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星河將水桶打上來后,提高屋子裡面,蘇慕蓮也跟在其後。

「少爺跟蘇姑娘是越發的有默契了。」一個下人笑著打趣道。

「就是,你看少爺從小到大哪兒吃過苦,為了蘇姑娘,不惜干起了體力活,看來我們少爺對蘇姑娘是愛得深沉啊。」有一個感嘆著,畢竟郎才女郎。

只見另外一個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有些遺憾的搖著頭,道:「可惜蘇姑娘要守孝三年,看來我家少爺也要跟著等三年了。」

……

蘇慕蓮擦著房門,故意沒有聽見他們的話,反而陷入了沉思。

「慕蓮。」劉星河低聲喚道。

緩過神來的蘇慕蓮,疑惑的看向劉星河,問道:「怎麼了?」

劉星河並未立刻說話,而是上前,靜靜的看著她,見她頭髮凌亂,便抬起手為她理順。

蘇慕蓮下示意的動了動,隨後羞澀的低下頭,嘴唇微啟,卻又欲言又止。

「慕蓮,新家新生活,答應我,以後一定要好好地生活。」劉星河聲音極其溫柔,低聲說著。

蘇慕蓮感受到他的關心和寵愛,一時之間有些不適應,卻也不知道如何表達,最後也只是點點頭。

劉星河見她又害羞起來,得意一笑。

「待會兒我命人送些傢具來。」劉星河說道。

「不用了。」蘇慕蓮連忙拒絕著,她不想受到他太多的恩惠,繼續道,「傢具這些東西我還是買得起。」

「慕蓮,沒事的。」

「星河。」蘇慕蓮不等他說完便打斷道,一本正經的說著,「別這樣,不要對我太好了,不然我怕以後還不清了。」

聽了此話的劉星河笑了笑:「我不需要你還。」說完便走到院子中栽種花草。

無奈的蘇慕蓮長嘆一口氣,喃喃自語道。

「可是我們沒有結果啊。」 打掃了一天,終於將店鋪打掃乾淨,但是並未立刻入住,而是回到了小店鋪中,蘇慕蓮再回來的路上買了許多酒菜,在後院中擺上桌子,做了滿桌子的菜。

「姐姐,今兒是什麼日子?」提前回到家倒床睡覺的蘇慕芝,被院中飯菜的香味喚醒,迷迷糊糊的走到外面,有些驚訝的問道。

端著菜出來的蘇慕蓮,淡淡一笑,輕聲說著:「會喝酒嗎?」

「啊?」蘇慕芝被這突然起來的問題,問得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回答。

蘇慕蓮也不催促,擺放著碗筷,補充道:「今天我們來喝兩杯。」

不知其因的蘇慕芝機械的點點頭,看著心情沉重的蘇慕蓮,心中又泛起陣陣心痛。

蘇慕蓮將兩個空碗擺放在自己和她的面前,然後將其倒滿,隨後舉起碗,蘇慕芝也跟著舉,兩人輕輕一碰。

「慕芝,明兒我們就搬家了。」揚著苦笑的蘇慕蓮一飲而下,環視眼前一圈,淚水漸漸染濕了眼眶,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可以離開這裡了。」

「姐姐……」跟著飲下的蘇慕芝知道她難過,可未嘗她不難過,勾出一抹無奈的微笑,安慰道,「爹娘和弟妹的仇,我們已經報了,天上的他們,也會安心許多。」

「不!」蘇慕蓮厲聲反駁著,嘴角強擠出一個陰狠的笑,「慕澤只是下落不明,終有一天我會找到慕澤,我們姐弟三人會重新團聚的。」

所謂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蘇慕芝當然知道蘇慕蓮心中的痛苦,贊同的點點頭,說:「慕澤這麼聰明,他一定會回來的。」

