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他甫一落地,便一個鷂子翻身,好似一種本能一般迅疾地站了起來,雙腿微微屈,機警地掃視著四周,手中長矛緊握,長矛寒光凜凜。

只是其面上的那一抹潮白卻已經說明了他似乎狀況並不是很好,那一藤鞭並不是他能夠輕易接下來的,很顯然是傷的不輕。

接著,目光掃過,看到了嚴陣以待的李洛,可能對李洛的印象不錯,又或許是唯一的去處,便慢慢地向著這邊移動過來。

當然,此時並沒有人去關注這麼一個蠻族少年,無論李洛還是血落十八騎以及那黯鋒營的眾人都盡皆是將目光投向半空之中的兩道身影。

天空之中,一頭古樹虛影橫距了小半個天空,這是一株難以形容的古樹,虯結的枝幹,濃密的誇張的枝葉以及蒼老的表面,無不顯示著這頭古樹歲月的古老。

而另一側,卻是一襲白色道袍面龐沒有一絲周圍的中年人,當然中年人的說法是從面相看出來的,誰也不曾知道這白袍修者的年齡,這便是先前那古樹口中的李慕言,算得上千餘年前的一代天才。

李洛對於這位半仙亦是有所耳聞,木之大道修行速度不快,與李堃的萬古長生大道二者之間也是有些關聯,但總的而言便是修行速度緩慢,不過壽元漫長,按照修鍊速度來算的話這李慕言著實也算的上絕頂天資了。

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駐守在這原生位面之中,不過轉念一想卻好似有些瞭然,這等世界流速極快的位面,木之大道的修者的確更適合駐守。

一放面其壽元悠長,另一方面也是大道的原因,在這方世界壽元流逝反而極慢,縱然快於大世界,可是卻極大的慢於這方世界應有的時間流速,因此木之大道以及類似的大道修鍊者往往會選擇駐紮在這等時間流速極快的世界。

對於他們而言,宗族的供奉是按照位面的時間來發放的,無疑對於他們而言是極為有利的。

當然,李洛的心思有些飄忽,半空之中的情勢卻是好似有了些許的火花,肅殺的氣氛逐漸蔓延。 【再次感謝閻羅兄的打賞】

王乾和敖古在青靈洞天中得到大量資源丹藥,閉關修行的時候,整個修行界已經漸漸風波暗涌。

紫薇神朝,皇城核心當中,紫薇大帝獨自開闢出一個時空,正在其中恢復修為,他當初被大易教大太上一擊打傷,崩潰了一半的元氣,這種損傷非同小可,一不小心就要影響道基,斷絕了修行路,所以他是一點都不敢大意,這段時間根本沒有離開紫薇神朝皇宮。

這也是當初王乾和敖古在紫薇神朝搞出好大的動靜,把紫薇大帝最珍貴的東西奪走之後,他也沒有瘋狂追擊,而是在紫薇神朝疆域的邊緣,沒有把二人留下,就不甘心地撤退了。修行到紫薇大帝這種地步,心靈堅固,對於取捨一道看得很清楚,那至尊殘軀所化的混沌星辰丟了也就丟了,但是他的修為是萬萬不能耽誤的,而且紫薇大帝也有信心,在他全部恢復之後,甚至成就了真仙,不管損失了什麼,到時候都可以彌補回來。

這是一處方圓萬里的時空,周圍的空間壁障不斷顫抖,很是不穩定,隨時都可以破滅的樣子,紫薇大帝端坐空間中央,周身散發無量紫色仙光,鎮壓整片空間,氣息激蕩,不斷修行恢復損失的元氣根基,各種神秘的元氣仙氣被他從時空深處攝取過來,煉化成自己的力量,這也是天仙巔峰才有的手段。

