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耳的爆響聲在整個地下室里接連爆響,一個黃銅色的人兒渾身覆蓋碧綠色閃電,雙手頻繁結印,引導那些閃電在銅電晶體上不停的流轉循環。

那些銅晶被高溫閃電不斷的淬練,潛移默化間被那些閃電電擊得越來越細官,但那防禦力卻是被增強到了極至。

這人正是昨日在自家大堂和葯建那瘋老頭對上一拳的葯魂。事後他剛走回住處,體內血液涌動,饒是有麒麟臂這種神獸臂膀,他還是沒能無傷扛下那元丹境強者的一擊,即便對方只是想要打上一個耳光,並未全力出手。

有感自身實力實在是太低,連身旁的人都無法保護周到,葯魂從昨日回房后便來到地下室,持續修鍊銅電晶體到現在。

「呼——」嘴中輕輕呼出一口氣,葯魂站起身,碧綠閃電陡然間變得如同一條條陰狠無情的小蛇,他手輕輕向前一指,閃電暴擊在石頭人身上。

轟——砰——

兩個石頭人被一道閃電擊得粉末,地面傳來熱汽里還能聞到奇怪的煳臭味。

葯魂鼻頭輕翕,輕聲道:「一道閃電的攻擊還不足我攻擊力的百分之一,這些石頭瓦像完全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撤去閃電,他輕撫銅電晶體,「銅電晶體已經達到大圓滿之境,現在可以修鍊狂電三晶體術第二層次銀電晶體了,那銀電晶體的防禦更加強橫,銀的硬度更高,用它來攻擊威力不知道威力會漲上多少。」

細細數過紫戒中的銀髮現那些銀是足夠的,葯魂把那些銀一股腦兒的塞給了老蚌,他知道老蚌能將這些銀轉化成深海秘銀,用來深海秘銀來修鍊銀電晶體威力比那普通銀還要加上不少。

做完這一切葯魂輕撫左臂,這兩人這隻特殊手臂並未發難於他,他雖然沒有受虐傾向,不過這上山後這兩日麒麟臂完全沒有動靜葯魂心裡始終覺得這隻手臂想要隱藏些什麼。

他決定認真的探查一番手臂里的具體情況,畢竟那魂骨長什麼樣兒他還沒有見過。

閉目,內視從識海掃出,慢慢的掃向左臂。

左臂上的麒麟圖紋大動,竟似活的一般走動起來,發出一道嘹亮的獸吼聲。

葯魂不管不顧繼續掃視,麒麟圖紋之中似真有麒麟的殘念,它見吼聲嚇阻不了葯魂,手臂上玫瑰色紅光閃爍起來,臂內一道道細如髮絲的火流不停灼燒,那些火焰沿著經脈流轉,細可比一絲元氣,似乎想要阻擋葯魂的內視力介入手臂。

識海中靈魂驀地一痛,內視源自於靈魂,被火焰如此燒灼,怎麼能不痛。

眼皮上的睫毛不停的顫動,葯魂手狠狠的捏成一團,到底你想要隱藏什麼東西。

透過紅光,葯魂突現強壯的臂骨里火里有晶瑩剔透的玫瑰色火焰瑩瑩流轉,整根臂骨硬如精鋼,時刻被那火焰炙烤著。而那臂骨中心似乎能產生超強的火力,那些火力讓麒麟魂火變得更加活躍。

而在那魂骨下方,有一塊碎片也被印成玫瑰色,見到那塊碎片,葯魂大為意動。催動體內火元氣慢慢將那塊碎片向皮肉里逼迫。

巨痛傳來。為了少吃點苦頭工,葯魂加快了逼迫的速度,那碎片不大,在元氣的逼近下很快向皮肉里穿梭。 嗤——

元氣爆散。那指甲蓋大小的碎片貼在皮肉上不再動彈。狠狠咬牙。臂骨內的火焰噗的一下從魂骨里蕩漾而出,直襲向那碎片。

碎片在麒麟魂火巨力的衝擊下,咻一下穿透皮肉,暴射出來。

叮——

碎片穿入牆壁。

葯魂低頭望著左手臂,前臂處沁出一點猩紅鮮血,那鮮血被火焰烤了一下,緩緩消失,而鮮血之下看不到一點傷痕。

麒麟血是神血,和那龍血一樣擁有無限生機,葯魂吸入體內的龍血不過一個成人拳頭大小,而麒麟血卻充斥在一個斷肢之內,可想這等血液一直在他體內流轉和那龍血鳳血都將對他的身體有長期性的改造。

