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位乃是玄宗的高手葛洪明,目前是六重天中期,看上去五十齣頭,三人組合相當不弱。

更為關鍵的是,七重天高手震關東就在島上,所以一般沒有人願意招惹特別行動組。

黃山派除了黃青松外,其餘二人一個叫黃天華,六重天巔峰境界,乃是黃青松的親叔叔。

另一位名叫李玉虎,六重天初期境界。

單就綜合實力而言,黃山派明顯勝過了特別行動組。

九大勢力齊聚深澗,情況顯得有些特殊。

于飛以為這些人是在圍堵夏逸風和金燕,可如今看來顯然不是這個緣故,應該是另有所圖。

縱身而下,于飛快速墜落,熟悉的氣息讓夏逸風和金燕都鬆了口氣,雙雙抬頭凝望,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你可回來了,這裡的情況比想象中複雜很多。」

夏逸風低聲提醒,其餘修士則全都注視著于飛。

黃青松有些意外,驚訝道:「是你!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而你也從三重天境界晉陞到了五重天境界,真是令人吃驚啊。」

于飛環顧四周,淡然笑道:「人生何處不相逢,只要有緣必會重逢。」

黃青松微微頷首,隨口問道:「你們也是和青城派他們同一時間來到這個島上的?」

于飛眼珠一轉,笑道:「我們晚來一步,對這裡的情況還不是很熟。」

青城派龍劍南看著于飛,表情有些複雜,遲疑道:「你可見過莫寒香?」

于飛反問道:「你們把她弄丟了?」

龍劍南尷尬一笑,沒有說話。

冷血看著于飛,冷冷道:「你倒是命大,現在都還活著。」

于飛笑道:「這葬龍絕地確實很危險,所以我打算收你做我的貼身保鏢,你不會忘了我們之間的賭約吧?」

冷血輕哼道:「我這人一向記性很好,就怕你會死在我手中。」

「改天有空我們試一試如何?」

冷血看著于飛,那邪魅的笑容讓她有些不樂,隱約透著一股魔性。

仔細看,冷血臉上露出了驚疑之色。

一旁,趙明不屑道:「就憑你,也敢跟冷血動手,你簡直就是找死。」

宣成山譏諷道:「他根就沒有那個資格,區區五重天修為,那還差得遠了。」

于飛掃了兩人一眼,冷笑道:「看在冷血是我預定貼身保鏢的份上,我暫且饒你二人狗命,日後若再敢對我不敬,我就拆了你們的骨頭。」

于飛的眼神凌厲如刀,冰藍之光透射出震懾人心的威嚴霸道,讓趙明與宣成山都不敢面對,不由自主的低下頭去。

醫妃藥翻天 深澗之中,大家都看著于飛,似乎覺得他太猖狂了一些。

三十位高手之中,六重天境界的高手人數過半,于飛僅僅五重天境界,說這樣的大話確實不怎麼受人喜歡。

包大柱首先就看不慣,譏諷道:「好狂妄的口氣,你以為別人六重天境界的高手,還會怕你五重天境界不成?」

于飛嘴角微揚,露出了一些冷笑。

「包大柱,你似乎不怎麼喜歡我啊。」

「我最討厭你這種裝逼的人,自以為是,卻又浪得虛名。」

包大柱一臉鄙視,倒也真夠膽大。

于飛笑容陰森,冷然道:「很好,我也不喜歡你,乾脆送你下地獄吧。金燕,把他們給我殺了。」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一愣,當著所有人的面,于飛這是想幹嘛?

九股勢力,三十位高手,大家都彼此有顧慮。

如今于飛一來就要殺人,他就不怕成為眾矢之的?

