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時候,警方想要摧毀八隻眼組織可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了,有些事情只能用特別的手段去對待。

就像這個世界一樣,總是黑白對立的,雖然說正義必勝,但有些時候,用常規的手段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只要你運用的手段是爲了更好的結局,就算是有些事情不是人們所希望的那樣,但也是情有可原的。

將這些人都解決之後,今天的任務也就算是完成了,總體上來說,穆天陽都沒有出上什麼力,都是無心一個人動手便解決了所有的麻煩。

而且無心此時的面容,讓穆天陽都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他做了警察這麼多年什麼樣的案情都遇到過,什麼樣的人也都接觸過。

但是像無心這樣的殺手,還真的是第一次遇見,雖然同樣是冷血無情的存在,但是無心殺人還是有自己的原則的,殺的都是一些窮兇極惡,對國家和人民不利的傢伙。

這也是穆天陽比較欣賞無心的原因,特別是瞭解到他與嚴霜之間的故事之後,更是覺得無心非常的有情有義。

只要無心不去濫殺無辜,不做出對國家和人民不利的事情,穆天陽絕對不會以警察的身份對無心做出什麼不應該出現的舉動。

而且,憑藉他的瞭解,如果特別行動小組真的能將八隻眼組織的陰謀給粉碎掉,也能將蜂組織趕出中國,特別行動小組的衆人一定會受到國家的恩澤的。

在處理掉現場的情況之後,無心和穆天陽便領着考辛斯離開了這裏,並把任務完成的情況上報給了姚佳麗。

姚佳麗其實心裏也是有些沒底的,雖說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畢竟這是無心與穆天陽的第一次合作,到底會產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還真的有些說不準。

但現在看來,自己還是有些多慮了,畢竟他們也都是能獨當一面的人物,這樣的問題兩人一起執行,肯定是不會有一點難度的,當然,這是姚佳麗最願意看到的結局了。 姚佳麗也沒說什麼,只是讓兩人將考辛斯給安全的帶回來就行了,至於八隻眼組織的後續動作,她就不去擔心了。

她知道八隻眼組織肯定是會派人去增援,這也是姚佳麗敢讓無心趕盡殺絕的理由,她已經讓無心把所有的飛鏢都放了一個“蜂”的字眼。

這是姚佳麗與蜂組織交手之後總結出來的經驗,想不到今天便利用這個栽贓嫁禍給了蜂組織,所以做事一定要注重細節,細節決定成敗還是非常有道理的。

周明在接到天蛛的調遣之後,便開始準備出發,原本以爲不會有幾人跟自己同行的結果不知道天蛛在哪找來了十多名八隻眼組織的成員。

而且周明敢確定,這些人也是就生活在他所在的位置的,這一點讓周明還是非常的震驚的,之前竟然沒有一點發覺。

可見八隻眼組織的保密工作做的是多麼的好,也慶幸自己這幾天並沒有做出什麼引人懷疑的舉動。

周冉和徒遠將整個度假村都是找了一遍,但也沒有發現考辛斯的身影,後來兩人也是向冰心詢問了一下考辛斯的情況。

不過冰心也並不知道考辛斯的動向,這讓兩人都知道考辛斯應該是被轉移了,所以兩人則不敢猶豫。

直接便將兩人的調查結果告知給了姚佳麗,姚佳麗因爲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所以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不過姚佳麗也沒有說出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這是做爲上位者應有的,一定不能打消手下人的積極性。

姚佳麗說道:“既然能確定考辛斯不在度假村了,你們也就回來吧,現在蜂組織的成員還在我們的手上,我們還是得儘快把他的嘴給撬開纔是正事。”

徒遠和周冉也是這樣的想法,他們倆相信姚佳麗一定有了別的安排,考辛斯多半是被無心和穆天陽去救了。

兩人與冰心打了個招呼,便從度假村裏退了出來,回到了特別行動小組的基地。

八隻眼組織現在的實力在經過上次阿奇瑪和蜂組織的打擊之後,也是有了一定的水份,並不是所有人都是非常的厲害,也有一部分人並不優秀。

當然,這也是與徒遠周冉這種精英來比較若是與普通人比較的話,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因爲八隻眼組織的目標是控制整個亞洲的經濟,從而將整個亞洲的組織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所以難免樹大招風,會引來一些組織的不滿。

