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千雪看著三人的一唱一喝,無奈的拍拍拍額頭,到不是因為年齡和別的問題,修鍊的人對於這些問題倒不是太看重。

自己的弟弟的性格古千雪也很清楚,一根筋,認準了的事,誰都攔不住,而王語蘭則是清冷無比,只是對師傅和寧青竹和自己好一點,對別人,古千雪可是從來沒見過王語蘭給過好臉色。

「唉!」古千雪哀嘆了一聲,一時間也拿不下注意了,勸古雷,他知道勸不住,那也只能去盡量撮合了。

「自己做好心裡準備吧!」古千雪有些擔心的看了古雷一眼。

「放心啦師妹,有你我在中間撮合,這小子的成功率還是很高的!」寧青竹見到古千雪同意,拉起古千雪的手安慰起來。

古雷聽到姐姐的話,臉上也是是大喜。

「好了,成不成功都不關我的事了,我得走了,我有可能隨師兄閉關很久,我希望出關的時候,能夠聽到你的好消息啊!」洛天拍了拍古雷的肩膀,與古千雪和寧青竹打了聲招呼,便朝著青木峰山下走去。 第七十七章閉關

五行門,丹殿後山,一座漆黑的山洞之中。

「天地五行,妙法陰陽,五行屬性是天地間最基本的屬性,也是構建世界的基本屬性,但是天地間還存在著極個別的屬性,威力也是極其驚人,比如你二師兄的雷屬性,以霸道和速度著稱,你三師兄的黑暗屬性以神秘和隱匿著稱,尤其是在黑夜,黑暗屬性被稱之為黑夜之中的王者!」張子平平淡的聲音響起。

「那麼師兄你是什麼屬性的體質?」洛天疑惑的問道。

「我是什麼體質,這也是師兄要傳授於你的,五行屬性,相生相剋,比如你的五屬性相生的人王印,那麼相剋!你試過么?」張子平繼續說道。

「五屬性相剋!」洛天喃喃自己,彷彿有一層東西,在腦海中,只要捅破自己便可以明白什麼一樣。

「師兄我是水,木,金三屬性體質!」張子平等洛天思考了一會,接著說道。

「水,木,金!三屬性體質!」洛天看著張子平,臉上沒有露出意外,自己都可以是五行體,那麼師兄是三屬性也沒什麼意外的,三十多歲的元靈境,沒有絕世的體質,洛天怎麼也不相信。

「雖說我是三屬性體質,但是你看!」張子平說完伸出手來,藍色,綠色,金色的元氣在指尖流動。

「嗡……」一陣光芒從張子平的指尖升起,將整個山洞照亮,露出了張子平有些年輕的臉龐。

「這!」洛天被張子平的一手驚呆了。

感受著四周細微的元氣波動,洛天彷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張子平這三屬性體質,分明沒有光屬性,但是此刻洛天的確感覺到了光的存在,這分明是多了一種屬性。

「感覺到了么?這就是屬性的妙用,同過三屬性融合所產生的光明屬性,也就是說,雖然我是三屬性體質,但是我卻能夠施展出第四種屬性,光明!」張子平將手指上的光芒收回,看著洛天天說道。

「相剋么?」洛天迷惑間自覺的調動起身體中的水木金三種屬性。

隨著洛天的調動,整個山洞中的三屬性再次波動起來,洛天臉色凝重,身體中的三屬性慢慢的匯聚到手指之上。

張子平站在洛天的身前,眼神凝重,看著洛天施展,畢竟洛天是五行體,不同於自己只是三屬性體質,自己也不敢肯定洛天能否成功。

然而洛天此刻卻感覺不太好,三種屬性隨著掉動,在經脈之中像手指涌去,但洛天卻是硬生生的讓兩種相剋的屬性融合在一起,這本事違背修鍊規律的原理。

一陣陣猶如鞭炮的聲音從洛天的身上響起,洛天喘著粗氣狼狽的跌坐在地上,一身衣服早已經被炸的所剩無幾。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注意,要掌握好那個臨界點,只有如此才能成功!」張子平看到洛天並沒有什麼大礙,低聲提醒道。

