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精,分為先天精和後天精,先天精,指的是自父母賜予血肉之軀,後天精又稱為「臟腑之精」,臟腑之精源自五穀雜糧。

兩者相輔相成,但是由於楊曉航臨出生之前,身體就受到了不屬於他身體罡氣的照顧,所以先天精不足,造成身體上的缺陷,而臟腑之精由於先天的缺陷,也無法正常的運轉。

如果不是因為楊狂將大量的藥材投入,楊曉航很可能早已夭折。

留在楊曉航體內的罡氣極為怪異,說是古武修鍊出的罡氣,又有些不同,以罡氣為中心,又摻雜了一些不屬於罡氣的氣。

其實說起來,這事要是落在別人的身上,很容易處理。

這樣的情況,和當初韓雲飛吸收了楚歌的煞氣是一個道理,用自身真氣,將其排出就好。

楊曉航當初只是一個嬰兒,體內經脈,五臟六腑極其的脆弱,如果沒有掌握好,無疑是親手將他推入鬼門關。

但是由於的他人罡氣的存在,楊曉航也無法修鍊。

隨著年紀的增長,這本不屬於楊曉航的罡氣,已經根深蒂固。

放在其他人身上的簡單事,但是到了當時剛剛出生的楊曉航的身上,卻成了千古奇症。

楚歌修鍊的九轉還魂針,乃醫界寶典,利用真氣形成的針,加上九轉還魂針,這種本身霸道和溫柔同時存在的矛盾口訣,軟硬兼施,通過氣針的傳導,就可以將這股折磨楊曉航二十多年的真氣排出。

楊狂的話說的並沒有錯,如果沒有九轉還魂針,楊曉航一生也無法擺脫這股真氣的折磨。

氣針已經就位,這股真氣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楊曉航身體的增長,早已分成數縷,這對楚歌來說,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屋子裡一場的寂靜,所有人都不敢出聲,生怕打擾到楚歌。

楚歌的額頭上出滿了汗,從他的臉頰流下。

「心!」真氣在自己體內按照九轉還魂針的路線,運轉數圈之後,楚歌手擬劍訣,低喝的同時,手腕猛然上挑!

指尖傳出的真氣,化成細線,連接刺在巨闕穴上的氣針,傳出一股奇異的吸力。

楚歌的真氣,順著氣針進入到了楊曉航的體內。

隱藏在楊曉航體內的奇異罡氣,感覺到有外來真氣的入侵,瞬間開始反抗。

兩股截然相反的氣勁相撞在一起,楚歌瞬間就從那股罡氣之上感覺到了一種陰涼之氣。

本質上,楚歌的真氣,不如這縷罡氣,怎奈這縷罡氣,只是一股真氣劃分而出,加上多年沉澱,得不到滋養,早已喪失了當初的威力。

而楚歌由於龍魂玉墜的存在,一點也不擔心真氣的流逝,只要出現無法匹敵的感覺,就加大真氣的數量!

兩股氣勁在楊曉航體內可謂是龍爭虎鬥,但是從外面來看,一切還和之前一樣的平靜。

過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楚歌眉頭一皺,將手猛的一甩,低喝道:「起!」

「叮!」由真氣形成的細線,直接被掙斷,氣針也直接飛出,釘在了大廳的柱子上!

緊接著,一縷黑色霧氣,便從剛才氣針所在的地方,彈射而出,好像是被氣針扯出來的一般。

那縷黑色的罡氣,在空中飄蕩著。

楊曉航臉上傳出痛苦的表情,但是硬是咬牙一聲不吭。

這些罡氣在他體內存在多年,從他體內拔出,就好像憑空扯掉他一塊肉那麼痛苦。

看到這個結果,楚歌鬆了口氣,雖然自己的進度是慢了一些,但是照這樣下去,估計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全都清理乾淨。

