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銘沾沾自喜之餘又盯上陳范的墨鏡,搓著手道:「嘿嘿,陳范你這墨鏡不錯。」 第553章、美女蛇的報復!

裝飾豪華的房間里,兩個男人舒適的躺在沙發上。

一個英俊消瘦,一個矮胖和藹。兩人的手上都端著一隻漂亮的高腳玻璃杯,新倒的紅酒,氣味還沒有揮發出來。所以,他們正在輕輕的搖晃著手裡的杯子。

「洪公子,這女人還真敢這麼高調的召開新聞發布會——難道她掌握了什麼證據不成?」男人笑呵呵的問道。他喜歡笑,因為即便自己說的話對方不是很喜歡聽,他們看在自己傻笑的份上也不會真的生氣。

能夠坐在今天的這個位置上,一是因為他的工作能力不錯,最重要的就是因為他愛笑的特點。伸手不打笑臉人嘛,笑起來總是能夠多認識一些朋友。

「他能有什麼證據?」洪夢樓冷笑著說道。「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依法進行的。每一個步驟都無可挑剔——我已經向她講明了我們會如何做。她即便知道是我們搞的鬼,又能怎麼樣?她說的話,有人會信嗎?」

「她會不會錄下我們所說的話了?」胖子說道。

洪夢樓臉色一凜,然後很快又舒展開來,笑著說道:「她又怎麼會知道我會陪你們一起去呢?她又怎麼知道我們會和她談論一些什麼問題呢?難道她會把每一個合作者的聲音都錄下來?那樣的話,這個女人的提防心也太深太重了。敗在這樣的女人手上,我心服口服。」

「但願沒有。不然的話,我的職位不保,公司的名譽也將遭受重挫。」胖子對著洪夢樓舉了舉杯,說道:「她不是神仙,沒有預測先知的能力。我想,她能做的也只是解釋吧——我們再拖兩天,然後再去找她談收購的事情。如果她還不答應的話,連續查她幾次,讓公眾對她們的產品完全失去信心——這樣一個很有潛力的品牌在市場消失很讓人痛心。可是,也給公司減少了一個競爭對手不是?公司仍然是要感激我的。」

洪夢樓笑了笑,說道:「我只是不喜歡別人不尊重我。還有那個混蛋——竟然敢問我賣不賣我爹。他以為有蔡公民給他撐腰就可以無法無天了?蔡公民是他什麼人?只是利用他的醫術而已。當真正的權利鬥爭到來的時候,蔡公民也只會明哲保身,把他當做一枚可用來犧牲的棋子——做為一個棋子,竟然沒有做棋子的覺悟。還真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只有自已身居高位時,那才是醒掌天下權。只有自己躺在美人的懷裡時,才那是醉卧美人膝——別人的權利別人的美人,終歸是別人的。不能因為和自己沾親帶故,就認為那全都是自己的。」

「不被人尊重,那是因為洪公子以前太低調了。這件事完結后,你將贏得他們的尊重。當然,我是一直很尊重洪公子的。我深知洪公子在燕京那個圈子裡的能量和影響力。」

洪夢樓嘴角微笑,抿了一口紅酒,說道:「等著看戲吧。」

「呵呵。好。我已經安排人去現場打探消息了。一旦有什麼問題,他們會立即給我電話的。我倒是要看看洪公子和美女共舞會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胖子善意的奉承著洪夢樓,說道。

————

————

聽到厲傾城若有所思的話后,全場嘩然。

難道這次的葯監部門的抽檢是有什麼陰謀不成?

