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獸死後,一縷縷波動散溢,似是氣,從凶獸身上,匯入了孟星元體內。

「咦?」遠處的滕青雲似有所覺,神情一動,頓時他的一雙眼睛變白,似是某種秘法,可以窺探事物本質,堪透真相,望向了孟星元。

「死氣?」

白目望氣,滕青雲瞧得真切,分明可以看到,從那些死亡的凶獸體內有絲縷灰氣飛出,如龍似蛟,洞穿虛空,直接飛向孟星元,匯入其泥丸宮。

這有些像是死氣。

死氣滕青雲並不陌生,因為有好些魔道大能者就是用這種東西來修鍊的,威能極大。

名氣比較大的,有大亡天的死亡主宰,天亡道人,更甚者,一些趕屍魔修的功法,也有需要用到死氣。

死亡,對於魔道而言,永遠是個迷人的課題。死氣這東西,對於修界中人而言也是不會陌生。

只是滕青雲很快就否定了這一想法。眼前的灰氣雖然的確跟死氣很像,但滕青雲卻看得出來,這並不是死氣。因為但凡用死氣修鍊,身上無不有業力纏身。

這是大罪孽。

業力過強,直接就會引來業火,甚至是紅蓮業火,這是大罪孽,必會受到天道的責罰。這也是為什麼,一些大魔,大惡往往不得善終。

孟星元身上看不到業力的存在,乾淨得嚇人,這顯然不可能是死氣的修行者。

滕青雲的【白溟劍目】可以窺探玄冥,洞徹真相,這一點他自信還是不會看錯的。

但不是死氣,又是什麼東西呢?滕青雲神情一動,心下卻是隱有猜測,「殺戮道的秘法?有可能。只是修行殺戮道,卻不染業力,小師弟這門秘法有些門道。」

修士不染業力,這的確有些驚人。

但凡修行者,誰手上不沾點血?有殺戮,就有業力,只不過大魔大惡因為作惡太多,神憎鬼厭,連上蒼都看不下去,這才降下業火,是為「業罰」。

不沾染業力,幾乎是不可能的。特別是殺戮道的修行者,個個都是大業力纏身,稍有失控,就有向大魔頭轉變的傾向。

孟星元這種情況,可謂罕見之極。不過也只能歸咎於他修行的那門秘法,足夠驚艷絕世了。

如滕青雲猜測的,眼下這種異狀,的確是因為孟星元選擇的那門秘法——【天誅道】。

只不過從凶獸身上飛出來的,並不是死氣這種東西,而是天地間最純粹的一種能量——元力。

【天誅道】,的確是殺戮道的秘法,而且是頂級的秘法。只不過這門秘法極為特殊,說是殺戮道,其實是代天殺伐。

天地不可能無限制地容納生靈,所以有生死,有六道,有輪迴。生死輪迴,本就是天道。而孟星元所做的,不過是這以天道煌煌之名,代天執殺伐。他就是天道下的一位微不足道的『死神』,有所作為,天道自然不是懲罰,而是嘉獎了。

他那一身無塵無垢的明凈之身,不染業力,也是因為此了。

代天執法,怎麼能算是「罪」?不僅無罪,還要嘉獎!那純粹的無力,就是天道降下的嘉獎。

孟星元此時也喜不自勝。

「爽啊,沒想到這門【天誅道】居然神妙如廝!殺戮還能修行?早知道我當初不修行那門【吞食天地】,以此秘法立身了!」

【吞食天地】,壓制他的修為,不僅壓制他的修為,還極大地限制了他的進階速度,可謂是拖後腿一般的存在。

反觀【天誅道】,不僅不拖後腿,反而是還能得到天道的嘉獎,以最純粹的元力淬洗他的肉身,推動他的修為,一增一負,一正一反,這其中的差距何其之大啊。

「這一千五百萬殺戮點沒白花啊。」孟星元心喜道。

一千萬,是【天誅道】這門秘法的價值。五百萬,是他將【天誅道】提升上來的消耗。不過事實證明,這點花費是完全值得的,單是能洗去他一身業力這一點,就完全值回本了,天道嘉獎,則是完全的意外之喜。

「一門【天誅道】就如此神奇,那其他的呢,【商城】其他的神功秘法呢?又該有何等神妙?!」

一門【天誅道】,完全勾起了孟星元對【商城】中其他秘法的渴望。

這讓他手上動作更快,更加瘋狂——唯有擁有殺戮點,才能擁有一切。

「呲吟!」

劍器長嘯,劍氣縱橫,浩蕩百里,斬殺一切。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

聖劍【帝闕】,的確恐怖,對得起它造化聖兵的威名。孟星元的劍氣直接被它增幅了三成有餘,這一劍斬出了一位劍尊的風采,連遠處的滕青雲都為之側目。

不過這一劍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孟星元體內的靈力直接被抽走了十分之一,也就是說這種水準的斬擊,他只能堪堪發出十記,若沒有靈力補充,他馬上就會脫力。