洛天嘴角咧開,如果是古雷和古千雪看到,必然知道,洛天好像又回到了那個當初煉化龍虎鍛體丹,那個不要命的洛天。

「碰……」接下來的一個月,爆炸之聲便不斷的從山洞中響起,而且一天比一天的聲音大,讓路過的丹殿弟子都有些心驚。

「大師兄在教小師弟那個東西?居然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雷永和季晨站在山洞外面,有些擔心的看著有些漆黑的山洞。

「誰知道了,有大師兄在應該沒什麼問題!」季晨冰冷的回答,只是眼神之中也是有些擔憂之色閃過。

……

時間飛逝,又是一個月的時間過去,爆炸之聲依然每天從山洞之中傳出,但這次的聲音卻是越來越小。

雷永和季晨兩人卻是守在了山洞外面,觀察著情況。

這天,兩人正在無聊的等著爆炸之聲響起,但是等了一會,卻沒了響了兩個月的聲音。

「嗡……」一陣元氣波動從動中傳出。

元氣波動之後,一輪日烈日般的光芒從山洞之中射了出來,讓兩人的眼睛劇痛無比,尤其是季晨身為黑暗體質,對於陽光有種本能的反感,更是隱約間有種被壓制的感覺。

「哈哈……終於成功了!」大笑的聲音傳出,兩道身影在雷永和季晨詫異的目光下從山洞之中走了出來。

看到張子平和洛天的身影,雷永和季晨臉色抽搐,兩人此刻頗顯狼狽,就連一向淡然的張子平也是臉上頗有疲憊之色,身上的衣服也是有些破破爛爛。

「師兄,師弟他?成功了?」雷永有些激動,不敢相信的問道,做為張子平的師弟,自然知道張子平最近正在教導洛天什麼東西。

張子平輕輕點了點頭:「算是小成了,估計能夠施展出黃級高級武技的地步了!而且還晉級到了煉體八重!」

張子平看著洛天,眼中也是露出滿意的神色,顯然對於洛天能夠在兩個月內不但能夠將這光屬性給融合出來,而且還晉級煉體八重,有些吃驚。

「恭喜師弟了!」季晨簡單的說了一句,雖然光明和黑暗屬性有些相剋,但是成功的是自己的師弟,這就另當別論了。

「小師弟啊,那個是不是得慶祝一下啊!」雷永搓了搓手,對著洛天問道。

「那是自然,走吧,我請客,去主峰的宴月樓吃一頓去!」洛天爽快的回應起來,顯然對一這些天雷永和季晨在外面守護有些感激,到也沒有太過吝嗇。

宴月樓是在主峰上的一處酒樓,五行門專門從世俗界請來的頂級廚師,有些修鍊乏味之人,或者有些貪圖口腹之慾的弟子,經常光臨宴月樓,當然有門主魏明軒做為宴月樓的後台,相信不會有人不開眼在這裡吃了飯還不給錢。

而雷永就是經常光顧宴月樓之人,聽到洛天要在宴月樓請客,口中的口水都快流了出來。

「沒出息!」話音從張子平和季晨同時說了出來。

「唉……沒辦法,誰讓我窮呢,吃不起啊!」雷永不顧三人的鄙視,哭起窮來,而迎來的則是三人的中指。

「我就不去了,你們去吧,對了,洛天,好好放鬆放鬆吧,接下來的一個月,你會更忙的!」張子平沖著洛天說道。

聽到張子平的話,雷永和季晨都有些同情的看了洛天一眼。

洛天看到三人的目光,身上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第七十八章宴月樓

五行門,主峰,宴月樓。

宴月樓做為五行門唯一一個能夠吃到酒席的地方,生意自然火爆無比。

洛天和古雷季晨三人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一坐下古雷便開始拿起菜單點起菜來,又是讓季晨一陣鄙視,洛天只是輕輕笑了笑,並沒有太過意,做為煉丹師,而且是名氣頗響的煉丹師,洛天這點積蓄還是有的。

時間不大,古雷所點的菜便全部上齊了,讓三人都是精神大震,古雷不虧是經常來宴月樓的人,所點的菜無論是哪一道都是色香味俱全。

「哈哈,師弟,嘗嘗這個地龍肉,多吃對身體好啊,這可是我的最愛!」 名門寵婚 古雷客氣了一下,便拿起筷子大口朵頤起來。

洛天和季晨也是拿起快起,夾起一塊地龍肉,剛一放入嘴裡,輕輕的咬了起來,一股清新的香氣在嘴中回蕩,之後一股精純的元氣順著喉嚨流淌而下,洛天感覺到自己剛剛進入煉體八重的修為鞏固了許多。

