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麼說,繆旗也是一個天神境的修道者,現在怎麼被人抓住,就眼淚鼻涕一起流出來,簡直是丟人到了極點,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放了我弟弟,」片刻之後,繆天陽深吸了一口氣,穩定了一下情緒問道:「唐倩倩已經安全了,你只要放我弟弟安然離開,我保證今天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過,」

「你覺得我會信嗎,」秦逸冷笑一聲,不斷後退的同時,不動聲色地將那小珠子扔在了地上,一腳踩進地里,

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繆旗身上,沒有人注意到秦逸這個隱蔽的動作,

「繆天陽,似乎我們還沒有表態吧,」這個時候,黑翎門中之前和秦逸他們打過交道的那個男子,在戰陣中開口道,

「趙城,,」繆天陽望著對方,面色陰沉道:「你別想著趁火打劫,今天這件事你們黑翎門也有責任,我弟弟是被他們劫持而來的,你們不僅沒有幫我們攔下他們,反而放他們越過你們的戰陣,要進入到冰火山裡面,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和唐倩倩私下達成了什麼協議不成,」

不管黑翎門是否和唐倩倩達成了協議,他們放唐倩倩他們過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繆天陽此刻其他先不管,先把一個屎盆子扣到黑翎門頭上,讓他們有理也說不出,

果然,繆天陽這麼一說,趙城便閉上了嘴巴,

這件事的確是黑翎門做得欠考慮了,沒有嚴格盤查,

不過當時那種情況,誰會想得到,秦逸和唐倩倩會那麼大膽子,挾持了繆旗直接過來,

而且在趙城他們看來,繆旗是天神一轉,唐倩倩是虛神六轉,秦逸更不用看了,表現出來的是虛神五轉,根本就是一根手指就能捏死的角色,

就算是借給黑翎門他們這些人十個腦袋,他們也不可能認為,天神境的繆旗,會被兩個虛神境,並且還只是虛神境中期的修道者給劫持,連反抗的力量都做不出來,

望著趙城黑如鍋底的臉,繆天陽重重哼了一聲,眼中閃過道道凶光,惡狠狠盯著秦逸:「那你想怎麼樣,」

「很簡單啊,」秦逸此刻聲音沉穩,就像是在說著一件和自己無關的事情一樣,「要麼我安然進入冰火山,要麼就是我和繆旗玉石俱焚,具體我會選擇哪一種,那就要看你們怎麼打算了,」

說完之間,秦逸用劍鋒又壓了壓繆旗的脖子,頓時嚇得繆旗又哭爹喊娘了起來,

「好,那你現在放了繆旗,我就讓你安全進入冰火山,」說完之後,繆天陽朝趙城一揮手:「這件事你們不要插手了,等到事情過後,我會再去和你們詳細談,」

風雲閣因為鑒寶的能力,在神界獨樹一幟,許多宗門都有求於風雲閣,所以此刻趙城賣了繆天陽這個面子,

不過黑翎門的戰陣卻沒有後退,要是秦逸想要從他們這裡逃跑,他們自然會毫不留情將秦逸攔截下來的,

看到這一幕,秦逸心裡暗道:「看來還是小看了風雲閣的影響力啊……原本還打算挑撥他們兩邊關係的……看來現在要實施另外一個計劃了,」

心念急轉中,秦逸默默計算著步伐和距離,掌心一番,已經將絕靈圖束在了腰帶上,只要一動,就可以打開,

而這個時候,繆天陽緊盯著秦逸的同時,嘴唇也在微微蠕動,和李佳佳說著話,

「現在這樣,恐怕是要麻煩你出手了,」繆天陽聲音冷酷無比,

「好,」李佳佳明白繆天陽指的是什麼,點點頭道:「不過這禁錮之術,我現在還只是入門,頂多只能將這個修道者身後通向冰火山的道路封堵住兩個呼吸的時間,

冰火山擁有的力量太奇怪了,要是再延長的話,搞不好就會惹來那力量的反噬,冰火山的力量,你是知道的,」

「這個我清楚,兩個呼吸的時間足夠了,」繆天陽道:「事情不管成不成功,都算我欠下你一個人情,不過當然了,我希望不僅可以救下我弟弟,還可以殺了這個該死的傢伙,他居然敢算計我,」

