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辦公室的人面面相覷,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趙教授出去了,他們也沒辦法,只好等着他回來。

在這段時間裏,趙紅的氣焰更囂張了。

“小子,你不是還嘴硬麼!明天這個時候你就沒有學上了!”

“到時候你的家裏人哭着求着我,也沒有用的!”

“信不信不僅是臨州大學!華夏國的所有學校都不會要你!”

“到時候你哭都沒有地方哭!”

說了一會見這小子一直拿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着自己,她也有些無趣。

開始指桑罵槐的擠兌起藍夢。

“現在這個年輕老師啊,一點都不會來事,基本的好壞都分不清楚,還教學生呢。”

“這樣的老師可真是誤人子弟……”

幾個書記教授在,藍夢眼觀鼻鼻觀心,也沒有把趙紅的話放在心上。

倒是石智樂心裏美滋滋的,他當然聽得出趙紅是在說藍夢。

那這話的意思不就是說自己會來事麼?

他想到了年末的職稱評選。

以及到時候自己高升,藍夢下調,說不定就能把她追到手了呢!

事業、愛情,未來可期啊! 不到五分鐘。

辦公室裏趙紅還在自顧自的叫囂着。

趙峯從門外兩步並作一步,走到自己女兒面前,就是一個巴掌!

隨着一聲極具威懾力的巴掌響聲,辦公室立馬平靜下來。

石智樂和幾個老師不敢置信的看着以往和藹的趙教授此時一臉的怒容!

趙紅更是一臉的驚恐,她捂着自己被扇紅的臉,死死盯着自己的父親。

“爸,你……你打我?”

“打的就是你!一天天的竟給我惹事!以後再這樣,我沒你這個女兒!”趙峯的眼神絲毫不讓。

“我……我……”這下子趙紅徹底沒了脾氣。

她以爲自己父親是得知了這件事的真相。

同時她看到辦公室老師戲謔的眼神,再也忍受不住如此屈辱,捂着臉哭啼啼的跑出了辦公室。

“不爭氣的東西!”趙峯見自己的女兒跑走,嘆息一聲。

隨即他又走向了秦永的面前,在一衆老師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他輕輕給秦永鞠了一躬。

“小同學啊,實在對不起,小女給你惹麻煩了。”

別人不清楚怎麼回事,但秦永卻是知道的。

當他看到張航把這個趙教授叫出去後,就知道這件事解決了。

畢竟當初在校長室,校長和院長搶自己這個所謂的神醫的時候,張航也是在場的。

他在校長眼裏是個怎樣的存在,張航可再清楚不過。

秦永趕緊站起身。

雖說趙峯的女兒不講道理,但這個教授的幫理不幫親,也讓秦永刮目相看。

“趙老師您嚴重了。”別人給自己面子,自己也不能太過分了。

“那小同學我就不打擾你了,我保證這種事不會再發生的。”趙教授道。

怎麼說趙紅也是自己的女兒,事情鬧到這個地步,趙教授的臉並不光彩。

和秦永道別後,把幾個保安揮走,趕忙離開了教育系的教學樓。

此時的辦公室剩下的可就只有教育系的幾個老師以及張航以及另一個林副書記了。

這個林副書記也是被眼前這一幕弄得一頭霧水。

事情反轉的也太快了,他對着張航使了個眼色。

張航見此輕輕對着林書記點點頭,意思我等會再告訴你。

“老李啊,你把剛纔辦公室發生的事給我說說。”張航環顧了一週,將辦公室的門關上後,對一個年長的老教師問道。

被稱作老李的老師於是把趙紅大鬧辦公室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張航升官沒多久,以前和這些老師的關係也不錯,再加上他也沒什麼官架子。

比起姓林的書記,張航和這些老師的關係要近的多。

所以中間老李沒有說到的細節,其他幾個老師也是你一嘴我一嘴的開始了補充。

尤其看到事情翻轉,石智樂的話這些老師也紛紛重複了一遍。

沒多久,林書記和張航便聽明白了上午發生的事。

林書記沒說什麼,他也很好奇張航把趙教授拉出去說了什麼,這才導致趙教授勃然大怒。

聽完了事情的始末後,張航眼神古怪的盯着秦永。

對於這個連校長都想盡一切辦法留住的學生他可不敢怠慢。

上次他只是出了個小小的主意,用請教條把留住了這個學生,就這麼一件小事,院裏就有要提拔自己的意思。

如果在這個關頭,叫秦永的學生受了委屈,張航可真就哭都沒地哭了。

想明白這點後,他向藍夢投了個讚許的目光,隨即陰沉着個臉看向了石智樂。

“石老師,我覺得秦永這個學生還是挺不錯的,不過……是不是你帶班的能力有問題啊。”

石智樂聽到這話,嚇了一跳!

