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他答應了爺爺試著接受鄧珊,他不會對葉清音。

老爺子一聽,臉上怒意明顯,當他歲數大了,好糊弄,「小辰,跟我上書房。」

清音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墨北辰就被老爺子叫走了。

墨北辰臨走之前,在她耳邊告訴她不用怕。

今天鄧珊也來這裡,墨北辰平時可是挺討厭她的,這會沒有跟老爺子鬧翻,她擔心,兩個人是不是因為做了什麼約定。

整個客廳陷入了安靜,墨北楠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為什麼一定要選鄧珊,按理說,今天看到聖元集團已經沒有必要讓那些子孫後代再繼續聯姻。

「再喝點吧。」墨北楠提起茶壺想要繼續給葉清音倒茶。

從他整個角度看過去,可以看出葉清音的臉色不是很好。

鄧珊輕蔑一笑,葉清音不僅用孩子讓北辰哥娶她,現在連伯父都站在她那一邊。

她怎麼可能讓大家都把她當做空氣,她身後的人,可是墨老爺子,整個家裡面說話最夠格的人。

「伯父,我來吧,怎麼能讓您幫我們這些小輩倒茶呢,我們又不是沒手沒腳。」

鄧珊這句話,連帶葉清音罵進去,說她沒手沒腳。

清音起身,笑著對墨北辰的父親,「叔叔,我肚子有點不舒服,出去走走,這茶我待會再喝可以嗎。」

一聽肚子不舒服,墨北楠擔心孫子,也就隨了葉清音,問她要不要叫家庭醫生,她只說了吃多了走走就好。 葉清音一走,鄧珊提起的茶壺放下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只好重新給柳如意倒一杯。