這些罡氣全部排出,楊曉航的身體,在經過一些藥物的調理,就可以恢復正常了。

「可以忍受么?」楚歌看著表情有些痛苦的楊曉航問道。

楊曉航笑著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笑的有些勉強。

楚歌看著楊曉航安慰道:「馬上就完了,忍住!」

雖然知道接下來會順利很多,但是楚歌依舊不敢掉以輕心,開始處理下一縷罡氣。

「肝!」

「脾!」

一縷接著一縷的罡氣從楊曉航體內拔了出來,可是楚歌的臉色卻越來越蒼白。

雖然有龍魂玉墜的存在,但是拔除那些罡氣,消耗的不止是楚歌的真氣,還有他的精力、體力和腦力。

看似楚歌只是做了幾個動作,但是對於九轉還魂針並不是那麼精通的楚歌來說,這比讓他奔跑一天一夜還要累。

「起!」又是一縷罡氣被拔出,楚歌的腳步卻有些虛乏,倒退了數步。

站在他身旁的秦韻連忙扶住了他,「楚歌,你沒事吧?」

「沒……」楚歌甩了甩頭,試圖趕走疲憊。

楊狂看到楚歌這樣,心裡也有些不是滋味,開口說道:「不如你先休息休息,只剩下最後一處了,不用太心急。」

楚歌搖頭道:「不行,那幾縷真氣本是一股真氣,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分散,但畢竟同根同源,我拔出其他真氣的時候,已經驚動了他們,如果不及時拔出來,等他狂躁之後,楊兄弟就完全完了!」

楊狂聽到這句話,面色大變,也沒有再阻止楚歌。

楚歌喝了口水,做了幾個深呼吸,便再次開始運轉九轉還魂針的口訣。

「叮!」一炷香的時間過後,最後一縷真氣終於從楊曉航的體內拔了出來。

而楚歌也因為體力不支,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體內罡氣全無的楊曉航,臉色逐漸出現了一些血色。

「曉航感覺怎麼樣?」楊狂一臉關心的看著楊曉航。

楊曉航笑了笑,「活這麼大,我第一次感覺自己的身體如此的輕鬆!」

「少主沒事了!少主好了!」

楊家全族的人,都開始歡呼起來了。

楊狂看到這幅景象,忍不住的流出了淚水,這位年近九十的老人,已經二十多年沒有看到族人是這樣的歡快。

楊家閉關二十年,終於再次迎來了春天。

陸少盛寵:豪門童養媳 「你沒事吧?」確認自己的孫子沒事之後,楊狂看著被秦韻攙扶著的楚歌問道。

楚歌咧嘴笑了笑,「沒事……就算有事也是我應得的。」

「前輩,現在我該做的,已經都做了,您是否應該也該履行您的承……」

楚歌的話還沒說完,瞳孔猛然的放大,大聲喝道:「前輩小心!」

就在剛才兩人談話的期間,誰也沒有注意到,從楊曉航體內拔出的真氣,並沒有消散,而凝聚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個由霧氣構成的黑色骷髏頭。

「吼——」黑色骷髏頭髮出一聲嘶吼,朝著楊狂的沖了過去!

楚歌沒有開口之前,楊狂便感覺到了不妙,猛然轉身。

在他轉身的同時,便在半空中凝聚出一直巨手。

「哼!」那巨手直接抓住了骷髏頭,楊狂毫無遲疑,猛然用力,直接將那黑色的骷髏頭在半空中抓爆!

破碎的骷髏頭化為了一縷縷真氣,最終消散在了空氣當中。

「這是……」楚歌一臉詫異的看著剛才的一幕,他沒辦法想象,已經被拔出的真氣,又怎麼可能凝聚到一起,而且還會形成骷顱頭的模樣,自主攻擊。

楊狂陰冷的面色緩和了一些,看著楚歌說道:「我也不知道,應該是某種邪教的秘術。」

「邪教秘術?」

「是的,現在已經解決,你無須擔心!」楊狂扭頭對著一名族人說道:「將少爺帶回去。」

「現在是我該履行承諾的時候了,我們出去說!」楊狂說著,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楚歌點了點頭,和楊狂一起走了出去,秦韻和王國忠緊隨其後。

