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劍飛點了點頭,然後跟谷幽蘭,娜塔莎,另外,還帶著那一隻鐵鴉,在那一位哈里托的帶領之下,徒步沿著那一條通道,向著前面的山頂方向走去。

那漫天的風雪,可是越來越大了。十幾米之內,就根本看不清人影。剛剛在走了一段距離之後,劉劍飛感覺到背後像是發生了什麼似的,於是便突然回過頭去。這一看可不打緊,卻見剛才分明已經被炸得四散皆無的那一道冷玉石門,現在,也不知道究竟是在什麼時間,居然又再一次完全地合攏起來了!而且,分明就是那原先的樣子,就好像,根本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一般!

看到了這裡之後,劉劍飛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娘的,這還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啊!剛才的時候,分明那一座冷玉石門,已經被自己的那一位娜塔莎的超級技能——召喚遠程轟炸機給摧毀掉了,可是,現在,怎麼又突然之間出現了呢?娘的,這可真是一件令人感到奇怪的事情啊!

想到了這裡之後,劉劍飛轉過了身來,然後向著那一位哈里托說道:「哈里托將軍,剛才那一座冷玉石門分明已經被摧毀掉了,可是現在,怎麼又~~~~怎麼又重新屹立在了那裡了?」

聽到了這裡之後,那一位哈里托將軍看了劉劍飛一眼,然後說道:「壯士,說實話,那一道石門,並非是真正的實質性的石門,而是能量聚合而成的。當然了,依我的能力,自然是做不到這一點兒的。這可是我們的明月公主的法力造成的。不過,我實話對你說,這千百年來,確確實實並沒有一個人,能夠突破這一道石門。而你,真的就是第一個人。所以,我們的明月公主,這才破例想接見你。現在,你應該明白了嗎?」

聽到了這裡之後,劉劍飛不由得微微的一怔:什麼,能量聚合體?那可不是人所能夠玩的東西啊?哇靠,卧了個槽啊,敢情,那明月公主,現在,已經不再是人了,難道說,她已經成了神了嗎?

―――――――――――――――――――――――――――

想到了這裡之後,劉劍飛終於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卧了個槽啊,敢情,那一位明月公主,在經歷了若干年的歲月之後,已經修鍊成神了嗎?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麼,那一位明軒陛下,可也就終於有救了!劉劍飛自然知道,神,一旦成了神之後,那麼,他所擁有的威力,他所擁有的能力,那可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夠理解的。

神力,神力,什麼是神力?這就是神力!神的力量,那可是無限之大的!而且,如果那一位明月公主真的成了神之後,那麼,她不但能夠輕而易舉地解救出她的弟弟明軒國王,甚至,也會輕而易舉地幫助她的明軒國王重建帝國大業!

另外,如果有可能的話,甚至,還能夠幫助自己啊!是的,真的可以幫助自己啊!自己畢竟只是一位小小的平凡的玩家,就算是得到了一種奇特的秘笈,能夠讓自己可以召喚出變態的紅警作戰單位來!可是,跟神的力量相比的話,那麼,自己的那一點兒能力,還能夠算什麼呢?

神,畢竟是一種高高在上的存在!劉劍飛現在算是終於明白了,其實,在這一款遊戲之中,也並非僅僅只是紅警的元素!儘管,這一款風靡全球的遊戲,名字就叫做紅警在線,可是,實際上,情況並不是那麼簡單。

現在,劉劍飛真的好像是明白了一些什麼。那就是,在這一款紅警在線遊戲之中,確確實實,遊戲之中的元素,真的是相當的複雜。按照著劉劍飛的想法,這一款紅警在線遊戲,應該只是完全的紅警元素,什麼基地建設,升級,作戰單位的生產,戰略戰術的較量,資源採集的比拼……

可是,實際上,卻並非如此!這裡面,居然還有著這樣的一些隱形的元素!是的,就是一種隱形的元素在裡面。什麼是隱形的元素?這很有可能,是另外的一個時空的元素!就像是那一位守護著冷玉石門的哈里托將軍,還是那一座完全由能量構成的冷玉石門!

―――――――――――――――――――――――――

總之,這一切的一切,都激起了劉劍飛無比的思緒!也讓劉劍飛進一步加深了對於這一款遊戲的認識。看來,這一款「紅警在線」遊戲,也並非是像自己所想像的那麼簡單啊!不過,對於劉劍飛來說,越是這樣的一種不簡單,也越是能夠帶給他一種全新的感覺!

「嗯,呵呵呵呵,或許,自己在這一片虛擬的世界里,真的就是那麼地走運!開始的時候,被一個壓縮包砸中了腦袋!結果,一個改變了自己的生涯和命運的召喚秘密,也隨之應運而生!」劉劍飛現在,真的有一些的興奮,因為他所遇到的,都是一些撲朔迷離的東西!