而且,厲傾城好像已經熟知這一陰謀。

「厲董,請問你所說的『居心叵測迫害民族產業甘為洋奴的小人』指的是什麼人?」

「厲董,傾城國際是被人陷害了嗎?」

「厲總有沒有證據證明自己所說的話?能不能向媒體展示你所擁有的證據。」

———

記者七嘴八舌的提出問題,所有人都沒辦法在厲傾城拋下這麼大一個誘餌后保持冷靜。

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實在是太會說話了。一驚一乍,一勾一引,將所有記者的眼球全都給吸引到這件事情本身上面。

厲傾城揮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接著說道:「在事情剛剛發生的前幾天里,我一直不願意站出來解釋。因為我對自己的產品有信心。我對檢驗部門的工作人員的品德素質也有信心——金蛹養肌粉是百年秘方,在上市之前我們便經過了多達數十次的產品體驗。葯檢部門是我國的權威檢測部門,我相信他們一定會還給我們一個公道。我們的解釋是沒有意義的,葯監部門的檢測結果就是我們給消費者的最終回答。」

頓了頓,厲傾城說道:「只是,我們的工作人員向葯監部門詢問了好幾次,得到的回答都是還在檢查,暫時沒辦法出據結果。在我們的產品遭遇信任危機,銷售額下降了百分之四十后,我得到了這樣一份很重要很關鍵的錄音。」

錄音?

所有記者都跟打了雞血一樣的興奮。凡是和錄音掛購的,一般都是能夠引爆眼球的事件。

難道,他們將要見證新一輪的『錄音門』誕生嗎?和其它的什麼『裸×照門』、『海航門』、『空姐門』等門事件一樣的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

這次,不待記者們發問,厲傾城便主動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錄音筆遞給了旁邊的工作人員。

「請大家先聽完錄音。接下來我會給大家解釋這些錄音的緣由和來歷。」

工作人員接過錄音筆,把它接在會議室的電腦上,然後通過電腦的音像設備進行播放。

接著,在全場記者的見證下,重放了幾天前厲傾城和寶潔集團的代表談話的細節。在場記者聽到寶潔公司願意支付十億美金的天價來收購傾城國際,一個個嚇得膛目結舌。

可是,讓人想不到的是,厲傾城竟然拒絕了他們的收購要求。接著,洪夢樓的聲音出現了。以十分張狂霸道肆無忌憚的威脅語氣要求厲傾城出售傾城國際,並且還當著厲傾城的面詳細的述說了如果厲傾城不出售的話,他將要採取的報復辦法。

不過,中間也出現了一個小插曲。 最強狂兵 當又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出現,出聲問洪夢樓賣不賣令尊的時候,全體笑場,不少人捂著肚子半天才緩過勁兒來。

驚了。怒了。瘋狂了。

所有人都明白了事件的真相。

這是陰謀。赤裸裸的陰謀。

這是報復。提前聲明過的報復。

你想想,一件涉及到全球排名第一的日化產品集團華夏第一的美容產業公司以及具備高官背景的神秘少爺的恐嚇威脅——這樣的新聞會不會大火?

所有人都有種『超值』的感覺。今天果然是沒有白來一趟啊。這位厲美人輕易不出面,一出場就送了媒體界如此大禮。

這件新聞,足夠他們好好的炒作一陣子了。

劉易斯擰開自己面前的話筒,說道:「現在是自由發問環節,但是,需要舉手提問。不然聲音交夾在一塊,厲董聽不清楚,她也沒辦法回答媒體朋友的問題。對不對?」

一個戴著小紅帽的記者舉手,被傾城國際的工作人員示意可以提問。小紅帽記者說道:「厲董,這些錄音是從哪兒得到的?你是事情的參與者,為何你當初不知道有這起錄音呢?」

「這是一位美容院的顧客在知道傾城國際的困境后,主動給我們送來的。我很感謝在這種非常時期,有那麼多支持傾城國際的朋友願意和我們共同進退。」厲傾城笑著說道。「當時我正陪著寶潔公司的代表和這位姓洪的先生談判,而談判的地點就在傾城國際美容院的休閑區。哪兒原本是提供給前來美容院顧客喝茶聊天的地方,所以,我們過去的時候,還有其它的客人在哪兒交談。」

「據說,當時那位客人正在玩弄自己剛剛購買的錄音筆。聽到我們的談話后,就想試試錄音筆的質量問題,就把我們的談話內容給錄製了下來。也正是這位顧客的無心之舉解救了傾城國際眼前遇到的難題,讓媒體和公眾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不然,由我自己說出這些內幕,你們會相信嗎?」

厲傾城之所以說安排一位『熱心觀眾』出場,主要是不想承擔太有心計的罪名。你想啊,你能夠把和寶潔公司的代表談話內容錄製下來當做證據,也同樣會把其它合作夥伴的話給錄製下來。

到時候,這個惡名一旦傳出去,誰還敢和厲傾城談生意?

