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前後後也就是半拉月的功夫,整個班達亞齊的高層基本上都已經成為了海神國際的一員。至於極少數那些壞到頭頂生瘡、腳底流膿的傢伙,則因為各種意外回歸安拉的懷抱。

而這些傢伙遺留下來的那些產業和勢力,也被寧致遠的人蠶食乾淨。並且考慮到成本問題,還在私底下「處理」掉了一批,會影響到計劃的不穩定「因素」。

等寧致遠掃平了所有的問題將整個班達亞齊掌握在手裡之後,時間也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不過,有了這個班達亞齊這個成功的例子在,接下來的事情就要簡單一些了。

ps:今天第一更!求訂閱、月票、打賞、評價!同時也求收藏、推薦、點擊等各種支持!/book/ 這聲音,別說是戚昊厲了,就連傲雪和李天佑都聽出來了!

正是葉鴻彬和狄裳裳。

只不知這兩人何為在這裡!

「鴻彬。」戚昊厲開口。

葉鴻彬和狄裳裳一聽戚昊厲的聲音,原本心裡所有的畏懼和不確定,忽的就沒了。對於他們來說,戚昊厲就是最大的依仗。

傲雪等人再往前幾步,便看見葉鴻彬和狄裳裳的影子。

黑霧中,這兩人皆是捂著嘴,雖抵擋不如這妖霧,但總歸要好些。也不知他們在黑霧裡走了多久,因不曾劇烈運動,兩人皆未陷入癲狂,意識也還清明。

傲雪和李天佑本就走在前面,葉鴻彬和狄裳裳最先看見的便也是他二人,便就在看清來者時,兩人心裡又是一松。

李天佑和沈傲雪,那在整個西涼都是太出名的存在,若說戚昊厲是他們最大的依仗,當他們看見這戰神出身的李天佑和少女將軍出身的傲雪時,幾乎就等於已走出了黑霧。

帝王帝后,且不說身份多特別,身邊擁有多少高手,光是他們自己的武功,就已經是太多人這輩子望塵莫及的存在!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李天佑問。

葉鴻彬看過戚昊厲一眼,依然捂著嘴:「我們昨夜就打算離開,後來見天色太晚,就說今早再走,豈料,還未出城,就起霧了……」這話,一方面回答了李天佑的問題,另一方面,也算是給戚昊厲解釋。

李天佑略一點頭,只聽旁邊戚昊厲已開口,冷冷的,就四個字:「跟著我們。」

葉鴻彬和狄裳裳立即就歡喜了,忙往戚昊厲身後走去,比起這幾個人,他們身份卑微。

便就在與戚昊厲和季舒玄擦身而過身時,戚昊厲又開口了:「你們走我前面。」

「鴻彬不敢!」葉鴻彬垂頭。整個大家族中,戚昊厲是最權威的存在,一向高高在上,他作為晚輩追隨者,怎麼敢走在戚昊厲前面。

戚昊厲本來就是冰冷的存在,此刻見葉鴻彬拒絕,臉上幾分不悅,從懷裡掏出幾片草藥葉子,遞給葉鴻彬二人,同時再次冰冷的:「你們走中間。」

「是,謝表哥。」葉鴻彬語氣中帶著幾分感激,他接過藥草,將大半分給狄裳裳,然後立即轉身,與狄裳裳一道跟在傲雪和李天佑身後。

這時候,季舒玄卻是微微側首,瞟過戚昊厲一眼:這個人,雖說看起來冰冷無度,對葉鴻彬這個表弟倒也不錯。

誰都知道,這種危險的時候,走在中間,才是最安全的存在。

黑霧不斷,一團一團,仿若有質的存在。

日光透過黑屋,真正抵擋地面的少之又少,在眾人來看,這稀薄的天光,只和平日里圓月之夜差不多,可那能見度,卻是大大不如月夜。

眼前是樹林,站在林子外圍,只依稀看得見影影綽綽的樹榦。至於這樹有多高,林子有多大,卻是一概不知。

「大家跟緊點。」李天佑囑了一聲后,一步跨了進去。

從客棧到這裡,估摸著已有一里位置,這期間,黑霧濃度一直沒怎麼變過,也就是說,霧隱應該一直在他們旁邊,只要他們再往前走,郡縣遲早會脫離黑霧範圍,那全城百姓,才是真正脫離危險。

而這黑霧下的樹林,多適合埋伏機關啊!加上霧隱一直沒出手,所有人都已嗅到危險的味道。

前行7步,右轉,再走3步。

理論上,3步處左轉,然後再走10步,再轉。

然,就在行至三步處時,忽的,「咻咻咻」破空之音從四面八方響起。

非但是李天佑和傲雪站立的位置,就連後面很長一段空間,亦是激射而來的竹箭。

那勁道,霸道之極,定是強弩!

