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領軍者在內,所有人都被掀飛了,全都咳血。

領軍者起身,忌憚的盯著林凡:「你到底是誰?」

林凡笑了笑:「你身上沒有寧家的血脈氣息,跟我走吧,給你一支真正的無敵鐵軍。」

「道友,你過了,這麼當眾搶人,太不將我寧家放在眼中了。」

林凡呵呵一笑,正主終於來了。

寧往我。

「家主。」

「家主。」

「拜見寧家主。」

「參見寧家主,寧家主壽與天齊,永生三萬紀。」

……

寧往我,在這妄川星,他就是唯一的真神。

他從寧家府邸步步而來,接受萬靈叩拜,似緩實疾,三兩步之間,就已經邁進了第一樓中。

他的身後,跪倒了一群人。

「父親!快快殺了這個狂徒!」寧浩哈哈大笑,真正的救星來了!

他的父親來了,無人敢不給面子。

在這三千界當下的臨神中,他父親殺出了赫赫威名。

「孽子。」寧往我冷冷的掃了一眼寧浩:「此事後,寒泉九幽面壁一千年,否則終有一天,寧家會因你而亡。」

寧浩臉色大變。

寒泉九幽,那是寧家的絕地,哪怕是主宰層次的生靈進入其中,一個不好,都會慘死。

寧往我背負雙手,他盯著二樓的包廂,道:「道友,我來了,放人吧。」

林凡嘖嘖一笑:「寧家主好大的口氣,你來了,本尊就必須要放人嗎?」

寧往我呵呵一笑:「我想不出你不放人的理由;除非……你想死。」

「不問緣由,不尋根本?」林凡冷笑。

寧往我道:「若不知緣由,不尋根本,我就不會責罰犬子讓他前往寒泉九幽。」

「還不夠。」林凡開口。

「道友,見好就收。」

「是嗎?寧家主好大的口氣,你確信,這就夠了?」

這句話,卻是林天開口,他向前跨了一步,冷漠的盯著寧往我。

「你是……」

寧往我皺眉。

但很快,心中一顫,差點沒嚇死他!

他想起來了,這人是誰。

林凡的二子!

然後,他的眸光,仔細的掃過那幾位天香國色的女子。

心中在顫。

像是被人一把就攥緊了,差點透不過氣來。

「哈哈哈……在我父親面前,還敢放肆?神都救不了你,你們肯定要死!」寧浩大喜!