。 辰九游回到卧室后,將《靈虎下山圖》放置在桌前,打算開始烈虎拳的修鍊,調出系統畫面。

【人物】:辰九游

【武功層次】:後天二重

【武功】:

天穹日之呼吸法第一式(煉筋-2/9)

童子樁大成(不可提升)

烈虎拳(入門)

【身體狀況】:

力道:3.0

氣勁:0

根骨:10

身法:1.0

體質:未知(身體健康良好)

【元炁】:0

【零力】:0

正要擺出姿勢,想起這是靈虎圖,還是得了解下靈虎再照圖練習吧。於是放下手中的靈虎圖,打開卧室房門,向書房走去。

來到書房,辰九游在書房成功找到一本叫做《天穹志》的書籍。作者無名氏,書中描寫的就是天穹大陸從上古以來的粗略情況,它的異獸篇中有靈虎的介紹。靈虎曾是天穹大陸的霸主生物。上古時期,幾乎沒有天敵,與其他三種異獸並稱四大異獸,分別是:蒼龍、天鳳、龍龜。最強者能有一座小山之高,陸地霸主,在陸地上所向睥睨,無人能與之交戰,也就只有雷獅能和它抗衡。但是在上古末期發生了一些不可名狀的驚天大變,使得大陸的氣候發生變化,靈氣屬性不再適合異獸的生存,才導致異獸開始滅絕,或者沉睡。現在的時期已經無法再看的到靈虎了,現在的老虎也只是它們退化后的物種。

辰九游感到疑惑的是,靈虎已經滅絕了,這幅畫又是怎麼畫出來的呢,能如此逼真地表現出靈虎的神態,必定是要看着靈虎而畫的。

想了想,他最後還是搖了搖頭,現在還是先管好自己吧,想再多也沒用。既然已經了解到靈虎的出處了,該進行烈虎拳的練習了。

從書房走出,順着小道,走向校場。來到校場時,空無一人,往常在校場訓練的張伯竟然不在。辰九游也不在意,打出烈虎拳的起手姿勢,閉目觀想,《靈虎下山圖》中靈虎的模樣,在腦海中,出現一隻兇猛無邊的靈虎,跟隨它的姿態,雙手放在地上,擺出靈虎的姿勢。然後猛地睜開雙眼,如果有外人看到,就會發現,辰九游現在的眼睛發出耀眼的光芒,虎視眈眈一般。一個餓虎撲食的動作迅猛做出,雙拳發力,將兩個傀儡靶子,打得粉碎!

回過神來,辰九游不敢置信,烈虎拳具備虎形之後,威力竟然如此之大。同時,身體發出一聲悶響,身上的氣息也突然高升。看到系統屏幕顯示,他的臉上露出自信的微笑。

【人物】:辰九游

【武功層次】:後天三重

【武功】:

天穹日之呼吸法第一式(煉筋-2/9)

童子樁大成(不可提升)

烈虎拳(小成)

【身體狀況】:

力道:3.5

氣勁:0

根骨:10

身法:1.5

體質:未知(身體健康良好)

【元炁】:0

【零力】:0

意外之喜,沒想到烈虎拳進步到小成,竟然推動了後天層次的提升。後天三重已經到了,那後天四重五重六重也將不遠矣。到時候就是八品高手,算入流高手了。而且不僅力道得到進一步的提升,身法還提高了0.5。

稍微活動了一下,試着百米衝刺,果然,雖然只是提高了0.5,身體速度已經有顯著的提高。為了鞏固修鍊成果,辰九游開始重溫童子樁,站樁一定時辰后,重新開始烈虎拳的修鍊。不知不覺很快就到晚上了,此時的辰九游也已經滿頭大汗。

這時從遠處,跑來一名丫鬟,氣喘吁吁。

「小。。。。。。侯爺,原來你在這啊,老太君想你和她一起吃個飯,麻煩你去一趟。」

辰九游疑惑地道:「奶奶是有什麼事情嗎?」

「回小侯爺,奴婢也不知道啊。」

辰九游也不疑有他,也許是老太君想孫兒了吧,也是很久沒去拜見老太君了,欣然答應前往。「我沐浴一下,就會前去,你去和老太君說下吧,我會過去的。」

說完,就急速邁著虎步奔向卧室,轉眼就消失在丫鬟的面前。

一陣微風吹過,徒留丫鬟吹着冷風。。。。。。

————————————————————

飯點時刻,辰九游沐浴完后,第一時間就到老太君的卧房請安。許久沒看到老太君,他也甚是想念,在這個侯府,也只有老太君一人能讓他放下心防。來到卧室,老太君已經在飯桌上等候,眼睛一直看着門口,一直在盼望着辰九游的到來,也許對老人家最大的快樂,是看着自己的孫兒吧。

