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劍琴不解地望著江帆,「你為什麼這麼說呢?」古劍琴不解道。

江帆手指著雪地貓人族長皮不同的屍體,「皮不同是在沒有任何反抗的情況下被殺死的,這就說明他是在沒有任何戒備情況下,被人偷襲的,而且是在極度誘惑下被偷襲的!」江帆微笑道。

「什麼極度誘惑?」古劍琴不解地望著江帆。

江帆手指著皮不同的腰間,「皮不同腰間的獸皮都解開了,那就說明雪柔長老在挑逗他的時候,突然襲擊的,皮不同就被殺死了!」江帆推斷道。

「哦,這傢伙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納甲土屍笑道。

「傻蛋,這冰洞里你是不是聞到了雪柔長老的氣味?」江帆望著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急忙點頭道:「是的,主人,小的聞到了雪柔長老的氣味,她是從暗道走的!」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暗道在哪裡?」江帆吃驚地望著四周,尋找暗道的機關。

「主人,暗道在這裡!」納甲土屍手指著冰洞的壁道,他聞到雪柔長老的氣味從這裡走了。

「哦,這裡有暗道!」江帆十分驚訝,地走到冰壁旁邊,他手摸著冰壁,尋找開啟機關。

很快江帆在冰壁上發現了一個指甲大小的凹槽,伸入食指,只見嘩啦一聲,冰壁裂開了,露出一個洞口,是一條通往外面的冰洞。

「哦,雪柔長老果然從這個暗道走了!」江帆皺眉道。

「江帆,雪肉長老怎麼知道這裡有暗道呢?」古劍琴不解地望著江帆道。

「很簡單,雪柔長老和皮不同族長是相好,他們肯定經常幽會,今天看到我們來雪地貓人族找皮不同族長,她害怕皮不同透露有關她的信息,因此就殺人滅口了!」江帆微笑道。

「哼,她以為殺死了皮不同,我們就不知道是她了,她萬萬沒有想到我們早就懷疑她了!」駱靈珊冷笑道。

古劍琴望著江帆,「江帆,接下來我們怎麼辦?」古劍琴道。

江帆手摸著下巴,「嗯,讓我好好想想!」江帆皺眉道,事情有點出乎他的意料,沒想到雪柔長老殺死皮不同滅口了。

江帆正思索的時候,突然納甲土屍道:「哦,主人,洞外來了很多雪地貓人呢!」

「肯定是雪柔長老通風報信的,她嫁禍我們殺死了皮不同族長,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古劍琴急忙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我們從暗道走!」江帆點頭道。

江帆等人進入暗道,隨後江帆關閉暗道,眾人沿著暗道走,暗道比較窄,只有一米多寬,兩米多高,剛好一人行走。

這暗道是皮不同令人挖掘的,這是他為自己準備的逃生暗道,只要遇到危險的時候,他就可以從暗道逃走。

江帆一邊走在一邊想著下一步該怎麼辦?是回冰花雪峰呢?還是隱蔽起來?大約二十多分鐘后,前面出現了亮光,納甲土屍急忙道:「主人,前面就是出口了!」

江帆急忙擺手道:「大家別急著出去,傻蛋去看看外面有沒有埋伏?」

納甲土屍迅速到了洞口,他鼻子嗅著空氣,聞到了許多氣味,「呃,主人,洞外有埋伏呢!一共埋伏了上千人呢!」納甲土屍皺眉道。

「什麼!洞外怎麼會有埋伏呢?難道這些雪地貓人知道我們走暗道出去?」古劍琴驚訝道。

「不是雪地貓人知道我們走暗道,而是雪柔長老猜到我們會發現暗道,會從暗道離開,因此她通知雪地貓人埋伏在洞外,等著我們呢!」江帆搖頭道。

「那我們怎麼辦?是殺出去還是原路返回呢?」古劍琴皺眉道。

「呵呵,我有主意了!這可是一切絕好的機會,雪柔長老肯定不會想到我們去了冰花雪峰!」江帆忍耐不住笑道。

眾人不解地望著江帆,「江帆,你想到什麼好主意呢?」古劍琴拉著江帆胳膊道。

「嘿嘿,我們就呆在這裡不出去,我們躲藏在我的符咒世界去,等到他們進來搜索,肯定發現這裡面無人,他們自然退走,我們等待深夜的時候,我們在悄悄地出去,然後直奔冰花雪峰去尋找雪柔長老的墓穴。」江帆狡猾地笑道。