黑霧中,原本應是蒼翠的竹尖卻是星熒一點紅,在霧氣中分外顯眼!那麼吝嗇的,不到指甲蓋大小的一點,不用想,定是較為稀少的劇毒之物了!

所有人立即往旁邊閃去,便就在這一閃的同時,對方顯然是料到他們的退路,雙腳尚未著地,第二批竹箭已然急射而來,與此同時,他們也已經看見,那隨即要落下的地上,正整整齊齊的插著幾排長釘。

長釘頂端,亦是星熒一點紅!

好毒的算計!

前面毒箭緊閉,後邊毒釘等候!竟是鐵了心要把他們獵殺在這裡!難怪那霧隱遲遲不動手了,原來竟是埋伏了殺機在這裡!

只是,李天佑空中一個轉身,朝旁邊樹榦掠去,他的心裡有些疑惑,方才,他明明按照推算出來的陣法走的,怎麼會遇到這般伏擊?

「是反向八卦屠束陣!」李天佑忽的一個激靈,大吼一聲,算是給所有自己人提醒!

在黑霧瀰漫的情況下,這樣一個伏擊,足以讓他們走散。他便是要在大家走散之前,清晰的告訴他們,這是什麼陣法。影衛們跟了自己多年,陣法雖不十分精通,卻也並非一竅不通。

腳尖在樹榦上一點,李天佑借力往一旁躍去,一個淡藍色的衣裙在旁邊一閃。

傲雪素愛藍衣,李天佑下意識的將那人一拉,躍到地面上。

「幸好你就在旁……」李天佑笑著側頭,話還未說完,臉上笑容就已經閃了,原本拉著女子的手也立即鬆開。

他拉的人竟不是傲雪,而是狄裳裳!是了,今兒個,傲雪穿的是件白色衣裙啊!他怎麼就忽然忘了呢!

「怎麼會是你?」他皺眉。

「我怎麼知道?我原本在空中,你一把把我拉下來!」雖面對皇上,狄裳裳大小姐脾氣絲毫不改。當然,她說的也是事實!

李天佑哪有心思聽她說,「傲雪!」 最紅顏:男裝王妃亦傾城 對著虛空,他大喊。

那樣氣沉丹田的聲音,若在平時,定然連綿數里,可在這場黑霧中,那霧氣彷彿能吸走人的聲音般,聲音剛出去,立即被沉入大海。

「傲雪!」他又喊了一聲,然後側耳聽了很久,依然沒有任何來自傲雪的回應。

如是三番,李天佑重重呼出一口氣,朝狄裳裳看過一眼:「跟緊我!」說著大步往其中一個方向走去。

既然找不到傲雪,就想辦法趕緊出去,就傲雪的能耐,縱然她不懂奇門遁甲,這麼一個黑霧樹林,卻也一定困不住她!

關於生存,傲雪自有她的本事與際遇,他從來不會低看她。

便也就是這次伏擊,原本走在一起的20多個人,頓時分裂開來。

影衛和戚昊厲的手下們,或三兩個一起,或走單了一個人,至於那六個人,卻是好巧不巧的分為三組:李天佑誤抓了狄裳裳,戚昊厲緊跟著季舒玄,至於傲雪,落腳時卻是恰在葉鴻彬旁邊。

一行人,或有懂陣法的,自是按照李天佑的提醒尋找出路,或有不懂陣法的,按照自己的方法往林子外尋去。

李天佑對狄裳裳素無好感,半句話也不肯多說,徑直走在前面。狄裳裳本來武功就不好,一路上多虧葉鴻彬護著,這會兒只能緊緊跟隨李天佑。她依然保持著雙手捂住口鼻的姿勢,手中是方才戚昊厲給他們的薄荷葉。

走了這麼久,尚能保持著清醒,也算是難為她了!

季舒玄和戚昊厲那組,季舒玄本就是個陣法高手,況且經過方才的伏擊,這是什麼陣已很清楚,至於如何走出去,所有路線在他心裡胸有成竹。

季舒玄走在前面,這會兒,他們兩人一組,周圍再無其他人,戚昊厲冰冷的模樣早已如冰激凌般融化開來,看著季舒玄走在前面,他很無恥的兩步追上,一把拉了季舒玄的手。

通常來說,男人牽著女人的手是兄妹,是姐弟,亦或是戀人,女人和女人牽手通常是閨蜜,可男人和男人牽手……

說不出的怪異!

