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薩丁一本正經地說,「愷撒抽籤抽到的是卓一,這就是個很鮮明的信號了,軍部想要利用愷撒作為對抗那三方聯手的手段,這也的確符合龍將軍的行事作風。不過,以十二圓桌的無恥,肯定不會被動挨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接下來的三個月里,那三方一定會想盡辦法干擾愷撒!」

綠眸想了想,說:「軍部方面,應該不會坐視不理吧。」

卡薩丁冷笑道:「軍部方面一向顧忌頗多,龍將軍雖然大度,這點我很欽佩,但他很多時候未免太溫和軟弱了,而且最關鍵的是,龍將軍不夠無恥,而十二圓桌一向無恥。那三方一定會在針針對愷撒的同時,不讓軍部拿到把柄的。」

說到這,卡薩丁自己也理清了思路,咬著嘴唇自言自語道:「沒錯,愷撒這小鬼,接下來一定麻煩不斷,而且軍部不好插手。能對付無恥的人的人是有更加無恥的人,比如說……我!哼哼,看那愷撒到時候不哭著喊著找我幫忙!」

綠眸有些無奈道:「少爺您怎麼可以說自己無恥呢?」

卡薩丁微微一笑,說:「無恥又不是貶義詞。我的無恥,可不同於十二圓桌的無恥。」

綠眸有些奇怪:「無恥也有不同?」

「當然!」卡薩丁下巴微昂,已經把之前的鬱悶惱火拋在腦後,自信說道,「我的無恥,很有品。」

……

……

「接下來一段時間,估計不會特別平靜吧。」

回到小屋后,愷撒終於可以靜下心來思考了。

卡薩丁以為愷撒沒有意識到自己身陷麻煩,但愷撒其實早已意識到了——在抽中卓一的那一瞬間,就意識到了。

帝國內部最近顯然在發生著什麼,看起來,似乎是十二圓桌聯合地球街和森林族,在和軍部進行著某些博弈。

愷撒知道自己既然被牽扯進來了,就絕對避不開,不過他也沒想避。而對於十二圓桌的無恥,愷撒只會比卡薩丁更有體會。

所以愷撒完全明白自己的處境。

他真正在意的,反倒是另一件事。

在愷撒的概念里,十二圓桌是敵人,這點毋庸置疑,甚至很多情況下,愷撒認為這個家族聯盟比北方的戰鬥法師更具威脅。而地球街對於愷撒來說,是不想得罪也不想牽扯過深的一個勢力,保持距離算不上太難的事。

但對於森林族,愷撒心中生出了一絲困惑和不確定。

要知道,愷撒和諾諾的交情,遠比他和文晶的交情要深,所以在愷撒的概念里,諾諾既然是自己的好朋友,他對森林族的感官也會好很多,至少看到森林族人時,他會下意識地生出一絲友好和親近。

但這次卓一顯然是站在了自己的對立面上。

聽文晶說,卓一是森林族大公主的部下。

愷撒不知道諾諾和她姐姐的關係如何,但畢竟在意諾諾,所以在面對森林族時,會多多少少有些難以拿捏分寸的感覺。

愷撒仔細回想了和諾諾交往時的點點滴滴,發現諾諾經常提到她已故的二姐,明顯和那位已故的蓮殿下很親近,卻比較少提到她的大姐,也就是如今掌握森林族的大公主。當然,諾諾也從未說過她大姐的壞話,應該還是對姐姐很尊敬的,只是可能沒那麼親近罷了。