某一刻,這時空一個震蕩,紫薇大帝雙眸猛然睜開,激射出恐怖的紫光,洞穿三千里。手臂一伸,紫光繚繞的大手蔓延蒼穹,狠狠一抓,就有一團仙光出現在他的手上。

這仙光明亮純粹,紫薇大帝神色震驚不已。

「這是怎麼回事?這仙光竟然比我從仙界之門中接引過來的仙氣要精純幾十倍,這怎麼可能?」

他心中驚訝無比,這種未知的神秘,讓他的心靈都警覺起來。

浩瀚的神念一動,在這團仙光中一寸寸掃過,猛然間,紫薇大帝神色大變,眼神熾烈,身軀顫抖不已,臉上露出激動興奮的神色。

「星斗宮,哈哈,是星斗宮的仙諭!大道神藏將現,這是絕世機緣,蓋世奇緣,原來大道神藏的傳說竟然是真的!」

紫薇大帝在這方空間中哈哈狂笑,笑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而且還有仙人降臨,這是本帝的機緣啊,只要和這次降臨的星斗宮仙人打好關係,日後就算是進入仙界,也算是有了一方靠山,不必從最底層爬起了。」

激動之下,紫薇大帝一張口,那團精純的仙光就融入他的體內,幾個呼吸之內,所有的傷勢全部恢復,而且修為也有所進步,隱約之間,他似乎對於真仙之道有了模糊的感悟。

很快,紫薇大帝出關了,他一出關,就直接召喚群臣,在紫薇神朝最為中心之地,開始花費巨大的代價,建造一個玄奧的祭壇,這祭壇,是用來接引仙界星斗宮降臨的仙人用的。

與此同時,修行界中還有諸多大世界也接到了仙界的仙諭,紛紛開始準備迎接上界仙人降臨。

大易教,大仁教,大勇教,大信教,大禮教,大智教等六大古教的高層,漫長的歲月過來,再次相聚,為了迎接上界宗門仙人的降臨。

斗戰中央大世界,萬妖大世界,萬佛教,等等修行界中赫赫有名的強大勢力,都行動了起來,不斷準備著。

這是一股風暴,席捲整個修行界的風暴,一些古老的教派,強大的修行者勢力,家族,世界,都接到了仙界的仙諭,為的就是百萬年一次的大道神藏的開啟。

整個修行界都被震動了,許多相對弱小的勢力,都感覺都了一**緊張的氣氛,卻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個個忐忑不安。

玄黃宮,這一日眾多高層也匯聚在一起,鶴仙人,青雲上人,天劍老人,南斗仙人,開陽星主,玉衡星主,蒼太清等人都在玄黃大殿內聚集,氣氛沉凝。

「諸位,如今修行界波動處處,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許多古老強大的勢力都蠢蠢欲動,諸多大世界氣氛陡然緊張了起來,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是好是壞,會不會波及到我們玄黃宮。」

南斗仙人臉色沉重,眼神中透著一股緊張的情緒。

「是啊,這股波動就像是一股潮汐,不知從何而來,漸漸波及到了整個修行界,我們附近星域的許多勢力,也都惶惶不定,派出了大量的門人弟子在星空中行走,想要查看這其中的緣由,目前為止,還沒有什麼準確的消息傳出來。」

青雲上人眉頭緊皺,顯然對於這種神秘的變化也有點苦惱。

「諸多不用太過擔心,如今局勢微妙,恐怕修行界將有大事發生,宮主現在不在,我們也不好貿然決定,否則一旦出了差錯,整個玄黃宮都可能發生變故,以我之意,咱們現在靜觀其變,安靜地等待宮主歸來,到時候這些事情自然有他拿主意。」

鶴仙人是在場中修為最高的人,也是王乾親自指定坐鎮玄黃宮的,他的話一出,眾人自然也就沒有再過多地議論。

「不錯,我們玄黃宮雖然近些年來發展的不錯,但建立的時間太短,底蘊不足,門中的高手也沒有多少,這種大變當中,不能貿然行動,還是靜觀其變,安靜等待就好!」

「好,我們就靜觀其變,安心等待,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就是宮主不在,我們的高層戰力有點不足,一旦發生大變,恐怕不好掌控,唉,但願宮主可以早點歸來。」

眾人商量之後,也只有安靜等待這一條,其他的任何輕舉妄動,都不是上策。

這一點,鶴仙人還是眼光老辣,心靈鎮定,在他看來,不管整個修行界發生什麼,現在也只是開始罷了,如今最重要的就是要緊守根基,以不變應萬變!