當然,這個解釋很幼稚,很多人也會懷疑它的真實性。可是,只要厲傾城拒不承認,事情也會慢慢淡化的。

真亦假,假亦真。很多事情是沒辦法分清楚真偽的。

「厲董,從這段錄音的內容我們知道,這是一起故意針對傾城國際的陰謀。請問,你能公布這位以權壓人陰謀陷害傾城國際的神秘人物的身份嗎?」

(PS:第二更,求紅票!) 陳范看劉銘喜歡,直接將墨鏡取了下來,塞到胖子手上:「喜歡就拿去。」

胖子迫不及待的將墨鏡戴上,隨後一臉騷包的在幾個雇傭兵面前走來走去的嘚瑟著。

陳范搖了搖頭,隨後打開背包,從裡面取出打火機、多功能軍刀示意劉銘拿去分開了大家。

雇傭兵一看有好東西,眼睛都直了,一窩蜂的衝上來搶。

「挖槽,都別搶,這是陳范拿回來的,起碼要給我留一個。」

劉銘的呼叫聲,很快被雇傭兵們的喧鬧聲給淹沒了。

聽到陳范回來了,阿龍和阿虎,簇擁著陳美香和阿冷迎了出來,眼中的關切之色顯而易見。

雖然陳范才進去安全區幾天的時間,但是在他們看來,那個安全區無疑是龍潭虎穴,生怕陳范有什麼好歹。

陳美香緊緊拉著陳范的手,眼角晶瑩的淚水在微微閃動著:「小范,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媽,你放心,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小范,你回來了是不是就不用再進去了?」

「沒有,還是要進去的。」

陳美香知道陳范以身試險是要救出白老大和老張,她時常教誨陳范做人要知恩圖報,所以也沒多說什麼,只是不斷叮囑陳范要注意安全。

陳范一番勸說加保證,總算把陳美香給哄住了,急忙把李大叔和李大娘喊來,帶陳美香去屋內歇息。

陳美香服用靈藥已經有六個療程了,身體逐漸好轉,但是最近開始出現一些後遺症,每到晚上就全身發冷,頭暈腦脹,但是到了天亮又逐漸恢復正常。

陳美香怕陳范擔心,所以暫時沒有告訴他。

阿冷用黑漆漆的動情雙眼看著陳范,笑了笑沒說話。

阿虎是個直性子,上前就問道:「陳教頭,沒事吧?」

陳范笑著道:「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嗎?」

「那白老大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已經沒事了,有我在,情報科的人不會再拷問他們的,不過想要被釋放還要過一陣子。」

