張主管。」花千尋驚訝道。

「你呀,不會忘了我是地靈閣卿客吧?」

花千尋這才想起來,「對呀,我怎麼忘了。我就不信了,最後指位大官看你認識不。」說完她指著一位穿著華貴袍衫中年男子,身後跟著一位黑衣侍衛。

瞬間危險的龍辰眯著眼睛,「他是雲河主城正二品官員,唐家,唐七風大人。」 「辰哥你好厲害,就連唐大人也認識,唐大人是雲河主城的三把手,不過因為身體不好很少出門的。」花千尋並沒有看到龍辰的表情,只有青黎發現龍辰皺著眉頭。

「龍辰,那唐大人有問題?」壓低聲音問道。

「綰綰的事,他是幕後人,你明白了吧。」龍辰傳音給的青黎,免得被其他人高手聽到。

「這……」青黎瞳孔放大,右手捏起了拳頭。

龍辰立刻按住他肩膀,「不要讓千尋知道,唐家勢大,我們目前惹不起。」

青黎明白的點點頭。

「千尋你去忙吧,你看你表哥們都忙不過來,青黎有我帶著便是。」龍辰指著那邊花家的表親,那裡有兩位不停接待客人的旁系,聽花千尋說是表親小五哥和小六哥,很受花大將軍器重,似乎也是金甲銀劍副將。

花千尋吐了吐舌頭,知道她自己一直在偷懶,「那我去了,辰哥和青哥記得要坐左邊的席位哦。」

看到花千尋去接待其他賓客青黎問道,「龍辰坐左邊席位是什麼意思?」

龍辰看著絡繹不絕的賓客,「花大將軍即將帶隊前往寒雪城,至少在兩三年內軍部將不會是花家獨大。這離開之前,估計花大將軍想借今日看看其部下,還有自己兒子門客如何,讓其展示實力,並且雲河主城大將軍有三位,剩下兩位之中的一位肯定與花家是敵對關係,今天這祝壽可沒想象中那麼簡單。」

青黎點點頭,跟著龍辰便是。

進入後院,這後院還真大,左邊一角大概有兩百米的長方形區域有兩排綠樹環繞,外有花流清渠,看著不錯,現在已經四排八縱紅桌放好,侍女不停的在放上佳肴。

後院中間靠內的位置是百米的圓形武鬥台,周圍放著各種兵器,平日沒少有人在上面切磋。而靠外位置就是四百米寬的演武場。

「估計也只有花大將軍才會把自己的府邸改成這般。」龍辰笑道。

宴席區域已經有不少人在附近攀談,最讓人笑談的莫過於花大將軍最牛逼,居然已經在主桌上與來賓喝起來了?

「青黎,我們先落位。」

「好的,我跟你坐,這些規矩太多我都不熟悉。」

一共三十二桌,每桌是十人的位置,共計有三百二十人來祝壽。一般來說只有名聲顯赫的人才會帶一人來,像是二等家族或者宗派每家最多來的是兩人,且侍從都在府邸外等候。

當然最前端還有一方主桌。

這座位置很講究,依身份而坐,依關係而排,不得亂坐,否則會落個笑話被。龍辰思索了數秒,帶著青黎在第六排第一桌坐下。自己是花家卿客,與花千尋和花千烈關係很好,做第六排沒有問題,並且還謙虛的選了第二桌。

「龍辰那主桌正在與花大將軍喝酒的是?」青黎是一個都不認識,畢竟大家才來雲河主城不久,都在忙於修鍊,哪像是龍辰啥都知道一般。

「花大將軍左邊那位國字臉,穿著黑色雲紋衣衫的中年人就是雲河主城城主大人——董勝成。旁邊那位,飄逸黑髮,劍眉星目的男子是御風使三大執事長之一的令狐勛,可能是一位半步武聖或者已經是武聖強者,十分年輕,被帝國器重。」

令狐勛是十五年前的超級天才,當時就與狄雲天是一個級別,現在四十歲已經有武聖初階的實力,令狐家本就是帝都的一等世家,這兩代令狐家人才輩出,已經堪比東南西北四大家族了。

御風使青黎當然知道,沒想到執事長如此年輕,完全是其標榜。

陸續有貴賓過來,比如葉不凡和涼欣璇,他們都先一步去祝壽,然後送上禮物,然後在第三排坐下;張霖雨帶著冷尊也走進來,順著就去祝壽,拿出一方玉盒,不少人都看過去,看花萬雄表情驚異,肯定是好東西。

廢話,地靈閣財大氣粗,就算是很多一等家族,在地靈個面前都是「貧窮限制了你的想象」。

說完張霖雨帶著冷尊坐在了第一排第一桌的位置,他們可是代表地靈閣,商業第一家。後面副城主風風火火趕來,副城主呂文彬看著溫潤文雅,看著像是位書生,但也是擁有武皇高階的實力,在雲河主城威望很高,龍辰有與之交流過,對其管理與性格都十分認同。