季舒玄愕然,回頭,臉上瞬間已是怒容,原本就握著寶劍的手緊了緊:「放手!」

「不放!」戚昊厲乾淨利落的拒絕,臉上掛著曖昧的笑。

「那就休怪我不客氣!」季舒玄猛然出手,朝戚昊厲襲來。

只見戚昊厲側身一讓,原本抓住季舒玄的手卻依然不松,死皮賴臉的:「我不懂陣法,不緊緊抓住你怎麼辦?萬一待會兒走丟了,我可沒本事走出去!」

季舒玄正要反駁,他堂堂風雲堡堡主,怎麼可能被這麼個黑霧林子困住?以他一身蠻力,大不了將這林子里所有樹砍掉!

樹沒了,陣法自然也沒了!

不待季舒玄開口,只聽戚昊厲欺身而上,嘴唇拂過季舒玄耳垂:「倘若我倆內鬥,豈不便宜了對方!」

季舒玄略一思考,做出一巨大讓步,方才被牽這一下就既往不咎,他低頭,看著依舊被拉的手,沉聲道:「放手!跟緊我不會丟。」

「不放!」戚昊厲搖頭,笑容中帶著促狹,「倘再遇到剛才那種伏擊,很容易走散,還是拉著保險點!」

這種笑,季舒玄覺得很是眼熟!從前,他看見李天佑捉弄傲雪時也是這般表情!

「走吧,季先生!這黑霧氣可是有毒的。」戚昊厲笑著催促。

季舒玄一咬牙,繼續朝前走去,平日里,他的辯才極佳,怎麼每每遇到戚昊厲,就不行呢?

果然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至於傲雪和葉鴻彬,則是這一行人中最正常的。之前熟識,彼此印象也不錯。

那葉鴻彬對傲雪雖有仰慕之心,之前就控制得極好,後來得知傲雪身份后,更是深深壓了下去。

這會兒,唯他們兩人,還能正常聊聊天說說話。

傲雪先是關心了葉鴻彬幾句,表達了一下她對葉鴻彬和狄裳裳的祝福之情,然後便開始大段大段問戚昊厲的事情。

女人嘛,縱然從前作為少女將軍的傲雪冷艷無雙,可如今,丟掉李胤駿暗門殺手主子的身份,加上有融合了現代記憶中帶來的性格特點,如今的她,也算是本性流露了!

對於她認定的季舒玄的命定之人,她作為季舒玄好友,替他多了解下,也是功德一件!

葉鴻彬並不知戚昊厲原本是李胤駿的人,只當傲雪作為皇后,在用人之前需全面考察對方德行,自是將戚昊厲某些優點拔高了說。

這兩人,傲雪雖也征戰多次,但大多都仗著武功高,作為突襲的尖刀,那種奇門遁甲之術,卻是很少遇到,自也沒有研究。

葉鴻彬就更不用說了,戚昊厲就是個鄙視奇門遁甲之術的人,認為那是旁門左道,整個大家族中,根紅苗正的人壓根就不會碰那些東西。

然,正如李天佑對傲雪判斷,有的人,即便不懂陣法,卻不代表害怕,更不代表無法破除。

一路上,只見傲雪每走一段路,就會蹲下身子,觀察地上草皮,然後判斷出某個方向,徑直往前行。

遇到擋路的樹,直接砍了,她需要唯一確保的,便是方向的正確性。

看著傲雪胸有成竹的模樣,葉鴻彬對她更是敬佩的緊。這個女子,看起來比自己還年輕,竟是如此了得!

對於這一套野外求生,葉鴻彬有的懂,有的不懂,那不懂的部分,他並不因為照顧面子而不問,傲雪也是毫不隱藏的,只要他問,她就答,頗有些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感覺。

偶爾,他們也會遇到伏擊,或者是從天而降的網,或者是某個地方射來的兵器,兩人武功也都不弱,很快躲了去。

大概走了一炷半香的時間,他們已避過五處伏擊,忽的,傲雪皺了眉,有些疑惑的:「你覺不覺得有些不對頭?」

作為殺手頭子,傲雪心智不可謂不堅定,這黑霧裡雖有制幻的成分,可對她的作用並不會太大,可知從什麼時候起,她明明八卦著戚昊厲,腦子裡卻滿滿的都是李天佑!有些不受控的感覺。

聽傲雪這麼一說,葉鴻彬也微皺了眉,因先前仰慕傲雪,這一路上,傲雪又一直走在他的前面,他的目光毫不意外的落在傲雪身上,那種仰慕,不由自主的不斷加深,再加深。

「感覺黑霧裡的成分和先前不一樣了。」傲雪想了下,揉碎了薄荷葉,放在鼻下嗅了幾口,然後轉過頭。

便是這一轉頭,葉鴻彬腦子忽然一熱!