「有了這些神獸血液,我倒是不必再利用黑白茶花來療傷了。」葯魂嘴角掀起一抹燦然的笑,這一次水雲澗歷練雖然讓他傷殘,卻也讓他得到了別人一輩子也無法得到的東西。

生與死之間的遊盪,大型獸潮,巨型海獸,魔修怪人,魔兵魔獸,還有一隻麒麟臂……

手在虛空中輕輕一捏,罡風聚在手邊,牆壁里的那塊碎片飛射至葯魂手心。

原來是它!

之前這塊碎片呆在手臂里葯魂還以為這是一塊玫瑰色的碎片,現在到了手中,這塊碎片純白如玉——萬魂玉碎片!

僅僅出體這一點時間,周圍空間里的元氣和魂力劇烈的涌盪,通通向這塊萬魂玉碎片湧來。

葯魂手聚成掌,掌邊有凌厲的罡風成型,颳得呼呼作響,他隨手一掌拍出,地下室的石門輕然關閉。

「這萬魂玉碎片吸收元氣和魂力的效率實在是太高了,若是不關上門,只怕很快就會被人發現它的蹤跡。」葯魂輕輕喃道,雖然得到的只是萬魂玉的殘片,不過這東西對於沒有多少家產的他無異於是至寶,這種東西若是被葯會那些糟老頭髮現了還會留給他么?

答案是否定的,葯會裡的那些槽老頭才不會那麼好心把這些東西留給他。說不定還會要他把別一枚萬魂玉碎片交出來。

睫毛眨了眨,葯魂驀地想到在那火雲窟峰頂時,那些魔族的魔兵並非沖著星光幽火草而來,也不是沖著他們這幫歷練的子弟而來,原來是沖著那隻魂火麒麟幼獸體內的萬魂玉碎片而來。

葯魂輕笑一聲,臉上掛著燦然的笑意,想來也是,他在水下空間內也曾見過那幫魔小隊長,當時他們和那些灰暗怪獸對戰,原因就是誤以為那些灰暗怪獸取走了萬魂玉碎片,沒有想到在那火雲窟峰頂他們也是為那萬魂玉碎片而來。卻沒有想到,這兩塊碎片都陰差陽錯的落到了他的手上。

心中一陣暗爽,葯魂止住了笑意,萬魂玉碎片吸收能量的速度太快,不知道整塊玉的碎片完全收集齊變成一塊完整的玉一天能產出多少元氣石和魂晶?

「應該是個很恐怖的數值,否則那些魔小隊長也不會帶領萬人大軍來搶那區區一塊碎片。」想到這裡,葯魂暗暗咂舌,如果真的將一整塊萬魂玉集齊,恐怕天下誰都會來搶吧……

輕哼一聲,葯魂手心出現一個有不少漩渦的黑洞,那黑洞周圍隱隱可見被撕開的空間裂縫。

葯魂眼縮微縮,他沒想到他才漲上淬體境九重沒多少時間,那黑洞的恐怖吞噬能力又漲了一些。

他有些擔心如果那黑洞無限發展下去會不會直接把空間吞噬坍陷,連他這個主人都吸扯進去。

左手一彈,指尖上的萬魂玉碎片飛入漩渦涌動的黑洞之中。白色的萬魂玉碎片在幽黑深邃的空間里如那劃破大陸的流星直直的飛落到老蚌的蚌殼之中。

「老蚌,又找到一枚萬魂玉碎片,交給你了,給我多搞一些元氣石和魂晶出來,哥現在還不富裕……」碎片掉落到蚌殼中發出「當」的一聲響,隨後葯魂給那老蚌傳音道。

其實以老蚌產出萬魂玉的速度葯魂足以在同年齡段的少年之中傲世群雄了,準確來說,他現在是一個小富人,不過跟那唐傲比起來,當真是小巫見大巫了,傳說唐傲的身家足以和一個國家抗衡,這種財富,真叫人眼紅。