這已經算是逆天了。

因為普通的一星靈尊,別說斬出如此輝煌的一劍,就算手裡有件聖兵讓他們催動,下場往往就是直接被吸成人干。

這聖物就不是低等靈尊能使用的。

得虧於【吞食天地】功法的大圓滿,孟星元如今的靈力渾厚無比,而且等級極高,這才能承受住動用聖兵的消耗,並且在這之上,還能做到遊刃有餘。

十分之一的靈源消耗,雖然龐大,但對於孟星元而言也不是承受不住。

這時候,【吞食天地】功法的另一變態之處馬上就體現了出來。呼氣,吐氣……一個吐納間,體內虧損的靈力在飛速補充,雖沒有馬上恢復,但這速度,已經足以令任何人瞠舌。

身形閃爍間,孟星元手上聖劍再出。這次他以劍身為鎮,直接拍擊而下,下方,是被阮冰心凍住的無數凶獸獸體,晶瑩透亮,寒氣逼人,在日光的照耀之下,折射著冷色的寒光,孟星元這一劍拍下,頓時「砰!!」地一聲巨響,如冰山炸裂,漫天的冰屑飛舞,寒氣瀰漫。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 三個月後。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尊級凶獸一頭,獲得15000點殺戮點!」

「叮!擊殺成功,獲得防禦點牌一枚,請注意拾取!」

……

「喂,小六子,你還要殺到什麼時候……」一座荒谷中,阮冰心抱怨道。

連綿三個多月的連番屠殺,一刻都不停歇,鐵人也堅持不了啊。

而且這過程實在太過乏味,只是一味地殺殺殺……修士的戰鬥,搏殺,什麼時候只是以單純的殺戮為目的了?寶物呢,目標呢,沒有重寶,哪怕是為了一株天地奇珍也好啊,然而他們這三個多月,也碰到過不少天地奇珍,只是全部都被孟星元無視,他甚至連為之停下,駐足的念頭都沒有,就這麼蠻橫地碾壓,一路橫推向前,殺殺殺殺殺……

也難怪阮冰心會抱怨了。

凶暴如沐雷都有些乏了,「孟師弟,要不要休整一兩日?搜羅一下這片區域,看看有沒有意外收穫也是好的啊。深入妖獸區,哪有像我們這樣,拼死拼活卻兩手空空的。」

雖然以現在人族和獸族的大戰,哪怕單純地斬殺凶獸妖獸也是可以獲得貢獻,以貢獻可以在冒險者公會那邊兌換寶物,但誰都知道,深入妖獸區最大的賺頭,不是斬殺凶獸妖獸獲得的那點貢獻值,而是在這些兇險的妖獸區隱藏著的礦藏,天材地寶!

孟星元則是完全將這些東西無視了,只盯著妖獸殺。現在碰到的,已經不只是普通的大靈師級凶獸,或者是妖宗級別的獸王了,妖尊層次的妖王,這些天他們都遇上不少。只是沒等他們將妖王的妖窟掃蕩一遍,孟星元已經急不可耐地再度出發。

孟星元對殺戮的執著,讓他們頭皮發麻的同時,無法理解。

「快了,快了……」他敷衍道。

有滕青雲三人的幫助,這三個月的收益,比他過去三年還大。

一億七千多萬,這是他現在身上所有的殺戮點。算算他目前所需的裝備,一把輕型聖劍,一副虛空道拳套,外加一套聖一品左右的聖甲,還有他許給滕青雲三人的兵器,這一億七千多萬殺戮點,勉強應該是夠了。

只不過機會難得,能多收割殺戮點,孟星元自然不會手軟。畢竟一套裝備只能算是剛性需求,他想要的寶物還多著呢,這些都要殺戮點來換,好不容易逮到幾個苦力,他自然是要往死里用!