繆天陽咬牙切齒,顯然已經恨到了極點,

以他天神境的境界看來,秦逸在他面前,根本就是個螻蟻,而他自己則是一頭雄獅,

現在雄獅居然被螞蟻算計,而吃了悶虧,這怎麼可能讓他的心情平復下來,

此刻要將秦逸挫骨揚灰的願望,在繆天陽的心目中,和救下繆旗一樣的強烈,

「到時候你禁錮住他的退路后,這個傢伙一定會驚慌,」一想到秦逸到時候露出來那驚恐的表情,繆天陽的臉上,不由自主露出來一絲笑容,「那個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方長老,為了保險起見,到時候還需要你也出手幫我一下了,這個該死的修道者,他不僅劫持了我的弟弟,並且他還是唐倩倩那個賤人的人,」 繆天陽看著方毅,似笑非笑地道:「而唐倩倩,可是你最恨的那個人的女兒,你等待了這麼多年,忍辱偷生,等的不就是這一刻嘛,現在你的機會就來了,我想你沒有理由不幫我的吧,而且要是我弟弟真的出了什麼意外,嘿嘿,我是我爹的親兒子,頂多就是被教訓一頓,關禁閉思過,而方長老你,,」

繆天陽的話沒有說完,但是話語中危險的含義,就算是一個傻子,都可以聽得出來,

繆天陽和繆旗的父親繆書常,那可是玄神七轉的存在,

別說是方毅一個人了,就算是方毅聯合了李佳佳和繆天陽的力量,在繆書常眼中,也是吹一口氣就能滅殺的塵埃,根本不值得一提,

方毅冷冷哼了一聲,算是答應了下來,

無論方毅心裡是不是情願的,繆天陽懶得去管,也不想去管,他的注意力,重新放到了秦逸的身上,

「我知道你很希望自己能夠進入冰火山和唐倩倩匯合,」繆天陽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平和一些,給秦逸一種他願意和對方談的感覺,

但是事實上,借著他說話的時間,李佳佳已經悄悄往後退了幾步,到了一個秦逸看不見的死角里,手中握著一支銀色的毛筆,虛空描繪起來,

一片片銀色的光斑,從李佳佳手裡的筆尖上流淌出來,潑墨揮毫,猶如在畫一幅山水畫一樣,

不過這些銀色的光斑中,充滿了極為濃郁的靈氣,一片一片,一絲一絲之間,產生出種種震蕩,要是靠近一點,甚至能夠讓人無比心悸,

「天陽,我大概需要一盞茶的時分,就可以將這禁錮陣法布置完畢,到時候你們出手,那個傢伙絕對無路可逃,」李佳佳對繆天陽傳音道,

聽到李佳佳的話,繆天陽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心中暗喜,望向秦逸的眼神,恍如已經在看著一個死人,心中道:「要不是我弟弟在你手裡,我早就把你像是捏死一隻螞蟻那樣捏死了,」

秦逸此刻一邊小心翼翼地後退,一邊運轉神之怒目,

突然之間,他就感覺到從繆天陽的身後,傳來一陣劇烈的元氣波動,

這股元氣波動,相當地隱秘,要不是神之怒目,根本不可能發現,

這時候秦逸也注意到,李佳佳也不見了,

「元氣波動……嘿……」秦逸心中冷笑連連,

「我們來談一談吧,」繆天陽道:「你要怎麼樣,才願意把我弟弟現在給放了,」

「等我進入到冰火山的時候,」

「要是你到時候出爾反爾,把我弟弟一起帶進去怎麼辦,我可不知道唐倩倩有沒有給你下什麼命令,」繆天陽大聲道,「你現在就把我弟弟給放了,我剛剛就說過了,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

「可是我不相信你,」秦逸回應一聲,再度往後面退了幾步,

這個時候,秦逸距離冰火山的入口,還有大約八十丈的距離,

繆天陽和黑翎門的戰陣,也在一步步逼近,

「別動……」秦逸突然低喝了一聲,

剛剛邁出一步的方毅,硬生生停下了腳步,

「你再往前面一步,我就剁了他一隻手,」秦逸森然笑道,

「你敢傷害繆旗,我就把你碎屍萬段,」方毅沉著聲音道,

剛剛他動作的幅度已經格外小了,結果還是被秦逸發現了,方毅此刻心中,也是格外不爽,

自己一個天神境,居然被一個虛神境威脅,這種事情怎麼忍得下去,

「哦,那你的威脅和他相比,真是一點創意都沒有,」秦逸微微抬起頭,揚起下巴朝繆天陽的方向指了指,

「我就不信,你真的敢在這裡傷害繆旗,我們這裡有足足七個天神境,要殺你易如反掌,要是你聰明一點,現在就把繆旗放了,我們自然會說話算話,給你一條生路進入冰火山,但要是你再執迷不悟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還真就不相信,我天神境五轉,還能被你一個區區虛神境五轉給威脅,」

