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剛鬱悶半晌,最後帶著諸多疑慮,張口詢問道:「李家主,你怎會在這裡?」說完,他就覺著自己這個問題很白痴,人家都被拷上鎖鏈,顯然和自己一樣被擒了唄。

李雅舒散亂頭髮下,雙眸閉著的,聽到古剛說話緩緩睜開明眸,冷道:「和你一樣。」

古剛啞然失笑,傳聞李家家主性格冰冷,如今一見果然不假,就連說話都能感覺到一股寒意:「你也是被他抓進來的?」

李雅舒好像懂得那個『他』是指誰,沒有說話,只是輕咬著下唇,顯然是不置可否了。

古剛看在眼裡,知道了答案,無奈嘆道:「按輩分你應該管他叫叔祖,沒想到他竟會將你關起來,恐怕現在的李家已經變天了。」

李雅舒不語,那雙明眸卻含著濃濃的恨意。

見得她如此,古剛只好閉上了嘴巴。

而他口中的那個『他』則是李家的三長老,李醒武。

李醒武,李家的天才,少年時達到武徒境界,後來一路直上突破武師,奠定了在李家長老的地位,此人醉心武道常年隱居,並沒有參與家族的權力爭奪。

他雖然是李家一代嫡系,但武道實力恐怕在整個磐石城無人能及。也是因為此人的存在,西城李家才能在古沈兩家的打壓下,常年佔據老三的位置。

李家的上任家主李勝,彌留之際將家主之位傳於三代嫡系李雅舒,讓大長老李秋很不爽,而那李醒武又是李秋一奶同胞的兄弟,所以如今李雅舒被關在這裡,作為老江湖的古剛,自然也就明白她這是被人奪權,而且還被軟禁了!

家族的爭鬥古剛沒少見過,只能為這女子感到可惜。



黑衣老者坐在只有寨主才能坐的虎皮大椅上,看著下首的裘功名和諸葛先生,道:「既然貨物是假的,那就說明你們被磐石城的勢力盯上了。」

而他正是李家一代嫡系三長老,李醒武!

傳聞此人早已離開李家,離開了磐石城,而如今卻突然出現在斬龍寨中,又是以老大的身份坐在上首,這讓人難以想象。

而讓人更想不到的是,斬龍寨的幕後主腦則是李醒武,可以說,這批曾經在境外流竄的土匪,正是由他帶到的磐石城境內的。

斬龍寨匪徒前身為戰敗的逃軍,領將正是裘功名,此人乃定州邊境守將,在雎州大軍攻城時,因兵力懸殊,聽從謀士諸葛先生的建議,選擇了棄城跑路,最後在定州雎州和曹州三境的交界處落草為寇。李醒武偶爾路過此處,以絕對實力收服了這群草寇,最後帶著他們來到磐石城。

想起醒爺帶來的古家嫡系,諸葛先生猜測道:「莫非是古家?」

傳說中的盾戰在異世 「不可能。」李醒武搖搖頭,現在他李家和沈家合盟,讓得古家開始緊張起來,那有功夫來剿匪?而且這斬龍寨在他李家的秘密支持下,已經生存了十多年,也沒見古家前來剿過啊。

在外界,李醒武一向是醉心武道而不問世俗的天才,豈不知,此人城府極深,之前種種不過是掩人耳目,在他心中卻醞釀著一個足以改變磐石城格局的大計劃,而這個計劃的一部分則離不開他苦心經營的斬龍寨。

諸葛先生納悶了,既然不是古家,那這古剛為何會跟蹤他們?

「加強寨外的防禦措施。」李醒武也無法猜測到底是誰要打斬龍寨的主意,不過距離大計劃的時日已經不多,他可不想發生什麼意外,所以叮囑道:「年關將至,你們不用出去了,免得惹什麼事端。」

諸葛先生聞言,面色微微一動,低聲道:「醒爺,難道快要行動了?」他是一個極為聰明的謀士,而且李醒武也樂意和他透漏一些事情,所以他對那大計劃也是略有耳聞。「不錯,這幾個月你們安分點,我會派人送來食物供你們度過這個年關。」李醒武點頭道。 小傢伙還不懂大人世界有多複雜,就讓她這麼保持童真下去吧。