青靈洞天,這一日青翠的山峰上,一股浩瀚雄渾的氣息衝天而起,萬丈仙光璀璨,整個洞天空間都顫抖了一下,一聲大笑響徹天地,接著一縷模糊的影子呼嘯而來,轉眼就降臨到王乾身邊。

王乾望著敖古的身形,眼神一縮,此時的敖古,給他一種龐然的壓力,似乎是一座千萬丈雄山出現在自己面前,雖然沒有敵意,僅僅是簡單地站在那裡,就給他一種不可抗拒的壓迫力。

「你,已經是天仙巔峰了?」王乾發覺自己的聲音都有點乾澀,雖然早已經知道遲早會有這麼一天,但是當敖古真正在短短一年多兩年的時間內,突破到了天仙巔峰,還是給了他無與倫比的震撼,如此修行速度,讓他這個自詡為天才妖孽的人,都汗顏無比。

「哈哈,那當然,我足足花費了一萬仙元丹,還突破不了天仙巔峰,那乾脆一頭撞死算了。」

敖古滿臉的春風得意。

「唉,雖然是重修,但我這具肉身的根基到底不算絕頂,和我的元神靈魂也沒有十足的融合,每一步的修行都要仔細打磨,否則早就一路修成真仙了,到時候在這修行界,就沒有多少兇險了。」

搖搖頭,敖古對於自己如今的狀況,還是有點不滿,讓王乾聽得一陣無語,都這樣了,還不滿意,簡直是在拉仇恨!

看著王乾苦苦的臉,敖古恍然發現自己似乎給的打擊太大了,再次大笑出聲。

「好了,你這次不也收穫巨大嗎,你那殭屍分身如今也和你這本體差不多厲害了,而且似乎這分身很是不凡,有種古老的玄奧,真不知你這小子是何等的福緣。」

敖古的眼神在王乾的殭屍分身上停留了一下,似乎已經看出了一些端倪,不過王乾也不在意,自己這分身修行的可是傳說中-將臣遺留下來的不死秘典,諸多玄奧連他自己都沒弄明白,敖古雖然曾經是太乙聖主,但在王乾看來,恐怕比起將臣,也是還有很大的差距的,期間的種種奧秘,他自然不可能搞清楚。

「好了這次我們的收穫足夠大了,你這洞天果然是一處寶地,不說別的,那些龐大數量的丹藥,就足以支撐我們很久的修行了。」

王乾安定了心神,眼眸吞吐精光,在這洞天中掃來掃去。

「先不用看來,這洞天是我當初留下來為了重修準備的,自然資源眾多,不僅有丹藥,還有大量收集的法寶神材什麼,本來我是準備劫后重生,也建立一個大勢力,一路走回去的,如今你建立了玄黃宮,也就和我建立的沒什麼差別了,這裡的許多資源都可以用在發展門派上面,唉,想當初我可是手下一大堆,高手如雲,如今這玄黃宮,大貓小貓三兩隻,太差了,也就能在修行界混混,根本上不了檯面。」

敖古不斷嘆息著。

「不過我這些資源,對於我們兩個來說,也足夠修行到真仙巔峰,甚至是金仙了,到時候飛升仙界,再去尋找我留下的另一處寶藏,哼哼,我敖古雖然是太乙聖主的修為,但當初的寶貝可是不少,留下的後手,自然要多多益善!」

王乾聽了一驚,好傢夥,敖古僅僅這洞天的資源,就可以修行到真仙巔峰,甚至是金仙境界,而且在仙界還有寶藏留下來,真是土豪的不行,可見他當初是何等叱吒風雲,寶貝無數了。 這是一幅驚人的場景,大道規則炸裂,整個天穹彷彿隨之碎裂開來,大道橫流,無情摧毀著世間的一切!