方毅再度抬腳,一步向前邁出,

秦逸手中的金光同時動了,唰的一聲,血泉和繆旗的右臂一起沖了出去,

繆旗的整條右臂,都被秦逸毫不猶豫地一劍削了下來,飛出去足足一丈多遠,

大股的鮮血,在地上噴射出一條觸目驚心的粗長痕迹,

足足一個呼吸的時間后,繆旗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眼淚鼻涕一起涌了出來,五官都糾結到了一起,要不是親眼看到,沒有人會相信,人的臉居然會因為劇痛,而扭曲到這種程度,

繆天陽、方毅等人看到這一幕,都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而是都愣住了,

就連黑翎門戰陣中的趙城等人,看到這一幕,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傢伙,,太狠了,

二話不說,直接動手,這不僅僅是一份狠辣,更是在面對數個遠遠強過自己的對手時,表現出來的果決

頓時之間,在場眾人都忍不住感覺到背脊陣陣發涼,

「這個傢伙……不能留啊,」趙城吐出一口氣道,

原本打算只是幫助風雲閣守住這條路,不讓這個修道者找到機會逃出去的,但是現在看來,這個修道者,絕對不能留了,一旦讓對方成功脫身,那以後對方卷土重來,絕對會讓人大感頭疼,

不僅是趙城這麼想,他身邊黑翎門的同伴,繆天陽、方毅等人,心中都是這個感覺,

「住手,」繆天陽一聲大喝,脖子上的青筋,都暴了出來,像是粗長的蚯蚓一樣蠕動,

他惡狠狠瞪了一眼方毅,轉頭朝秦逸望過去:「放人,我讓你走,不許再傷我弟弟一下,」

「是你們逼我的,」秦逸冷冷一笑,「這時候距離冰火山的入口還有五十丈,要是我沒有了繆旗這個護身符,論速度,我根本比不過你們,論力量,那根本不用提,所以我勸你們還是最好不要再逼我,不然我發起飆來,就連我自己都害怕,」

如果是往常時候,一個力量遠遠小於自己的對手對自己說出這番話,在場眾人絕對會當做一個極為好笑的笑話,

但是自從秦逸剛剛斬斷了繆旗的一條手臂后,現在就沒有人這麼想了,

他們絕對沒有人懷疑,要是自己再逼迫一下,對方會毫不猶豫地將繆旗的腦袋砍下來,

一旦繆旗死了,繆書常的怒火,就算是親兒子繆天陽,都無法承受,感覺到無邊的恐懼, 「還要多久.」繆天陽低聲問李佳佳道.

耳中傳來繆旗的陣陣嘶吼.李佳佳手中揮毫的速度越來越快.鼻尖和額頭上.都沁出來陣陣細密的汗珠.衣衫都被汗水打濕.變成薄薄一層.緊緊貼在身上.勾勒出玲瓏的曲線.

「還差一點.就快要完成了.」

此刻已經到了陣法布置的最後時刻.一旦出錯.就前功盡棄.只能重新再來.

所以這個時候.李佳佳集中精神.一大片銀色的光海.在她筆下鋪散出來.

而秦逸一步步後退.絲毫沒有因為繆旗的受傷.而放慢腳步的速度.

這個時候.他距離冰火山.還有不到四十丈的距離.

繆天陽緊緊盯著秦逸.掌心都滲出汗來.此時此刻.無邊的憤怒.讓他全身都在微微顫抖.

他就等著李佳佳的陣法布置完畢.自己立刻就毫不猶如衝上去.將這個該死的修道者的四肢.全都活生生扯下來.

最後三筆……

最後兩筆……

最後一筆……

「好了.」

隨著李佳佳一聲低喝.她的筆下.所有的光芒.連成一片星海.

幾乎是剎那之間.秦逸就感覺到.自己後退的腳步.像是被一堵看不見的牆擋住了.

「空間禁錮.」

秦逸心中剛剛冒出來這四個字.就看到繆天陽和方毅兩個人.同時朝著自己猛撲過來、

劇烈的罡風.在他們二人背後呼嘯.摧枯拉朽.迎面而來.

豪門甜寵:周少的試用期女友 秦逸之前就一直在準備.此刻毫不猶豫.將絕靈圖一下子展開.

頓時之間.方圓十數丈的天地元氣.一下子就被隔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