所以葯魂和那唐傲比起來,完全不值一提,但他修鍊的功法又註定他需要更多的元氣衝破升級壁障,因為多搞一些儲備元氣出來也是有備無患。

而且,心后他修鍊吞星訣,恐怕需要成千上萬的上品元氣石來衝破升級壁障,想到這裡,葯魂只覺背脊一寒,如果真是那樣,那吞星訣的威力下知會有多麼強橫。

「主人,你放心,老蚌我的速度還是有保證的。如果能集齊這萬魂玉碎片就好了,據我估算,恐怕一天能製造一千上品元氣石出來都是有可能……」老蚌那蒼老的聲音在葯魂耳邊響起。

一天一千上品元氣石?

一塊上品元氣石等同於一百萬下品元氣石,一千塊是什麼概念,十億下品元氣石!

一塊下品元氣足以讓一個武者從元氣為零恢復至淬體境一重巔峰。那麼十億下品元氣石呢?葯魂不敢估計十億下品元氣石的作用了,那個數值已經有點駭人聽聞了,而且這個數值還是老蚌估計出來的數值,有可能會被低估。

搖了搖頭,葯魂不再想那些讓他頭大的數值。

「主人,已經快沒有石頭來製造元氣石了。」老蚌的聲音在葯魂腦海里浮現。

「這麼快,上次不是在那沉船附近弄了不少的石頭給你么?」話音未落,葯魂的視視掃向老蚌所在的黑洞空間。

這一看之下,葯魂愕然,果真如那老蚌所言,上次給他弄的那一萬多塊普通石頭的已經快見底了,換來的是大大小小堆在那間空間屋子裡的元氣石。

葯魂粗略的看了一下,這批石頭當中幾乎沒有什麼上品元氣石,中等元氣石也很少,最多的還是下品元氣石,幾乎佔到百分之九十九以上。

不過陡然間多出一萬塊下品元氣石,還是讓葯魂欣喜若狂,數日前,他在那血色峽谷里搞到幾百枚下品元氣石都興奮不已,何況現在突然變成了萬元富翁,這種環境的轉變才是讓他最開心的。

他葯魂不是廢物,不但不是廢物,現在還得到了能永久為他生財的萬魂玉,他相信不久的將來,不談其他,單是財力都足以讓他傲世群雄。

「聽唐絲絲說外界的拍賣會是個每天都會聚散大量財物的地方,也許以後去了那個地方可以利用元氣石搞到很多的修鍊資源。」葯魂舔了舔舌頭,想到唐絲絲曾跟他提起過的拍賣會,他心中不禁一動,想道。

「主人……主人……」老蚌那蒼老的聲音再次在葯魂腦海中迴響起來。

葯魂這時才想起他還沒有回應老蚌剛才提出來的問題。

微微沉吟之後,葯魂傳音道:「我看這樣吧,明天我去後山給你弄些石頭來,不過那裡的石頭沒有上次在沉船附近給你搞的那些石頭小巧,有些可能很大,你能不能應付?」

老蚌那蒼老爽朗的笑聲響了起來:「主人,老蚌的身軀在那沉般里你不是砍過么?硬如磐石對不對,你直接把那些石頭搞來就對了,我可以切割它們,然後磨去菱角,幫你弄得妥妥貼貼的,每一顆元氣石都和外界流通的一模一樣,看不出任何差別,主人你拿這些元氣石去修鍊或是交易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葯魂也是爽朗的笑了起來,「哈哈,我倒下忘了你很擅長處理這些東西,那好,明天你就等著我去給你弄石頭吧,如果不夠,我下山找個河灘給你弄,那裡石頭就多,就不行進河底都行,河底就不缺少石頭,哈哈……」

