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老黃谷才移步從腰間包裹里拿出一塊黃布,把鼠精丟下的那顆牙齒包起撿了起來,再次放進包裹里。

老光谷彎腰撿牙齒的時候,在他身後的老四看見老黃谷後背的衣衫早已經濕透。

老四心中感到很奇怪,現在還是五月,又是午夜時分,氣溫一點都不高!!在剛起陰風的那陣,老四渾身還有些發冷了!!老黃谷怎麼還出汗了呢?沒等滿是疑惑的老四開口詢問,老黃谷慌忙的對他說了兩字:「快走!」說完頭也不回的奔著來路快速的離開現場。

老四更是奇怪了!!老黃谷不但沒了剛剛那強大的氣場,就好像是突然斷電了一樣。連聲音都明顯不對了!!這也太奇怪了呀!!

老四一路小跑的跟著老黃谷的身後,一路上不停的問東問西的,但老黃谷就是不回答他。一直等到到了他們借宿的村民家,老黃谷實在是經不起老四的墨跡,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向他交代了一遍。

原來早上準備的那些東西都是有名堂的!!就說那十二根纏著紅布的錐形木棒,它叫截氣釘,長一十三寸,頂端一點三寸寬,是專門用來阻斷一個格局的氣脈流通的。當然,要是用積年的棺材釘,效果才能達到最佳,但匆忙之下根本找不到棺材釘,所以老黃谷就用的是木棒代替了。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的木棒纏上紅布隨便找個地方插下去就可以作截氣釘了,要通過硃砂在紅布上寫上一些咒文賦予它一定的法力,再與相應的陣法按照特定的方位插入才能生效。

風水堪輿里,只要是成形的墓局,不管它的風水好與壞,都有它自己的一套氣脈流向,也就是氣場。

大多數修鍊的邪祟,他們並不是通過視覺感觀與外界交流,他們都是通過氣場與外界聯繫。

現在把它流通的路線堵死之後,藏身其中的邪祟好比於一位正常人突然失去了雙眼一樣。

這個時候,它在地下就會感覺到渾身不爽,生不如死。有些修鍊時間不長,道行低的邪祟甚至都有一蹶不振的可能。而要擺脫種困境,它們就必須逃出藏身地。

當它們逃出來的時候,那些紅繩就會隔斷它們與外界的聯繫,讓它們搞不清狀況!!當然這些東西都是經過特殊處理過的,邪祟是看不到它們的。

這樣一來,邪物就只能被困在紅繩之中!! 嬌妃權傾後宮 當它們與外界失去聯繫的同時,它們的一些神通就不能完全施展了。

而當時點燃紅繩之後,之所以發出噼里啪啦的詭異聲響,這其中的原因是因為紅繩上被撒上了海鹽。

風水玄學中,水乃至陰之物,而海鹽正是海水通過暴晒后所形成,它的屬性本就屬陰。而在世間萬物里,同一屬性的物是會產生共鳴的。

鼠精的生氣本就是陰氣,當周圍的海鹽被燃燒時,它就有了一股錯覺,覺得自身的生氣也隨著火勢在燃燒,這就好像動搖了它的根基一樣,所以鼠精在點燃紅繩的那一刻,它完全是處在惶恐的驚懼當中的。

而陣中老黃谷跳大神般的踩出來的那個坑,就是整個陣法的陣眼,其中的凈水瓶也是降妖的一種聖器。把紅燭放在陣眼邊,就是引鼠精過來,讓它感受到威脅。

老黃谷講了這些,聽的老四雲山霧罩的,不過他倒是越聽越起勁,又一點困意都沒有。此刻見老黃谷已經準備要睡覺,趕緊又上來纏著他追問道:「為什麼只要鼠精的一顆門牙?為什麼不把它收了或直接打死呢?」

老黃谷見老四滿臉的求知慾,知道不講清楚自己絕對也睡不好,只得又簡單的解釋了起來。

老黃谷要鼠精的門牙,原因有二,之前也介紹過,第一是為了救人,只有這東西磨碎了做藥引子,才有希望把那些病入膏肓的人救回來,第二就是讓鼠精深信老黃谷是有能力斬殺它的。