「慕芝,爹娘和妹妹的仇,我還未報完……」蘇慕蓮呵呵一笑,意味深長的看向蘇慕芝,虛眯著雙眼,眼神陰沉狠辣,冷哼一聲,慢悠悠的說道。

蘇慕芝看著她可怕恐怖的雙眼,身子忍不住微微顫抖,如今的蓮姐兒,陌生得有些可怕,但是她並不介意,她只知道,眼前這個逞強的女孩,是她的姐姐。

「以前蘇家是怎麼對我們的,從今往後,我會一點點,一點點的加倍奉還。」蘇慕蓮嘴角上揚的幅度又加深不少,隨後又將碗倒滿了酒。

隨後姐妹二人又舉起碗輕輕一碰,一飲而下。

「自從你收留我的那一刻起,我便告訴自己,你就是我的親姐姐。」蘇慕芝非常感激的看向蘇慕蓮,說著,「以後無論遇到任何的事,都不會離你而去。」

蘇慕蓮聽后,欣慰的笑了笑。

「你們所以為我的父母,也並非是我的親生父母,我是被撿回來的。」蘇慕芝心酸一笑,眼眶溢出淚水,自嘲道,「到現在都不知,我的爹娘究竟是誰。」

緊接著,從她的裡衣拿出一個玉佩,低著頭說道:「我養父母臨死前告訴我,他們是在河裡面撿到我的,而這個玉佩,便一直跟著我。」

蘇慕蓮伸手摸了摸那塊白的玉佩,摸上去冰冰涼涼,看著上面刻著孔雀的圖案,定是價值不菲,可又摸到玉佩的右下角殘缺一小部分,這玉的價值也跟著掉了不少。

「慕芝,等我以後有錢了,一定會幫你找到親生父母,讓你們團聚。」蘇慕蓮握緊她的手,柔聲說著。

聽了此話的蘇慕芝,心中泛起真真心酸,連忙搖著頭,語氣堅定的說著:「我才不要,我這輩子死都要跟姐姐在一起。」

話一剛落,蘇慕蓮用手指狠狠地彈了彈她的額頭,假裝嗔怪道:「別老是把死字掛在嘴邊,多不吉利啊。」

蘇慕芝聽到她的這一番話,更加心酸,也只是淡淡一笑。

蘇慕蓮倒滿了酒,兩人又喝了幾碗,便有些醉意了。

「今日我們姐妹談心。」蘇慕蓮又添滿酒,笑嘻嘻的說著,「喝個痛快。」

這段時間,蘇慕蓮經歷了這麼多,早就想借酒澆愁了。

「你是不是喜歡楚雲鶴?」蘇慕蓮露出八卦的笑容,打趣的詢問道。

被說中心思的蘇慕芝,雙頰立馬紅了起來,趕忙低下頭,卻止不住嬌羞的笑容,嬌滴滴的說著:「姐姐,你就別胡說了,我和楚公子第一次見面,怎談得上喜歡呢?」

可是她的表情卻告訴蘇慕蓮,與話不符。

「一見鍾情這四個字,你不會沒聽說過吧?」蘇慕蓮見她模樣,忍不住打趣問道。

蘇慕芝害羞的眨了眨眼睛:「我當然聽說過了。」

「其實我覺得楚雲鶴對你也挺有意思的,若你兩人多多相處,說不定這情義便出來了。」蘇慕蓮意味深長的打趣著,「楚家也是大戶人家,若你真嫁了去,後半輩子便衣食無憂了。」

蘇慕芝聽后,害羞得耳根子都紅了起來,跺了跺腳,說著:「姐姐,楚家公子又豈能是我能高攀得!」

「胡說!」蘇慕蓮連忙嗔怪著,糾正道,「我們家怎麼了?若你真嫁給楚雲鶴,姐姐自然不會讓你在夫家面前低聲下氣,抬不起頭。」

「姐姐!」蘇慕芝嬌羞的輕喚一聲。

蘇慕蓮笑了笑:「若你喜歡他,我便想辦法撮合你們,若你不喜歡,那就罷了,這愛情可是要自己爭取的,若他哪日娶了旁的姑娘,你就等著後悔吧。」

蘇慕芝微咬著嘴唇,猶豫起來,她今日見著楚雲鶴自然心動,可想著自個兒到底是女孩子,若是太主動,便會掉價。

「我自然不會讓你像個狗皮膏藥似的僅僅貼上去。」蘇慕蓮似乎看透她的心思,打趣的說著。

蘇慕芝點點頭,表示答應,隨後靈機一轉,笑問著:「姐姐,我瞧著劉公子與楚公子對你都很上心,也不知這二人,你更中意誰呀?」

這句話,讓蘇慕芝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有氣無力的笑了笑,回答道:「我如今可沒有心思談婚論嫁。」