像蜂組織就是其中的代表,這也在一定程度上牽制了八隻眼組織的發展,讓八隻眼組織一切進行的逗不能算作太過順利。

周冉和徒遠回到基地的時候,整好趕上無心和穆天陽也帶着考辛斯回來了,看到兩人成功的將考辛斯救了回來,周冉和徒遠也是十分的開心。

其實特別行動小組的成員實力都是不相伯仲的,只不過都是有各自擅長的,真要比起來,都是各個領悟的佼佼者。

考辛斯現在對於姚佳麗簡直就是佩服的五體投地,這次的事情真的是讓他大開眼界了,這樣的指揮者以及這麼優秀的團隊,讓考辛斯十分的羨慕。

對此考辛斯也是表達了自己想要加入的想法,但是姚佳麗卻出人意料的給拒絕掉了。

因爲考辛斯說到底姚佳麗也不是太過的瞭解,只是對他有過一次救命之恩,至於他到底是做什麼的,有什麼樣的經歷她都是一概不知的。

因爲知曉臥底的可怕,讓姚佳麗不得不多考慮一點,萬一他也是誰派來的臥底,那對於特別行動小組而言可就影響太大了。

特別行動小組本身人員就不多,而且個個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嚴霜的損失已經讓特別行動小組失去了很多方面的優勢。

如果再要是損兵折將的話,那無疑是讓特別行動小組更加的雪上加霜了,雖說現在看起來,特別行動小組兵強馬壯,也對八隻眼組織取得了一點成績。

孽愛深囚 讓周明成功的加入了八隻眼組織,可以更加的瞭解八隻眼組織的最新動向,好做出應有得應對措施。

但其實姚佳麗心裏明白,這些還是遠遠不夠的,不能以一時成敗論英雄,他們不管承不承認,還是勢單力薄的一方。

如果是以前情報科的時候,還有國家和**做爲後盾,就算是失利了也有東山再起的資本,但現在時過境遷,形勢已經不一樣了。

所有的一切都需要靠自己手中的這些人和資源去做事情,所以根本沒有一點失敗的餘地。

不誇張的說,特別行動小組只要走錯一步,那就是滿盤皆輸的結局。

雖然姚佳麗也很看重考辛斯的能力以及爲人處世的性格,但還是決定忍痛割愛,放棄這個機會,畢竟還是要爲特別行動小組多考慮一點才行。

對此,特別行動小組的衆人倒也是沒有其他的意見,雖然他們沒有姚佳麗想的那麼遠,但是對於姚佳麗所做的決定肯定是無條件的支持。

經過這麼多次的實踐,證明姚佳麗的判斷還是非常準確的,而且既然選擇了姚佳麗做爲他們的領導者,就要給予姚佳麗足夠的信任。

考辛斯當然是有些失望的,而且性格直爽的他也沒將自己的情緒給隱藏,直接就將失望的表情掛在了臉上。

但姚佳麗雖說是個女人,但做事向來是說一不二的,而且說實話,考辛斯是她這麼多年來接觸之後還有些看不懂的人。

這隻有兩種解釋,要麼考辛斯真的是性格直爽,有什麼都不會藏着掖着,直接就全都表現在臉上了。

要麼就是這人的城府極深,連姚佳麗這樣的心理學家都不能把握住他的心理,如果是前者還好說,要是後者的話,那真的是非常可怕的對手。

考辛斯想要加入特別行動小組的請求最終以姚佳麗的拒絕作爲最後的結局收場了,雖然確實有些可惜,但是姚佳麗不能拿整個特別行動小組冒險。

而且,姚佳麗相信就算是現有的人員配置,也一樣能完成這次的任務,就像之前一樣也挺好。 姚佳麗已經安排徒遠將考辛斯給送走了,接下來他們要做的就是審問蜂組織成員比爾的事情,這件事情事關重大,必須要確保沒有外人在場才行。

因爲穆天陽是專案組的組長,平常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查案和審問犯人,雖然姚佳麗也有自己的辦法能讓比爾開口。