金燕掃了包大柱與陳幼君一眼,淡然道:「好,我去把他們殺了。」 【224】猝然發難【求推薦票、月票,鞠躬感謝訂閱和打賞的筒子們,鞠躬感謝給青燈投票的兄弟姐妹們!】

【還沒有充值vip的朋友們,請看作品相關,無醉親自給大家整理了詳實的攻略,希望對大家有幫助。想要充值支持無醉的朋友們,可以按照攻略來操作,最後,真心感謝大家的厚愛,無醉一定會用十二分的努力,回報大家的支持和鼓勵!】

。。。。。。。。。。。

那個趕屍匠聽到我的話,聲音陡然提高,顯然對於我所說的話感到非常驚駭。

我非常理解他的驚駭,因為,如果說,這世上真的有人是百毒不侵的,那也不是沒有可能。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億萬人類之中,出現那麼一兩個百毒不侵的人,也是正常的,可是,如果,只有九個人的隊伍之中,居然一下子就出現了兩個不畏劇毒的人,那麼這個事情,就真的讓人有些難以置信了。

「你說的是真的?」那個趕屍匠滿眼不敢置信的神情,再次問我。

「千真萬確,我沒有必要騙你。」我看了看他,淡淡地說道。

「好吧,果然,果然,他知道我的死穴,果然找到了能夠剋制我的人,嘿嘿,看來,我這步率先出擊的險棋是走對了,不然的話,我還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哈哈哈哈。」那個趕屍匠說著話,仰天大笑了起來,接著卻是一冷眼,問我道:「小子,說吧,你們到底是什麼門派,為什麼不畏劇毒?」

「我們沒有什麼門派,不畏劇毒,只是個人體質不同而已,」我隨口回道。

「不可能,就算這世上有這種特殊的體質,也不可能同時出現兩個。你們肯定是使用了什麼奇特的法門了,對么?」趕屍匠眯眼問我。

「對不起,你猜錯了,我們確實沒有使用什麼法門,就是體質特異而已。你不信的話,我也沒辦法。」我說著話,冷眼看著他道:「你問了我這麼多問題,可不可以也回答我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你說的那個『他』,到底是誰?據我所知,我們隊伍中好像沒有和趕屍匠有仇的人。你到底是誰?」我冷眼看著那個趕屍匠,同時攥緊了手裡的陰魂尺,預備他對我出手的時候,好有所應對。

「哼,這個事情,你倒是問到點子上了,但是可惜的是,我不想告訴你。」那個趕屍匠說著話,插手從衣兜里取出了一個小布包遞給我道:「這個是日月輪還香的解藥,你拿了,趕緊離開這裡,我不想再和你說話。」

「好,多謝前輩!」見到那個趕屍匠居然如此爽快就把解藥給我了,我禁不住心裡一喜,伸手就去接那小布包。

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伸手去接那小布包的時候,那趕屍匠卻是突然一抖手,將布包一扯,將裡面的藥粉向我臉上撒了過來。

登時,我猛然嗅到一股石灰粉的嗆味,接著滿頭滿臉都灑滿了石灰粉,眼睛里也進了不少,立時燒得我兩眼刺痛,整個人都抽搐了起來。

「哈哈,小子,我說過,你還是太嫩了!」

這時候,我又聽到那趕屍匠一聲沙啞的大笑。聽到那笑聲,我心裡一驚,知道著了這傢伙的道了,當下不覺又急又怒,強忍著雙眼的刺痛,我跳起身,手裡的打鬼棒和陰魂尺連忙螺旋槳一般四下揮舞了出去。

「嘿嘿,小娃子,你現在眼睛都已經看不見了,我看你還怎麼和我斗!」

我胡亂砍打,並沒有碰到那趕屍匠的一絲一毫,相反這狡詐的傢伙還藉機竄到了我背後去了。

「身為前輩高人居然還使用如此下三濫的手段,說出去真不怕人笑話!」我聽到那趕屍匠的聲音,一邊判定他的方位,一邊向後退去,和他拉開距離,借著和他說話的機會,迅速抬手用衣袖,拚命去擦臉上的石灰粉。

這時候,我雙眼像是被人戳中了一般,刺痛無比,根本就沒法張開。我以前看過很多武俠小說,對於這種江湖上極為流行的下三濫手段很熟悉,知道這種石灰粉進入眼睛之後,不能用水洗,只能一點點用乾淨的布擦出來。現在情況緊急,我沒有時間去找乾淨的布片,只好用衣袖代替。

