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分鐘后。

蕭易猛地一抬手——

唰!

一道金芒,陡然從鐵臂胸口上佩戴的一枚黑色鐵皮上,破裂而出。蕭易手疾,一把抓住,藏匿在一塊元晶石裡面。

到這時,方才停止《萬獸吞噬訣》的施展。放開鐵臂的束縛。

不過,饒是如此,鐵臂已經渾身都是汗水,臉色慘白一片。

成功得到蕭韻的靈魂,蕭易鬆了口氣,見鐵臂一副死了的表情,目光一轉,看向獨眼巨人道,「它們喜歡吃肉,對吧?那好,就把這個傢伙吃了吧!」

蕭易指著鐵臂。

「啊?」獨眼巨人一驚,緊接著,恍然醒轉過來,興奮道,「多謝主人。」

話畢,對著矮巨人,一陣嘰嘰咕咕。

「呱唔!」「呱唔!」

矮巨人一聽,興奮大叫,舉起狼牙棒就朝著鐵臂的腦袋,狠狠砸下。

「滾!!!」

慘白著臉龐,氣息若有若五的鐵臂,驀然一聲大吼。無形的氣勢激散出,震退想吃他肉的矮巨人。只不過這一提氣,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堂堂鐵臂軍團大統領,絕世魔王,居然也有一天淪落至如此境地。這一刻,鐵臂突然領悟到了什麼。他凄涼的躺在大坑中,孤零零一個人,仰望血色蒼穹,眼角忽地滾落淚水。

狂傲了一輩子,最終落得如此下場,哪怕是他的部下,鐵臂軍團其它統領、都統,此刻也是忙著吸收魔力,而沒有考慮到他。或者說,根本沒想起過鐵臂。

以往之所以服從鐵臂,那是畏懼鐵臂的實力。現在鐵臂隕落,幾大統領高興還來不及呢。他們恨不得大聲喊出來,「這個殘暴魔王,終於死了!」

高高在上一輩子,到頭來一個親信也沒有,鐵臂這一世活的很可悲、可憐!

輕輕搖頭,蕭易沒有再理會信念逐漸消散的鐵臂,轉身大步向血池走去。

矮巨人在獨眼巨人的驅使下,自動讓出一條通道,然後跟在獨眼巨人身後,抗著狼牙棒,一副趾高氣揚。

「轟!」「轟!」「轟!」

……

巨大的血池正中央,一道道粗大的血柱衝天而起。澎湃浩瀚的魔力,隨著血柱,衝上高空,然後向四面八方傳遞開來。越接近血池,魔力越充沛。

這一點,蕭易深有感觸。

站在血池岸邊,俯視清澈透明的血池,蕭易目光投射到了那正中央巨大的黑色魔胎上,皺眉思索。

從此處看去,魔胎中確實蘊含了強大的力量。那股力量,讓人顫慄,讓人心悸。

可蕭易莫名有一種錯覺,這個魔胎,怎麼似乎很好吃呢?

是的,蕭易有種把魔胎一口吞了的欲/望!

吸收了魔胎流露出的氣息,刺激的蕭易大腦,不斷冒出一個念頭。

吃了它!吃了它!吃了它!

……

明明是人族,卻想吃魔族的魔胎。大爺的,自己這算怎麼回事?

蕭易無語。

「人族小子,陪本座一起死吧!哈哈……」

突兀地,一道凄涼的大笑聲從背後傳來,沉思中的蕭易剛有所警覺,卻已來不及做出反應。

只感覺身子一緊,被一股巨力牢牢拽住。然後,雙腳離地,身子向著萬魔潭疾速衝去。

唰!

身體拋空,直線墜落。

在掉入萬魔潭的瞬間里,蕭易元氣外放,施展《萬獸吞噬訣》,以無形力量,硬生生拖著魔胎,一起掉進了萬魔潭。

然後——

「嘭!」

血色的水潭表面,激起了十幾米高的浪花。

蕭易、鐵臂、魔胎,一起被翻滾的血水,快速淹沒……

… 噶!

萬魔潭四周。

所有看見這一幕的魔人,傻眼了。

魔胎被蕭易拉著,掉進萬魔潭,讓吞沒,這……這他娘的什麼情況?

包括狂龍太子在內,所有魔人這會兒的大腦,都是一片空白。

就是獨眼巨人,也是一臉震撼。

不過,旋即,獨眼巨人猛地想起了什麼,臉色大變,驚恐叫道,「不,不!!!」

蕭易死了,受主僕契約力量的影響,它也會死!