「麻麻說,小糯米以後可能見不到叔叔了,是真的嗎?」

慕靖西看到她泛紅的眼眶,心臟瞬間揪疼,將她腦袋輕輕靠近懷裡,低頭,薄唇親吻著她的髮絲,「不會的,叔叔一定會努力,早日去見你。」

「為什麼要努力呢?」

「因為叔叔還有其他事要辦,很忙,抽不開時間。」

「那叔叔一定要早一點見小糯米哦。」 婚情告急,總裁的舊愛新妻 小傢伙抬起小腦袋,伸出小手指,要跟他拉鉤:「不然小糯米就會忘了叔叔了。」

慕靖西伸出手指,跟她拉鉤約定,「好,叔叔一定會儘快出去,跟你見面。」

不會讓你忘了我的。

…………

基地打來電話,催喬安回去。

外面的腥風血雨,基地不管,只要求喬安儘快回來。

不能再因為她私人原因,耽誤工程進度。

喬安額頭上的傷好得差不多了,就回了基地,她摒除雜念,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

陸萌可以出院了,依舊想要坐著輪椅。

出院那天,宋雲遲來了。

「小糯米,看叔叔給你帶什麼來了?」

宋雲遲想起當初跟慕靖西和喬安一起逛街時,喬安看到棉花糖雙眼發光,小糯米是她的女兒,她也應該會喜歡棉花糖的吧?

果然,棉花糖一出現,小糯米雙眼放光,小奶音特別歡喜,「宋叔叔,是棉花糖!」

「草莓味的,喜歡么?」

「小糯米喜歡!」小糯米雙手接過棉花糖,喜滋滋的吃了一口,「謝謝叔叔。」

「不客氣。」宋雲遲看向陸萌,她已經脫下了寬鬆的病號服,穿上了自己的常服。

長發紮成了一個丸子頭,鬆鬆散散,別有一番慵懶的風情。

看到宋雲遲,她沒好氣的道,「你怎麼來了?」

討厭鬼,她不想看到他,否則天天都會想起自己被他奪走初吻的事。

心煩。

煩死人了。

對他沒好氣,他也不生氣,宋雲遲把棉花糖遞給她,「這是給你的。」

「我……不喜歡吃。」 https://tw.95zongcai.com/zc/55659/ 艱難的把腦袋別開,看向一旁。

陸萌催眠自己,我不喜歡吃,我真的不喜歡吃棉花糖……

可是怎麼辦,好想吃啊嚶嚶嚶……

人家真的好喜歡吃。

「不喜歡么?」宋雲遲眉梢微挑,「那我吃了。」

他舉起手,把棉花糖從到唇前,剛要吃,一隻手飛快的伸來,搶走了他的棉花糖。

陸萌咬了一大口,一邊吃,一邊憤憤的吐槽,「什麼人啊,送給別人的,自己還吃,討厭……」

「不是你說不吃的么?」

「女孩子喜歡嘴硬知道么?我剛才說不喜歡,就是喜歡的意思。」

不喜歡就是喜歡的意思?

宋雲遲一手摩挲著下巴,饒有興緻的問,「那我上次問你願不願意做我女朋友,你說不願意。你是在說反話?」

「胡說八道!我說的是真話,真話!」

陸萌抓狂的強調,她上次說的是真話,千真萬確的真話。

男人低低沉沉的笑了起來,也不知道聽沒聽進去,總之,那副神情,擺明了不相信她。 陸萌:「……」

欲哭無淚。

為什麼要自己挖坑自己跳?

真是笨死了。

「小姐,行李都收拾好了。」傭人整理好行李箱,站起身問,「現在就走嗎?」

「現在就走。」

陸萌勾勾手,「小糯米,我們回家。」

小糯米兩隻小爪子抓著棉花糖,啊嗚啊嗚的吃著,壓根沒聽到她的呼喚。

陸萌:「……」

喬小諾,你能不能稍微停一下,聽聽姑姑說話?