想了一會兒,愷撒決定和卓一對戰時,稍稍留一點情面好了,反正無論如何,擊敗對方都是板上釘釘的事。

這時候,小龍咿咿呀呀地在愷撒肩頭打起了滾,吵嚷著要吃東西,這小傢伙的食量還是一如既往得驚人。

愷撒拍拍它的小腦袋,說:「稍等一下,稍等一下就去給你弄吃的,等我把最後一件事處理完。」

小龍乖巧地安靜下來。

愷撒翻手從儲物項鏈里拿出自己抽到的三個號碼牌,上面有自己第二輪考核將要面對的對手,以及雙方對戰的日期和時間。

第一個號碼牌上寫著的對手是紅衣,她是愷撒三個對手裡最弱的,也就是排序最低的。當然,紅衣在所有考生中還是最頂尖的那一批,只是相比起愷撒,她確實有不小的差距。

第二個號碼牌上寫著的對手是卓一。

單從這點,就能看出卓一的實力確實不俗,他在首輪的成績肯定比紅衣好不少,不愧是森林族派來的代表。

但真正讓愷撒感到好奇和困惑的,是第三張號碼牌。

是的,愷撒抽到了三張號碼牌。

紅衣作為明顯低於他的對手,卓一作為和他同級的對手,而最後這張號碼牌,自然是高於他的對手。這也符合第二輪考核的規則。

但愷撒已經是首輪考核的第一名了,根本沒有比他的當前成績更好的考生才對,這麼說來,這第三個對手難道是軍部派來的高手?

這個號碼牌上明顯不是一個名字,而是某個軍部代號。

「……鳳凰。」

愷撒喃喃看著號碼牌上的名字,心中隱隱有種奇怪的感覺,「這個『鳳凰』,就是我最強大的對手嗎?」

……

……

「我也是服了你了。」

青木城,地球街的某個貴賓包廂里。

文晶無語地看著紅衣,說道:「你自己明明抽中了愷撒,卻連自己的號碼牌都沒看,就直接跑去找愷撒問他的抽籤情況了?他肯定覺得窘死了。」

紅衣白皙的臉蛋已然緋紅,惱火說道:「能不再提這茬了嗎?我都已經快要羞愧得找個地縫去鑽了!」

文晶揶揄笑道:「找個地縫鑽?我怎麼覺得某人其實很高興呢?」

紅衣的臉蛋更紅了,卻反而冷靜下來,認真地說:「也沒什麼不敢承認的吧,我就是喜歡上愷撒了,怎麼著吧!」

文晶嘆了口氣,說:「老實說,我不太意外,青木狩獵季結束之後,我就開始覺得你怪怪的了。只不過……」

紅衣蹙眉道:「只不過什麼?愷撒難道有什麼不良嗜好嗎?呃,他該不會是個小酒鬼吧。」

文晶搖頭:「那倒不是,愷撒除了速度慢,其他好像還真沒有明顯的缺點。當然了,他的速度似乎已經不會幹擾他的戰鬥實力了。我擔憂的事,還是愷撒現在的身份,在這個時期確實有些太敏感了。」

文晶和紅衣都是大家族出身,很多事情不需要點破,就能講清楚。

紅衣明白文晶說的是最近帝國內部的局面,以及愷撒「恰好」抽中了卓一的事,臉色也嚴肅起來,說:「文晶,你應該知道我的性格,這種事情可干擾不了我。我是那種怕惹上麻煩就壓抑自己情感的人嗎?」

「好啦,你不是,你不是。你最勇敢最有個性了,滿意了?」文晶笑看著自己從小到大的玩伴,頓了頓,接著說,「也就是告誡你一下吧,最好多注意一點,畢竟是敏感時期,愷撒又是敏感人物。」

「嗯嗯,知道了知道了。」紅衣滿口答應。

文晶看著紅衣明顯已經心不在焉的樣子,不由暗自嘆了口氣:「這是真的知道了嗎?希望接下來這三個月不要出現什麼**煩啊。」 吃過晚餐,愷撒靜下心來,開始認真地修鍊,為接下來的第二輪靠合作準備。

小龍懶洋洋地賴在床上打滾,它剛吃飽喝足,小肚子圓滾滾的,憨得十分可愛。小龍現在的食量越來越驚人,如果不喂它吃高精度的風雷石或風雷髓,用平常的食物來喂它的話,小龍的食量是成年人的三到五倍。

好在無論是風雷石,風雷髓,還是食物,都能被小龍轉化為「龍醒之地」中心的那團青紫色火焰,為「充能一擊」做積蓄。

老實說,以愷撒目前打鐵得來的收入,已經不足以支撐小龍的伙食了,好在他就住在海邊,而大海里有著無盡的寶藏,只要你能找到。比如今天晚上,愷撒直接下海,配合小龍,抓住了一條體型碩大的劍魚,作為小龍的晚餐。

