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龍境的修道者.在仙界宇宙.實在是太多太普通.就算是斬殺了地火通臂猿.也不至於得到段靈的邀請.

段靈的身份地位.他們幾個落雪門的弟子.可是再清楚不過.

「三小姐.這會不會……」李錦年上前一步.走到段靈身邊.面色古怪地朝秦逸望過去.

「怎麼.難道你想說我沒有這個資格.我會沒有資格.」面對李錦年.段靈可就沒有面對秦逸時那麼客氣了.哪怕李錦年剛剛比秦逸要威風得多.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李錦年的表情.有些尷尬.急忙想要解釋.

秦逸此刻.仔細觀察.立刻發現.李錦年的境界.雖然高過段靈.甚至其他二男一女.境界都比段靈高.但是他們都以段靈為首.很明顯.段靈才是他們幾人中的首腦.

李錦年幾個人.都是聽從段靈的號令的.

「你不是那個意思.就不要阻止我.」段靈冷冰冰對他道.轉過臉面對秦逸的時候.又變得淺笑倩兮.明媚動人.「我就是看他順眼.就算只是斷了絕劍宗弟子的一條胳膊.也讓人覺得爽快呀.」

「原來她是看絕劍宗不順眼.」從段靈的話語里.秦逸立刻分析出來.「她也是借這個舉動.表達對李錦年剛剛表現的不滿呢.」

秦逸暗暗操控風暴之眼.朝李錦年望過去.頓時發現.李錦年眼中.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怨憤.投向了秦逸.

不過他的臉上.掩飾得很好.沒有表露絲毫.

「段靈自己是爽了.但是好像給我引仇恨了.」看著段靈笑意盈盈的模樣.秦逸知道.對方肯定沒有想到這麼多.心中又是無奈.又是好笑.

看著段靈期盼的眼神和伸出的小手.秦逸正在考慮著.是接受對方的邀請.要是婉言拒絕.依靠自己的力量.在這仙界宇宙發展.突然間.心裡傳來魂的聲音.

「秦逸.答應她的邀請.加入落雪門.對你的益處遠遠多過壞處.就算是得罪了這李錦年.也是值得的.」

聽到魂的建議.秦逸臉上做出猶豫的神色.但是在段靈緊張兮兮的時候.秦逸突然展顏一笑.和對方嫩白的小手輕輕握了一下.點點頭道:「嗯.謝謝你的邀請.我願意加入落雪門.」

秦逸和對方的小手.只是一觸即松.眼神清亮.彬彬有禮.這個表現.看在段靈眼中.頓時讓她對秦逸的好感度.直線上升. 看到秦逸答應下來段靈的邀請.李錦年顯然是不願意的.但是他卻不好說什麼.只能站在一邊.

不過以秦逸的觀察力.就算李錦年掩飾得再好.他依舊可以看到對方眼眸深處.不斷涌動的陰霾.

「這個傢伙..」秦逸心中冷笑一聲.暗暗警惕.

「秦逸.我現在還有其他事情要做.就不送你了.這裡是屬於十大宗門中央的公共地區.雖然面積很大.但是碧海滄瀾距離落雪門並不算遠.你速度快一點的話.一天就可以到達.」

段靈一邊說著.纖細修長的手指.輕輕一彈.一塊玉牌.飛到了秦逸面前.

玉牌上面.浮現出淡淡晶瑩的白色光芒.看上去叫人特別舒服.

秦逸握住的剎那.頓時感覺.一陣清涼.穿遍全身.特別舒服.就連自己的思維.都變得冷靜.比平時敏捷起來.

稍微探出一點真氣.秦逸立刻就發現.原來這玉牌之中.含有一些可以讓人冷靜、清醒的陣法.

「這是落雪門弟子人手一塊的憑證.平時帶在身上.對修行也有好處.」段靈繼續道:「你帶著它回去宗門.到時候自然會有人接待你.實在不行的話.你就報我的名字.誰要是敢不買賬.回去我就狠狠教訓他.」

段靈很霸氣地拍了拍胸脯.一副完全把秦逸當自己人的架勢.

旁邊的李錦年.嘴角都要抽搐了.

「好了.我再給你畫張地圖.你就可以直接去了.」說話之間.段靈手指在半空不斷划動.

