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因渡人金仙的一句:「修行之人心頭需帶三分惡氣,你太善良,不適合修行。」

鬱結於心,酒後傷神,崩於中路。

崔州平魂穿的那一刻,酒還未醒……

於是就有了飲酒作樂,一夜風流……打入凡間………

理清楚來龍去脈,崔州平思緒紛飛,但注意力卻很集中。

畢竟面前還站著一個蜈蚣精,讓他不得不全神貫注。

那傢伙一丈多高,三丈多長,幾十雙腿上都掛滿了幾尺長的倒刺,地上鮮血淋漓的殘肢斷臂已經證明了它狂躁的本性。

崔州平表面穩如狗,內心實則慌得一匹,雙腳都邁不動步子。

「這是一個正常人的正常反應。」

崔州平寬慰著自己,卻不知他其實是被蜈蚣精的精神領域鎖定。

「呀!俠士!蜈蚣精要偷襲你!」

身後,傳來急切的呼喊聲。

崔州平更著急,老子也知道他來了,奈何老子動不了……

「吱吱……吱吱……」

尖銳噁心的叫聲放肆的咆哮。

一瞬間,崔州平突然發現自己恢復了對腳的控制力,剛想拔腿就跑,卻聽到一陣歡呼。

「大俠就是大俠!不用出手就殺蜈蚣精於無形!」

「不不不,大俠出手了,只是速度太快,你們沒看見!」

「………」

聽著身後七嘴八舌的議論,崔州平疑惑的看向地上的蜈蚣精骨架。

難道是來自東方的神秘力量將蜈蚣精瞬間火化?

空洞的聲音自耳旁傳來:

「妙手空空已轉為主動,你有三個選項。」

「第一,使用妙手空空探取對方黃品功法,有一成幾率成功,失敗則承受對方功法的反噬。」

「第二,使用妙手空空探取對方黃品武器,有一成幾率成功,失敗則承受對方武器一擊。」

「第三,使用妙手空空隨機探取對方任一物品,成功率十成。」

系統的激活令崔州平自然而然的融入一段回憶。

春宵一刻不只是帶走了幾個億,還帶來了林曼的一絲魂力。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發入魂?

顯然易見,那一絲魂力尤為霸道,能瞬殺黃品蜈蚣精於無形。

修行在這個世界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等級從下品、中品、上品,依次到黃、玄、地、天,返虛、半聖。

在青雲州乃至整個元紀大陸,天品幾乎只存在於傳說之中,能到達黃品的,都屬於高手行列。

原主只有中品上階的實力,選擇妙手空空的前兩項幾乎是作死,所以,選項三最合理。

崔州平確認選項三之後,空洞聲立刻傳來:

「精神力+1」

精神力對於融合記憶的崔州平仍然是盲區,只感覺蜈蚣精給自己的壓抑瞬間消失,整個人都輕鬆不少。

「大俠,請受我一拜!」

院子里,崔齊齊早走了出來,朝著崔州平深深鞠了一躬。

看著年長自己幾倍的老頭對著自己行禮,崔州平一時還是難以適應,只好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報以微笑,

「區區小事,快快請起!」

崔齊齊也被崔州平的年紀所震驚,

「俠士好風采,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本領!」

崔州平謙虛抱拳,「哪裡哪裡!」

不一會兒功夫,一群人就圍了上來,看向崔州平的眼神都充滿崇拜。

崔州平望著眾人,滿心狐疑,這些人怎麼都是生面孔,難道是癩頭金仙給我傳送錯了地方?

於是試探著問道:「這裡可是青雲州霞浦鎮崔家?」

崔齊齊回道:「正是!」

崔州平又問道:「霞浦鎮有幾處崔家?」

崔齊齊訝然道:「俠士說笑了,莫說這霞浦鎮,便是整個青雲州也只有我們這一處崔家。」

「崔化你可認識?」

崔齊齊聽到崔化的名字臉色立馬暗了下來,略顯不悅道:「俠士擊殺蜈蚣精崔家感激不盡,何故直言我叔祖名諱!」

「叔祖?」

崔州平愕然,崔化是崔州平的胞弟,昨天不過是三歲頑童,轉眼間怎麼變成了別人口裡的叔祖?

有蹊蹺!