「嗯,這主意不錯,他們絕對想不到我們就在這裡!」古劍琴喜悅點頭道。

隨著一道光一閃,江帆帶著大家進入了符咒世界,他們進入符咒世界大概一個多小時之後,那些埋伏在洞外的雪地貓人感覺不對勁,他們立即派人進入暗道搜索。

結果沒有發現江帆等人,隨後他們從暗道另一頭出去,也沒有發現江帆等,便以為江帆等人已經離開了。躲藏在暗處的雪柔長老也沒有看到江帆等人離開,直到黃昏的時候也沒有看到江帆等人出去,她十分驚訝,不知道江帆等人去什麼地方。

夜幕降臨的時候,冰雪大峽谷一點也不安靜,因為皮不同族長死了,雪地貓人族在舉辦葬禮,還有選舉新的族長。

冰洞暗道之中,一道光一閃,江帆和納甲土屍出現了,他們悄悄地到了洞口。納甲土屍嗅了幾下,「主人,洞外沒有埋伏了!」納甲土屍悄聲道。

江帆點了點頭,「走,我們去冰花雪峰!」江帆拉著納甲土屍胳膊使出空間轉移,嗖的一聲,他們瞬間出了幾百米之外了。

江帆沒有讓古劍琴、駱靈珊、木香姑娘、火精靈舒麗莎、小風等人出來,這麼多人出現容易被人發現,因此江帆只帶著納甲土屍,兩人一起去冰花雪峰尋找雪柔長老的墓穴。

江帆帶著納甲土屍空間轉移,十幾分鐘后他們就到了冰花雪峰下,冰花雪峰山下站在十幾名守衛,他們在冰花雪峰附近來回巡邏。

江帆和納甲土屍躲在附近冰岩石背後,「主人,有人看守呢,我們還是從後山上去吧!」納甲土屍悄聲道。

江帆點了點頭,兩人悄悄地到了冰花雪峰後山,這裡沒有人守衛,兩人迅速爬上了冰花雪峰。後山是冰雪覆蓋,這裡只有幾間簡單的石屋,石屋門都是鎖著的,看樣子好久沒有人居住了。

納甲土屍嗅著雪柔長老氣味,「哦,主人,雪柔長老不在山上呢!」納甲土屍驚訝道。

「哦,那太好了,她肯定在冰雪大峽谷那裡,雪地貓人正忙著選族長呢,她肯定是想打什麼主意。傻蛋,你聞到古劍琴父母的氣味沒有?」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悄聲道。

納甲土屍鼻子嗅著空氣,他露出喜悅之色,「哦,主人,小的聞到了古田樂族長的和他老婆的氣味呢!」納甲土屍喜悅道。

江帆露出喜悅之色,「哦,他們在什麼地方?」江帆喜悅道。

納甲土屍手指遠處的著黑暗之中道:「主人,他們在那邊!」

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揮手道:「走,我們去古田樂夫婦那裡!」

納甲土屍在前面帶路,片刻之中,江帆和納甲土屍到了冰花雪峰的祭祀山,這裡是一座小山,山上都是墳墓。這是冰花雪峰的一座墓地,冰山上的墳墓都是冰花雪峰的族人。

江帆和納甲土屍到了一座墳墓前停下了,納甲土屍手指著墳墓道:「主人,古天樂夫婦的氣味就來自這墳墓下面!」

接著朦朧的月色,江帆看到墓碑上寫著:「雪柔長老之墓」幾個字。

「哦,這是雪柔長老的墳墓!」江帆喜悅道,找到了雪柔長老的墳墓,那基本上就等於找到了古田樂夫婦被關押的地方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今天就三更 納甲土屍伸手摸著冰涼的墓碑,「呃,這怎麼進去啊?沒看到機關啊?」納甲土屍驚訝道。