暖色的燈光下,清音兩隻手放在口袋,在墨家讓她想到葉家,對於她和墨北辰來說,這都是各自屬於他們的家。

可她沒想到,他們兩個竟然那麼相似,整個家裡都屬於烏煙瘴氣,幸好,她在葉家有爸爸,還算好一點。

而墨北辰在這個家,除了趙媽對它客氣一點之外,其他人對他不是算計就是其他。

她不明白墨北辰二十八年來面對這樣的家裡要怎麼過,怪不得初見他的時候,可見他整個人清心寡欲,臉上寫著薄涼兩個字。

清音扶著橋看向那個熟悉的地方,不遠,但是這個時候過去總覺得不妥。

猶豫了幾步,便想著折回來。

「爸,那個人不是墨北辰的女人么」說話的是墨北河,剛回來不久,一直在商量事情。

墨北定也看到了葉清音,燈光下的葉清音多了一絲嫵媚。

墨北河起了別的心思,「爸,你還記不記得,當初讓墨北辰掉下去的那個開關。」

墨北定看著自己的兒子,點點頭,當初,父子倆也整過墨北辰,最後不知怎的他平安無事的出來。

墨北河一笑,今天就讓墨北辰的女人也試一試。

兩個人躡手躡腳的走到附近開關,清音抱著臂,感覺有點冷。

腳下突然一輕,地下踩到的地方突然打開一個口。

她的整個身子往下掉,記得墨北辰說過這裡機關重大,可上次也是好無意識走過的她,怎麼這次就碰上了。

清音痛呼的摸著頭,這裡是哪裡,很黑,什麼都看不到,她觸碰到的地方,疼得她不敢再碰。

她好像受傷了,手無意識的捂住自己的肚子,像是護住什麼東西似的護住它。

周圍一片陰冷,她是不是在地窖里。

「哈哈,爸,終於可以解氣了吧,讓墨北辰這麼對我,我就讓他失去心愛之人。」

墨北定趕緊捂住兒子狂笑的嘴,「行了,我們趕緊回去,要在大家沒有見到我們之前,趕緊的。」

墨北河推開父親的手,一臉的不耐,「知道了,知道了」

墨北辰下來的時候,沒有見到客廳里熟悉的聲音。

打算出去尋找,「趙媽,有沒有看到葉清音」

趙媽看著外面,「剛剛見葉小姐往橋那邊去了。」

墨北辰頷首,就要出去找葉清音,身後也隨著下樓的墨老爺子拄著拐仗。

墨北辰也在門口跟墨北定兩父子打了一個照面。

墨北河挺身身子,這會他更加不怕墨北辰,但想起父親一路上的警告,他沒有跟墨北辰吵起來。

想到在監獄里的一切,他已經忍不住想要說墨北辰。

墨北辰現在父子倆前,一動不動,總覺得他們眼裡藏著事情。

「北辰,該吃飯了」墨老爺子見兩個孫子的情勢不對,在墨家,他們休想動手。

墨北辰兩手插口袋,看一眼外面的黑暗,喚了一聲,「趙媽」

趙媽走過來,知道墨北辰是擔心葉小姐吧。

「去叫葉小姐回來吃飯。」

趙媽應了一聲,便走開了,身後落座的墨北定父子倆心照不宣的互相看了一眼。

墨北辰回頭,正好看到他們交替的眼神,總覺得礙眼。

趙媽去了挺久才回來,這會晚飯已經吃得差不多。

一開始,墨北辰並不擔心,葉清音吃過了,可能在客廳鬧不愉快,她想散心是可能的。 只是這個時候也沒有見到人回來,就有點奇怪了。

趙媽著急的從外面回來,她已經把剛剛見到葉清音走過去的路一路找也沒有看到葉清音的聲音。

「少爺,我找了很久沒有見到葉小姐的身影。」

男人放在口袋的手拿出,進入墨家之後,他沒讓那些人繼續盯著葉清音,因為有他在,就不怕葉清音會出什麼事。

柳如意見兩個僵持著,臉色也不太對。

走過來,問了墨北辰一句,「小辰,怎麼了。」

男人沒有回應,從口袋裡掏出煙盒,走出門外,掏出手機,對對方說了什麼。

再折回來,「爺爺,葉清音不見了。」

墨老爺子剛離開餐桌,聽孫子這話,臉上微怒,「墨北辰,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爺爺不是最清楚嗎,」上次在墨家,他單獨找葉清音,那個時候把她嚇成那樣,他當然能夠大概猜到老爺子對葉清音說了什麼。

鄧珊嚇了一跳,立馬站到墨北辰旁邊,「北辰哥,可能是葉清音自己回去了,她,」

墨北辰一笑,「她一個孕婦沒車,能怎麼回去,你告訴我。」

鄧珊啞然,可就算是這樣,也不能懷疑到爺爺的身上去吧。

老爺子氣得不清,當著晚輩的面,自己的孫子居然要懷疑自己,他不氣才怪。

「爺爺,如果您不說,可就別怪我了。」他剛剛聯繫了爆破專家。

他從小就知道墨家到處都是機關,葉清音是不是掉到機關里去了,他不知道。

但是,她上次一個人走的時候,也沒見掉進去,所以,是有人把他藏起來了。

老爺子緩了緩,「是她自己出去,說不定掉進哪個機關,墨北辰,你敢說我藏人」

手上的拐杖立馬朝著墨北辰襲來。

鄧珊驚呼的看著飛來的棍子,這一棍打下去,可不得了啊。

「爺爺,北辰哥可能是太心急了,您。」鄧珊知道,這是墨家的家事,被葉清音弄得,墨北辰和老爺子的關係越來越僵硬。

墨北楠起身攔住,「爸,小辰也是為了他孩子的母親著急,等人找到,問清楚再說。」

墨北辰看向一直未出聲的墨北河,「墨北河,最好跟你沒有關係,否則,葉清音遭遇什麼樣的罪,你也是一樣。」

墨北河笑了笑,「來啊,誰怕誰,墨北辰,說話要有證據,不然,」

門外聽到直升機的聲音,墨北辰知道,是他的人到了。

「如果不把人交出來,爺爺,責怪地方,我只能炸了。」

「你,你,你敢」這可是墨家,老人氣的一直指著墨北辰。

墨北楠也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兒子,難道他對那個女孩子那麼痴情。

「小辰,先派人找找,這裡都是機關,萬一炸開了,傷到葉清音也不好。」

墨北辰沉聲,沒有回答,但墨北楠知道自己的兒子這是聽進去了。

墨北辰打開地圖,「爺爺,如果今天從墨家找到葉清音,請您給我一個解釋,我墨北辰,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狼情首席 不管今天葉清音不見,是因為誰,在墨家出的事,自然墨家的當家主,給一個解釋。 墨北辰將地圖拍給所有人,晚上九點,從他們開始找人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個小時。