作為男人,面對絕色美人,又是如此驚才絕艷的女子,他並未發覺有何不妥,可此刻,當傲雪回頭對著他,雖隔著黑霧,可那雙本就魅惑的雙眼更是勾魂攝魄!

葉鴻彬只覺得身體中多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有些熱,下一瞬間,身體某處立即就有了反應!

作為男人,他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

然而,對方是沈傲雪,是他一貫敬重的女子!就在身體起了反應那一瞬,他只覺得自己齷齪。

反手,一把將劍抽出,對著胳膊就劃了下去。

狠,且厲。毫不留情。

見得葉鴻彬朝自己下狠手,傲雪心下一驚,只當他中了黑霧中的毒要自殘,長鞭瞬間翻轉而出,朝葉鴻彬襲去!

然,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長鞭捲住葉鴻彬手腕時,他胳膊上的血液已汩汩而出。

「你怎麼了?」傲雪忙走了過去,一把抓住葉鴻彬手臂,順手從衣襟上扯下一角,飛快給他包紮。

葉鴻彬這一劍刺得極深,劇烈的疼痛讓他清醒過來,再看傲雪時,只覺傲雪一如平時的尊貴,他這才略微放下心來。

「沒什麼。」葉鴻彬搖頭。

倘若方才真迷失了自己,對傲雪做了什麼,哪怕只是一個猥褻的動作,怕是他這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

「這黑霧好像真的很厲害,我給你包緊一點,待會兒若再被黑霧侵蝕,你就按下傷口。」傲雪說。

葉鴻彬點頭,這是他和傲雪離得最近的一次,這樣精緻的眉目,這樣坦然的對話,在他看來,眼前的女子就如秋水般瀲灧。

這世上,有些人,縱然心裡再仰慕,那也是站在一輩子無法企及的高度。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傲雪很快替葉鴻彬包好傷口,再將打結處的布條巧妙的隱藏在纏布下面。

「皇後娘娘。」葉鴻彬開口,刻意用這一稱呼拉遠了他們的距離。

傲雪笑了下,並未否認他這一稱呼,只是,不知怎的,就在他看著葉鴻彬的這一瞬,她竟覺葉鴻彬出奇的順眼,很有些青年才俊的感覺。

趕緊轉了身,心裡閃過一絲內疚。自確認自己愛上李天佑后,她明明已經很久沒有對其他男色感興趣了!

「霧氣確實有問題,感覺和之前的不一樣!」看著傲雪背影,葉鴻彬猶豫了一下,為了順利走出林子,為了不出意外,為了不讓自己後悔一輩子,他決定就算沈姑娘覺得自己齷齪,他也必須說出來!「應是混合了媚葯之類的成分。」

傲雪微一皺眉,然後聽見葉鴻彬繼續道:「草民該死,我方才……對娘娘起了非分之想。」

此刻的傲雪,雖覺得生理心理都有些不妥,但依然保持著清醒。「既是中毒,何罪之有。」傲雪並不回頭,只淡淡的說。

隨即,她從袖兜兜里掏出那兩龍貓,見那兩貨正呼呼睡大覺,略微放下心來,不禁莞爾,低聲道:「吃了就睡,豬啊!」

這兩個小東西,都還出生不久呢,亂倫無所謂,倘若真那啥了,這麼小,又是珍稀品種,估計很難找到那麼高級的獸醫!

見龍貓沒事兒,絲毫未受毒氣影響,傲雪腳上步子更快,只想快些走出這片叢林。

她心裡當然也有擔心:李天佑那隻肉食動物,平時沒個媚葯都如狼似虎,無肉不歡,倘若真中毒,自己又不在,不知道抓誰發泄呢!這一行除了她和狄裳裳是女人,其他可都是男人,她可不想李天佑因這事兒變彎!

身後,葉鴻彬用受傷的手握劍,另一隻手覆在傷口處,避免意外發生!

然,「性」這個東西,本來就是人的生理需求,並不是說單純靠意志強大就能抵過去的。

林子里,黑霧無窮無盡,人總要呼吸,便總要吸入一部分毒氣!

兩個人,皆是抵擋得異常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