「嘿嘿,小子,不要掙扎了,你沒有機會的。你以為我會放你離開這裡嗎?哼哼,你們既然是來對付我的,我又怎麼會放過你們呢?小子,要怪,就怪你不該逞能多事,今天,你就給我留在這裡吧!」這時候,那個趕屍匠發現我開始擦拭眼睛裡面的石灰粉,一聲冷笑,接著就向我沖了過來。

這時候,我雖然看不見,但是聽聲辨位,也知道這傢伙開始向我發動攻擊了。

我不知道他這時候使用的是什麼武器,但是接著我聽到呼嘯的嘶嘶風聲,同時猛然感覺手臂上一陣抽痛,立時就明白了。

這傢伙使用的兵器,不是別的,正是一根九節鞭!

是的,就是九節鞭,就是那個讓我痛恨無比,曾經給我造成過心理陰影的毒蛇兵器!

覺察到那毒蛇一般的九節鞭,我立時心裡似乎引爆了一顆核彈一般,憤怒地無以復加。

「呀——」

一聲尖厲的嘶吼,我整個人飛躍而起,也不管能不能奏效,總之就是朝向那個趕屍匠所在的方位,拚命地撲了過去,同時手裡的陰魂尺,直直地向前戳了過去。

「嘿嘿,小子還挺有點意志力的,哈哈,可惜啊,你雖然不怕劇毒,但是,也沒有辦法了,因為,我不用劇毒,也照樣弄死你!」

我一撲撲了個空,並沒能擊中那個趕屍匠,這傢伙估計早就在我撲到他身上之前逃開了。

但是,他可能也沒有想到的是,我這一下看似瘋狂的撲擊,其實也只是虛招而已,我真正的目的,其實是想辦法接近房門。

果不出所料,這混蛋因為要躲開我的撲擊,居然是向屋子裡頭移動過去了,這樣一來,門口的位置可就空出來了。

覺察到這個狀況,我也管不了太多了,總之是就地就急速地翻滾了起來,飛快地向著房門滾去。

我滾了沒幾下之後,就已經撞到了房門,覺察到房門,我連忙起身,準備衝出去,但是卻不想一伸手,一下子抓住了一條柔軟的小腿。

「啊——」

那小腿被我抓住之後,它的主人立時發出了一聲尖叫,接著就拚命地掙扎著想要抽走。

我怎麼可能讓她順利抽走呢?

這時候,我方才想到那個假裝殭屍的女孩還一直靠著門板站著,我現在抓住的小腿,應該就是她的。那個女孩顯然是和那個趕屍匠是一路的。

那個趕屍匠,我現在是對付不了了,但是這個女孩很柔弱,我卻是可以輕易搞定的。

當下,想明白這些之後,我立時打消了逃跑的念頭,兩腿一曲,從地上跳起來,整個人向前一撲,就把那個女孩攬進了懷裡,擋在身前了。

「啊——啊——」

那女孩似乎是個痴女,她被我抓住之後,居然是連話都不會說,只會尖叫。

「仙兒!」

這時候,那個趕屍匠聽到那個女孩的尖叫,終於發出了一聲擔憂的叫聲。

聽到那趕屍匠的聲音,我不覺心裡鬆了一口氣,連忙收起打鬼棒,一插手,捏住了那個女孩的咽喉,對那個趕屍匠喝道:「你再敢亂動一下,我立刻捏斷她的脖頸,我的力氣有多大,你應該知道的。」

「好,好,我不亂動,你也不要亂來,只要你放了仙兒,什麼都好說。」那個趕屍匠聽到我的話,不覺哀求著說道。

「嘿嘿,好前輩,你也說了,我的江湖經驗不足,太嫩了,但是,你也不要以為我嫩到連前車之鑒的道理都不懂。你覺得我現在會放開她嗎?你覺得我放開她之後,你真的會和我好好談,放我走嗎?」我冷笑了一聲,沉聲喝道:「別讓我聽到你的腳步聲,你走一步,我就掰斷她一根手指!」

我說完話之後,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手掐著那個女孩的脖頸,一手摸索著路途,將她拖到了屋子外面。