墨家客廳的燈還沒有關,只是剛剛還在坐的人,此時已經散了差不多。

這時候天開始下起蒙蒙雨,男人站在雨中,再次點燃香煙。

趙媽看向地上的煙蒂,知道這孩子是對葉清音上了心。

從老宅裡面拿出一把雨傘,「小少爺,下雨了,要不,您先進去坐著」

其他人都散了,客廳只有她一個人,沒有人來理會墨北辰發瘋的樣子。

抽過太多煙的墨北辰清了清嗓子,「趙媽,我沒事,你回去吧。」

那把打開的傘他也沒接,到現在,他把所有的事情回憶了一遍。

就是墨北河做的事情,可他沒有證據。

趙媽紅著眼,推著眼前的傘很靠近墨北辰。

她知道這孩子心裡不開心,她在墨家老宅做了那麼多年

也知道這裡面是有多冷血無情,剛剛她也聽說了,那孩子懷孕了,現在只有小少爺帶著人在這裡找。

「小少爺,無論如何,您要保重身體『萬一被雨淋著了,先倒下的是您啊。」

沉默了許久,墨北辰接過傘,手中夾著的煙霧不斷的吹散。

趙媽欣慰的點點頭,不再打擾墨北辰,只是墨家客廳的燈,她沒有關。

墨北河從樓上看下去,都是墨北辰的人,他相信再不久,他就要找到人了吧。

「爸,你說,墨北辰找到人之後不會對我們做什麼吧。」

原以為墨北辰根本就沒有什麼背景,可現在這個當初離家出走的人,現在的勢力讓他有點害怕。

他想睡也睡不著,墨北辰叫來的直升機,吵得整個墨家人估計都睡不著。

「嗯,他不會做什麼,但你爺爺會做什麼」

墨北河一聽,「爸,你可別嚇我,爺爺,他會做什麼。」

要說這個家,他最怕的還是墨北耀,那種天生下來骨子裡就害怕。

墨北定拍了拍自己的兒子,「放心』墨北辰就算想要一個交代,可這裡根本沒有攝像頭,怎麼查,也查不到。」

墨北辰再掏出煙盒的時候,發現自己空了,剛剛還滿著的,這盒煙放了挺多天。

顧忌到葉清音最近懷孕,他放在兜里好多天沒有抽。

幾個小時的時間,把幾天戒的煙給抽完了。

左一看著越來越大的雨,想要開口要不要讓大家休息一下,可看到雨水無情的打在墨北辰傘上的時候,還是禁了聲。

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的清音,她彷彿看到了媽媽在像她招手,眼皮一眨再眨。

知道最後昏睡過去,嘴裡呢喃叫了一個人的名字。

雨越下越大,把地上的淤泥不斷的沖刷,凌晨三點,墨北辰親自對著地圖上的機關一個個的試。

「老大,這地下好黑,」

「打開電筒看看」墨北辰捏著弄皺巴巴的地圖。

這個時候他十分感謝當初自己把它留在身邊。

「老大,是清音」左一驚呼,沒想到清音真的北藏在這裡。

「打好傘,不要讓她淋濕我下去抱她上來。」男人渾厚的聲音響起。

此時的葉清音待在墨北懷裡,氣息微弱。 沈闊今晚值班,葉清音在墨家出事的事情,他早就知曉,而墨北辰安排他在私人機上等。

風中夾著雨水,早就把這個男人渾身都淋濕透了。

「好好救她。」現在的他還來不及去查到底哪個人把葉清音關在黑暗潮濕地方。

「左一,照顧好你家老大。」說完,沈闊開始給葉清音檢查身體。

「北辰,目前看來還是要去醫院一趟,她肚子里的孩子,我需要婦產科的人幫我。」

「恩,」直升機直接飛到市人名醫院,沈闊早就讓人在天台等待。

雨還在不段的下,墨北辰給葉清音套上雨衣。

在所有人的努力下,葉清音被送到手術室,左一看著雨水從墨北辰齊整的短髮下流到下顎。

「老大,您先換件衣服吧,」他恭恭敬敬的把衣服拿在旁邊,上次,他記得老大出事的時候,也是他給清音遞衣服。

「放著吧。」天剛亮,墨北辰猩紅的目光明顯,完全不管,貼在自己身上黏膩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