「奶奶好,請恕孫兒不孝,許久未向奶奶請安。」辰九游半跪在地愧疚地說道。

「奶奶沒怪你,快起來快起來,讓奶奶好好看看。」老太君急忙把辰九游拉起,抱了抱辰九游道。

「孫兒好著呢,多謝奶奶關心,奶媽也要多注意身體啊,你年紀已經很大了,要多注意穿衣,多注意飲食,少操點心。」

「奶奶身子沒問題,話說游兒你最近的變化很大啊,身子都變壯了,聽張虎說你正在和他學武,聽說學武很苦的,游兒你受得了嗎?」

辰九游自從與張虎學武之後,一改之前身瘦體虛的情況,身子也越發壯實,如若脫下衣服,已經能看到其充滿曲線感的肌肉,它的肌肉也不像健美先生那樣誇張,但是卻充滿力量。

「奶奶,孫兒不苦,反而感到快樂,練武使我快樂,我已無法自拔。奶奶就放心吧,我會注意身子的。」

感受着老人對他的溫馨親情,他暗暗做下決定,以後一定要常來向老太君請安。

老太君拉着辰九游的手,來到飯桌前做下。

「游兒,叫你來,主要是有事情和你說。

下周就是夏至了,也是你母親的忌日,到時候你得到城外的白鶴山莊拜祭一下你的父母。」

聽完,辰九游才知道,下周竟然是母親的忌日。罪過啊,太過沉迷練武,連這麼重大的事情都忘記了。

「好的奶奶,下周我會準時前去拜祭父母的。」

「孔管家已經幫你準備好拜祭的東西了,到時候你找他領取一下,同時在路上也要注意安全啊。」

正事說完之後,辰九游與老太君開始吃飯。但是好景不長,一位容貌美麗的婦人到來了,她的身後跟着一位與辰九游同齡的少年。

「老太君好,今天你怎麼有興緻和九游一起吃飯啊。不如加兩雙碗筷給我們母子倆吧。

九明,和你九游哥哥問聲好。」

跟着李氏到來的是她的兒子,辰九明。他繼承了李氏的容貌,長得並不賴,除了眼睛較小,其他並沒有什麼毛病。從進來到現在,沒正眼瞧過辰九游,眼睛中摻雜着對他的不屑。

「九游哥好。」聽到母親的吩咐才不情不願與地向辰九游問好。

老太君看到李氏的出現,滿臉笑容瞬間消失,變臉程度看得辰九游都不禁嘆奇。看老太君的瞬間變化的臉色就知道她心情不好。

「不了吧,我和九游也已經吃好了,如果你們還沒用膳,就讓廚房為你們做吧。

來,游兒,跟我到房裏說說話。」

說完就帶着辰九游,一句話都不說地離開了。李氏不僅不能吃到飯還得憋屈地對老太君請安道別。

看着祖孫二人漸漸遠去,等到他們都離開之後,她垂下的雙手突然抓緊,甚至抓出血痕,臉色變得鐵青。過會後,身體漸漸顫抖起來,抓起飯桌狠狠翻起,將飯菜打落在地上,啪的一聲,全部摔得粉碎。旁邊的丫鬟僕人嚇得跪下,雙手捂耳,驚慌不已。

身旁的辰九明也臉色漲得通紅,開口罵道:「都是孫兒,為什麼這麼對待,老不。。。。。。」不等他罵完就被李氏掌嘴。

「閉嘴,這也是你能罵的,跟我走!」說完就走了出去,急促的步伐可以看出她的心情並不美麗。

有人說,老人都是話癆,這話果然沒有說錯,沒想到聊天一下子聊到了深夜,要不是顧及到老人需要充足的睡眠,估計還能講個幾天幾夜。

深夜,辰九游終於從老太君家脫身,感覺比打烈虎拳還累。回到卧室,關上房門,辰九游臉色變得陰沉下來。

下周的拜祭,如果是要出城的話,那麼毒殺他前身的幕後黑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幸好不是明天就得出發,還可以做一些前期準備。這回得思量一個萬全之策,他們不會想到辰九游也正在等着他們的動手,好挖出到底是誰狠心下毒,如若抓到幕後黑手必將此身所受之苦百倍千倍還之!

第二天早上,辰九游早早來到大堂,找到孔管家,讓他安排馬車和隨行護衛出行。等待一會後,登上馬車。

「小侯爺這次要到哪裏呢,還是上次的天涯閣嗎?」

「不,這回我要去鐵鋪,車夫你了解京城最好的鐵鋪在哪裏嗎?」

「要說最好的鐵鋪,那就是兵鑒閣了,許多江湖人士,都是從它那買賣兵器,他們可以根據顧客的要求定製專屬兵器。」

「那就去兵鑒閣吧。」

「好嘞,小侯爺坐穩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件事,你們怎麼看。」陳彥山背著雙手,看向那黑色的幽靈飛行器,目光火熱的同時也帶著一絲凝重。

「什麼怎麼看,瞪大眼睛朝前看唄。」吳成沒好氣的說道。

他們這幾個教授和陳彥山也算是老交情了,說話自然也是沒什麼太多的顧忌。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李天航這個人……」

「他這個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