即使以季晨淡定的性格也是感覺這地龍肉太過好吃了,不禁有些加快了吃的速度,雷永則是不管不顧,左邊一口又邊一口,吃噎到了,便喝一口旁邊的酒水,讓旁邊一桌只點了三個菜的弟子羨慕不以。

「洛天!」古雷那獨特的大嗓門響起,讓洛天三人放下了筷子,雷永皺著眉頭,顯然對於打斷自己的吃飯而不滿,但是當看到古雷的身影的時候,臉色緩和了下來。

洛天尋著聲音望去,四個人的身影出現在三人的視線中,瘦下來的古雷,而旁邊三道倩影則是吸引了整個酒樓的目光,不是古千雪,寧青竹,王語蘭三人還能是誰。

看到古雷和三人在一起,臉上一愣,隨後看到古雷看像王語蘭那痴迷的眼神,洛天便明白了古雷好像有些進展了,不禁替古雷感到高興。

「洛天,季晨,你怎麼在這裡?」古千雪和寧青竹的聲音同時響起,而王語蘭則是眼神冰冷的看著四周,將四周壓的沒有絲毫聲音。

「剛剛出關,便和兩位師兄一起過來坐一坐!」洛天回答道,而季晨則是沒有說話,絲毫沒在意寧青竹那炙熱的目光。

「真巧哈,來來來,一起坐吧,語蘭師姐這三個人你應該都認識吧!」古雷開口對著王語蘭介紹起來。

對於幾人的加入,洛天自然是不拒絕,雷永這個吃貨也是沒什麼反應,至於季晨的意見則是被人們忽略了。

古千雪自然是挨著洛天坐下,而寧青竹則是主動走近季晨的身邊坐了下來,古雷也是死皮賴臉的坐在了王語蘭的身前。

「呃……」雷永看著這三個年輕男女,發現好像自己就是老哥一個,不禁有些錯愕,不過一向心大的他,只是輕咳了一聲,就繼續埋頭大吃起來。

「洛天!怎麼樣,這一閉關就是兩個月,有什麼收穫么?」古雷率先打破沉默,問了起來。

「是啊,一閉關就兩個月,你不知道可想死我們的千雪妹妹了啊!哈哈!」寧青竹的聲音附和道,又是惹的古千雪一陣臉紅。

「好了!吃飯,吃完飯,趕緊走!」王語蘭冰冷的聲音響起,一下子壓的幾人有些尷尬。

王語蘭此時也是有些不自在,一向醉心修鍊的她,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被古千雪和寧青竹說動了,來這裡吃飯,而且還是跟那個兩個月來一直纏著自己,如同蒼蠅般的古雷一起,這讓他很是不解。

聽到王語蘭的呵斥,季晨和古雷眉頭微微一皺,顯然對王語蘭的語氣很是不滿,兩人一向無法無天,除了師父和師兄能夠管的了,還沒人能夠管的了二人,不過礙於洛天和幾人認識,倒也沒太過分。

「哎呀,青竹師妹真是好巧,沒想到居然在這裡見面了!」就在一桌子人沉默的時候,一道尖銳的聲音響起。

幾人坐在二樓,聽到聲音朝著樓梯口看去,一個面容看似憨厚的青年身後跟隨著一群年輕人走到了幾人的身前。

「王大勇!」看到來人,寧青竹眉頭微皺,臉上露出不悅的神色。

洛天和雷永季晨三人也是打量起這幾個年輕人,當看到這些人都身穿厚土峰的服裝的時候眉頭也是微微皺了起來。

丹殿在當初五行門招收弟子的時候,封了厚土一脈三十年丹藥,這是人盡皆知的事情,這也讓兩峰結下了仇怨。

王大勇看到雷永和季晨也是一陣錯愕,他聽到手下弟子彙報說只有古雷一個人,並沒有聽說有季晨和雷永這兩人,不過礙於面子,王大勇還是舔著臉走到了幾人的桌前。

「王大勇,你來幹什麼?難道還沒被拒絕夠?」寧青竹不悅的看著王大勇走了過來,向來脾氣好的她,倒也沒說什麼過分的話。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對於寧青竹師妹我的的確確是真心的!」王大勇臉上帶著一絲阿諛之色走到了幾人的跟前。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我喜歡的人是季晨,這是五行門人盡皆知的事情,所以我勸你死了這條心吧!」寧青竹絲毫沒在意季晨就在旁邊,大膽的說道,整個宴月樓的二樓的視線一下子就聚集到了這一桌上來。