一道道瑩白色的細線.在半空迅速交織.片刻之間.一副地圖.就出現在秦逸面前.上面山川河流.都惟妙惟肖.看上去.就像是把一座座山川、一條條河流、一片片森林.給縮小了無數倍一樣.在地圖上.秦逸甚至可以看到河流的涌動.森林裡的樹木.隨風微微擺動.實在是叫人嘆為觀止.

而地圖上面.已經用很醒目的紅色.標註出來了起點和終點.只要不是傻子.有了這幅地圖.恐怕就算是閉著眼.也能夠去到落雪門了.

「秦逸.我們有事就先走了.過些日子.我們宗門裡見.你可要儘快提升.突破化龍境.進入不朽境啊.到時候獲得了神力.你才可以真正開始在宗門立足.我的威名.只能罩你一時.罩不了你一世啊.」臨別之前.段靈很小大人地拍拍秦逸肩膀.一副苦口婆心.諄諄教誨的模樣.看得秦逸哭笑不得.

作別之後.秦逸站在原地.看著段靈在其他四人的護衛下.一路朝著遠處飛去.

秦逸清楚地看到.離開之時.李錦年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掃了一下.目光彷彿是刀子.直直壓迫向秦逸的喉嚨.

秦逸覺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對方哪裡對自己這麼大的仇恨.

不過別人瞪向自己.他自然沒有避過的道理.甚至還用上比李錦年還要兇惡一萬倍的眼神.死死瞪了回去.讓李錦年很是愣了一下.顯然從沒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等到段靈等人全部離開后.秦逸按照地圖的描繪.避開一個個妖獸出現的場所.一路暢通無阻.朝著落雪門的方向飛去.

「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要問.趁這個時間.你問吧.我知道的.都會回答你.」飛行的時候.不等秦逸主動開口.魂便說道.

秦逸點了點頭.的確.正如魂說的那樣.進入仙界宇宙.雖然才短短時間.但是他卻面對了許多前所未有的場面.接觸了一些從沒聽說過的信息.

不過幸好.和其他人晉陞到仙界宇宙.兩眼一抓瞎不同.秦逸的體內.有魂這個老古董.對仙界宇宙.它可是比其他人要了解透徹得多.

整理了一下措詞.秦逸道:「魂.首先第一個問題.化龍境之上的境界.是不是叫做不朽境.」

這是秦逸從之前幾人的對話中聽到的.

「是.」魂點了點頭.「化龍境銘刻九道龍紋.之後完成蛻變.擊敗心魔.就會提升到更高層次的不朽境.

之前我和你簡單提到過心魔天劫.說到了仙界宇宙.我會再和你詳細解釋.

現在趁著介紹不朽境.我就和你詳細解釋一下.這要突破時.面對的最危險的天劫.」

魂伸出爪子.拍打著腦袋.好像是想讓自己的思維.變得有序一點.繼續道:「所謂的心魔天劫.就是人心中的底線.

每個人心中.都有屬於自己的道德底線.也有自己的做人、做事的底線.

當你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做法越過了自己的底線.那麼你的內心.就會對這件事耿耿於懷.從而在心底種下魔種.日後成為心魔.揮之不去.永遠無法去除.」

「當你從化龍境.開始衝擊不朽境的時候.這些心魔就會出現.衍化出種種幻象.來干擾你的神智、意志.甚至會讓你產生幻覺.陷入永恆的痛苦中.從此變得瘋瘋癲癲.一身神通哪怕再強大.也等於說被廢掉了.」

「而且心魔天劫最危險的.就是只能依靠自己的意志.去抵禦住誘惑.其他人根本幫不了你.」魂嚴肅地朝秦逸望了一眼.問道:「秦逸.你到現在為止.做過什麼事情.越過你的底線了嗎.越過底線的事情越多.越過底線的程度越大.你未來遭到心魔天劫的反噬.就更加強大.更加危險.」

秦逸認真想了一下.鄭重回答:「有.而且我感覺很嚴重.」

「是什麼.」魂全身一震.緊張問道.雖然它很清楚.任何人都有心魔.但是秦逸有心魔.它比任何人都要在意.

「就是剛剛的王冥.我竟然沒有殺了他.留下了這個禍患.」秦逸咬著牙道.