又是一番奮戰,只不過現在他們四人是不敢再繼續深入了。

再深入,已經快抵達十一戰區的核心地帶,那裡無一不是強大的存在,單打獨鬥他們倒是不怕,但如果真的冒出一群的尊者級妖王,哪怕有滕青雲護著,也要吃不了兜著走。

在這片幽暗荒谷中兜兜轉轉,輾轉轉戰了小半個月,孟星元的殺戮點終於是破入兩億大關。

這日。

孟星元從深谷走出,一臉嚴肅地看向阮冰心三人。

「怎麼了。」阮冰心問道。

「師姐,我有個壞消息,要告訴你。」孟星元「沉重」道。

阮冰心目色一凝,定定看著孟星元,也嚴肅了起來,「你說。」

「嗡。」

孟星元手一攤,一隻如玉勾勒的雪白眼珠懸浮在他掌心,散發出重重寒氣波動,寒霧氤氳,向著周圍擴散。

「符合極寒道的聖器,我只能找到這件聖三品的聖物,【霜龍之眼】……」

阮冰心的眼球瞪大,再瞪大,「你……你……你……」

「我知道,」孟星元點頭,一臉嚴肅,「沒辦法為師姐搜羅到更頂級的聖器,是師弟的罪過……」

「啪!」

阮冰心直接撲上來,將孟星元摟了個實打實,一對渾厚的雙峰在孟星元胸前蹭啊蹭的,阮冰心自己卻渾然未覺,一張冰山美人臉此時綻放出興奮的笑顏,看得人迷醉。也就是在孟星元等一眾師兄師弟的面前阮冰心才顯得不那麼冷冰冰,修界里誰不知道她是一位冰美人?

但就算是不那麼冷冰冰,像現在這般激動、興奮,甚至還如此失態,餓虎撲食一般撲向孟星元,全然忘記孟星元除了是她師弟以外,還是一個男人的事實,可見她此刻是有多激動!

良久,阮冰心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從孟星元的身上跳下來,俏臉含春,玉頰上兩朵紅霞還未褪去,卻是佯裝生氣地瞪著孟星元,「臭小子,調戲你師姐是不是!」

孟星元訕笑,連道「不敢」。阮冰心都懶得再理他,直接搶過他手中的那隻【霜龍之眼】,擺在自己面前端詳。

「好美……」妙眸之中閃過一絲迷醉,良久,阮冰心才從出神狀態中回過神來,捧著【霜龍之眼】,姿態有些扭捏,「這個……真是給我的?」

「師姐可是嫌棄聖三品的【霜龍之眼】等級太低?這已經是我開啟的聖庫藏寶之中,與極寒道有關,同時也是等級最高的一件了。當然,如果師姐嫌棄,可以不規則等等,等我獲得聖物寶庫更高等級的許可權,再為師姐慢慢搜羅,看看還有沒有更好的……」

「唰!」地一下,阮冰心直接將那隻【霜龍之眼】收回,大搖其頭,「不嫌棄,不嫌棄,我怎麼會嫌棄呢……」 陪打三個月收穫一件聖器,這等好事上哪找去?更不用說這是完全合乎她大道屬性的聖器,更不用說這還不是聖一品,而是聖三品的高檔聖器。

阮冰心此時一臉激動的暈紅,已然失態,可想而知她此刻的心神是有多麼地激蕩,才會有這種表情。如果不是還有克制,大喜過望之下的阮冰心,此時說不定都要摟著孟星元好一頓啃了。

「我的呢,我的呢……」沐雷湊過來,一臉期盼地看向孟星元。

「符合萬獸尊道,又是臂鎧造型的聖兵很難找,」孟星元開口,還沒等沐雷露出失望之色,他接著又道:「不過我找到了這個,雖然不是萬獸尊道,也是相關。最重要的,它是一件臂鎧裝式的聖兵。」

一對猙獰獸首出現在孟星元面前,懸浮在半空,同時散發出蒙蒙聖輝,鎮壓著虛空。

單是這獸首,看不出這是屬於何等物種。因為它有牛的犄角,虎的王字,狼的獠牙,鱷的巨口,以及獅的眼睛,通體黢黑,表面卻流淌著聖輝,烏光發亮。浩浩凶威瀰漫,即便這是無主之物,沒人催動,也沒有能量源,單單就這兇相,就可以駭倒一大片人。

沐雷盯著這一對獸首,眼睛卻在發光,「給……給我的?!」

他猛然看向孟星元。

孟星元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說道:「師兄請試兵。」

沐雷根本不懂得什麼叫做客氣,雙手一探,直接觸碰到了這對獸首,在他手掌探入光圈的剎那,獸首彷彿泥塑,直接融入,散成一道道黑色濁流,朝著他雙臂匯聚。

瞬間,一對臂鎧出現,將沐雷的一對手臂覆蓋得嚴嚴實實。

「喝!」

一聲大喝,他踏步向前,一步直接飛躍,穿出去數十里,來在一片惡水間,惡水之下,是大片大片的兇殘生靈,感知到人類的氣息,水面頓時沸騰,有道道兇惡的身影剎那炸開水面,水面濺起百丈高浪,空氣中一股腥風刮過,卻是沖著沐雷就過來。

「死!」

沐雷暴吼。他的身軀並不高大,然而氣息卻暴烈如猿,狂傲如當空大日。

「吼!!」

他一拳揮出,這一拳,平凡無比。只是簡單的揮動拳頭,沒有任何技巧可言,就像街頭小孩打架,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那般,平淡無奇的一拳,拳頭的軌跡甚至都清晰可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