季晨聽到寧青竹的話,目光微不可查的閃了一下,旁人絲毫沒感覺到,但是洛天卻是在那一瞬間察覺到了,心中暗自疑惑:「三師兄,有心事!」

「但是季晨師兄卻是不喜歡你,這也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啊,對吧季晨師兄!」王大勇見到季晨幾人並沒有阻止他和寧青竹說話,有些登鼻子上臉的說道。

「滾!」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聲音過後,季晨的眼神彷彿黑夜中的寒雷一樣看向王大勇。

「呃……」王大勇感覺自己被一隻孤狼盯住的普通人一樣,彷彿掉到了千年寒潭,身上的雞皮疙瘩瞬間升起,一下子被季晨的眼神鎮住說不出話來。

「他讓你滾,你沒聽見么?」一根骨頭伴隨著滾滾雷聲,砸在了王大勇的腦袋上,雷永坐在那裡剔著牙,但是聲音卻也是冷了下來。

一個紅紅的大包從王大勇的腦袋上升起,堂堂化骨境被一塊骨頭將腦袋砸出了一個大包,這讓周圍看熱鬧的弟子低笑起來。 第七十九章皆敵

王大勇萬萬沒想到在這宴月樓,雷永居然還敢動手,他被雷永和季晨兩人的舉動給整蒙了,整個人一時間呆在那裡。

「還不滾,是要讓我幫你滾么?」雷永的聲音再次響起,有些玩味的看著王大勇。

別看平時雷永總是跟季晨開完笑,但是並不代表兩人的關係不好,恰恰相反,兩人的關係卻是極好,即使是洛天和張子平也有些不如。

雷永看到王大勇如此登鼻子上臉,一向對季晨了解無比的他,怎麼能夠容忍,他站起身來,慢慢的朝著王大勇走去。

「雷師兄,別沖的,我走就是了!」王大勇心中憋屈,但奈何技不如人,只能咬牙切齒的對幾人拱了拱,手朝著樓下走去,他知道這幾人他惹不起。

隨著王大勇帶人的離去,宴月樓的二樓又恢復了平靜,幾人繼續吃喝起來,經過剛才的插曲,幾人的氣氛到也是緩和了不少,尤其是寧青竹,看著季晨的眼光之中滿滿的小星星,讓王語蘭更是呵斥了幾聲花痴,惹的幾人大笑。

就在幾人吃吃喝喝的時候,一道威嚴的聲音在眾人的耳邊響起,也可以說是在整個五行門中回蕩起來。

「但凡五行門的弟子,無論是外門,內門或者是親傳,現在均可以對我丹殿洛天發出挑戰,如有人將洛天擊敗,我便賞一枚五品丹藥,或者一門黃級高階武技!」張子平淡然的聲音回蕩在整個五行門。

「哈哈,小師弟,你悲催的日子來了!」雷永高聲喊道。

季晨和寧青竹就連王語蘭也是頗為同情的看著洛天,顯然知道張子平到底是什麼意思。

洛天聽到張子平的話,明顯一愣,不過隨後看到幾人那憐憫的眼神,便也知道張子平是什麼意思了。

「當然,不是什麼境界的人都可以挑戰,只限煉體境,無論你是化骨前期,中期,後期,哪怕是巔峰,只要你自封修為到煉體境都可以挑戰他,時間就從現在開始,地點不限!」張子平的聲音再次響起,補充說道。

「好了,小師弟,接下來的一個月,你會異常的充實!哈哈!」雷永大笑起來,顯然對於洛天的遭遇有些幸災樂禍。

「那個語蘭師姐,張師兄這是什麼意思?」古雷舔著臉向王語蘭發問。

「這個張子平,還真是會調教師弟,張子平認為是他的師弟,就應該同階最強,所有便想出了這個法子來鍛鍊師弟,當然他當初自己也是這麼做的。」王語蘭解釋起來,但卻是朝著疑惑的古千雪說道。