瞬息間,獨眼巨人渾身冰涼,控制不住的顫抖。

只是——

「不對啊!」

獨眼巨人忽然一怔,「怎麼過去那麼長時間了,我還沒死?」

按照主僕契約,蕭易一旦死亡,獨眼巨人也會立即跟著死去。可現在,蕭易明明被萬魔潭吞噬,獨眼巨人它卻……

「我明白了!」獨眼巨人忽地咧嘴,大笑道,「哈哈,主人沒死!哈哈哈……」

「呱唔!」「呱唔!」

矮巨人見獨眼巨人-大笑,也跟著興奮叫喊起來。

不過,它們這一叫,把其它魔人終於從獃滯中喚醒。

「魔胎不見了!魔胎不見了!」

「我剛才看見了,是鐵臂大人拖著那個人族男子,把魔胎一起帶進了萬魔潭!」

「什麼?魔胎掉進了萬魔潭?這……這下怎麼辦?」

「完了,完了,完了,好不容易誕生一個魔胎,沒想到掉進了萬魔潭!」

……

四周的魔人,或是破口大罵,或是哀聲哭泣。

即使是狂龍太子等幾大統領,也面如死灰。魔胎掉進萬魔潭,哪怕是它們,也無能為力。

誰也沒看見的是,萬魔潭血色的潭水表面下,一個漩渦正在迅速凝練而成。

唰唰唰!

血色的潭水下,一縷縷淡金色的流光,不斷盤旋轉動。

金光的中心,巨大的魔胎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死死咬合住。莫名氣機牽引下,魔胎內部散發出的魔力,彷彿設定好了一樣,經特殊的通道,進入蕭易的頭頂!

是的。

蕭易掉進了萬魔潭,但沒有被恐怖的潭水融合,而是運轉《萬獸吞噬訣》,吞吸魔胎的力量!

淡金色的流光,圍繞在蕭易周身。

一動不動,彷彿嬰兒一樣的蕭易,突然睜開雙目,眼中光芒閃爍,激射出一束璀璨的銀絲,游弋激蕩,以此散發著陣陣駭人的光芒。並在豁然間爆發出一道璀璨的銀白色光芒,電光閃石一般疾射而出,淹沒在血水中。

「唰!」「唰!」「唰!」

流光碟旋。

魔胎迅速縮小,磅礴的魔力,經《萬獸吞噬訣》的吞吸,不斷進入蕭易體內。

而由此引發的動靜,就在蕭易感受到了,一股磅礴浩瀚的神秘力量,真從連綿不絕的從血脈深處激蕩開來,只是瞬間,蕭易就有點架控住這股力量。

當即,他開始全力的修鍊起來。

「嘭啪!」

熒光閃爍。

巨大的魔胎,經過不斷吞吸,終於全部融化,進了蕭易的體內。也就在這時,蕭易的全身突然間爆發出璀璨耀眼的銀紫色光芒,一縷精神波動憑空顯現。

這是一道肉眼無法看見的波動,神秘而詭異,眨眼的時間便將蕭易的手腳覆蓋住。

光華流轉中,一縷縷奇異的氤氳紫霧淡然閃現,不停的折射衍變幻化出無比絢爛奪目的光彩。

在神秘紫霧的作用之下,彷彿是流光幻影一般,空間中詭異的泛起了一陣強烈的精神波動,龐大而濃郁的氤氳紫色頓時從蕭易的體內如火山爆發般迸發而出,將整個全部身形籠罩其中。

「嗡!」「嗡!」「嗡!」

萬魔潭的潭水,微微抖動。

淡金色光圈中,蕭易全身上下紫色的霞光繚繞,銀白色電流閃爍不斷,翻騰起伏之間彷彿熊熊燃燒的烈焰一般。璀璨的神芒浮現不斷遊動,強烈的能量波動激散開來,將周身十米的地面映射的恍如白晝。

氤氳紫霧翻騰之間,蕭易只感到全身上下的血肉彷彿被一股巨力硬生生的撕扯成一片片,全身的鮮血就好像被澆上熱油一般,驟然沸騰不止。

蕭易沒看見的是,一縷縷銀白色的輕煙自他的頭頂緩緩冒出,飄散至夜風中,隨風鼓盪不息。

驀然,一陣似爆竹一般的「劈里啪啦」的脆響聲陡地響起。自血脈深處迸發出的強大力量,宛如一條條靈巧的游龍一般,轉瞬之間瘋狂地沖入了蕭易四肢百骸中。

然後在一股神秘力量的牽引下,迅速地融入到全身上下每一寸的血肉之中。

肌膚在蠕位,骨骼在顫慄!

身體劇烈改造所帶來的疼痛,蕭易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強忍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巨大痛苦,運轉起龐大的精神力密切的注視著身體的每一點變化。

紫霧繚繞,光華浮現,蕭易的體內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銀白色的能量不住的涌動翻騰向前挪移,骨骼、經脈、皮膚……蕭易體內每一寸角落都在發生著常人難以想象的改變。

一股股龐大而又神秘的力量,肆無忌憚地穿行在了蕭易全身上下每一寸血肉,一點點的滲透進了他的骨骼、筋絡乃至皮肉當中,然後不斷地瘋狂錘鍊融合。

這一刻,蕭易的身體在永無止境的淬鍊之中,漸漸的發生著神秘莫測的改造。

璀璨耀眼的光華流轉之中,彷彿是一團騰騰燃燒的烈焰。劇烈的能量波動閃爍間,蕭易的身體忽然變得近乎透明,隱約之間甚至能看到裡面的五臟六腑。

驟然,一聲若有若無的凶獸嘶吼忽地響起,就見一頭渾身遍布著銀白色鱗甲,通體宛若堅硬精鐵鍛造而成的人形凶獸虛影,漂浮在了蕭易的背後虛空之中,張牙舞爪,咆哮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