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婷:「小人告退。」

「嗯。」

傍晚,太陽匯聚成耀眼的光芒,變成了一張金色的CD。萬里無雲的天空是藍色的,像一個清澈的天湖。

米蘭看著吃飯來的劉婷,向她敬禮。

淡淡地說:「坐下一起吃吧!」

我嚴重懷疑這個人是來吃飯的,我有證據…

劉婷坐在米蘭對面,劉婷看著米蘭,似乎在等她談吃的。

米蘭淡淡地說:「吃吧。」

劉婷「是的。」

兩個人開始吃起來。

米蘭拿起一小塊紅燒魚放在嘴裡。嗯,非常好吃,比以前廚師做的還要好吃。

還有為什麼感覺有點眼熟!

劉璋看著劉備。「這不像前水皰(廚師)的本事。是水皰的變化嗎?」

沒等劉備回答,陸琴率先出聲了。

「回到王業,這就是我兒子所做的。」

陸婷,這些話,被別人說的風陸琴,是最好的,自己說出來就是自吹自擂,想要贏得獎勵。

劉亭笑著說:「一直以來,我都得到了太子的許多恩惠,卻無法報答。反派最近泡藝學得不錯,想報答王子的恩情。請請王子不要拒絕。」

米蘭吃了比原廚師多兩三倍的美味,笑著點點頭。

「食物很好吃。」

劉婷聞言嘴角輕輕一勾,眼中帶著笑意。

「謝謝王爺的誇獎,如果王爺不嫌棄,飯後是由小人來做的嗎?這可以看作是報答王業的好意。」

米蘭頻頻點頭,「是的。」

這個好,這個好,這個大廚好!

只可惜,一個多月後就要進宮了。

不過算了,如果能吃一個多月的美食,就吃一個多月的美食吧!

劉婷笑著看著眼前的女人,笑了:「是的。」

兩個人靜靜地吃飯。

米蘭吃著嘴裡的魚,覺得應該還有魚骨,用舌頭翻了翻,想把魚骨挖出來。過了一會兒,他終於挖出一根魚骨,優雅地吐出來,才放心地咽下去。

唉,以前是小弟幫忙挑魚骨,現在沒人挑了。我真的不習慣!

果然,習慣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劉婷注意到米蘭的動作,起身向米蘭走去。

用筷子夾起一塊魚,小心翼翼地挑出魚刺,把挑好的魚放在米蘭碗里。

他淡淡一笑說:「大人,請用。」

米蘭驚訝地看著劉婷說:「難怪原來的老闆這麼喜歡他。」

他細心,能察言觀色,行動力強。

我本想說不,但看到他很挑剔,我也沒說什麼。

劉璋起身,把對面的凳子放在劉婷身後。

「丁偉,坐下。」

「謝謝你,上帝。」

劉婷坐下后,他認真地幫劉璋挑魚刺。

米蘭吃無刺魚其實挺開心的。的確,奢侈讓人陶醉,讓人懶惰。

我不禁想:以前自己做飯,現在自己做好了,有了好廚師,現在都是廚師了。

現在不用做飯了,還有人在等我。的確,人是墮落的。

但是我喜歡這種墮落…

嘻嘻。

挑完魚骨,劉婷開始吃。

落日的餘暉從未驅散它的熱情。它把溫暖的光撒在兩個並排坐著優雅吃飯的人身上。這一幕美麗而溫馨。

宮裡路過的僕人們心裡都贊道:『老爺和這丁偉像一對金童玉女!』

……

早晨,面對著初升的太陽,天空藍得像被洗過一樣。

早餐后,米蘭像往常一樣坐在梨樹下看書、喝茶、吃零食。

早上,她沒有見到劉婷。

直到午飯時間,她才看到帶著食物來的劉婷。

米蘭看著擺起來的盤子,那些讓食指大動的五顏六色的盤子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今天是什麼日子?為什麼菜這麼多?」

劉婷看著米蘭,笑著說:「今天是反派的生日。這頓飯是為反派慶祝生日。」

心裡有點忐忑,王爺這麼大度的人,應該不會怪我吧?

米蘭看著他,淡淡地問:「今天是你的生日嗎?」

劉婷勾著嘴唇笑了,用明亮的眼睛看著米蘭。

「是的。」

米蘭很期待他的眼睛。

嗯…他不想向我要禮物,是嗎?

似乎沒有禮物送給他。

哦,對了,既然他做了一桌好菜,那就是他的生日禮物。

那我為什麼不為他的生日做一頓飯呢?

米蘭想了一會兒,決定做火鍋給這個人嘗嘗,這讓他大開眼界。

說到這裡,我已經很久沒有吃過火鍋了。

好吧,我承認,我只是想吃火鍋…

「今天的晚餐由我來做,這是為了祝賀你生日快樂。」

劉婷聞言先是一驚,戰神王爺竟然會做飯!

終於釋然了。可能不好吃…

算了,就算報告再沒味道,也是她的心,我就將就了。

柳婷薄唇輕勾,受寵若驚,說道:「小人吃了王業做的飯,真是福氣。」

兩人相對無言的吃著午飯。

晚飯後。

米蘭沒有在亭子里看書喝茶,而是去廚房工作。

多年後,(包括閉關修鍊的時候。)她終於去廚房做飯了!

在確定了油、鹽、醬、醋等食材的位置后,我們開始搭配火鍋食材。

有些食材是這個世界上沒有的。沒人看的時候,米蘭用創意在空間里洗切,拿出來直接放進食材里。

米蘭技術嫻熟,沒有犯任何錯誤。

有些東西刻在骨頭裡,想用的時候,隨時可以拿出來。

米蘭對火鍋食材很得心應手,這樣別人就可以幫忙摘菜洗菜了。

其實人們心裡都很驚訝。他們怎麼覺得王業的水泡藝術看起來很純熟?

雖然心裡有疑惑,但是沒有表現出來。

火鍋底料做好之後,米蘭會裝在大碗里。

……

做完一切后,我看了看時間,決定多做點冰沙。

搭配火鍋,當然是冰沙。雖然吃冷吃熱對胃不好,但是吃一兩次也沒關係。只是不要經常吃。

米蘭看著僕人,把大冰塊端了上來。

拿出一副一次性手套(這是修仙界用自己的水系做出來的女人。)走向站在他身邊的劉備。

「把這個放在手上,然後破冰。越碎越好。」

劉備的冰臉瞬間就破裂了。

即使內心再無語,她也只能伸手去拿,琢磨著戴上這隻一次性手套,讓她失去她的冰。

王爺也真是的,竟然讓我這個西陳國第一高手,撞了冷場,真是大材小用。

兩朵花盛開,每張桌子一朵。

半躺在沙發上,劉婷仔細看了看秘方秘籍。

陸琴從院外回來,走到劉婷面前,說道:「公子,太子讓雲侍衛打冰。」

劉婷聞言,翻動書頁手,疑惑的眼神抬頭看著陸琴。

「你說王業他們在哪裡撞上了冰?」

陸琴的心中充滿了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