「族長回來了!」

人群里不知是誰喊了一聲。

崔州平順著聲音看去,一名八十上下的老者緩緩而來。

那老者繞過眾人,直奔崔州平而來,見到崔州平仔細端詳了幾眼,納頭便拜。

崔齊齊石化在原地,大哥這是瘋了么?

老者連叩三個響頭才抬起腦袋,兩眼早已老淚縱橫,近乎哽咽道:「爺爺終於回來了!」

崔州平趕緊扶起老者,擺手道:「不要叫我爺爺,我沒有你這麼大的孫子。」

老者聲淚俱下,惶恐道:「父親臨走前再三囑咐我,祖父修仙而去,並留下一幅祖父畫像,昨夜父親託夢告訴我,祖父今天一定會回來。

沒成想今日所見與夢中情形一模一樣!蒼天有眼,我崔家老祖終於回來了!」

崔州平道:「你先起來,告訴我今夕何夕?」

老者回復道:「回爺爺,如今是大曆370年!」

沒記錯的話,昨天是大曆250年,只是一天時間就過了120年……崔州平也聽過一些諸如「天上一日,地上十年」的騙人話,但親身經歷這種事的震撼感還是蠻劇烈的。

「崔整整,崔齊齊,崔………

拜見祖父!」

「崔令,崔永……拜見曾祖!」

「崔濤,崔斌………拜見高祖!」

………

崔家一門幾百人,齊齊整整的拜在崔州平面前。

崔州平深吸一口氣,面對這種場合,他有些緊張,

「都散了吧,我到附近走走!」

「是………!」

眾子孫按次序退下。

哎!

崔州平終於鬆了一口氣,卻發現脊背處早已濕透。

沒法再淡定了,這麼大一家子人,還全他媽都是晚輩!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方柔眼中劃過一絲無奈,看向門外的眸色卻劃過一抹冷光。

慧姐,你好好地去吧,我會替你「好好照顧」你的女兒初雲的。

「初心,別急,媽咪當然知道她是什麼東西,但是我們要表現地對她很好,讓爸爸和爺爺找不到錯處。」

老爺子好不容易才開始肯定她的地位,她很快就要在沈家立足了,只要除掉沈初雲,她的女兒就是沈家唯一的小姐,她就是沈家唯一的主母!再也沒有人會來妨礙她!

方柔眼中劃過一絲狠辣和決絕。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傭人的通報聲,「小姐,夫人!老爺回來了!還帶着新來的小姐!」

沈初心聽見對方喊沈初雲小姐,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上前就扇了她一個巴掌,「叫誰小姐呢?我告訴你,這個家裏只有我一個沈家小姐,那個賤種,不配!」

方柔看見這個沒眼色的傭人,也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隨後道:「滾下去,還有要是讓我知道你在老爺面前嚼舌根,後果你是知道的。」

「是……」傭人剛剛退下,沈承軒就帶着沈初雲進門來。

沈初心和方柔心中蔑視,臉上卻還是掛着虛假的笑容走上前。

然而,在看見沈初雲的剎那,兩個人臉上的笑頓時僵在了原地。

當穿着白色襯衫的絕美少女走入大廳的時候,周圍的空氣好像都有一瞬間的凝滯。

少女有一頭濃密地像海藻一般柔順的及腰長發,微微捲曲,瑩潤沒有任何瑕疵的白嫩肌膚,在光線的折射下,細緻宛若剝了殼的雞蛋,精緻的五官無可挑剔,她的表情淡淡地,帶着淺笑,未施粉黛,簡單的裝束卻更襯地她膚若凝脂,眼若星辰,好看地不像話。

眼前的少女,無疑是美的,並且美地有些過分了!簡直讓人挑不出一絲瑕疵!

方柔先是一愣,隨後眼中劃過一抹怨毒的深意,直覺告訴她,這個丫頭,絕對不能留!

沈初心的表情在一瞬間就扭曲了,為什麼這個沈初雲竟然長成這樣?她難道不應該長得又土又丑,和自己完全無法相提並論嗎!