「還是要想辦法賺錢啊。」

愷撒心想,「無論是餵養小龍和積蓄充能一擊,都需要錢。而且我現在登梯的進度有點慢,可能是修鍊的靈魂功法不夠好,如果要買更好的,也需要錢。」

愷撒登龍醒之地的長梯,依靠的是自身靈魂與意志,所以他雖然不修鍊靈魂魔法的具體用法,卻會修鍊根本功法,來強化自己的靈魂。

這一切都需要錢。

其實,如果換了別人,可能會在這時抱怨藍老師為什麼不給自己修鍊資源,還要讓自己各種發愁。

但愷撒沒有這樣想,一次都沒有過,對他來說,藍老師就是自己人生最陰暗的時候照在自己身上的那一束光。對於藍老師,愷撒只有感恩,還有一種強烈的想要為她做些什麼的心情,並沒有更多奢求了。

「好吧,明天去地球街找文晶好好聊聊,如果她能幫我找個工資不錯的兼職,應該能一定程度上解決缺錢的問題。」

愷撒有了決定。

就算文晶沒法給予實質性的幫助,詢問一番她的意見和想法也是沒錯的,誰都知道地球街是這個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

有了打算后,愷撒暫時將有關小龍和賺錢的事放在一邊,開始認真地重新審視自己的修鍊現狀和進度。

首先有一點很關鍵,愷撒已經五級了,並真正意義上地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完整風雷體質,稱得上是一名真正的風雷法師。

瞬開的修鍊難度,在愷撒身上似乎並沒有體現,他很輕易地修鍊出了百年來沒人修鍊過的第三段瞬開。

但瞬開的天下極速,同樣在愷撒身上沒有體現,只讓他的速度提升到了普通風雷法師的水準而已。

事到如今,愷撒也漸漸接受了一個現實,那就是自己的速度,或許真的出於某些原因,就是沒辦法提上來吧。

好在瞬開賦予自己的速度以外的爆發力,確實無與倫比。

如今,愷撒在普通狀態下,其實還是那個可能被人瞧不起的速度快不起來的傢伙。第一段瞬開開啟后,表面看不出什麼,實際的爆發力會提升一個台階;第二段瞬開開啟后,能量輸出會有一個躍升;而第三段瞬開狀態下的愷撒,爆發力之強,足以強行以龍脈咒文控住戰鬥法師,這樣狀態下的愷撒,職業層次可以說達到了一個新的層次。

瞬開體質,還有目前除了愷撒自己之外,沒人知道的龍之力,這就是愷撒的「職業基礎」。到了現在,這方面的修鍊已經告一段落了。

接下來的修鍊會有新的側重和規劃。

要知道風雷法師的修鍊比較繁複,不同階段的側重點不盡相同。

首先是風雷之力的修鍊,也就是升級。這方面,十級之前,風雷體術依然是最好的修鍊功法,配合上六十四式,還有瞬開的修鍊方法,足以讓愷撒的能量級平穩地從5級升到10級。10級之後,其實還是可以用同樣的方式修鍊,但速度會明顯降低。那時候,如果還想保持較高的升級速度,就要想辦法弄到傳說中的「風雷樁功」了。

當然,這是后話。

對愷撒當前而言,升級方面按部就班即可。1-5級的重點,是讓自己成為一名風雷法師,除此之外都是次要點。

而從6級到10級,或者說從5級的中後期到10級,重點會轉變成「確立戰鬥風格」和「完善戰鬥能力」。

換言之,基礎已經打好了,發育已經初步完成了,接下來要真正意義上地開練了。

這也是學院生和軍校生之所以用5級作為分水嶺的理由。

學院生,主要是打基礎。

軍校生,才是真正的實戰階段。

「首先是戰鬥風格的確立。」愷撒取出紙筆,認真地整理思路,一絲不苟地做著規劃,「戰鬥風格的確定,主要看我自己的天賦、喜好、性格、風雷體質的特性、還有專屬器胚的類型。其實我的風格已經基本確立了。」