說到這裡,兩者都是爽朗的笑了起來,葯魂深感覺這老蚌真是窮極無聊才會把製造元氣石當成一件很有樂子的事來做。

古人說「老還小」還真是如此,這老蚌活過千歲,老成精了,卻分外喜歡干那些平常人看起來極為枯燥的事……

處理好萬魂玉碎片的事後,葯魂也沒有什麼睡意,事實上他懷疑有凝魂訣的他到底還需不需要睡覺。

沒什麼事做,他坐在地上,正打算開始修鍊,卻聽到有敲門的聲音。

心中一凜,葯魂道:「推門吧。」

轟轟——

推門而入的正是許久未見的葯落,這次葯魂回來了有一兩天,事多也沒有看到葯落蓮,直到現在才看到她。

葯落蓮邊走邊講話:「爺爺安排我們下人和家丁全都要輪班看守這麼大的家園,真是累死我了,到了現在我才休息,可憐那些剛剛才睡醒的丫頭們,只怕今晚她們要守通夜了……」

「連你都要守夜,為什麼?」葯魂眸中光華一閃而逝,好奇的問道。

「唉,還不都是那該死的葯曉么?因為他的事爺爺怕有人夜晚闖進來找你尋仇,所以才安排我們四處巡守,我從下午開始到現在已經站了兩個時辰了……」說著葯落蓮打了一個哈欠,然後錘背走到葯魂身旁。

「你說錯了一件事,不是『那該死的葯曉』,而是那死了的葯曉。」葯魂眸光閃爍,指證葯落蓮話里的語病。

輕輕一笑,望著葯魂那炯炯有神的眼睛,葯落蓮俏臉上泛出驚疑,道:「這一兩日我雖然沒有來找你,不過有讓下人來察看你的情況,回來的人告訴我你幾乎沒有睡覺,這是怎麼回事,我現在看你神采奕奕,似乎一點睡意都沒有……」

「哈哈。」葯魂莫名的笑了起來,打趣道,「我聽說每一個武者都有一種潛在的天賦,我的天賦現在已經開發出來了,那就是可以不睡覺……」

「切~」葯落蓮望著皮膚變得有些白嫩的葯魂,「你就知道胡說,都到了什麼時候了,還沒有個正形,全家人都在為你擔心呢,你還不把這些事放在心上。」

「怕什麼。」葯魂止住笑聲,「家裡不是有爹和爺爺么,那葯建和葯華再膽大也不至於衝進來行兇吧,雖然以我現在的實力確實對付不了他們,難道我打不過還不能跑么?你應該知道我接收三眼鐵甲羚羊武魂再利用流雲步逃跑的速度是有多麼快,短時間那葯建未必能將我怎麼樣……」

上一次歷練得到的武魂葯落蓮都知道,這一次葯魂在水雲澗里有什麼收穫還沒有來得急告訴葯落蓮。不過有一件事葯落蓮早知道了,那便是葯魂的左手不再是以前的左手,而是一條全新的手臂,來自魂火麒麟的前肢。

葯魂左手已是獸臂的事已經傳開了,現在族內年輕一輩無不在討論葯魂的手,甚至一些年長的人也對這些產生的興趣。畢竟麒麟神獸只是傳說中的人都在,它的前肢現在突然出現在大家周圍確實是一件足心讓人津津樂道的事。

當然,對於這件事,葯奇和葯虎葯玫最先也是非常關注,但最後聽葯魂說那麒麟前肢截在他身上並沒有什麼不適后都才緩緩放下心來。

驚嚇之後他們反而認為葯魂因禍得福,一條神獸的手臂,而且手臂之內含有神獸的本命火焰,這對於沒有本命火焰的葯魂來說,簡直是喜從天降,有了那麒麟魂火這等地級火焰,以後煉丹還會有火焰方面的障礙嗎?