江帆笑了,「這墳墓還會有什麼機關,肯定是在附近挖了一條通道,我們在墳墓四周找找,就可以發現了!你用鼻子嗅嗅,雪柔長老是從什麼地方進去的,那裡肯定是通道。」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趴在地上,嗅著空氣,他嗅著雪柔長老的氣味,到了距離墓穴五米多地方停下了。納甲土屍敲打地面,地面上發出咚咚的聲音,「主人,這地面是空的呢!」納甲土屍興奮喊道。

江帆立即到了納甲土屍身邊,他輕輕地敲打地面,地面上發出咚咚的聲音,露出喜悅,「嗯,這地面是空的,看來這裡就是通道了!」

江帆仔細查看地面,終於在旁邊發現了一絲縫隙,「這裡有縫隙!」江帆驚喜道,他手指扣住地面,用力掀起地面。

吱的一聲,地面被掀開了,露出一個一米多寬的地洞,地洞之中黑漆漆的,接著月色,看到裡面有台階。

「走,我們進去!」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擺手道。

江帆在前面,納甲土屍跟著背後,兩人進入地洞之中。地洞很窄,勉強容下江帆和納甲土屍,兩人走了三米多,地洞變寬了許多,一座石門擋在面前。

「我靠,這個雪柔長老真夠謹慎的,竟然還做了石門!」江帆手摸著石門,輕輕地敲了幾下,石門發出咚咚的聲音。

「主人,小的聞到了古田樂的夫婦的氣味了呢!」納甲土屍喜悅道。

「哦,那太好了,我們馬上穿門過去!」江帆使出穿牆術,身子一閃,穿過石門,納甲土屍也跟著穿過石門。

出現在江帆和納甲土屍兩人眼前的是間墓室,墓室中間是一座很寬的冰晶棺,「呃,怎麼沒看到古田樂夫婦呢?」江帆詫異道。

「哦,主人,他們在棺材裡面呢!」納甲土屍手指著冰晶棺道。

江帆迅速走到冰晶棺旁邊,冰晶棺上面蓋著蓋子,江帆用力開蓋子,只見冰晶棺裡面並排躺在兩個人。男的大約六十多歲,女的大約五十多歲,兩人嘴巴都被布堵住了,手腳被捆綁著。

江帆扭頭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把他們抱出來!」

納甲土屍立即把冰晶棺裡面的男女抱了出來,拿掉他們嘴裡的布,「你們是什麼人?」那老頭望著江帆和納甲土屍吃驚道。

這老頭就是火靈族族長古田樂,他一直被雪柔長老關押在這裡,不知道多少年了,今天突然有人進來,心裡十分震驚。

江帆望著古田樂,「您就是火靈族族長古田樂吧?」江帆微笑道。

古田樂點了點頭,「是的,你們是什麼人呢?是來救我的嗎?」古田樂望著江帆道。

「我是您女兒古劍琴的朋友,我們是來救你們的!具體的還是讓劍琴和你們說吧!」江帆一揮手,一道光一閃,古劍琴和火精靈舒麗莎出現在古田樂夫婦面前。

古劍琴看到眼前的古田樂和母親,頓時驚喜道:「父親!母親!」

「劍琴!」古田樂夫婦驚喜地撲了上去,三人抱在一起痛苦起來。

一旁的火精靈舒麗莎也被感動了,她流出眼淚,「哦,太好了,終於見到老主人了!」火精靈舒麗莎欣喜道。

片刻之後,古劍琴、古田樂夫婦三人露出微笑,「劍琴,你們是如何找到這裡的?」古田樂驚訝道。

「父親,我還以為你們已經被殺死了呢!後來我們找到禁地的零度空間,後來石床上發現您留下求救符號,我們就猜測您和母親是被雪柔長老抓走了,於是我們就找到這裡了…」古劍琴簡單地把事情的經過簡單地講述了一遍,還講述了自己受傷被救的事情。

