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過了一會兒后,忽然聽到一聲凄厲尖叫聲,頓時翻身坐起,看向外面。

另一邊廂房本來和他只有一牆之隔,這時候裡面居住的兩個少女顯然也被驚動了。

姜雲蕊顫聲叫道:「林南大哥,外面是什麼……」

林南也不知道,心裡有些發毛,難道外面是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深山老林裡面,還真不好說……

就在這時候,忽然一點幽光從外面浮起。

一個腦袋上頂著耳朵,身後拖著大尾巴的高大身影透過破破爛爛的窗欞,映照在山神廟的牆壁上。

這身影轉動身軀,開口發出陰森森冷笑。

「嘻嘻嘻嘻!」

這冷笑聲,立刻嚇得隔壁廂房的兩個少女再也呆不住。

姜雲蕊扶著趙雪萼,兩人連忙跑到林南這邊廂房,湊到林南身邊。

幽幽香氣,暗暗襲來。

一股略帶清爽,另一股略帶醇濃。

「林南大哥,外面是什麼啊?」

「外面那是什麼?妖怪?」

兩人一前一後,開口說的語氣也截然不同。

林南一時之間不知怎麼回答——他對這個世界了解還不多,的確不知道外面的是什麼東西。

「請選擇。」

「第一項選擇:狐妖正在外面心急如焚,她十分擔心你破壞她種植狐尾草、增加修為的計劃。你為了以後的清凈,決定走出山神廟,將這隻狐妖擊殺。」

「注意:狐妖如今築基境界第三層修為,因為狐妖天生擅長化形,已經能夠化出人形;狐尾草對她至關重要,她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放棄。」

「雖然她強行做出很可怕的樣子,但是大道宗山門、靈田、防護陣法已經令她膽戰心驚。只是因為此處要種植狐尾草,她不得不嘗試一下。」

「完成本項選擇:可獲得靈根提升機會三次,《大道決》修為三十年。」

「第二項選擇:你決定大喝一聲,斥退狐妖。」

「注意:狐妖一向多疑,並且將狐尾草視作最重要的修鍊之路,被你斥退之後,她將會在深山尋求其他妖怪、妖獸甚至『山神』的幫助。」

「此地妖怪、妖獸眾多,務必小心為上。」

「完成本項選擇,獲得大道決修為三年,靈根提升機會一次。」

林南看著這兩項選擇,將選擇提示的注意事項記住,然後選擇了第二項。

第一項,要求他外出斬殺築基境界三層的狐妖,那是林南做不到的。

第二項,只要出聲斥退已經膽戰心驚的狐妖,暫時就可以獲得安全,也是唯一的選擇。

剛剛做出選擇,就見到外面的巨大身影微微搖晃一下,發出沉悶的聲響:「小輩!」

「你們可知罪!」

「此地,乃是山神廟,供奉山神之處!你們居然敢住在這裡,定會死無葬身之地!」

林南知道她的底細后,仔細打量一下,也終於發現其中秘密:原來這巨大身影並不是狐妖真正的身軀,她是借用光芒,擴大了自己身影,倒映在山神廟內。

這才顯得身軀龐大,卻又有點搖曳不定。

真正的狐妖,在林南布下的九階防護陣法外面說話,根本沒有進入陣法之中來。

這是山神?

姜雲蕊掩口,擋住自己的驚叫。

趙雪萼也是心中升起一抹驚慌——這深山之中,真的誕生了山神,而且我們還觸怒了這個山神?

她連忙看向林南:「山神非同小可,我們還是趕緊請罪吧?」

林南卻是輕笑一聲,仿若未聞。

他起身向外走去,朗聲說道:「小狐狸,給你一次機會,滾出本座所在大道宗範圍!」

「若是等我走出屋門,你那一身皮毛,便要作為過冬的衣物!」

趙雪萼聞言,頓時如遭雷擊,急忙瘸著腿衝到林南身邊,又急又氣,還不得不強行壓住聲音:

「你這是找死啊?你知不知道,當山神在山裡面的時候,有多大的威能?」

「不知道。」林南理直氣壯回答道。

趙雪萼險些被他氣死:「你——你不知道還敢得罪山神?你怎麼敢——哎呀,你要把我們都害死了!」

就在這時候,山神廟外傳來一聲驚叫。

緊接著幽光滅掉,那可怕巨大的影子也隨之消失不見,整個房間重新陷入黑暗之中。

趙雪萼伸手在黑暗中摸索,抓住一隻手臂,終於稍稍放心,攀著手臂握住那溫熱手掌。

「雲蕊妹妹——」

「是我。」林南說道。

趙雪萼心裡一慌,連忙鬆手,又被那手掌扶住身軀。

一股熱氣騰地從胸口升起,直奔臉上,頭頂,臉皮和耳根都感覺火辣辣地。

趙雪萼連忙跌跌撞撞地推開這隻手,向前摸索一下,終於回到姜雲蕊的身邊,這才驚魂不定地坐下,心臟依舊怦怦亂跳個不停。

沒事……沒事……只是恰好碰上了而已。

不知多久,才回過神來,趙雪萼才開始回想剛才的一幕,才發現另外一件令她震驚無比的事情。

林南直接看穿了山神的真身是狐妖,並且一句話就把山神呵斥退下!

更可怕的是,林南自稱「本座」。

這是普通的宗門弟子能夠自稱的?