頓時之間.魂就覺得.秦逸突破化龍境的時候.應該不會為心魔天劫的事情苦惱了.

「實在是太沒底線了..」魂的心裡.暗暗嘀咕.

聽到秦逸回答的白鈴兒.則是捂著嘴唇.咯咯嬌笑不止.

「好了.下面就是不朽境.秦逸你聽好了.」魂繼續道:「不朽境.一共分為八個等級.分別是一等行星級.二等恆星級.三等星域級.四等領域級.五等界王級.六等天尊級.七等宇宙級.八等不滅級.

每提升一級.力量至少都是百倍成長.並且每一級提升.都會獲得強大的新能力.」 「不朽境..」聽完魂的介紹.秦逸心中默念一遍.將不朽境八個等級.全部牢牢記在心裡.

此刻.兩人已經在崇山峻岭中飛過一段距離.身下樹林成嶺.奇山妙水.處處都透出和世俗宇宙.完全不一樣的味道.叫人嘆為觀止.

「那獸兵是什麼意思.」秦逸問出了第二個問題.「之前見到地火通臂猿的時候.你說它達到獸兵層次.難道妖獸和修道者一樣.也和有等級劃分.」

「是的.」魂說道:「仙界宇宙的等級、地位.可以說.比世俗宇宙要嚴謹得多.不同等級之間.也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誰要是敢越級做出一些事情.是會受到法律的嚴酷懲罰的.

妖獸在等級上.總體分為獸兵、獸將、獸神和獸尊四個級別.

獸兵和獸將.又分別有上、中、下三個等級.詳細上看.就是八個等級.分別對應修道者的不朽境八個境界.

比如獸兵下等.就對應不朽境的行星級;獸兵中等.對應不朽境的恆星級.

而到了獸神境界.就對應上不朽境的宇宙級.

最強悍的獸尊境界.那就可以說是萬古巨頭.直接抗衡人類修道者不滅級的存在.撕裂神話階梯的大門.都有可能.」

「神話階梯.」秦逸眉頭一皺.

「是的.那是一個緣故的傳說.傳聞只要能夠撕開神話階梯的大門.赤足踏上神話階梯.走完全程.經歷九九八十一難.就可以成就諸神之位.壽命與天地同歲.

不過這只是個傳說.當年不敗龍帝也不過達到了不朽境的巔峰不滅級.並沒有能夠絲滑神話階梯的大門.」

「原來是這樣.」秦逸點了點頭.這個問題太過虛無縹緲.秦逸也沒有再過糾纏.繼續問道:「我原本來到仙界宇宙.是打算自我修鍊.尋找奇遇的.為什麼當時段靈一邀請.你就要我加入落雪門.」

「哈.這就關係到仙界宇宙中的一些規則了.」魂笑著道.

說話之間.秦逸面前.出現了一座懸空的蓮花寶塔.足足有二三十萬丈高.滾滾水流.化作一條條瀑布.從花瓣中溢出.浩浩蕩蕩.衝擊下來.聲勢浩大.遠遠望去.彷彿銀河墜落九天.天地之間.懸挂了銀白色的綢緞一樣.叫人驚嘆.

秦逸甚至可以感覺到.這座蓮花寶塔內.蘊含著一絲絲強大的靈識.要是被自己吞噬的話.真氣必然會變得更加充盈.浩大.

不過因為對仙界宇宙不熟悉.秦逸擔心要是吞噬這座蓮花寶塔.引發了什麼禁制、陣法的話.那就得不償失了.於是便轉過一道弧線.從蓮花寶塔旁邊繞了過去.

繞過蓮花寶塔.天空之上突然烏雲密布.剎那之間.電閃雷鳴.猛然劈落.

每一道閃電.都有劈斷山河的恐怖威力.甚至讓秦逸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都受到某種力量的牽引.要被閃電吸過去一樣.

不過這些閃電.像是刻意避開秦逸一樣.並沒有那一束.是沖著他來的.但是穿梭在這密密麻麻的閃電中.依舊讓人心情緊張.手心出汗.

魂也知道.此刻情況特殊.於是閉口不言.