轟!轟鳴之聲不覺,也幸虧血落十八騎黯鋒營等人以及李洛早已躲在了三大尊者的背後。

這規則雲海的如滔天巨浪一般,規則涌動之下向著那妖王所在地澎湃而去,而三大尊者這方則是源頭,方才不會被這暴動的規則雲海所波及。

失控的規則雲海向著那三大妖王宣洩而去,而剛才意欲襲來的毒蛇妖王首當其衝!

來時如離弦之箭,肉眼難辨,可是卻撞擊在這兩方規則炸裂的中心,轟!

偌大的蛇軀無力的擺動掙扎,整個蛇以更快地速度再度被擊回去,承受了極大的規則衝擊。

繼而眾人便驚悚的發現,那一頭巨蛇竟然亦是隨之隕落,巨蛇本就不善肉體與靈魂,其一身可怖的毒之規則方才是其根本,此時處於兩方規則爆炸的原點,竟然直接被規則衝擊所隕落!

短短片刻,這五大妖王竟然五去其二,剩下的三大妖王看著樣子似乎亦是氣色萎靡,很顯然已經身受重創。

剩餘的五大妖王不甘心地看著那半空之中的李洛,心下憤恨不已,因為那個青年,竟然帶給自己裂風大森林如此之大的損失!

可以說此次裂風大森林的無妄之災,盡皆是由於李洛的一時興起,想要為自己的下屬圓一個心愿,裂風大森林便迎來了一場浩劫。

錯了嗎?誰都沒錯,只能說弱小便是原罪,自從原生位面被李氏宗族所發覺的那一刻,便已經註定了此中生靈的命運。

……

地上五頭妖王縱然已經逝去,卻依然散發著可怕的氣勢,巍然可怖,這邊是妖王,縱然隕落卻依然能令龍門境以下的修者難以直視。

五頭妖王在有著兩頭隕落之時,便已經註定了結局,三大尊者一對一,再加上李洛時不時干擾,剩下的三大妖王便在短短的時間之內盡數伏誅。

看著地上那五大妖王的屍體,還有旁邊相較之下一個不起眼的小不點,已經被規則相撞擊的身體破破爛爛,手臂與小腿更是不知去向。

正是那蠻族少年完顏骨,本來看其行為神秘,好似也頗為不凡,可是再怎麼詭秘的手段,在雙方規則相撞之下也是枉然,亦是被一齊摧毀。

看著那支離破落的屍體,李洛也是有些感慨,對方或許也曾想隨著自己等人進入規則庇護之下,可是對這蠻族男孩畢竟一無所知,怎能讓他去擅自進入屏障之內。

萬一對方真的有什麼手段,影響了上面三位尊者,那便真的是追悔莫及了,這等層面的較量,一個疏忽便足以致命。

因此李洛先前的那一番騷擾也委實是出了大力的,靈魂攻擊詭異程度著實是令人難以置信,更別提在其攻擊之下,竟然有著一頭妖王直接斃命!

看著地上一地的屍體,李洛亦是心下有些感慨,那等高高在上的妖王沒有想到死後也是如此的場景,縱然生前再怎麼輝煌死後,額,死後倒也不算是一抔黃土。

可以想象這五頭絕世妖王的屍體必定會被妥善的利用,發揮最大的功用,絕對不會隨隨便便地埋入黃土之中化作這原生位面的肥料,畢竟這等妖王的屍體,可以說是稀世寶物啊。

「不愧是少仙主,這一身的實力著實是是恐怖啊,以換骨境的修為強殺四神境妖王,委實是令我等汗顏。」溫潤如玉的李慕言走了過來,聲音依舊是那般令人心下舒暢,竟然好似沖走令戰場上的幾分肅殺。