這些人真的是不知死活,他巴不得這些人在強硬一些,狠狠的將他父親得罪。

「啪。」

一個耳光,將寧浩的半邊臉直接打爛:「孽子!你害苦了我!害慘了寧家!」 「好了,知道錯了就行了,吃飯吧。」

看到自己老婆如此陳懇的認錯,姜天也是不忍,隨即揮揮手說道。

「謝謝老公。」葉曦說道。

說著葉曦走過去抱起兮兮說道:「走吃飯去。」

抱著兮兮走到一邊,便低聲對著兮兮說道:「兮兮,到底怎麼回事,媽媽那裡錯了惹到你跟粑粑了。」

「這。」

兮兮搖頭說道:「爸爸不讓兮兮亂說,所以兮兮不能告訴你。」

「連我都不能說。」葉曦問道。

兮兮直搖頭。

「好吧,小沒良心的,你真成你爸的小棉襖了,居然不告訴媽媽,虧媽媽這麼疼你。」葉曦做出一副傷心的表情說道。

看到媽媽傷心,兮兮頓時內心深處劇烈的掙紮起來,歪著頭,很是為難,「但是粑粑讓我不要告訴媽媽?」

葉曦那個氣啊,都說女兒是粑粑上輩子的小情人,她今天再一次見識到了,「你可以悄悄告訴媽媽,不讓粑粑知道就好了。」

兮兮權衡再三,最後還是搖搖頭說道:「不行,兮兮答應粑粑了,不能說,就是不能說,媽媽對不起。」

說著兮兮從葉曦的懷裡掙脫出來,朝著姜天跑了過去,一下子撲到姜天的懷裡,對著姜天說道:「粑粑,媽媽剛才想從兮兮這裡知道你你為什麼生氣,兮兮什麼都沒有說。」

「哈哈哈哈。」

姜天忍不住對著兮兮狠狠的親了一口說道:「不愧是我的小棉襖,真乖。」

「乖什麼乖,你們父子兩居然聯合起來欺負我,這日子沒法過了,不行,我要重新生一個,我要生兒子,到時候,我有兒子,讓兒子幫我。」葉曦說道。

「好啊,我們在生個兒子。」姜天一臉微笑著說道。

「兮兮,你想不想要個弟弟。」

姜天說著轉身對著兮兮說道。

「想,粑粑,我兮兮能有個弟弟嗎?」兮兮雙眼一亮,顯然對於自己能夠有個弟弟很是滿意。

弟弟自己能有個弟弟。

兮兮越想越興奮,當即從姜天懷裡離開,轉身朝著樓上走去。

姜天和葉曦當場一愣,對著兮兮問道:「兮兮,你幹什麼去。」

「當然睡覺,粑粑和媽媽要給兮兮生弟弟,外婆說了,不能打擾你們。」說著就跑的沒影了。

姜天和葉曦當即對望一眼,姜天是一臉笑意,葉曦卻是臉色一紅,朝著姜天狠狠的瞪了過去。

姜天一臉無辜的樣子。

至於剛才的生氣,直接被拋之腦後了。

「都是你,被女兒知道了吧?多丟人啊。」葉曦說道。

姜天連忙說道:「老婆,我錯了還不行嗎?再說了,給弟弟生個弟弟好像是你說的啊,我只是跟著說而已,而且你不想給兮兮找個伴。」

「反正我不管,今天晚上不要來我床上。」說著轉身上樓而去。

姜天摸了摸鼻子,一臉無辜,不跟著去,鬼才不跟著去,再說了女人,讓你不去,你真不去,就是一個棒槌了,傻子。

他姜天自然不可能是棒槌,是傻子了。

姜天連忙就要跟上去,但是剛準備上去,突然門外的一陣響動引起了他的主意,姜天什麼人,當代人王,傳說中的存在,整個府河御景有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住他,他眉頭微微一皺,意念橫掃,整個府河御景的一草一木,全都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 蘇玥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服用養精丹,就開始練習九天玄針。接連三日,她都讓人將飯菜直接端到房中。

期間蘇國公夫婦還擔心女兒,可透過窗戶看到女兒精神奕奕,就叮囑所有人都不準打擾女兒。

皇上冊封縣主的聖旨都是蘇國公代領,那些恭賀的帖子,蘇夫人代收代回。長樂郡主,崔小姐,等人上門恭賀,也沒見到蘇玥。

直到第三天,蘇玥滿臉喜色地打開門,成了!

「爹,娘,我可以救祖母了。」蘇玥第一時間將這消息告訴大家。

「真是太好了,玥兒,這三天你都跟着神仙學習嗎?」蘇國公覺得女兒這醫術來得太玄乎。

因為他去偷看過兩次,女兒都是一個人在房間里,對着虛空不聽地練針,看起來就挺嚇人。

「對!」葯仙就是神仙,蘇玥直接承認。

蘇國公與夫人對視一眼,要不要找個和尚,道士到家裏看一看?

女兒這樣子看起來有些不正常,反正就挺慌,這要是鬼上身,怎麼辦?

「國公爺,夫人,杏榜報喜的人來了。」朱管家高興地大喊著。

「大哥,你中了。」蘇玥比所有人都興奮,第一個跑到外面去。

前世大哥沒中,真是太好了。她重生就是要讓親人們越來越好,幸福圓滿。

第一個扭轉命運的人就是大哥,蘇玥奔赴到外面,「我大哥第幾?」

「縣主,蘇修文中會試第一名會元。」報喜官差高興地回答。

「會元,爹娘,大哥中會元了。」蘇玥高興地眼淚都掉下來。

「好好好,陳嬤嬤趕緊給喜錢。」蘇夫人也是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報喜官差捏了捏薄薄的紅包,好聽話一籮筐,然後去下一家。

全家最淡定的人應該就是蘇修文,中貢士意料之中,第一名會元意外之喜。

會試第一名再加上國公府深得君心,不出意外,前三名穩了。

所以各府的賀禮都送過來,蘇國公愣是給臉上多笑出幾條皺紋。

最高興的還是蘇修文准岳父家,崔尚書帶着女兒當天就親自上門道賀。

蘇玥拉着大嫂的手,說悄悄話,自從大嫂與大哥定親后,就沒有再外出參加各種宴會。

否則京城第一才女的名號,怎會落到宋一瑾的身上,那必須是大嫂。

崔曼語紅著臉被未來小姑子打趣,剛剛爹與國公爺將婚期定在四月十八。

殿試結束后,她就可以成為他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