「還不晚,還不晚。」呂文彬擦著頭上的汗水,就在主桌坐下。

大人物一位位接踵而至,比如斗靈閣的金池大宗,和善坐在的張霖雨的左邊,樓蘭也有人來,居然是金風堂的副堂主,帶的是朱鶴。

副堂主坐在第一排,頓時朱鶴就尷尬了,他的身份可不能做前面,突然看到龍辰,快步走來。

「龍辰,青黎,沒想到你們也在。」

青黎眨巴眼睛,不認識朱鶴,「你是誰?」

龍辰笑道連忙說道,「這位是朱鶴兄我有印象,我們樓蘭同屆,他是位講究人。」

「講究人?」 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 青黎看到朱鶴穿的白面書生,看著是挺愛乾淨。

「青黎,我說的講究不是說他有潔癖,而是口頭禪。」

口頭禪?

朱鶴坐在青黎身邊,「沒想到龍辰兄居然知道我的習慣,你這人,講究。」

龍辰笑了笑,青黎還是還不懂什麼叫講究人。

不過十分鐘他就明白了。

朱鶴:「那侍女腿真白啊,講究。」

朱鶴:「這擺盤,講究。」

朱鶴:「左撇子,講究。」

朱鶴:「那人站在門口乾啥,講究。」

青黎:「……」聽到後面,青黎終於知道龍辰口中的講究人是什麼意思。

聽多了,青黎也險些跟著講究起來。

「如此算下來,那唐大人也要坐主桌,青黎我先去祝壽,進來的人越來越多。」

龍辰站出來,祝壽都是在宴席前或者宴席后,大部分來賓都是在前,有的送的一般或者說不好意思的都是送給管家處寫上自己的名字,青黎也是如此,不過花大將軍見過青黎好幾次了,對其印象似乎不錯,估計也有花千尋說過。

龍辰走到主桌,「花大將軍,晚輩龍辰,給您祝壽了。」 看到有人祝壽,主桌加上花萬雄有五人都看過來。

令狐勛執事長以及總副官李煌不知道龍辰這小輩,不過呂文彬與董勝成聽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

花萬雄一聽是龍辰,最近他的耳邊都要被吹破了,「你就是千烈與千尋的好友龍辰?」花萬雄上下打量龍辰,並且伸出手去拍了拍龍辰的肩膀,「不錯,不錯,很結實了小傢伙,你的事迹我至少聽千尋說了三遍。」

大多數賓客花萬雄也都是握手,感謝,或者點頭之類,少有這般親切令狐勛和李煌問道,「花將軍他是……」

花萬雄立刻說道,「他是千烈和千尋的好朋友,說出他的事你們基本都聽說過。」

近距離都能看到,龍辰不過二十,他們能都聽說過?

「聽好了,卡布族勇者挑戰慶典,與四皇子燭鑫風合力破壞暗中陰謀的傑出青年。還有藍河鎮守衛戰,一己之力抵擋五百頭妖獸熱血男兒,獨自一人殺入妖獸大軍,誘出大股妖獸追他給藍河鎮減小壓力。還有最近的,山寶村被上千妖獸衝擊,就是這位小子帶領十餘人小隊,包括我女兒千尋,抵擋妖獸,配合守村的人保下山寶村。」

李煌嘴巴都張圓了,這些事他可是都知道的,「沒想到你就那龍辰!」

令狐勛上下打量龍辰,看的眼神都不一樣,「龍辰,你多大?」

「回令狐執事長,還未十九。」

「噗!」葉不凡噴了一地的茶,作為高手他怎麼聽不到這邊的交談。

「龍辰有興趣來御風使嗎?」令狐勛補充,「在我手下,有很多高手可以給你指點。」這很有誘惑力,御風使的隊伍不僅是吃帝國的糧食,口碑又好,待遇也好,高手層出不窮。

龍辰感謝道,「感謝令狐執事長厚愛,龍辰以入樓蘭夜雪,暫無其他想法。」

城主董勝成這才想起來,「我想起來,你就是龍辰啊。」

龍辰尷尬立刻向著城主和副城主拱手,「董城主,呂副城主晚輩龍辰有禮。」

「哈哈,前天的事是我們沒查清楚,我聽小涼說你知情董禮是個不錯的人才。」董勝成對著龍辰說道。

「城主大人管理偌大的雲河主城十分操勞,每件事都親力親為,是龍辰等晚輩的楷模。」龍辰客氣的說道。

呂文彬也知道龍辰,看著也點點頭。

「董兄也知道龍辰啊,哈哈哈。」他看到龍辰手中拿出一方木盒,看著十分普通,「來就來了,還帶什麼東西,你跟千烈千尋這麼好,客氣什麼。」

花萬雄接過木盒,龍辰畢竟年輕,不過是一位修鍊者沒有什麼勢力,他根本沒想過龍辰會送什麼好東西,禮輕情意重。輕輕的打開一看,頓時花大將軍表情獃滯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