的確,換骨境強殺妖王,委實是不可思議,就連烈陽長老,李洛的那個老相識,亦是在證就半步龍門之後,憑藉著領悟的火之規則,配合著先天道火方才能夠鎮壓五大妖王,在這其中,規則方才是根本。

可是此時的李洛,方才進入換骨境不久,沒有一絲規則,但是憑藉著靈魂攻擊便使得一頭四神境的妖王隕落,委實是不可思議。

「慕言尊者過譽,」李落笑著說道,「若無三位尊者援手,李洛早已身首異處,在此先謝過三位。」

李洛姿態放得很低,畢竟這也算是自己惹出的事情,可想而知自己這一番作為肯定會打破了三位尊者的某些計劃。

不過從另一個方面來說,經此一役,這裂風大森林也便是廢了,這個原生位面也失去了練兵的作用,不過這也算無傷大雅。

畢竟此日之後,這個原生位面再也無需三位尊者坐鎮,也就意味著三位尊者可以脫離此地去鎮守其他位面。

位面總是不缺的,說是為了練兵,其實亦是不想投入過多的實力消耗在這方位面。

在不斷的練兵之中,消耗著對方的軟實力,將對方一步一步逼入深淵,這也是李氏宗族對於位面的態度。

畢竟這等原生位面,或多或少也是有強者的,若是一上來便讓強者去兌子,顯然是幾位不划算的。

而像今日這般,在李洛的相助之下,竟然一舉將五大妖王盡數擊殺,而三位尊者卻幾乎無一受創,這也委實算得上是大捷了。

「少仙主,那裂風大森林身處也頗有古怪,被這原生位面的凶獸守護了幾百萬載,應當也是有些寶物的。」李慕言微笑著走到李洛身邊說道,絲毫看不出堂堂龍門境尊者的氣勢。

「多謝慕言尊者相告。」李洛微微低頭答謝,

「哈哈,我等駐守此地數千載本來計劃之中還要有個千年,不過拖少仙主的福分,我等倒也算是提早解脫了。」但聽得李慕言長生笑道,可是這笑聲之中卻令人心下如溫泉撫過。

李洛聽聞此言搖頭笑道正欲說什麼,卻看到眼前已經失去了三位尊者的影子。

而先前地上所遺留的五頭凶獸妖王的身體,如今也只剩下那兩具毒蛇屍體,很顯然便是三位尊者各取其一,將這兩頭留給了李洛。

李洛見此情景,心下有些感動,他自是知道自己幾斤幾兩,若非三大尊者牽扯住了那毒蛇的心神,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令其直接隕落。

更別提另一條毒蛇,根本就是在雙方規則的衝擊之下隕落的,跟李洛完全沒有多大關係,此時地上留下兩大妖王屍體,很顯然這是三大尊者刻意照顧。

心下微微感動,這已經不算是一般的財富了,妖王的屍體,絕對可以用價值連城來形容。

不過三大尊者已經遠去,李洛平定了心神,在心中暗暗記住了這番情誼,收起了五具屍體,隨即招呼一聲,會同血落十八騎以及那倖存下來的黯鋒營眾人向著那裂風大森林的最深處走去。 「王乾,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我最近修行了一門周天神算大仙術,雖然沒有達到那種算盡周天萬界一切的地步,但也有了一定的成就,據我推算,如今的修行界恐怕有大事發生,至於是什麼大事,似乎天機混亂,難以堪破,不過看來我們要儘快回去才行,不然一不小心你的玄黃宮直接滅了,那一番心血可就完蛋了。」

敖古臉色忽然凝重起來,眼眸中更是風起雲湧,星河變幻,似乎在推算什麼,最後頹然地搖搖頭道。

「修行界發生大事?這個時候會有什麼大事?難道是紫薇大帝查出了我的底細,要前來攻伐我玄黃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