不過兩人,很有眼色的和前面的楚歌和楊狂保持一定的距離。

楊狂既然提出出去說,自然是不想過多人,知道這件事情。

「前輩,現在可以說了吧?」楚歌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

楊狂點了點頭,「其實當年那對母子究竟去了哪裡我也不知道,恐怕就連昏睡中的小兒也不知道。」

「當年那對母子,被我們族中一個旁系,送了出去,但是此人一去不返,所以沒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楚歌聽到這句話,臉色瞬間黯淡了許多。

楊狂看出了楚歌的心思,嘆了口氣說道:「幫不到你,真是對不起……我唯一知道的,就是那位族人叫做楊洪剛,至於長相……二十多年過去了,恐怕早就變了模樣。」

「前輩言重了,當年正是因為我母親的到來,楊家才會惹上亂事,該道歉的人是我。」楚歌說著,苦笑道:「可能我與母親的緣分還未到吧……」

「雖然這裡我幫不到,不過其他地方,老夫還是可以幫你一些的!」楊狂說著,手擬劍指,在楚歌後背上的幾處穴位點了幾下。

然後五指合併,放在了楚歌的身後。

異變突起,讓楚歌有些摸不著頭腦,有些驚慌的說道:「前輩,你想做什麼?」

「老夫已經老了,身上的修為,早已夠用,而你還年輕,我現在傳你二十年的功力,也算是聊表心意!」楊狂說著,便準備輸送功力到楚歌的體內。

可是真氣剛剛過度,還未進入到楚歌的體內,一股強大的反抗力,便從楚歌的體內傳出。

緊接著,楚歌身上猛然爆發出一股驚人的力量,白光高漲,楊狂便被這股力量,推出數丈,直接撞在了一顆大樹之上。

周圍的的幾處房屋,因為抵禦不住這麼大的衝力,轟然倒塌!

(感謝放開包子讓我來、書友130629112612501、錵誓訫的打賞,萬分感謝,同時再次求一下推薦票,喜歡本書的朋友,也可以給身邊的朋友推薦一下哈。) 因為『仁川擴建備忘』事件有野黨興風作浪,青瓦台最近一直都很不太平,總統大人接連在辦公室熬了幾個通宵,手下人自然要跟著鞠躬盡瘁,一早國務會議剛剛結束文化部長官就和朴槿惠議員聯袂前來,秘書室除了接待之外自然也要做一些叮囑。

明面上的意思是總統大人最近血壓有不受控制跡象,接下來的日程就是請醫生到青瓦台做身體檢查,請兩位長官注意時間,別讓這好不容易插進來的日程付諸東流……潛台詞無非是說什麼都別說太久,總統大人情緒不太穩定,請兩位自重。

話是聽懂了,但文化部長官崔光植卻仍然懵懂,近來仁川擴建一事鬧的沸沸揚揚,做為執政黨一員的崔光植自然同仇敵愾,備忘剛一曝光非常對策委員長金武星就致電各個政府部門,如何運作還要看這位的指示,今天被突然招架還覺得是總統大人有意要過問此事,可剛一進門就看到一溜特質轎車駛出青瓦台,再見到朴槿惠,崔光植便心中打鼓。

這是又要變天了?

金武星的風光無限還沒到一周就被那備忘鬧了個灰頭土臉,可明眼人都知道還有餘地,但朴槿惠三天內兩度來到青瓦台卻還是顯現出不一樣的政治訊號,黨內人都在猜測,崔光植自然也在猜測,只是今天的聯袂前來讓他很是糊塗,畢竟黨內派系如今還沒鬧到涇渭分明的程度,而且共同召見他們的舉動放在平時也罷,放在如今。還真是無厘頭。