而事實也證明了,老黃谷所做的一系列事情全都達到了預期的效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留了一條生門給鼠精。

俗話說:做人做事不要斬盡殺絕,狗急了跳牆,兔子急了也咬人。如果當時鼠精沒有退路的話,它勢必會做殊死一搏,那樣一來的話,結果可能就不是自己想要的了。

把該說的說完之後,老四還想要問,被老黃谷一頓臭罵:「你要是不想治好你身上的屍斑,你就儘管鬧騰,我無所謂。」

這句話就好像是仙丹妙藥一般,老四乖乖的就倒下睡覺不敢再多問一句。雖然鼠精已經被趕跑了,但是自己身上的屍斑還在!!要是這老哥不高興了,自己找誰治去!! 第二天,旭日未現,魚白漸露。

老黃谷與老四兩人早早的梳洗完畢,向當地的村民借來板銼后,兩人就在泥巴院子里干起了活來。

不過他們的幹活的姿勢就有些滑稽了,引來不少早起的村民駐足談笑。

就見老黃谷左腿站的筆直,右腿搭在一條長凳上,身體完全貼右腿的大腿上。他左手扶著板銼的末端,板銼的最前端抵在了長凳上,右手拇指與食指捏著半截牙齒小心翼翼的在研磨。

而老四姿勢更是搞笑,他單膝跪地,雙手合攏作捧狀,一直放在板銼的正下方,遠看很像是孩童犯錯被處罰求饒的模樣,又像是在乞討一般。實質他是在用雙手接老黃谷研磨掉下來的粉末。

老四一臉嚴肅,看不出一絲表情。但從他的認真程度來看,他對從板銼上掉下來的粉末那是相當的在意的,生怕自己一個疏忽,漏接了灑落下來的牙齒粉末。

一切停當過後,老黃谷又讓老四去找一隻還沒有打過鳴的成年公雞,再到此地的寺廟台階下取一把熟土,還有就是無根水,這次老黃谷特意交代,必須要按照要求辦,如果一環出錯,人可能就永遠救不回來了。

老四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見老黃谷不再有吩咐之後,連飯都沒有吃,就急急忙忙的出去辦事了。

等老四離開后,老黃谷從腰間的包裹里拿出了一支毛筆,和一些硃砂,又從村民家的鍋底摸了一小點黑灰攪拌均勻之後,就進屋準備再睡一覺等著老四回來了。

可能老四在這裡待的時間長了,認識的人也多了的關係,沒有出一個小時,手裡就提著公雞,水和熟土回到了村民家中。

老黃谷再三確定,公雞是不是沒有打過鳴的,水是不是無根水。急的老四賭咒發誓的,說我也不會自己害自己啊!!

別人不知道,老黃谷可是知道的!!這沒打過鳴的成年公雞不好找啊!!當年他師父讓他去找的時候,愣是找了三天才找著的!!那還是在國內,住家的密度不知比這地方密了多少倍啊!!

原來當地並不像國內早已吃上了自來水,他們這裡相比來說要落後不少,所以用的還是以井水居多。

但能打得起井的人家還是少數,所以當地很多人家都有下雨接水的習慣。之前因為有些著急,沒有詳細與村民說清楚,這次老黃谷又是再三叮囑,所以老四也就問的仔細了。

誰想這一問是找雨水,人家立刻就拎出一大桶給他。

而那隻公雞也算是巧了,當老四路過這隻啞巴雞的主人家門口時,就聽見院子里撲騰撲騰的挺吵的。

老四本就好奇心重,這一早天才蒙蒙亮的,這家就開始折騰個啥呢?於是他就推開院門向里看去。

這一看才知道,這家人正從雞窩裡往外抓一隻公雞。正巧自己要買公雞,於是他就進了院子,與這家主人拉呱上了。

一問才知,這家今天要來客人,現在抓雞是準備殺了中午招待客人的。

老四就隨口問了一句,說自己想找沒有叫過的公雞,這一問,村民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原來這家主人家一共養了二十多隻母雞,但他家就是養不活公雞!!要知道,鄉下人主要是養母雞為主,養公雞的很少。