沈初雲一進門,就將方柔和沈初心的表情盡收眼底,她嘴角勾起一絲不動聲色的冷笑。

上輩子她不懂人情世故,看不懂這兩個人眼中的怨毒和妒忌,現在想起來,自己這張臉,可以說是所有女人的公敵了。

還沒等沈承軒開口,方柔就猛地上前,臉上掛着熱情的微笑,「哎呦!這就是初雲了吧,可真是漂亮,我一看就喜歡,以後就當這裏是自己家,有什麼缺的都和我說。」

沈承軒看了一眼方柔,隨後對着沈初雲道:「初雲,這是你媽……」

「阿姨好。」未等沈承軒說完,沈初雲就對着方柔一笑,乖巧地喊了一聲。

沈承軒神情一滯,他原本是想就著這個勁讓初雲喊方柔媽媽,這樣也好拉近她和方柔之間的距離,沒想到初雲下一秒就喊了一聲。

算了,初雲的母親才剛去,還是慢慢來吧。

。為了以防萬一,容沫兒需要一個保護自己的身份,一個讓人忌憚的身份。她需要權勢,需要力量,才能武裝自己,同背後的黑惡勢力對抗。而蓮兒的格格身份,就是一個機會。

現在知道蓮兒真實身份的,只有蘇太妃,容沫兒自己,還有很可能知情的包公公。

包公公背後有沒有黑手還不好說,即使有,包公公

《炮灰憑實力手撕劇本》第158章我來當餌聽林紅玉這麼一番解釋,李修果斷放手讓她去行事,未雨綢繆的一招,也沒必要大張旗鼓,自己出面反而顯得刻意了。

現今急着辦的是兩件事,北靜王練兵和書院文比。

一文一武兩件事,李修都要出面挑起來。

水溶王爺也是養在後宅婦人之手的嬌王爺,哪還有祖上點兵聚將的本事。可人家家底厚

《紅樓之磨石為玉》第九十四集不是冤家不聚頭 要知道剛才沈建的妖族血脈攻擊技能鵬羽暴擊和面前這隻大力金剛熊的攻擊手段千斤錘相互攻擊在一起的時候,雖然依然有硬拼的實力,不過對於沈健此時身體創傷十分巨大,大力金剛熊不愧是一位在物理攻擊方面非常強大的妖獸,剛才和沈健相互戰鬥的時候,它的血脈天賦技能千斤錘如果擊打在鐵石獸身上,鐵獅獸可能一旦遭受了千斤錘的攻擊,會直接被擊殺,而這時候的沈建自己體內擁有着九陽鵬王的血脈,那個九陽焚天火能夠極大限度的恢復和滋養自己體內的傷勢,如果是普通的武者或者普通天賦的妖獸的話,在遭受到這個千斤錘的瘋狂的攻擊之後,他們身體必然會被打殘,從而失去戰鬥力無法持續進行戰鬥。

而這時候沈健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此時此刻這隻大力金剛熊的身體狀態也並不是十分良好,因為他已經從大力金剛熊的表情上,也已經看到了它此時此刻體內同樣非常的疼痛,因為如今這支大力金剛熊在遭受到了沈建剛才的鵬羽暴擊的攻擊之後,發出了一聲慘叫,這聲慘叫顯然是這是大力金剛熊遭遇到重傷的時候才會發出來的那種非常怪異的聲音。

所以這個時候沈建知道了這隻大力金剛熊如今的狀態,如今沈建當然明白,雖然這隻大力金剛熊如今實力的強大,然而沈建卻能夠完全用自己的實力直接消耗掉這隻大力金剛熊體內的妖力能量,當它體內的妖力能量被消耗殆盡之後,沈建能夠通過自己的實力直接將大力金剛熊進行擊殺,同時沈建也完全知道,大力金剛熊的妖族血脈天賦技能千斤錘雖然攻擊力極為的強大,然而這種強大的攻擊力的妖族血脈技能在催動一次之後,會頓時出現冷卻的狀態,根本就無法催動第二次,最起碼在短時間內是無法催動第二次,所以說如果這時候的沈建和大力金剛熊再次發生相互的戰鬥的話,大力金剛熊如果想要對沈建發起攻擊,要麼他就使用自己的熊掌,利用自己非常普通的攻擊方式對沈建發動攻擊,要麼他就要對沈建施展其它的一些妖族血脈技能,而這時候在這一個舊力已去新力未生的階段,沈建完全可以抓緊這個重要的時機,向眼前的這隻大力金剛熊進行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