趙雪萼的心中不斷飄過想法,每一種想法,推斷下去,林南都絕不可能是一個普通的宗門弟子,大道宗都不可能是一個普通宗門!

之前被我用木棍「打死」,分明是林南在故意讓著我們,不願意傷害我們,這才故意承受傷害。

如此看來,我們不僅僅是誤會了他,還根本沒有體諒到他的苦心與善意!

想到這裡,趙雪萼心中甚至有些愧疚。

一個修為這麼高超,來歷不凡的人,對她們這樣耐心照顧,卻被她誤會,還打了一頓;結果林南依舊不計前嫌,還給她包紮傷口,給她們做飯……

我們真的是,太對不住林南了!

她在黑暗中自顧自地想著,林南也在黑暗中接收到這一次的選擇獎勵。

大道決修為三年,靈根提升機會一次。

真氣行滿周天,順其自然突破一層關隘,抵達下一層境界,練氣境界第三層。

而林南的整個身軀也在一片清涼愜意的感覺中,迎來了靈根的提升,質的改變。

從五行雜靈根,提升到五行偏靈根,修鍊資質提升了一次! 林梓陌是帶著平兒到大廳里的。

剛走進大廳,林梓陌便被眼前的一幕,看得臉上臊得很。

只見她那姐姐林梓丹坐在椅子上,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人家閑雲公子,還故意撩起衣袖,露出一大截雪白的玉臂,正要求人家給她把脈。

「嫂夫人,你回來了!」

閑雲公子被林梓丹的舉動,弄得差點破功要開口罵人時,眼角恰好看到林梓陌帶著平兒進來,連忙一臉親切的走上前說道。

「我一直在元府,何來回來一說?閑雲公子來元府有事嗎?」

林梓陌看著親切走上前的閑雲公子,語氣淡淡的說道。

閑雲公子看到林梓陌那不冷不熱的臉,突然感覺自己好委屈。他這不是典型的熱臉貼冷屁股自討沒趣?看著嫂夫人的樣子跟軒一個模樣,閑雲公子真的感嘆他們好有夫妻相啊!

「嫂夫人昨天不是拜託閑雲去給你表哥治臉嗎?我今天去了,嘖嘖!那臉被傷的那麼深,完全沒有希望了。」

閑雲公子一邊感嘆的說著,一邊看向林梓陌和身後的平兒。

林梓陌倒還好,平兒卻被閑雲公子看得心虛的低下頭。

「閑雲公子,你不打算給丹兒把把脈了嗎?我這頭還暈著呢。」

林梓丹見閑雲公子轉身走到林梓陌跟前,完全不再理她的樣子。心裡把林梓陌恨的不行,臉上哀怨的看著閑雲公子說道。

「林大小姐頭暈,讓丫鬟扶著你回去躺著歇下就好了。畢竟今日你一早出府奔波,累了頭暈很正常。」閑雲公子一臉不慌不忙的說道。

「但丹兒真怕身子有什麼問題,閑雲公子還是幫我把脈一下為妙。」林梓丹臉上堅持著說道。

林梓陌在旁邊看著,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她突然有些同情閑雲公子被林梓丹纏上了。

「嫂夫人,你也懂醫術,要不你給林大小姐把把脈,看看哪裡有問題吧,畢竟你們同是女子,還是姐妹。有什麼也比較好說話。」

閑雲公子看到林梓陌在旁邊看他笑話,心裡不禁有些憋屈,他這都是為了誰啊!在這裡忍受這樣的折磨。想到這接著開口說道。

「我不需要妹妹給我把脈。」

「我懂那些皮毛還不足給我姐姐把脈的。」

林梓丹和林梓陌聽了閑雲公子的話,兩人齊聲開口說道。

「好啦!丹兒你爹爹進來了,飯菜已經擺好,閑雲公子快入坐吧。陌兒你剛才回去既然吃完飯了,就先下去吧。」

徐氏見閑雲公子一直拒絕給林梓丹把脈,只顧著和林梓陌說話,心裡氣得早想把林梓陌怒斥一頓,眼睛看到林父從門口進來,連忙開口說道。

「林夫人,吃飯就算了,今日我來,主要是想跟你們府的二小姐說下話而已。嫂夫人,我跟你先出去,別打擾她們吃飯吧。」

閑雲公子禮貌的拒絕徐氏的要求,接著開口對林梓陌說道。

「這位就是閑雲公子吧,真是久仰大名,不知你找我家陌兒有什麼話說呢?」林父抬步走進來,看著閑雲公子說道。 布衣老漢思緒流轉之間,卻是忽然察覺到了一絲異常,下意識地轉頭看向那蒼翠山峰之上的斷根果樹。

密密麻麻的青煙在那果樹之上瀰漫而出,短短數息之間便瀰漫山野,將整座山峰都籠罩在了其中。

見此情景,布衣老漢笑著自言道:「原來此處竟是一處聚靈之源,怪不得能夠催生出化靈之果。」

「道友如此卑劣行徑,與那強取豪奪的竊賊又有何異?」

冰冷的聲音遙遙傳來,淺白光影扭曲變幻,自極天之上凝聚出了一尊身著青袍的枯角生靈。

布衣老漢見此地主人現出身來,一時之間不禁有些掛不住臉面,可其隨後便想到了自己如今並非真身,這些本土生靈根本不可能分辨出自己的真正根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