一來是因為母雞可以下蛋改善生活,二來公雞光吃不下蛋,有一兩隻配種就可以了。

這家養二十多隻母雞每天要生不少蛋的。所以也吃不了啊!!賣的話也不是每天都去城裡,於是就想養點公雞給母雞授精配種孵小雞來著。

誰知一連養了多少只,就是養不活!!唯一活下來的還是個殘廢,又不打鳴又不授精的。公雞主人以為是它發育慢,所以就一直等,誰知一等就是兩年,它整天對著二十多隻如花似玉的母雞愣是一直守身如玉。

這兩年間斷斷續續的又養了不少公雞仔,反正就是養不活。這不,今天家裡來人,主人決定殺了這隻沒用的東西招待客人。

老四一聽,高興的失聲笑了出來,嘴裡還一個勁的念叨:「不叫好,不叫好。哈哈哈哈!!太好了。」

他如何能不高興呢?剛開始老黃谷教給他任務的時候,他也沒有覺得怎麼樣。可是他後來越想越覺得這事不好辦!!要知道,公雞一般不到四個月就開始打鳴了!!這要自己找一隻沒有打鳴的公雞,這事何其的困難啊!!不能說海底撈針吧!!也形同江中釣月了。

公雞的主人見老四笑的有些放肆了,以為是在取笑他家養不活公雞,臉色立刻就拉了下來,就要往外攆人。

老四也在社會混了多年,早就成了人精了,那裡看不出來主人的意圖。他立刻把內心的喜悅憋了回去,直奔主題的說道:「我給你三千萬蘇姆(1994年改版,新版1蘇姆=老版1000蘇姆。新版蘇姆1000=3.3RMB),你把這隻不會叫的公雞賣給我如何?」

剛要往外攆人的主家像是聽錯了一樣,看傻子一樣看著老四!!要知道,國內那時候一個工廠的職工一個月也比這些錢多不到那裡去。

這位村民當然不相信老四說的話了,愣了有五六秒鐘之後,直接就不耐煩的推著老四就往大門處走去。嘴裡還不停的用當地話咒罵著,意思大體就是今天真晦氣,這隻不潔的公雞應該馬上殺了,不能因為它的存在再冒犯安拉真主了。

老四也不生氣,暗道:自己出那麼大的價格買雞,這傢伙還對自己這麼無禮,只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啊!!

這要是擱在平時,以他的性格早就拳腳相加了!!但今天特殊,老四趕緊從兜里掏出一沓錢幣硬塞到村民的手裡后,一把就搶過他手裡的公雞,跟做賊似的一溜煙的就跑了無影無蹤。只留下一臉懵圈的雞主,目瞪口呆的看著手中厚厚的一沓鈔票,又看了看門外,似乎不相信眼前這一幕是真的!!

雞主用手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個耳光,頓時疼的他齜牙咧嘴,但他卻沒有因為疼痛而發出呼痛,而是手舞足蹈的奔向自己的房屋,嘴裡大笑著說道,安拉顯靈拉,真主顯靈拉,安拉就在我們的身邊!!

老黃谷見老四不像說謊,再說他也不可能說謊,正如他所說的,這事他要是糊弄的話,不就是拿自己開玩笑的嗎!!

於是老黃谷讓老四把公雞倒吊在外面,拿出了一應物品后,發現並沒有準備器物盛放要稀釋的物品。剛好老四掛完了公雞走了進來,這個艱巨的任務自然就落到了他的頭上了。

老四心中雖有不忿,但老黃谷畢竟是自己這幫人以前的老大,並且這次也是有求與他,只能打落牙往肚子里吞了。

老黃谷本可以用村民家的碗替代的,但考慮到那些人的癥狀是相當的嚴重,只能是多一份希望就用一份了,於是他就讓老四去找陳年的香爐回來用,借香爐多年來的供奉功德來抵消一些怨邪之氣。

