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的簡艾從沒進過賭場,對於這些五花八門的賭局更是一竅不通,但好在這些賭局都不難懂,在旁邊看上一會兒便知規矩如何。

最簡單的,莫過於猜大小。

專業名詞叫骰寶!由各玩家和莊家下注,且為了避免作弊,下注前莊家就需要把三個骰子放進骰盅內搖晃,下注完畢后直接打開骰盅並派彩!

總點數4到10稱作小,11到17稱作大,三骰一樣為豹子,豹子翻六倍!

骰寶是莊家永遠處於有利位置的賭局,玩家無法以技術提高得勝的機會,長遠來說莊家必贏。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強行奪舍

「動手了!」

唐青山和江碧蘭同時一凜。

剎那之間,殺神刀術,死亡輪盤,同時運轉而出,爆發出來了驚人神威,像是兩大護法,一左一右,站在了秦南的兩邊。

司馬空三人都是微微吃驚,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還有人敢對秦南動手。

四周的天才,到沒有太過關注,畢竟有人瘋狂起來,對秦南出手,倒也正常。

「嗯?你們發現我了?」

南天靈使的聲音詫異極了。

這個修鍊殺神經的人,他倒是知道,也是他的目標之一,只不過沒有秦南的等級高罷了,但是讓南天靈使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兩個人居然能夠發現他。

「發現你很意外么?」

江碧蘭冷笑一聲,背後的死亡輪盤,爆射出無數道死亡之光。

唐青山遊走虛空,一刀刀紛紛落下,殺力極強。

南天靈使為了進入這帝命爭奪戰第三關,他的修為本來就不足大帝,如今遭到兩大天才聯合攻擊,一時之間,直接被封住。

「桀桀,發現我又如何?就算只能施展一半的威力,奪舍他也綽綽有餘。」

南天靈使突然陰森一笑,從他眉心之中,驟然射出了一縷湛藍色的光芒,以著驚人的速度,沒入了秦南的眉心中。

「不好!」

江碧蘭和唐青山還有司馬空等人,都是臉色一變,隨即前者的臉色,驟然震怒,那死亡輪盤的威力,變得更加可怕。

砰!

秦南只感覺眉心一裂,一股磅礴的力量,就沖入了他的識海之中。

只見到,一道漆黑的人影,緩緩在他識海中浮現。

「哈哈哈,讓你拒絕我,雖然答應了我,你也沒什麼好下場,但是拒絕了我,你的下場更加凄慘……」

大笑之聲,響徹起來,漆黑人影臉上的表情,寫滿了得意和猙獰。

緊接著從它身上,散發出來了一縷縷黑光,以著驚人的速度,侵染秦南的識海。

「是么?」

秦南表情不變。

他不得不承認,這些黑光,奪舍之力,非常恐怖。

但是,他的識海,是那麼好侵犯的?

轟!

正如秦南所料,懸浮在他識海中的銅鏡,驟然爆發出來了刺眼的光芒,將那一縷縷黑光,直接滅殺。

「嗯?」

漆黑人影一驚。

什麼東西,居然可以滅殺南天之光?

它豁然抬頭,這一看之下,整個人如遭雷擊,滿臉震撼。

銅鏡?

居然是這件東西?

難道說……

漆黑人影迅速感知了一下,那剩下的兩件東西,果然都在這個秦南的身上!

「南天門的作風,倒是一點都沒變,一如既往的令人噁心。」銅鏡之中神秘女子冷冰冰的聲音,響徹起來,一束青色光華,從這銅鏡之中驟然噴出,將這漆黑人影直接射穿。

「這南天靈使,到底是怎麼回事?」秦南連忙問道。

「它現在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你是敵人罷了,其他的,你自己查。」神秘女子丟下一句話,又平靜下去。

秦南立刻無語,不過目前來說,南天門不知道戰神的事情,那就足夠了。

收回了所有的思緒,秦南緩緩睜開眼,看向前方和唐青山、江碧蘭爭鬥的南天靈使。

「哈哈哈,你居然還是她的三生劫!你這已經是四星級敵人了!要是抓到了你,我就能成為南天神王!今天不管如何,你都逃不掉了!」

南天靈使看向秦南,臉上寫滿了興奮。

它此次到來,是奉了南天門之命,摧毀此次帝命爭奪戰之中的所有南天門之敵,後來他煉化了一個已經死亡的天才的記憶,從而得知,秦南具備了五顆武樹,超越了武道規則,可以列為三星敵人。

它才選擇第一個對秦南下手。

只是讓它萬萬沒有想到,那個女人的三生劫,竟是秦南。

這可是一個立功的極好機會啊!

「逃不掉么?」

秦南嘴角一勾,身形站起。

他的修為,恢復了六成,已經足夠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眾多天才的激烈大戰,仍舊在繼續,他們對於秦南這一邊的關注,依然沒有太多。

只見到第一座祭壇之上,石青凡的臉色突然漲紅,體內響起了一道道密密麻麻的爆炸聲,他的嘴中,溢出了一道鮮血,氣息開始急劇掉落。

「嗯?」

「石青凡受傷了?」

「他承載帝命也失敗了?」

四周正在大戰的天才,看到這一幕,精神一振。

下一刻,他們毫不猶豫,身形化作一道虹光,齊刷刷衝去。

只不過他們衝到了一半,還未抵達祭壇之上,就被一股無形之力給擋住了。

這是因為,只要有人正在承載帝命,那麼祭壇就會盪開封鎖之力,讓外人都不得打擾。

在場天才微微一愣,石青凡不是承載失敗了?祭壇怎麼還保護他?