但是姚佳麗最終還是決定將這個機會交給了周冉和穆天陽,而且她這樣做的意圖也很明顯了,就是重點鍛鍊一下這兩個人在這方面的能力。

對此,穆天陽和周冉也是沒有絲毫的推脫,審問犯人說白了就是心理博弈,只要能讓在心理上失守了,多半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

這是穆天陽這麼多年來審問犯人所得到的經驗,這件事情如果真的說起來,還真的是姚佳麗來做更爲合適一點。

因爲姚佳麗本身就是心理學家出身,對於人心又有着深入的研究,只要姚佳麗出手的話,十有八九是不會出現問題的。

但是穆天陽自認爲自己在這方面也是不差,這麼多年的經驗也不是沒用的,所以對於審問比爾,也是信心百倍。

但穆天陽也不是沒有做好睏難的思想準備,畢竟他也是與蜂組織的成員沒少接觸過,對於蜂組織成員的綜合素質還是有一定的瞭解的。

而且,根據他了解的,像他們這樣的組織,肯定都是有應對審問專門的培訓的,心理素質不行的人肯定是沒有辦法加入蜂組織的,所以這件事情雖然能完成,但過程肯定不會太簡單。

wWW⊙Tтkǎ n⊙¢Ο

周冉對於這樣的挑戰也是十分的期待,雖然他沒有穆天陽那麼豐富的經驗,但也是有着自己的一些想法的。

而且周冉明白,穆天陽肯定是做爲主要的審問者的,畢竟他更熟悉這樣的流程,而自己要做的,只是適當的補充和提問一些穆天陽沒有問到的點。

再有就是看看能否成功的擊潰比爾的心理防線,這件事情他也是做了十足的準備,就等待開始審問了。

無心此時已經離開了這裏,這不是他擅長的,而且他對此也不是很關心,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一次性殺這麼多人了,好在身體恢復的還算不錯,加上’又是偷襲,所以此時身體還算正常,沒有什麼異常的表現。

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情還是去看看嚴霜,這已經成了他每次執行任務回來之後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情了而且對此其他人也都是習以爲常了。

姚佳麗也不會在他回來之後再給他安排其他的任務,除非是情況緊急,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不然她也不會去打擾無心要做的事情。

現在所有人都有了各自的事情,周冉和穆天陽的審問也在這個時候正式的拉開了帷幕。

現在周冉恢復了真實面貌之後,比爾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而對於審問的另外一人,比爾也是一點也不陌生,這都是讓他們蜂組織陷入今天這樣局面的主要人員。

落到他們的手上,比爾知道今天肯定是凶多吉少了,而且他們更加的瞭解自己的身份,能把自己抓到這裏,肯定是做了十足的準備。

不過比爾也明白,要想讓自己保住性命最需要做的一點就是讓自己還有存在的價值,也就是說不能八自己知道的信息給透漏出去,雖然他並不知道什麼重要的信息。

這是他這麼認爲的,但是周冉和穆天陽還是認爲他手上有重要的信息存在的,所以兩人今天無論如何也是要讓比爾開口才行。

“很驚訝吧,沒想到我們會以這樣的方式見面說實話我也有點沒想到,怎麼樣,現在心裏是什麼樣的感覺?”

穆天陽知道既然雙方都是認識的,而且以前也打過交道,所以就沒必要說哪些有的沒的了,還是直截了當的表達會更好一點。

“說實話,的確是沒想到,看來你們的能量還不小啊,能從八隻眼組織的眼皮子底下把我給帶出來,真的是讓我有點沒想到。”

“不管是你你所在的蜂組織,還是你剛剛所說的蜂組織,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所以我也就奉勸你一句,不要想着隱瞞什麼了,還是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吧,這樣大家都省事。”

比爾在冷笑了一下,眼前的人雖然不知道姓名,但是對於審問這一塊還真的有自己的方法,不過他也有點太異想天開了,只是簡單的幾句話,就想讓自己把知道的都說出啦,怎麼可能呢。

“既然你都說了我們組織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了,那還需要向我詢問什麼呢,要麼你就把我給放了,要麼你就給我來個痛快的,’你想要從我這裏得到這麼信息,那是不可能的。”