這次老四臨近中午才回來,不過總算完成了任務了。

接過香爐的老黃谷來到掛在屋外的公雞面前,從包里拿出一根銀針,從公雞的雞冠處連點六七下,他的手法看似隨意,實質是按他的意象來的。這幾下加起來也不過一秒多點。等他收起銀針時,雞冠才從針眼處往外滲血,滲血的速度是越來越快,最後變成了直接往外流淌。

不一會香爐里就接了半下。說來也奇怪,老黃谷拿走香爐的同時,手在雞冠上輕輕的碰了碰,血流如注的雞冠竟然就戛然而止了。

老黃谷端著香爐來到屋內,他告訴老四,倒掛著的公雞千萬不要取下來,也不要殺了它!!直到那些人的癥狀好了為止。

然後他再次取出黃紙與摻了鍋底灰的硃砂拿無根水一起攪拌成稀糊狀,拿起毛筆蘸了一下硃砂,龍飛鳳舞的在黃紙上寫了一道符。

符成之後,再包上寺廟台階下的熟土,用火點燃成灰之後放於香爐中與雞血不停的攪拌,最後才放入研磨成粉狀的鼠精牙齒。

一切停當之後,老黃谷用眼神示意老四掏一勺吞下。可老四是親眼看見這一切的製作過程的,他皺著眉頭,在香爐邊醞釀良久在做心理建設,最後他閉著眼睛,捏著鼻子還是囫圇吞棗般的吞了兩勺。

日過三竿,已近晌午。

老黃谷與老四匆匆用了點飯,帶著調製好的解藥來到了地方衛生院。

七拐八拐的,來到衛生院最裡頭的一間昏暗的房間里,老黃谷的心不由的就往下沉了下去。

他發現,他的這幾個躺在這裡的老弟兄因為耽擱太久的關係,三魂七魄已經不全,現在要是光喝調製好的解藥是根本不起一點效果的。

老四也看出來了老黃谷臉色的不對,他來到床前,一股淡淡的屍臭味悄然無聲的瀰漫著整個房間。他微微的掀開蓋在他們身上的襯單,發現他們身上的屍斑已經開始變黑,臉上的肌肉似乎也有了塌陷的跡象。 老黃谷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這麻煩又來了!!現在要救這幫老兄弟,唯一的途徑就是施術招魂了!!

老四捏著鼻子回到老黃谷身邊,神色明顯變得驚慌失措,試探著問道:「老大,他們還有救沒啊?」

雖說這幾個老東西平時沒深沒淺的不太著什麼邊際,但畢竟跟了自己那麼些年,老黃谷斷然不會見死不救的,不然他也不會千里迢迢的跑到這裡來。

「救不救的回來,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現在只能是盡人事,聽天命了!!咱們回去準備點東西,開壇招魂。」這話要是老黃谷在沒有對付鼠精的那一手之前,直接對他這麼說的話,老四肯定會把老黃谷當瘋子看。

但現在不同,老四簡直把老黃谷當活神仙看了!!他說還有的救,肯定沒錯的。

招魂是一件很繁瑣的工作,如精於此道的一些道士,祭祀他們會常年攜帶一應之物供自己隨時使用,但老黃谷並不是專業干這個的,也不是說他沒有真本事,只是這些年下來,已經很久沒有碰這行了,自然他也不會隨身攜帶那些東西。

因為擔心耽擱時間,老黃谷與老四兩人分頭行動準備應需之物,但有很多東西因為異域民俗的關係,根本無從找起。如供奉給攔路小鬼的金紙錢、銀紙錢,還有一些稍大一點的活物,短時間內肯定是沒有辦法找到的。

還好老黃谷施法對這些東西要求不是很高,也可以說是自成一派了,只是效果肯定要大打折扣的。畢竟條件擺在眼前,根本容不得有其他的想法。

招魂:在民間被許多自稱仙姑,神棍的吹噓渲染成一項十分高深且神秘的技能。但在內行人看來他們那些根本就是徒有其表,故弄玄虛罷了。他們對這些人根本不屑一顧,但也不會去戳破。因為招魂這東西真的是因人而異,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統一的方法,所以一些高人們雖然對他們嗤之以鼻,但也只能聽之任之了。