「瞬開和龍之力作為基礎素質。」

「一旦開打,龍脈咒文防禦和控場,標槍器胚和體術主攻,小龍則是最強輔助和後援——很清晰。」

「而在開啟了完整瞬開的狀態下,龍脈咒文不止能防禦和控場,還能對一名或多名敵人進行強行硬控。」

「我和其他學院生不同,我的戰鬥經驗和戰鬥積累其實已經很深厚了,風格早已基本確立,不需要再過多探索。」

愷撒輕輕搖著筆桿,暫時停了下來。

如果有旁人在場的話,這時候恐怕已經大罵莫裝逼裝逼遭雷劈了,一般而言,戰鬥風格的確立會貫穿整個5級到10級,不少人都會走彎路,這方面是每個風雷法師都很頭疼的,畢竟認清自己會很難。

愷撒卻已經做完這步了。

「所以,對我而言,關鍵是戰鬥能力的完善啊。」愷撒喃喃自語道。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初入軍校的少年少女,都認為所謂戰鬥,就是體術和咒文的結合,最多再加上一個可遇不可求的龍醒之力。這樣的觀念,其實是很粗陋幼稚的,真正進入軍校之後,他們就會發現自己有多麼的淺陋。

愷撒讀過很多書,看過很多資料,所以他很清楚,帝國在百年的時間裡,探索出了各式各樣的「戰鬥手段」,用來針對北方戰鬥法師博大精深的各類能力。

對帝國而言,戰鬥能力的深挖和拓展,是最重要的課題之一。

而體術配合咒文,只是一個大框架,卻不是全部。

比如體術,風雷體術誰都會,但實戰中能不能用得好,個體差異就會很大了。像帝國元帥,風雷體術一展,會在周身形成一個範圍巨大的風雷領域,壓制領域內的所有敵人,如今除了元帥,沒有第二人能做到。

體術方面,有空手格鬥的體術,也有配合各類專屬器胚的武器專精體術,還有步法、潛行、特殊環境下的移動和適應力……等等各類體術類型。

同樣是棍棒類器胚的搭配體術,就有不少風格的,其中又是一輪更細緻的分門別類。

而咒文方面,帝國的編號咒文一共230個,數量是有限的,完全比不上北方戰鬥法師們的戰鬥體術。

10級之前,更是別想去學編號100之後的龍脈咒文,只能老老實實地鞏固複習1-100號。

但以為龍脈咒文就僅限於此了嗎?

不是的。同樣的1-100號龍脈咒文,優秀的軍校生可以變著花樣來運用實戰,一般的軍校生可能就會簡單的「同號疊咒」、「異號疊咒」、最多再來個「連續疊咒」,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超速半咒、延遲咒、超凡疊動、咒陣、連鎖陷阱、逆向瓦解……這些技巧你都會了嗎?

就算全都會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因為百年來最優秀的一名軍校生,自己創造了一種全新的咒文施法技巧,你行嗎?

愷撒大腦飛速運轉著,將自己曾經查閱過的種種資料都翻找出來,仔細思考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

第二輪考核時長為三個月,算是一個小而完整的修鍊周期,想要在有限時間裡有足夠的提升,就必須有合理的規劃。

其實,除了體術和咒文這兩個主要方面,帝國百年來,還研發出了其他類別的戰鬥能力板塊,比如裝備板塊,比如魔法捲軸,比如兼修靈魂魔法。近年來,還出現了風雷法師和森林武士一對一簽訂靈魂契約的風潮。

當然,這些對愷撒而言都不是最重要的,愷撒最重視的,就三個:標槍和體術,龍脈咒文,還有小龍這個疑似生命形態的龍醒能力。

和三方面,是愷撒最核心的戰鬥能力。

其餘裝備也好,捲軸也好,或是所謂的靈魂契約,其實都是外力,不是不重要,但至少不是現階段的重點。

愷撒在燈下,看著紙張上滿滿的各類修鍊方向,不斷地權衡思考。

「近身格鬥類的棍法……」

「將風雷體術化入標槍器胚的可能性……」

「甩槍技術的進一步細化……」

「超遠距離標槍攻擊的可能性和視野局限的問題怎麼解決……」

「帝國那麼多已經研究出來的體術,到底有多少是適合我的?」

「還有,超速半咒、逆向瓦解、連鎖陷阱這些施法技巧,我到底該從哪個先開始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