聽到女兒講述了事情整個經過,古田樂夫婦望著江帆,「江帆,多謝你啊!要不是你幫助,我們一家人是無法相聚的!」古田樂夫婦對著江帆就施禮。

江帆急忙攙扶住古田樂夫婦,「呵呵,古族長您不用客氣,我們都是一家人了!」江帆笑道。

「一家人?」古田樂露出驚訝之色,他望著古劍琴。

古劍琴臉紅了,她急忙對著古田樂耳旁悄聲嘀咕幾句,古田樂露出笑容,「呵呵,太好了,劍琴,你跟著江帆,我和你母親也放心了!」古田樂笑呵呵道。

「是啊,劍琴,有江帆照顧你,我和你父親也放心了!」古劍琴的母親微笑道。

「嘿嘿,你們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劍琴的!對了,當年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你們到這裡來了呢?」江帆望著古田樂夫婦道。

雖然江帆大致猜到當年火靈族滅族的事情,但是具體的事情還不太清楚,他想當面問古田樂夫婦。

古田樂夫婦皺起眉頭,「哎!這事情都怨我!」古田樂嘆息一聲。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古劍琴也十分驚訝,「父親,當年是不是雪柔長老聯合烈焰火谷族、雪地貓人族屠殺我們火靈族的?」古劍琴驚訝道。

古田樂露出羞愧之色,「這都是我的當年風流惹下的禍害!」古田樂慚愧地搖頭道。

江帆望著古田樂的面容,雖然他老了,但是依然十分俊朗,可以想象他在年青的時候,肯定也是一位美男子,愛慕他的女子肯定不少呢。

「父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雪柔長老為何聯合烈焰火谷族和雪地貓人屠殺我們火靈族呢?」古劍琴望著父母皺眉道。

「哎,這都怪我!這事情說起來就長了,那是很多年前,冰花雪峰、火靈族、烈焰火谷、雪地貓人族都和睦相處,我那時候還不是火靈族族長…」古田樂緩緩地說起了過去的事情。

江帆等人在一旁靜靜地聽著古田樂講述過去的事情,原來古田樂年青的時候長得英俊瀟洒,他在偶然機會結識了冰花雪峰的雪柔長老。

那時候的雪柔長老也是美女,長得很漂亮,兩人一見面就一見鍾情了。原本這是好事情,可是古田樂和雪柔長老交往的事情被古田樂的父親知道,他的父親極力反對這件事,因為他父親已經和當時的火靈族族長訂好親事。

當時的火靈族族長的女兒就是現在古劍琴的母親藍水翎,古田樂的父親希望古田樂和藍水翎結婚,因為這樣古田樂就可以繼承火靈族族長的位置。

在父親的強烈反對下,古田樂逼迫無奈,他只能娶了藍水翎為妻,後來古田樂當上了火靈族族長的位置。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古族長,您和蘭伯母結婚了,雪柔長老知道了嗎?」江帆插話道。

古田樂望了江帆一眼,點頭道:「我一直瞞著她,直到我結婚的時候她才知道。」

錯入豪門嫁對郎 江帆望著古田樂,心裡暗自道:「你最大錯誤就是一直瞞著雪柔長老,當她知道被你欺騙了,她肯定會恨死你的!女人一但因愛生恨,那是很可怕的!」

「哦,難怪雪柔長老聯合烈焰火谷族和雪地貓人族屠殺火靈族了!」江帆搖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