崔光植想著就偷偷瞧了朴槿惠一眼,這位出身第一家庭的朴正熙長女只是在閉目養神。剛想開口寒暄幾句探探口風,秘書室的人就回來通報總統有空了。朴槿惠率先起身。崔光植做為現任政府長官和黨內之前跟李明博是競爭關係的朴槿惠自然要保持距離,直到一前一後的進了總統辦公室,兩人之間也都是沒什麼交流。

總統大人看起來精神不錯,非但沒因為熬夜而顯得精神萎靡,反倒是神采奕奕,被問及部內工作的時候崔光植回答的小心翼翼,自認為不出彩也不能出什麼紕漏,總統大人點頭、沉吟,到最後也沒下什麼指示。只是在仁川擴建中那個文娛分區上說了幾句,不算耳提面命,崔光植也當做聖諭來聽,打定主意回去再多加督促。話鋒一轉到了朴槿惠身上,總統大人依舊沒提什麼關鍵,只是在黨內活動上說了幾句,叮囑朴槿惠要注意黨內和民間自發團體的聯繫,不到半個小時的交談下來等於什麼都沒說,看著倒像是總統大人在拉近和下屬的關係。

「……最近關注了傳媒方面。說新傳媒方面國內有家公司做到了世界一流,這次仁川開發的文娛分區就是以這家公司的主題公園為核心,首爾文化財團和放送振興基金在這家公司都有股份,有些地方我們也要注意一下。」

崔光植聞言一驚。還以為是新韓那邊出了什麼紕漏,總統大人這話是對著朴槿惠說,卻像是給他聽的。文化觀光部跟幾乎所有能營造出韓流氣象的公司都有合作,但參與到仁川擴建計劃中的卻只有新韓一個。雙方關係的確親近,對這弟弟崔文順介紹來的外國商人崔光植也很是欣賞。畢竟沒誰身在異國他鄉還能白手起家,雖然風聞這小子的家世可能不像聽過的那樣一窮二白,但在韓國能崛起到如此程度的中國人林蔚然還是破天荒頭一個。

朴槿惠點頭,沒有絲毫沉吟,「我知道了。」

李明博笑著道:「那就好。」

談話只是要到了尾聲,崔光植可不想莫名被新韓拖累,剛想開口就被打斷,敲門進來的秘書室職員輕聲提醒說醫生已經到了青瓦台。總統大人這就起身,崔光植所有的話都被憋到了喉頭,站起身跟著朴槿惠被秘書室職員帶到了停車場,想象中的狀況兇險讓他臉色發白,看了眼朴槿惠再看看自己停車的地方,顧不得保持政治距離,快走一步就跟上了,只是還沒開口,就聽朴槿惠神神秘秘道。

「崔部長不用擔心,總統閣下那句話的確是對我說的。」

崔光植這才反應過來,想起那部『大物』,便意識到自己有點膽小如鼠,新韓不單單是跟他關係親切,暗地裡指不定就是朴槿惠的人,總統大人只是說上一句,他瞎緊張個什麼?

帶著謝意對朴槿惠笑了下,崔光植轉身就想回自己車上,可走到一半兒方才又尋思過來。不對啊,仁川建遊樂園那塊地可是他透出去給新韓的,總統大人問了那麼多句文娛分區,說的不就是這個?

崔光植當即汗如雨下,再轉身找朴槿惠只看到這位朴正熙長女已經上了車,堂堂文化體育觀光部長官也不能攔住人家要問個究竟,只得眼神複雜的看著對方離開,心中翻江倒海,一團亂麻。

駛離青瓦台,朴槿惠上了車后就閉目養神,原本打算回報日程的鄭道准見狀便住了口,知會了司機下個地點,跟著閉口不言,李泰山向首爾大檢查院自首的消息早已經傳到了朴槿惠的耳朵中,對這種投名狀朴槿惠一直沒表現出是什麼態度,可他這一手給金武星留了一線生機,同時又搭上了朴槿惠這條大船,老薑之辛辣,如此可見一斑。