「獎勵如此豐厚,那麼豈不是洛天現在是所有五行門弟子的敵人了?」古雷聽明白了解釋,也是將憐憫的目光投向了洛天。

「對啊,想想當初我那時候的遭遇,嘖嘖,真是讓人終生難忘啊!是不是老三!」雷永有些懷念的說道。

季晨眼中也是有些觸動的點了點頭。

……

就在張子平的話音落下不久,整個五行門上就掀起了軒然大波,知道的人,都知道張子平又開始給師弟出難題了。

厚土峰上楊寰宇渾身灰氣瀰漫,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煉體境不過是初級階段罷了,還是等到化骨境在去會會你吧!」

離火峰上,水月峰峰主和離火峰峰主兩人看著身前不斷閃爍著一紅一藍兩種顏色的青年,聊起天來:「又是這個丹殿洛天,這小子好像從招收弟子那天開始,名氣就一直沒斷過,這些日子耳朵都快磨出繭子來了!」

「可不是么,此次讓千羽也去和他斗一斗吧,反正以千羽的性子,對手越強,他的修為上升的就越快!」

風千羽聽到兩人的說話,身軀之上一震,煉體九重的修為擴散出來,口中低吼:「洛天,終於可以和你一戰了!」

金光峰後山,張鴻運站在峰主柳安然的身後,滿臉的恭敬之色。

柳安然背著雙手,目光中露出慈祥,看著剛剛入門兩個月的張鴻運,輕笑著問道:「怎麼想去比比看?」

「弟子的確想去比試一下,也正好看一看其他同輩中人有多大的進步!」張鴻運躬身答道。

「這幾個月你的修為的確進步不少,也是時候檢驗一下了,修鍊最主要的是修心,不要太過計較勝負,張子平這是想用其他峰的天才來磨練他的師弟,這其實是個極端的辦法,也只有丹殿殿主一脈敢如此磨練弟子!去吧,去漲漲見識也好,但是你要記住,煉體境只是修鍊的第一個境界而以,只有到了元靈境,你才會發現不一樣的世界!」柳安然平淡的聲音響起。

「是,弟子明白!」張鴻運答了一聲,眼中露出一縷戰意,身形一閃消失在金光峰上。

變形金剛之火種重啟 青木峰上,裴樂天臉上露出一絲獰笑:「小子,這次我看誰還能救你,我會讓古千雪知道,她的眼光有多差!」

與此同時,各峰的弟子也是摩拳擦掌,稍微自認有點實力之人,紛紛尋找起洛天來,對於如此豐厚的獎勵,沒有人不動心,就連一些外門的化骨初期的長老也是有些躍躍欲試,但是礙於面子,並沒有人自封修為做些丟臉的事。

但是有一些老牌弟子則是走出了洞府,就連一些當初與張子平同輩的弟子也有一些走出了閉關的洞府,想看一看丹殿的四弟子到底是什麼樣子。

「這就是您收的第四個弟子么?不知道比我當初強了多少,唉……待到他進入化骨境,我便讓您看看,我並不比任何天才差!」水月峰上一個身穿白衣的弟子目光如電看像丹殿方向。

「姬雲海!」如果是雷永和季晨看見此人一定會認出來,因為此人當初跪在丹殿的門外跪了三天三夜請求丹殿殿主收為弟子,但卻是被拒之門外,最後被水月峰收留。

但是每次老殿主收徒,他必定打上門來,雷永和季晨便是與其對戰了許久才贏了下來。

「唉……不知道這次又有多少弟子被丹殿踩在腳下,但是至今好像還沒出現過,不過今年的弟子質量還是不錯的,希望有人能夠成功吧!」魏明軒端坐在主峰之上,目光帶笑的自語起來。

魏明軒不知道的是,如今那個攪的整個五行門再次哄亂的人,此時正悠閑的坐在他山峰上的宴月樓吃飯。 第八十章天驕來襲

「師弟啊,多吃點,吃飽了才能有力氣打架!」雷永朗聲安慰起洛天來。

洛天拿起桌子上的一杯酒,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臉色露出強烈的戰意:「既然是師兄對我的磨練,那麼就來吧,現在的我對於煉體境,誰都不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