那些靠坑蒙拐騙混日子的神棍們也是抓住了這種機會,再加上親人們急迫的心理,更是讓他們如魚得水!!神棍們說什麼,他們就聽什麼,所以到最後就變成說的越神秘詭異,最後得到的報酬就越多!!這也是導致招魂在民間十分縹緲神秘的重要原因之一。

比如,有的神棍會說:你當家的魂魄離體導致人如枯木,是因為他犯了不可饒恕的大罪,所以判官就讓陰差扣他魂魄到陰司審問,一經定罪,這人就再也回不來了云云!!。神棍們知道,說的越玄乎,說的越厲害,達到的效果就越好。(當然這些老神棍們是懂得把握分寸的。)

這些話無疑是在正處於痛心疾首的親人們悲憤當中又加了一些催化劑,再被這些莫須有的罪名接二連三的恐嚇,親人的心境早就變的六神無主了!!

當親人們覺得徹底沒有希望的時候,神棍們就會適時的拋出一塊甜品,說:不過要是能及時趕在鬼差把他送到陰司之前就把他救回來……這句話無疑就會像失足溺水之人突然發現不遠處出現了一葉扁舟一樣,看到了一絲希望。

等親人們消化了他們的言論接受之後,這時候就到了神棍們斂財的時候了!!

要是真能把人救回來,當事家屬自然感恩戴德,就會拿出豐厚的酬勞感謝這位上仙派下來的使者!!

要是救不回來,這些神棍也自然有一套自己的說詞!!什麼陰差不收他們家的香火供奉啊!!什麼因為當事家屬猶豫不決的時候耽誤了最佳時間!!

總之真正會招魂的人並不是很多,老黃谷就是其中的一位。

真正的因外力導致身體受損,或神志受傷迫使魂魄感到威脅而離體,此魂魄是不會立刻離開原宿主的身邊的。他們會苦等七天,如果七天之內,親人若能幫他恢復破損的身體,或者意識的話,在宿主身邊遊盪的魂魄就會立刻回到宿主身體里。

民間有很多地方有在家停屍的民俗。這些地方的人,如果家裡的長輩,或突然有猝死的家人,他們不會立刻下葬,總會在自己家的主屋停屍三到七天不等的時間。

雖然很多人說這樣做是為了等待還沒有歸來的親人能見上死者最後一面,但真的完全是這樣的嗎?那麼有很多人家的親人都沒有在外,為什麼還要停屍好幾天呢!!

招魂首先要找到用於魂魄歸附的載體,其次是供奉給神鬼的祭品,最後要選好開壇的地址。

為什麼用於魂魄歸附的載體要放在第一位,那是因為魂魄離體后,它們的意識已經認為之前的宿主已經沒有生氣,也就是說,它們已經把他當成了死人。一個沒有生氣的死人,魂魄是萬萬不會依附在他的身上的,哪怕那人是帶他來到這個世間的本體。

所以這個時候就需要一個載體來承載四處飄蕩的魂魄,而在老黃谷招魂的獨家秘術里,白米就是首選。

為什麼用白米,這點老黃谷也說不清楚,當時那位教他的南爬子並沒有刻意告訴他這些,但白米能讓魂魄依附這點倒不是妄言,被用來招魂的白米又被叫魂米。

其次就是那些銅錢金銀紙錢,大三牲現在肯定是沒有辦法搞到了,只能用小三牲代替,所謂小三牲,就是代替大三牲的替代品,因為是代替品,所以也不需要特定的東西,只要是能上供的食品皆可。

然後就是選擇祭壇的位置,經過老黃谷判斷,有兩個地方可以開壇,一是他們出事的地點!!因為這個地方是導致它們的魂魄離體的主要因素之一。

通俗一點講就是:魂魄是因為在這個地方受到了某種驚嚇,或者傷害,它們會潛意識的懼怕這個地方。

魂魄與人一樣,越是害怕的地方,就越會去想,越想就會越好奇,最後它還會時不時的轉悠到這裡來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讓它們受傷!!所以在這個地方最容易招因為它而失散的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