「可姐姐終有一天你是要成親的,這兩人,一個溫柔體貼,一個外冷內熱,若你真的選擇的話,你會選擇誰?」蘇慕芝十分好奇的笑問著,很想知道答案。

蘇慕蓮愣住了,她忽然覺得自己像個渣女。

「我也不知道。」 兩姐妹最後都喝醉了,天還未亮便醒了,兩人梳洗打扮后,換上新衣裳,代表新生活的開始,走到北街的店鋪,開始忙碌起來。

第一鍋點心出爐,正好太陽升起,百姓們也紛紛出來。

蘇慕芝拿著鑼鼓走到門外,敲了敲,敲鑼聲引起周圍人的注意,緊接著笑嘻嘻的說著蘇慕蓮教她的台詞。

「各位父老鄉親,這裡走這裡看,蓮姐兒的點心鋪重新開業,為感謝新老顧客對本店的厚愛,為此今日到後日,全場商品一律八折。」

聚集在一起的父老鄉親,對著「八折」一次感到疑惑,好奇的紛紛詢問。

蘇慕蓮見蘇慕芝不知所措,於是走上前,笑著說道:「就比如說你們買了十文錢,打個八折便只要八文錢,二十文錢便只需付十六文。」

這麼一舉例,各位都恍然大悟的點點頭,紛紛說好。

蘇慕蓮又緊接著說道:「這次新推出了爆漿蛋糕和酸奶泡芙,也推出了主食,比如缽缽雞還有麻辣燙,還有各種炒飯,大家都可以嘗嘗。」

對於這新奇的名字,大家都非常感興趣,迫不及待的去門口排起隊,不一會兒便似長龍,蘇慕蓮和蘇慕芝忙得不可開交,新推出的點心,也得到百姓一致好評。

到了中午,店裡面坐滿了人,大家都很期待,當然類別交多,還好蘇慕蓮早早就做好了準備,缽缽雞,麻辣燙,炒飯很快的便上了桌。

對於這花式吃法,人們更加興奮,不過一天,蓮姐兒的點心鋪生意火爆,甚至吸引臨鎮的人。

連忙累了三日,戌時三刻的時候,客人減少,蘇慕蓮和蘇慕芝也有了休息的機會。

這個時候,只見身穿藍色布衣的程傲然走了進來,對於他的到來,蘇慕蓮有些驚訝,不過甚是歡迎,笑嘻嘻的問道:「今兒你怎麼來了?」

「我在對面租了鋪子。」程傲然說道。

蘇慕蓮聽后不免一愣,驚訝的問道:「你之前租的那鋪子呢?」

畢竟這段黃金街,租金要比之前貴得多,而程傲然不過是小小的獵戶,通過打獵為生,再花上大筆銀子付租金的話,豈不是太不划算了?

程傲然當然不會告訴她,是為了能日日見著她,才會租到對面。

「之前租的鋪子,時間滿了,房租租給了旁人,我找了幾天,就只有對面的鋪子了。」程傲然眼不跳心不紅的解釋著。

蘇慕蓮見他一本正經的說著話,自然也就相信了,點頭說道:「以後我們便是面對面了,多多關照啊。」

可是一旁收拾東西的蘇慕芝,見了后,總覺得程傲然是故意而為之,當然她並沒有把這個猜測告訴蘇慕蓮。

程傲然點點頭,道:「這幾日我忙著打獵,看著你也忙著搬家重新開業,所以便沒來找你,這幾日,你還好嗎?」

並未深思熟慮的蘇慕蓮,拍了拍胸膛,笑說道:「放心吧,對了,你鋪子什麼時候重新開業?」

「明日吧。」程傲然淡淡的說道。

「那明日我幫你吆喝吆喝?」蘇慕蓮笑嘻嘻的問道,

意向「低調」的程傲然,自然沒有這種習慣,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只是淡淡一笑。

蘇慕蓮見他這反應倒是著急起來,問道:「行和不行倒是說句話呀!」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蘇慕芝自然看懂程傲然的心思,連忙上前解圍,假裝嗔怪著:「姐姐,這幾日我們生意忙,哪兒還有時間去幫著程公子吆喝?」

蘇慕蓮細細一想,也贊同的點點頭,看著程傲然感激一笑,忽然也想起了程傲然的性格。

「吃飯了嗎?」蘇慕蓮有些尷尬,笑著轉移著話題。

程傲然微微搖著頭。

「你能吃辣嗎?」蘇慕蓮又緊接著詢問道。

「啊?」一味吃得清淡的程傲然,一時之間不知所措,最後竟然鬼使神差的點點頭。

蘇慕蓮很豪氣的拍拍胸膛,說道:「那你今日來得正好,我請你吃火鍋。」

「火鍋?」程傲然和蘇慕芝聽后,疑惑不解的望向她,忍不住問道。

「嗯哼。」蘇慕蓮點點頭,「我今兒熬了酸梅湯,慕芝你封好后,你去後院的水井冰一冰,這可是火鍋的必備飲品之一呢!」

蘇慕芝聽了后,邊忙點頭去忙了。

程傲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笑著婉拒:「多謝蘇姑娘的好意,這……」

「嗨,程傲然,你這樣就沒意思了。」蘇慕蓮不等他說話,故作不滿的微蹙眉頭,抄起手說道,「你幫我這麼多次,我好心好意請你吃飯,你卻這麼不給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