周冉預先也想到了比爾會很強硬,可是沒有想到他竟然這麼的強硬,看來他這是擺明了不想把知道的都說出來了。

他將目光對準了穆天陽,穆天陽做爲專案組的組長,對於這樣的犯人肯定也是沒少見過,所以還是相信他會有應對的辦法的。

事實上穆天陽也的確如此,比爾表現出來的態度,與他之前預想的倒是沒什麼太大的差距,可以說一切都還在穆天陽的掌控之中。

“很好,看來你這是一點都不打算說了,既然這樣,我想我再怎麼浪費口舌都沒什麼作用了,索性我也就不去詢問這件事情了,這樣吧,我們簡單的交流幾句可以嗎?”

比爾一臉詫異的看着穆天陽,他對穆天陽的第一印象,就知道穆天陽不是個簡單的角色,所以知道他肯定還會有其他的辦法讓自己開口,一定不會就此妥協的。

可是,穆天陽竟然直接就不再去較真這件事情,看樣子還真的有了服軟的意思,這讓比爾還真的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他仔細的想了想,這很可能又是一個圈套,還是不要答應他的比較好一點,只要自己閉口不言,就算他說的天花亂墜也是無濟於事的。 於是比爾直接拒絕了穆天陽的提議,而且他也再次變態說道:“我已經說的很明確了,你就不玩再說這些沒用的了,我是不可能多說一個字的,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很好,真的不愧是蜂組織出來的成員,還是非常的有骨氣的,希望一會你還能這麼的有骨氣。”

比爾對於這方面也有過一定的研究,他對於自己能接觸到的事物都會有一個研究,雖然有的瞭解的很淺顯,但是那也比不了解要強的多。

所以比爾明白,穆天陽這會應該是要採取一些措施了,雖說他已經做好了一切的準備,但還是有一點擔心的。

見到特別行動小組的幾人之後,比爾就明白自己的結局可能已經註定了,肯定是死路一條了,而且他也不奢求有活着的可能了。

對於自己剛剛要迎來的大好前程,也只能無奈的搖搖頭了,看來是沒有機會享受自己拼搏的成果了。

對此他還是有些可惜的,但選擇的選擇權已經不在他手裏了,命運也被別人操控住了,所以究竟會是什麼樣的結局,也不是他所說的算的了。

對於接下來自己可能會受到的刑罰,比爾還是心裏沒底的,雖然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是不能說的,但是能否經受住接下來的考驗,他還真的不知道。

穆天陽本身是專案組的組長,按理說對於犯人應該是不能動用刑罰的,但是現在情況特殊,而且穆天陽也不是在以警察的身份進行審問。

所以現在想的值日能讓比爾開口就行了,而且穆天陽知道,檢驗一個人到底是不是硬骨頭,還是要用一些特殊的手段的。

對此周冉也沒有什麼意見,他也有這方面的想法,原本以爲穆天陽不會採取自己的建議,所以周冉也就沒說。

可是現在看來,不是以警察身份審問犯人的穆天陽,竟然在第一時間就選擇了這樣的方法,看來這個方法還是非常的行之有效的。

穆天陽拿來的刑罰工具也很簡單,只是一個夾手指的工具,別看工具不大,但是作用還是非常的強大的。

之所以一上來就動用這麼殘酷的刑具,穆天陽也是迫於無奈,怎麼看比爾都不像是會唬住的人,而且一般的刑具肯定是不會對他起作用的。

這個刑具會套在比爾的十個手指頭上,並且穆天陽會控制它,讓它一點一點變緊,對手指頭的壓力也會越來越大。

直到最後會直接夾斷手指頭十指連心,如果真要了那一步的話,那一瞬間的疼痛感,絕對會讓人昏厥過去。

穆天陽在審問之前便讓姚佳麗將這個刑具給準備好了,原本他也是抱着試試看的態度,畢竟這種東西還是很少見的,一般人也不會用到。

可是沒想到在自己提出之後,姚佳麗便將這套刑具找了出來,這讓穆天陽還是有些驚訝的,看來姚佳麗也是想到了這樣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