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得了試煉空間的控制權,

王明軒心中正值意氣風發的時候,

他正好需要一個人來校驗校驗這段時間以來的收穫。

「狂妄!」

見王明軒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模樣,

冉良尊屈指一彈攝魂缽盂,就有無盡幽魂飛撲而出,

「來得好!」

見冉良尊率先發動攻勢,

王明軒大喝一聲,

接著他手中掐了幾個法訣,

同一時間,

天空中就有一大片灰色的雲霧凝結而來,將那些幽魂全數擋了下來,

「誒我說,老冉啊,一段時間不見,你這本事可是有些退步了啊~」

王明軒隨意的彎動著手指,

那團將幽魂包裹的灰色雲團也跟著來回變換形態:「要是你就這點本事的話,那我勸你還是把你的尊號給丟了吧~」

「哼,」

看著王明軒隨意的就將自己的攻勢給擋了下來,

冉良尊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但是嘴上卻是不服軟的說道:「同樣的話,我也送給你,

要是你就這點本事的話,那就休怪我將你殺了,將此空間的控制權給搶過來!」

「喲喲喲~」

聞言,

王明軒撇著嘴,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倒是要拿出些真本事了,

來而不往非禮也,老冉,你也接我一招!」

話音未落,

一大塊岩石就自行飛到了空中,

接著,在王明軒的操控之下,

岩石就變作了一條活靈活現的蛟龍,

「去!」

隨著他的一聲低喝,

蛟龍身子微微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無恥!」

同一時間,

冉良尊突然爆喝一聲,身子就往一邊飛速躲閃,

「嗷!」

他這才剛剛閃開,

之前站定的空間中就探出了一顆猙獰龍首,

龍首咬了個空,

當即就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

接著就又向冉良尊飛撲而去!

「還說我無恥?」

看著被蛟龍追的上躥下跳的冉良尊,

王明軒頗有閑心的說道:「怎麼,接不住我的攻擊,就說我無恥,

誒我說,這麼臭不要臉的話你都能說得出口,

到底咱倆誰無恥啊?」

「哼!」

聽了王明軒的自言自語,

冉良尊不由怒火中燒,

他冷哼一聲,

手中攝魂缽盂兀自飛起,

在空中滴溜溜轉了一圈后,

此缽盂見風就長,

體型大小瞬間就增加了幾十倍,

「收!」

隨著冉良尊的一聲大喝,

巨大無比的攝魂缽盂瞬間翻轉過來,

將糾纏不休的蛟龍給倒扣了進去,

「恩?」

和蛟龍的心神聯繫瞬間消失,

王明軒吊著的死魚眼不由得睜開了一些:「好霸道的神魂手段,竟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將我寄居在蛟龍體內的一絲分魂滅殺,

冉良尊,倒不是吹出來的。」

「哼,小子,不要以為奪取了空間控制權就能為所欲為,」

揮手將噬魂缽盂收回,

冉良尊不屑的說道:「你我的差距,可不是一些小伎倆就能彌補的!」

「誒,你這話倒是提醒我了,」

像是被冉良尊點醒了什麼一樣,王明軒恍然大悟道:「我現在可是這片空間的主人了啊,

嘿嘿嘿,老冉,你有麻煩咯~」

「不好!」

一見王明軒滿臉的壞笑,冉良尊當即就將噬魂缽盂之中的無盡幽魂吸進了體內,

「空間之道,可不是什麼都可以抵擋的!」

冉良尊的變身還沒有完成,

王明軒就伸出一隻手,做了一個撕裂的動作,

緊跟著,

一道細如髮絲的空間裂縫就在冉良尊的身旁出現,

「你!」

看著腰間那一道空間裂縫,

冉良尊頓時驚恐不已,

他如何也沒想到,

這才剛剛獲得空間控制權的王明軒竟能如此熟練的施展空間神通,

大意之下,

他瞬間就被腰斬了,

「小子,你有種!」

感受到空間裂縫越來越強,

冉良尊一咬牙,

一道灰濛濛的光柱就衝破了天靈,

瞬間消失在了天際,

只有他那充滿恨意的聲音還在空氣之中迴響著:「有本事,你就在這裡躲一輩子吧!」

「切,喪家之犬,還敢放狠話?我呸!」

冉良尊這一逃走,

王明軒瞬間就栽倒在了地上,

別看剛才他輕而易舉的就撕裂了空間,一副十足的舉重若輕的模樣,

其中的消耗之大,

卻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這才撕裂出一道細如髮絲的空間裂縫,。

就將我的法力消耗了近九成,

那要是想在進一步,豈不是的****啊!」 「明軒小子,你怎麼樣?」

這時,從頭躲到尾的鴉神終於是露面了,

「我說,你終於捨得出來了啊?」

顫顫巍巍的將一粒丹藥吞進腹中,

王明軒一邊調息,一邊打趣道:「你這意思,是來替我收屍的嗎?」

「呸呸呸!」

聞言,

鴉神當即連吐了幾口吐沫,一臉晦氣的說道:「別總是一天天的把死掛在嘴上,別一不小心真的應驗了!」

「呵呵呵,說說而已,」

接連吞服了一大瓶丹藥后,

王明軒毫無血色的臉龐這才泛起了一絲殷紅,

「胖球,」

梳理順了紊亂的經脈,

王明軒翻手又取出一塊極品元石,捏在了手裡,

「胖球在,」

看見王明軒突然之間竟變得如此虛弱,

胖球不是沒有起過歹意,

只是因為規則在身,

哪怕他心中已經將王明軒碎屍了千萬遍,

他還是畢恭畢敬的跪倒在地,

「今天這種情況,你曾想到過啊?」

胖球心裏面在想什麼,

王明軒自然是一清二楚,

但是此時他已經奪取了此空間,

倒也不怕胖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胖球罪該萬死!」

一聽王明軒這麼說,

胖球肥嘟嘟的臉上瞬間就冒出了黃豆大小的汗珠,

「我知道,你心裡不服氣,」

一邊汲取著極品元石之中的元氣,

王明軒一邊無精打採的說道:「畢竟,我這麼一個士境的小傢伙,竟能搖身一變,成了你這個巨擘的主人,

要是換做我,我也是不服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