飛行了足足七八個時辰后.秦逸才從滾滾黑雲中.穿了出來.頓時之間.只覺得陽光燦爛.天地之間.一片銀裝素裹.光芒在大地上折射.出現一片片七色彩虹.如拱橋一般.直通遠方天際.

而在地平線上.一座巍峨高大的雪山.彷彿是聳立在天地之間.是支撐天地的神柱.

雪山上面.一座座銀白色的宮殿、高樓大廈.鱗次櫛比.叫人看上一眼.就感受到無比雄渾的味道.

和雪山上的座座宮殿一比.世俗宇宙中.恢弘的乾坤大陸軍事學府.簡直就和一個破落的小山村沒有區別.

「按照地圖.前面那座雪山.應該就是落雪門的所在了.剛剛那片巨大的烏雲.可能是落雪門的禁制之一.」離開壓抑的烏雲.面對此刻優美的風景.秦逸的心情.也變得好起來.「魂.你現在可以繼續說了.」

看到秦逸面對這比世俗宇宙雄奇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景色.依舊能夠保持鎮定、冷靜.魂心中暗暗讚賞.道:「你知道為什麼你的真氣明明很雄厚.但是在面對王冥的時候.依舊在一開始.被他摧枯拉朽一般壓制.要不是擁有遮天魔爪.你就危險了.」

想到一開始.自己轟出的真氣.面對王冥的時候.被對方如撕紙一般.輕鬆全部撕碎.秦逸心中.頓時升起一團戾氣.

「其實很簡單.因為在仙界宇宙.人人在體內運轉的.都是元氣.而不是真氣.元氣你可以簡單理解為.高度濃縮的真氣.

如果說元氣是一柄鋼刀的話.那麼真氣.就是一柄紙刀.你覺得鋼刀和紙刀對砍.誰會獲勝.」

見秦逸沒有說話.魂繼續道:「原本我也打算讓你作為散修.在仙界宇宙.先適應一陣.等到合適的時候.再找個機會.讓你將體內真氣.轉化為元氣.

但是現在段靈邀請你加入落雪門.這就是一個天大的好機會.

加入落雪門.宗門立刻就會幫助你.將真氣全部轉化為元氣.而且必然是運用落雪門的獨門秘典.會讓你在轉化的過程中.事半功倍.將損失儘可能降到最低.」

見到秦逸眼中露出的不解神色.魂解釋道:「真氣轉化為元氣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會有損失.而且這些損失.是用什麼方法.都不可能彌補的.

我就是擔心你獨自轉化.一旦失敗.後果不堪設想.所以才沒有讓你一進入仙界宇宙.就轉化元氣.

而在仙界宇宙中.各個宗門都擁有自己的獨門秘典.專門幫助剛入門的弟子.轉化元氣.

這些秘典.都是各個宗門中.無數輩的宗主、長老、弟子.反覆鑽研.研究出來的.可以說.已經將元氣的損失.降到了極致.

仙界宇宙十大宗門.秘典的作用.其實都差不多.不過都要比其他宗門.要有效得多.不然的話.它們是不可能崛起的.

如果你作為散修.或者是加入小宗門的話.沒有秘典輔助.到時候損失的元氣.可就比加入落雪門要多得多.」

聽魂這麼一解釋.秦逸就明白了過來.

「原來我一開始.就比王冥落後這麼多.如果當時我體內運轉的是元氣.而不是真氣的話.就算不動用遮天魔爪.我都絕對有實力.越級挑戰.直接把他給斬了.」秦逸眼中.閃過一道濃濃厲芒.

兩人說話的功夫.時間如同流水.很快過去.皚皚白雪覆蓋的雪山.此刻已經近在咫尺.

秦逸此刻.甚至已經可以看到落雪門高聳入雲的大門.聳立在雪山上.晶瑩剔透.給人一種.諸邪不侵.萬法不滅的偉岸味道. 就在秦逸和魂即將步入落雪門領域範圍的時候.王冥此刻.正如同一隻受傷的大蝙蝠一樣.穿梭過一片片沼澤、森林.面前的虛空.出現了一道長達數百萬丈的裂縫.

這道裂縫.橫亘在半空中.看上去.就像是太古天神的巨劍.狠狠斬落的一般.

裂縫裡面.無時無刻不再透出凌厲的劍氣.森森嚴寒.如冬天一般肅殺.吸走天地間.一切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