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等了一會,等那個機器人徹底失去動力,才走進了地下空間。

這次愛德華學乖了,跑回剛才放玻璃罐子的地方,用造水術凝聚出水,又重新製造了一罐王水背在身後。

他已經慶幸自己在下來前提前從海里提煉了許多鹽分了。

做完這一切,他將注意力重新轉向被半掩埋在地下的巨型機械傀儡。

小心翼翼的走過去試探了一下,這個大傢伙果然已經耗盡能量不動了。

躲開地上那一灘灘的黑色粘液,走到傀儡身邊,找了塊乾淨的地方將手貼上去,仔細感知了一下,那股在傀儡內部遊動的魔力的確消失了。

愛德華仔細打量了這台傀儡幾眼,重新將腳踩在它的外殼上。

鍊金術發動之後,整個傀儡上半身的金屬鎧甲全部被塑形術去除,變成一方方的金屬錠堆在傀儡身邊。

當整個外殼被去除之後,整個機器傀儡的內部被呈現出來。

愛德華看著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齒輪和魔法陣紋路,自言自語的說道:

「這個傀儡也太……另類了一點。」

「大人,這是什麼東西?」

弗蘭克船長帶著身後的幾人湊了過來,這次幾個人也不敢亂跑了,都乖乖呆在愛德華身後,等著他下一步指示。

愛德華也不管身後幾人是否聽得懂,指著這一大堆人形齒輪的聚合物說道:

「當年古魔法帝國的傳奇煉金傀儡『巨神兵』你們聽說過吧?

根據史詩記載,那東西足有十米高,全部使用魔力驅動。」

「您的意思,眼前這個大傢伙就是傳說中的巨神兵?」

弗蘭克船長問道。

「古代煉金傀儡都是實心的,只依靠其外表雕刻的魔法陣驅動。

實際上就是個大號的自己會動的附魔物品。

這點常識你們都應該知道吧?

這個大傢伙可不是什麼煉金傀儡。

你們看,齒輪傳動的蒸汽動力負責為胳膊和腿上這些大關節的運動提供動力。

而遍布整個傀儡骨架的魔法陣迴路負責為手指手腕等細緻關節提供動力。

並且負責全身的控制與協調。

所以說,眼前這個大傢伙,就是個蒸汽動力與魔法結合的複合型傀儡!」

愛德華說道,然後他又指了指傀儡的胸腹部和腦袋繼續說道:

「這裡整個身體都是一個巨大的蒸汽鍋爐,要不然也不會把身體做的這麼粗大,完全是在浪費材料。

而腦袋的這個部位,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裡面應該有個魔力源和控制核心。

這才是整個傀儡最精華的地方!」

7017k 第48章

這段時間。

唐家的生意那是一個蒸蒸日上,井然有序。

自從工廠易主之後,整個工廠好像改頭換面了一般。

三家工廠被唐萱兒管理得井井有條,幾乎每天都會有新的訂單找上門。

可訂單越多,開銷就越大,天海市所有的原材料倉庫,幾乎都已經快空了。

「唐總,今天有好幾家供貨商打電話來。」

「說他們已經沒有原材料可以提供給我們了。」

唐萱兒處理着手上的工作,着急道:「他們怎麼可能沒有原材料呢?」

「我們接下了這麼多訂單要生產,沒有原材料,我們怎麼開工?」

「光我手上的這些訂單,賠償金都是好幾千萬!」

唐萱兒急得都快哭了。

自從她接管工廠以後,一切都很順利。

可偏偏供貨商那邊又出現問題了。

要說其他的問題倒還能理解,可供貨商沒貨,這不是開玩笑么!

「別急。」

林壞安撫道:「我去找供貨商問問。」

「他們也是跟工廠簽了合同的,不敢亂來。」

「興許是出了什麼事吧。」

全城的原材料供貨商,都已經被他林壞收購了。

現在他林壞才是金主爸爸。

沒有他的口令,這些供貨商怎麼敢亂來?

唐萱兒:「林壞,那就辛苦你跑一趟。」

「一定要解決原材料的問題,我們一天都耽擱不起。」

林壞笑道:「客氣了,我可是你的專屬業務員。」

說完,他走出辦公室,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大龍,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壞撥通了岳大龍的電話:「這些供貨商又在鬧什麼么蛾子?」

岳大龍嘆氣:「神帥,這次真不怪他們。」

「是東海那邊的供貨商出了問題,他們突然切斷了天海市的進貨渠道。」

「所以現在全城的倉庫都已經空完了。」

林壞皺眉:「東海?」

「為什麼天海市的供貨商,要去東海進貨?」

岳大龍道:「東海是沿海一帶最大的葯鄉之地,所以周邊幾個城市都得去那邊進貨。」

「他們的座山雕現在放了狠話,要天海市所有的渠道商結清東海的貨款。」

「否則,就起訴所有的渠道商。」

林壞愣住了。

起訴天海市所有的渠道商?

那不就是要起訴他林壞么。

「難道是沖着我來的?」

林壞氣樂了:「這個座山雕很牛逼啊,他姓什麼叫什麼?」

「我去剁了他的雕頭!」

岳大龍:「陳玄武,這個人有地下圈子的背景。」

「而且根據我的調查,這件事似乎還有韓家的影子。」

「神帥,我看他們應該是沖着唐家工廠來的。」

不管是座山雕還是下山虎,要是知道這些渠道商的背後是神帥在掌控。

呵呵!

他們還敢跟神帥玩陰的?

恐怕早就嚇尿褲子了吧。

林壞:「好,他要我結清所有的貨款是吧。」

「可以,找人聯繫他,就說不管多少錢,我一次性給他結清。」

岳大龍不禁倒吸涼氣:「神帥,全城的渠道商,加起來起碼有十幾個億的貨款。」

「您真的要幫他們結清?」

林壞:「放心吧,我有的是辦法治這個陳烏龜。」

「區區十幾個億,我神農谷還拿得出來。」

……

很快,陳玄武就收到了來自神帥的回復。

「呵呵,看來這些渠道商背後的人已經怕了。」

陳玄武不禁冷笑:「這十幾個億的貨款,我要是真的起訴他,牢底坐穿都是輕的。」

韓天明豎起大拇指道:「陳老闆,厲害啊!」

「你這一招斬斷整個天海市的進貨渠道,直接就把這些渠道商的路都給堵死了。」

「現在逼得他們背後的大人物不得不結清貨款,我韓天明佩服!」

陳玄武頓時有些得意起來,哼道:「我才不管他是什麼狗屁大人物。」

「跟我玩隻手遮天,他怕是還嫩了點。」

「要說簡單粗暴,你們地上圈子的人,終究是比不過我們地下圈子啊。」

韓天明點點頭,不置可否。

之前他一直看不起地下圈子的人,現在看來,是他目光短淺了。

地下圈子雖然見不得光,但裏面的人個個都心狠手辣。

就像這陳玄武,直接就把這個神秘的大人物逼上死路。

十幾個億的貨款,哪怕這個大人物真的能一次性結清,恐怕也要破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