阿虎不解道:「為什麼啊?陳教頭你都主動進去交待了,怎麼還不放人?」

阿龍打斷道:「那還用問,他們打算用白老大做人質,逼陳教頭替他們做事。」

「踏馬的,太不講究了。」阿虎憤憤然的罵道。

阿龍看了看陳范制服,隨後問道:「陳教頭,你現在是強戰士了?」

「恩,昨天剛通過測試,今天被派到無人區執行任務,我繞到這邊來看看情況。」

「不厚道,剛成為強戰士就派你去無人區,簡直不把你當人看。」

陳范擺了擺手道:「不說這些了,這幾天小煤礦這裡什麼情況?怪物有沒有出現?」

阿龍回答道:「這幾天一切正常,集市上的守備部隊三天前撤離了,咱們又收攏了不少兄弟,現在小煤礦這裡已經聚集了五百多個雇傭兵,而且陸陸續續的還有傭兵過來報道。」

「恩,繼續收攏人馬,加強訓練和戒備。」

「放心吧,陳教頭,現在小煤礦的四周都被咱們給肅清了,圍牆和大門防線也進行了升級,除非是怪物的大部隊前來進攻,否則它們占不到便宜的。」

陳范拍了拍阿龍的肩膀,讚許道:「乾的不錯,在我回來之前,一定要守住這裡。」

阿龍和阿虎拍著胸口保證道:「保證完成任務!」

陳范又交待了一些事情給阿龍給阿虎做,現在就剩下他和阿冷了。

陳范疑問道:「阿冷姐,你今天怎麼這麼安靜?」

阿冷撫媚一笑道:「我在等你開口啊,我猜你肯定有事要跟我商量。」

「額,你又知道了?」

「嘻嘻,我是瞎猜的,怎麼樣,我有沒有猜中?」

陳范無奈點頭道:「猜中了!」

「那你快說說看是什麼疑難雜症!」

陳范低聲道:「我進去安全區后一切按計劃進行,已經初步取得張龍的信任,但是這老小子很謹慎,非要我把家人也帶到生存區裡面,他才放心。」

阿冷抿著嬌艷欲滴的紅唇,沉思了片刻,方才回答道:「這一招釜底抽薪確實正中要害,你如果不答應,張龍肯定生疑,可要是答應了,那不是讓陳阿姨以身試險?」

陳范為難道:「誰說不是,我也在糾結著要不要帶你們進去,安全區裡面的醫療條件比較好,帶你們進去把身體給養好了,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陳范,你打算把我也帶進去?」

「恩,幫你療傷只是其中一個目的,趁著這個機會,讓你了解下裡面的狀況,說不定對你的刺殺任務有幫助。」

阿冷有些感動道:「陳范,姐姐我有點感動啊,你這麼替我著想,是不是對姐姐我有好感?」

「這那跟那?你別誤會啊。」陳范連忙擺手解釋道。

有點跟不上阿冷思維跳躍的節奏,這個殺手姐姐最近說話越來越沒分寸了。

阿冷眼中稍稍有些失望,嘴上還是逞強道:「瞎緊張什麼,姐姐我就是開個玩笑而已。」

「這種玩笑以後還是少開一點,說正事吧,我剛剛說的事情,你怎麼想?」

阿冷沉吟道:「如果有辦法可以隨時離開安全區,那我們進去住一陣子也無妨,我到還好,關鍵是陳阿姨,可以利用這次機會把病給看好。」

「那胖子呢?」

說到劉銘,阿冷自己也覺得奇怪:「胖子最近不知道什麼情況?突然轉性子,跟變了一個人似的,不過我還是不建議帶他進去。」

「為什麼?」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胖子短時間內還無法完全改掉身上的臭毛病,帶他進去萬一捅了婁子就麻煩了,把他留在小煤礦比較合適。」

陳范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那好吧,暫時先這樣吧,阿冷姐這幾天你準備一下,等我從無人區執行完任務回來后,再來接你們。」

「恩,知道了!」阿冷一臉期許的應道。

半小時后,陳范回到了越野車上,黃宇看到陳范回來以後,面色才稍稍緩和。

「陳范,你怎麼去了這麼久?」

「有點事情多耽擱了一會,咱們這就去邊界吧。」

「好。」 生存區的邊界比以往更加的凄涼,隨處可見一些來路不明的痕迹。

陳范皺了皺眉頭,這痕迹應該是四不像的怪物留下的,也只有它們才敢毫無顧忌的闖入生存區。

怪物們如此頻繁的進出生存區,是在刺探軍情嗎?

黃宇看陳范盯著地上的痕迹在發愣,便忍不住問道:「陳范,怎麼了?」

陳范回過神來應道:「沒什麼!」

黃宇隨後將路線圖和要搜集的草藥的資料拿了出來。

「陳范,按照路線圖的指引,那個草藥位於坐標**的無人區內,距離我們現在的位置大約一百公里。」

陳范伸手將路線圖和草藥的資料拿了過來,估算到:「算上來回的路程和採集草藥的時間,順利的話十個小時就能回來。」

「這樣吧,黃宇,你在這裡等我,十個小時后我要是沒能按時回來,你就先到集市上等我。」

黃宇猶豫道:「陳范,你一個人真的可以?」

陳范笑著道:「當然可以,你準備好請我吃大餐吧。」

「那好吧,你自己多小心。」

「恩,你也是,若是遇到怪物,馬上跑,千萬別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