所以關於葯魂的手臂,家裡人見他沒有事對他的手臂的關注度便是降了下來,因為稍微涉獵古籍的人都知道那麒麟神獸的器*官確實可以嫁接到人類的身上,只要嫁接之後沒有什麼反噬,問題都不會太大。

對於大家的反應,葯魂心中只能是苦笑不已,現在連他都還無法確認這麒麟前肢是否已經完全和他的身子融為一體,他的家人就把這件事情放過去了,呵呵,反正心後有什麼疼痛都是我一個人來扛。

葯落蓮坐到葯魂身邊,柔聲道:「你不擔心,可是我們擔心你啊……那葯建好歹都是元丹境的高手,一出手只怕就能將你拍死,你沒有見到那天那葯建帶人衝進來的樣子,見到我們下人都恨不能將我們全都撕碎,這人極其護短,而且睚眥必報,我生怕他會真的衝進府里來暗殺你。」 「不用擔心。我沒有做錯什麼,就是鬧到葯會去他們也不能把我怎麼樣。」葯魂含情脈脈的望著葯落蓮,黝黑的眸子閃起光來,這些日子沒有見到葯落蓮,她越發的清秀起來,難怪越來越多葯族子弟為了她而著迷,最近上門提親的人也越來越多,不過全被葯落蓮用家中事多這兩年不嫁這些借口擋了下來,否則來的人會更多……

「哎。」 超級黃金眼 葯落蓮嘆了一口氣,她知道葯魂不放在心上的人事物那就真的很難放在心上了,說再多也是白搭。

她倏地出手摸到葯魂的左臂之上,輕輕撫弄,似乎想要感覺葯魂那強壯的臂膀也似乎是想摸一摸這條新生的手臂和以往有什麼不同。

「切~」她吐了一口氣,「也沒有摸出什麼不同來嘛,外面都把這條手臂吹神了,說是神獸臂膀,一拳可以打死一個先天境強者,和那葯建正面對上一拳都能全身而退,簡直都是胡說八道。」

昨日和葯建一家人在大堂對峙時,葯落蓮並未在附近,所以對於家中下人說的和葯建對上一拳的事她根本就不會去相信,畢竟葯建是元丹境強者,葯魂才淬體境,這兩者的實憊差上十萬八千里。

對上一拳?對於這種荒誕的說法就是打死葯落蓮她都是不會相信的。

聽了葯落蓮的抱怨,葯魂神色不變,面沉如的道:「一拳是不是能打死一個先天境強者我不知道,不過昨天我和那葯建倒是真的對了一拳,那也是因為他對唐絲絲出手我逼不得已方才出手和他對峙的……」

「原來是真的,你沒有受傷吧。」葯落蓮目光炯炯的望著葯魂,生怕葯魂受傷。

「你放心,那葯建只是出手想打唐絲絲耳光而已,並沒有出全力,而我和他對拳用的是左手,也就是那條麒麟臂,所以我沒受什麼傷。」

聽聞葯魂如是說,葯落蓮那顆怦怦直跳的心總算是安穩下來,葯建是元丹境強者,淬體境和他攖鋒完全就是找死,好在葯魂沒事。

她微微吐出一口氣,葯魂只覺香氣撲鼻而來。「對了,三天後就是你和葯揚相約戰鬥的日子,你不會忘了吧。」

「葯揚?」葯魂伸了個懶腰,懶洋洋的應了聲,「噢,是那個葯劍的朋友吧,說打贏了我讓我歸還玉龍劍的那個?」

「不是那個是哪個?」葯落蓮很認真的說話,生怕葯魂因為修鍊而誤了這些事,她最近幾日聽人說那葯揚已經從淬體境四重升到淬體境五重,對劍的領悟又提升了一怪,她擔心藥魂和那從小就用劍的劍痴比起來會吃虧。

「你不說我還真是記了有這麼一茬子事了……不過就算他真贏了我,我也沒有玉龍劍可以照著給他了。」

聞言,葯落蓮臉面愕然,隨即道:「怎麼會這樣,你把那玉龍劍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