總裁我怕疼 陸胤進來的時候,陸萌和宋雲遲正僵持不下。

宋雲遲堅持要抱她,陸萌堅持要坐輪椅。

棉花糖吃完了的小糯米,坐在床尾看戲。

「粑粑。」

陸胤上前,抱起了小糯米,視線掃了宋雲遲一眼,「你怎麼來了?」

「我來接小糯米出院。」冠冕堂皇的借口。

分明是來接陸萌的。

陸胤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男人看男人,總是比女人要準確一些。

宋雲遲對陸萌有意思。

得到這個認知,陸胤嗤笑一聲,「萌萌,跟客人說再見,我們該回家了。」

一句話,徹底劃清界限。

客人。

宋雲遲在他眼裡,就只是個客人而已。

現在,他們一家人要回家了,他就該說再見了。

陸萌有人撐腰,喜滋滋的揮著小手,「再見了,宋少。」

宋雲遲:「……」

陸萌,你等著。

遲早有收拾你的機會。

剛下樓,陸胤的手機便響了起來,秘書打來的電話,公司有急事需要他親自處理。

陸胤親了親小糯米,對陸萌道:「我還有事,先去公司,保鏢會送你和小糯米回家的。」

「好噠~」陸萌懂事的點點頭。

知道陸胤忙,所以她從來不搗爛,也不會打擾他的工作。

一旁的宋雲遲聞言,眉梢一挑,機會來了。

陸胤將小糯米放下,走到宋雲遲面前,眼眸危險的眯起,「你最好不要打萌萌的注意,她不是你能隨便玩的女人。」

隨便玩?

宋雲遲嗤笑一聲,「陸總裁從哪裡看出來,我是個花花公子?」

「萌萌喜歡宋亦珩。」

宋雲遲:「……」

心塞!

陸胤勾唇一笑,跟陸萌和小糯米道別後,便先行離開。

「小糯米,上車,我們回家了。」

「好噠姑姑。」小糯米邁開小短腿,飛撲過去。

突然,身子騰空而起,小糯米掙扎了兩下,「咦,誰在拎小糯米?」

宋雲遲噙著笑,「叔叔送你們回家吧。」

陸萌剛想拒絕,宋雲遲便說,「正好我也要去亦珩家一趟,順路。」

陸萌:「……」

無恥!

「陸小姐,難道不許么?」

陸萌:「……」

「那可真遺憾,本來想為你製造點機會的。現在看來,陸小姐不要。既然不要的話,那就算了。」

「要!」

激將法對陸萌來說,屢試不爽!

果然,她激動的打斷他,「我要!是你自己說的,要給我製造機會的,食言的是王八蛋!」

回別墅的路上,陸萌不得不忍受著宋雲遲坐在她身邊,小糯米捧著iPad在玩遊戲。

宋雲遲在一旁指點,陸萌氣呼呼的把腦袋轉向一旁,看車窗外。 裘功名一聽醒爺如此說來,頓時就樂了。有人送食物,這就免去他們出去打劫的麻煩,畢竟打劫這種事很缺德,豐衣足食的情況下沒人樂意去。

「醒爺,老朽前些日子演算天機,發現我斬龍寨的星辰暗淡,恐怕不日既有大劫,這——」諸葛先生擔憂自己演算的結果,原本按照他的想法,是劫了萬寶商會的貨物遠走高飛,如今被醒爺勒令不準隨便走動,那豈不是要坐等大劫而來?

「哦?還有此事?」李醒武對於諸葛先生的演算之術頗為清楚,知道他算無遺策,當下問道。

「老朽雖然推演不出具體時日,但那天穹星辰一片黯淡,就仿若被一層迷霧籠罩,遮住了斬龍寨的光輝,從卦象上來看,這是大劫的跡象啊!」

李醒武聽他說的如此嚴重,臉色凝重起來,雖然上次葬龍山事件他不在曹州,不過回來后也略有耳聞,知道那裡發生了一件頗為嚴重的事情,而斬龍寨能夠全身而退,也是因為諸葛先生的神機妙算。

李醒武站起身子,來回躊躇一會,又歸於坐位上,道:「既有大劫,那老夫就先在這裡住一陣子。」對他來說,再大的劫,有自己在足以度過!

兩人聞言,頓時喜形於色,畢竟這位醒爺可是已經踏入武王級別的強者,有他坐鎮斬龍寨,還怕什麼大劫啊?

天象演算中,劫,有起有始,有因有果,起始劫乃人為,因果劫乃天為,前者無非是人力而為,有環扣可推測,而後者則是天威,俗話說,天威不可測,如果一旦劫中有因果,則是受上天之威懲戒,人力無法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