“我……”

的確他之前說要開除秦永的,還要把他的學分清零。

這麼多老師聽到了,他也沒什麼再解釋了。

看着石智樂這副樣子,張航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這個學生校長都當成了祖宗供着,你倒好,還想把人家開除了。

不行!

一定要杜絕這種事發生,對了,剛纔不是小藍老師維護秦永了着,索性張航想了個好法子。

“這樣吧,秦永同學,你看要麼你就別在石老師的班裏了……”

張航沉吟片刻後對藍夢笑了笑,“你去藍老師的班裏怎麼樣?”

反正不能讓這個人才跑到別的系!

他的臉是衝向藍夢的,可話裏的語氣分明是在和秦永商量。

秦永想了想,覺得這事靠譜。

自己班裏的同學一個個的看自己像個仇人一樣,待着也沒啥意思。

不過不當人系統還在,所以他對張航說道。

“也行,不過我明天轉過去吧,今天我好好和班裏的同學告別一下!”

“那好,這個事就這樣了。”張航見秦永似乎對這個結果還算滿意。

但他對石智樂那可是一萬個不滿意!

“石老師,你之前的言行很讓我失望啊!就因爲那個女人是趙教授的女兒你就顛三倒四?爲人師表如果都像你這樣,我看咱這個教育系趁早別禍害別人了!回頭給我寫份工作檢討!”

石智樂被張航一頓訓斥,低着頭大氣也不敢喘。

“一天天的!淨給我惹事!你那個職稱的事,算了!”說罷,張航和林書記便準備離開辦公室。

走到門口,張航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回頭道:“對了,藍夢老師,你等會去我們的辦公室一趟,我和你說一下這個先進評選的事,你最近的表現系裏可是看在眼裏了。”

走出了辦公室,林書記一時間也摸不着頭腦。

能做到系書記這個位置上,除了專業的知識,對於人情世故也是摸得十分透徹。

張航這麼做,原因不外乎這個學生的來歷大有來頭。

“老張啊,你和老趙說了什麼!還有怎麼就藍夢老師表現看在眼裏了,這個學生什麼來頭啊?”林書記一邊走一邊問道。

“老林啊,你還記得之前苗校長說讓我們把系裏神醫學生看好,別讓醫學院搶走了。”張航停下腳步,輕聲回道。

“我記得啊,聽那幾個書記說了幾次,臨州醫院的院長爲了搶這個學生還開了天價工資不是……”林書記話說到一半,恍然大悟。

“你……你是說這個學生就是?”

張航看着林書記震驚的臉,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說呢。”

林書記哈哈大笑:“原來如此啊……哈哈,不過這個學生看起來倒不怎麼起眼啊。”

“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啊……”張航給了秦永這麼一個評價。

林書記望着張航意氣風發的樣子似有所悟……

這個功勞可不能光讓你一個人佔了。 話說另一邊的辦公室裏,石智樂一臉的鬱悶。

書記的話他怎麼聽不出來,這下子別說職稱的評級無望,或許自己這個輔導員的位子都要不保了。

辦公室的幾個同僚看向他都有些同情。

相反一頭霧水的藍夢卻收到了不少同事的恭喜。

之前自己一直提到的先進系裏一直以自己工作經驗不足拒絕,沒想到今天張書記竟然主動和自己說起這個事。

“小藍,還愣着幹嘛,趕緊準備自己資料啊,到時候先進評下來可得請客啊!”

“就是,羨慕啊,小藍老師這麼年輕,人又這麼漂亮,哈哈……”

藍夢忙不迭的答應着,此時腦海裏都是那個神祕的學生。

而始作俑者——秦永早就離開了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