沉默許久,朴槿惠閉著眼睛輕聲說道:「總統閣下提起新韓了。」

鄭道准聽了后挑了挑眉頭,心下當即就有喜意,樹大招風,在總統大人那出名可是兇險萬分,一國之元首對一家近來市值已經跌落二十億美元的集團有印象,必定不是什麼好事。

鄭道准沒打算接話,可朴槿惠的下一句卻是讓他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這中國人,要成龍了。」

……

李泰山身陷囫圇是為子孫打破僵局。老人以身作餌,明知進去沒幾年活頭也不要壽終正寢。算計到這種程度林蔚然被利用一下也不冤枉,不是沒脾氣。只是實在無話可說,他把金武星放在萬眾矚目的焦點再讓他焦頭爛額,致命一擊假借他人之手以撇清關係,林蔚然這算盤又何嘗不是利用了李泰山?

有來有回,林蔚然不差這個覺悟,眼下大局已定,比起指責盟友,林蔚然倒更關心執政黨內部會有怎樣的變動,金武星這一摔雖不至於讓他摔死。但最好也是傷筋動骨,進入到分割利益的階段林蔚然並沒太大野心,畢竟生活又不是遊戲中玩家打寶,boss越厲害得到的利益越大,這在現實中幾乎沒有可能。

見到朴槿惠,保持了平常心的林蔚然難掩那好像八風不動的氣度,即便對面這顧寰口中的陰損娘們對他的態度已經和當初大相徑庭,還有幸第一次欣賞對方的茶道,林蔚然依舊是緊晚輩禮儀力圖滴水不夠。

落在鄭道准眼中。這份謹慎難免像是膽小如鼠,可到了朴槿惠這兒,林蔚然的這份榮辱不驚倒給她留下了深刻印象,本打算推到他面前的一杯茶這下直接交到了林蔚然手中。這種細節耐人尋味,更讓鄭道准震驚到瞪大了眼睛。

「你覺得韓國政治怎麼樣?」

林蔚然剛喝下這口茶,朴槿惠就把一個空泛到沒邊兒的提問扔到林蔚然臉上。記得從顧寰聽來的一個評價說政治人都是些生孩子沒屁眼的小婊子,也不知道他如果當著朴槿惠的面。這種話還能不能輕易的丟出口。

林蔚然放下茶杯,正襟危坐。「我喜歡政治人,搞政治的人他們做的一切都有意義,他們從不做無意義之事。」

這問題算正面回答了嗎?

只有朴槿惠自己知道。

她沉默半晌像是在咀嚼話中深意,接下來再開口便是一派官方口吻,首先說起了韓流,表明這是本屆政府和下屆的政府的重中之重,勉勵林蔚然一番算是肯定新韓現在的成績,接下來又提及了新韓近來的股價,並表示擔憂……能上電視的官商接觸基本都是這樣。

林蔚然對答如流,整場對話下來似乎什麼都沒有明說,卻把一切都已經確定。

等會面結束,辭別朴槿惠只后林蔚然直接便趕往仁川,至於這份所得只有日後方才能見到,其實按照預計,單單是股市波動帶來的真金白銀就已經讓林蔚然賺了個盆滿缽滿,逼退mhn,以金武星的下台來對所有覬覦新韓的韓國財閥敲山震虎,這種意義所帶來的潛在利潤,根本無法估量。

收穫進行的不溫不火,一切都按部就班,除了李泰山之外,此次收官堪稱完美。

數個小時的車程一瞬即逝,因為提前有過溝通,所以林蔚然直接來到仁川李家大宅,海灘別墅區在這個季節難免冷清,一路上幾乎都是渺無人煙,下了車就有一陣滲著冷意的海風吹來,林蔚然收了收外套,不遠處早有人在等待。

「林會長。」

林蔚然默不作聲,只是認真打量起這泰山地產的新一代接班人,李生平對林蔚然的『無禮』並不在意,側過身就把人引了進去,不刻意表現也沒什麼討好似地親近舉動,禮儀倒是周全,擺明了來者是客,掃榻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