「師兄,你……」

於清彤看的俏臉一急。

「清彤,趕快過來幫我,還有五百個呼吸的時間,我就會被祭壇震出去,徹底失敗。」石青凡低聲喝道。

「好!」

於清彤想都不想,化作一道虹光急速飛去,連四周的天才,都還來不及阻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於清彤登上祭壇。

就在這時,第二處祭壇、第三處祭壇之上,又響起了兩道爆炸聲。

只見到魔女芊芊和佛陀陳自來,都是悶哼一聲,嘴角溢出了一道鮮血,睜開眼睛,看著互相,雙眸之中,都充滿了複雜。

四周天才眉頭一皺,難道這兩人也失敗了?

他們嘗試了一下,果然祭壇仍舊被封鎖,承載帝命還未失敗。

「阿彌陀佛,沒想到,要想成帝,就必須擊敗你啊。」

佛陀陳自來雙手合十,誦了一聲佛號。

「是啊,看來命中注定,是逃不過一場大戰啦。」魔女芊芊臉上露出了抹燦爛的笑容,身上魔氣蠢蠢欲動,道:「禿驢,上次本女王擊敗你,這次你依然不是本女王的對手。」

嗖!

她腳尖一點,嬌小的身形,頓時來到了佛陀陳自來的頭頂上,手掌往下一摁,數萬頭魔頭身影頓時浮現出來,張開血盆大口,瘋狂咬下。 骰寶的賭局是一個圓形的桌子,桌面一分為二,一側寫著大,一側寫著小,中心位置一個小小的圓圈,寫著豹子。

賭桌上控局莊家一人,站在最中心的位置,其餘玩家則坐在圓桌外的椅子上,觀看的顧客則是圍著玩家站在外面。

因為骰寶是一個沒有技術含量的賭局,所以圍觀的人並不多。

簡艾隨便找了個空隙站定,此時莊家正搖動手中骰盅,幾秒后骰盅落地,莊家面無表情的看著眾人道:「請下注!」

簡艾盯著那骰盅微微一眯眼,視線穿過盅壁,落在裡面的骰子上。

236,11點大!

皇家賭場骰寶的規矩是最低五十萬投注,所以當下眾人紛紛拿出五十萬的籌碼扔進自己所下注的地方。

下注完畢,莊家直接開盅派彩。

正如簡艾所看到的,236,11點大!

壓中的人不禁面露笑容,五十萬可贏一百萬,壓的越多贏的便越多。

而輸的人也沒有太沮喪,來這裡玩的人,沒人會在乎區區幾百萬。

賭局簡單易懂,簡艾看了一局便學會了,當下淡淡挑眉,決定就拿這個先熱熱身,熟悉一下賭博的感覺。

正巧身邊的玩家起身離開,簡艾順勢毫不猶豫的坐了上去。

周圍的人一見竟是個小姑娘,即便簡艾今日穿了小西裝,可臉上稚氣未退,一眼就知是個未成年。

眾人不禁多看了她兩眼,但卻也沒有表現的太吃驚,畢竟澳門賭博業本就發達又合法,經常會有富豪帶著孩子來玩。

只是讓孩子上賭桌比較少見罷了。

賭局開始,只見控局莊家搖動骰盅,幾秒后骰盅落地,再次開口:「請各位下注!」

本就是憑運氣的賭局,玩家們也沒多猶豫,壓大壓小的都有,且下注的金額也在五十萬到五百萬之間不等。

簡艾隨手拿了十個五十萬的籌碼扔進桌面上,神色自然的開口:「五百萬,壓大!」

這一舉動,又一次引起了眾人的側目。

小小年紀,一出手就是五百萬?家裡有金礦?

只是還沒等眾人多想,莊家已經開了盅,語氣平淡的出聲道:「445,13點大!」

眾人一驚,本能的將目光又落在了簡艾身上。

簡艾當下沖著眾人微微一笑,笑容裡帶著些孩子贏了錢一般的童真。

五百萬,轉眼滾成一千萬,嘖嘖,簡艾心道真是方便。

下一局,簡艾依舊五百萬壓大。

莊家:「614,11點大!」

簡艾屁股還沒坐熱,已經一千萬到手。

只是為了避免太過惹人注意,簡艾也故意放水了幾次,只是放水的時候,下注的金額只有五十萬或一百萬。

而贏的時候,大多都是五百萬。

一些玩家也看出來簡艾今日運氣極好,當下默不作聲的跟著簡艾下注,沒一會兒竟是真的贏了不少。

簡艾也看出了眾人跟風的舉動,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簡艾決定在玩最後一局便下桌。

骰盅落地,那控局莊家臉上雖看不出喜怒,目光卻毫無偏差的落在了簡艾身上,開口道:「請各位下注!」

簡艾一眼看去,骰盅之內,333,豹子!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佳人故

與此同時。

嗖!

秦南的身形,散發滔天戰意,背後崩滅領域展現,手中斷天刀釋放驚人鋒芒,前者鎮壓而下,後者一斬而去,威力驚人!

「可惡,該死的斷天刀。」

南天靈使看到這一招,臉色微微變了變,罵了一句,急忙轉換身形。

他倒是不怕什麼崩滅領域殺神經之類的,關鍵是這斷天刀,斬碎萬物,對他的南天之身,有著非常強大的破壞力。

「師兄,碧蘭,穆木,司馬空,弦月,你們去爭奪帝命,這裡……」

秦南開口喝道。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一道熟悉威嚴的聲音,響在他的腦海。

「秦南,你現在速速去證帝,讓唐青山他們攔住南天靈使!這南天靈使,來者不善,手段詭異,留有后招,我又不能干涉本場戰爭,如果逗留,必然生變!」

秦南微微一愣,猛然想起,這個聲音,赫然是帝榜之靈。

「前輩,我現在不行,我不能耽擱唐青山和江碧蘭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