到了屋子外面,光線亮了很多,我的眼睛已經可以朦朦朧朧看到一些東西了。

見到這個狀況,我連忙一邊掐著那個女孩,一邊再次抬起衣袖,拚命地擦拭眼角的石灰粉,終於,我的眼睛的刺痛感退去了一點,視線也恢復了一點,可以看到一些影子了。

這時候,我回頭向那堂屋一看,卻是正看到那個趕屍匠正躡手躡腳地一步步地挨出了房門,正準備從背後偷襲我。

見到他這個舉動,我心裡不覺一暗,對他簡直仇恨和鄙視到了極點。

這個時候,我心裡一動,爽當還裝作什麼都看不到的樣子,故意一手掐著那個女孩的脖子,一手亂揮著陰魂尺,同時口中胡亂喊道:「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你要是過來,我就殺了她!」

果然,那個趕屍匠被我的逼真表演騙到了,他以為我真的看不見,於是就那麼一點點靠近我,一直走到距離我只有一米遠的距離,這才高高抬手,想要把九節鞭砸到我的頭上。

可是,這一次,他失算了!

他所站的位置,既利於他對我發動偷襲,同樣也非常有利於我的反擊,而且由於我的兵器比較短,我出擊的速度,也比他快。

當下,見到他高高舉起手來,準備把鞭子砸下來,我則是突然之間,猝然發難,手裡的陰魂尺,閃電一般戳出,瞬間就點中了他的胸口。

「咕咯——」

那個趕屍匠被我一尺子點中,頓時全身就是一軟,嗓子里發出了一陣咕噥的響聲,接著整個人就直挺挺地向後倒去了。

[email protected] (二更送上,求各種支持。)

一閃而出,金燕如行雲流水般,朝著包大柱與陳幼君逼近。

「于飛,有種你自己來,別躲在女人後面。」

包大柱臉色陰霾,想不到于飛說殺就殺,簡直沒有一點容人之量。

于飛不屑道:「你這種人,還不夠資格讓我殺。」

金燕停在包大柱與陳幼君三米外,冷冷道:「兩位出來受死吧。」

陳幼君怒道:「金燕,你不要猖狂,這裡可由不得你放肆。」

金燕冷笑道:「你錯了,只要于飛在這裡,他說殺你就必定殺你,你們誰也休想活著離去。」

包大柱怒笑道:「你以為這話有人信嗎?他要有本事,讓他自己出來殺我啊。憑著一張小白臉,躲在女人背後指手畫腳,他算個毛啊。」

金燕怒道:「住嘴!我先取你人頭。」

寒光一閃,劍氣縱橫。

進入六重天境界之後,金燕的修為一路暴漲,劍法更加凌厲霸道,劍氣破空裂雲,震碎虛空,刺耳的劍嘯震得包大柱身體搖晃,口中鮮血飛濺。

陳幼君臉色驚變,橫切一掌撞在金燕的劍芒之上,勉強震偏了這一劍,自己卻被震退數米,臉色有些泛白。

包大柱雙眼血紅,怒吼道:「于飛,你小子要是有種就自己出手,別讓女人給你撐面子。你要是不敢出手,你就是孬種,是狗娘養的。」

于飛眼神微怒,哼道:「金燕回來,我就讓他死得明明白白。」

金燕瞪著包大柱,輕哼道:「你就等著慢慢後悔吧。」

包大柱傲然道:「同為五重天境界。老子難道還怕你不成?來啊,看我撕碎你的臉,捏爆你的卵,讓你當太監。」

包大柱嘴賤,這還真不是一般人可比啊。

「你們一起上吧。」

于飛面無表情,淡漠的眼神中看不到一絲情緒波動。就像是在看兩個死人。

「殺你,我就足矣。」

包大柱一閃而至,雙腿連環踢出,強勁的力道撕裂虛空,威力倒也驚人。

「你這般自傲,就先給我跪地認錯吧。」

于飛右腳踢出,撞上了包大柱的腳,彼此力量相衝,清晰刺耳的骨骼碎裂聲映入了每個人的腦海。

下一刻。凄厲的慘叫從包大柱口中傳出,他的整條右腿被震碎,身軀不受控制的朝後退去,雙膝著地,又一次發出清晰的骨裂聲,膝蓋直接碎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