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這麼一下,齊空明相信幻魔必死。

就算是它與齊空明一樣的修為。

可惜了,這一切都只是在齊空明的設想之下罷了,接下來,要想抓住這樣子的機會恐怕很難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只巨魔忽然從天而降,齊空明一個跳躍,瞬間逃離。

這些可不是幻象。

真不知道,這幻魔哪裡來得這麼多的巨魔屍體。

齊空明眼神一閃,一團龐大的靈力在齊空明的手上凝聚著,同時齊空明的體內經脈也在顫抖著,那是因為齊空明體內的靈力再瘋狂地暴動著。

可惜,若是有時間,重水法印也修鍊成功的話,破海拳法此刻不止這些威力了。

齊空明身影猛然一閃,藍光閃爍著。

乘浪步!破海拳法!

兩個四錢武技同時使出。

齊空明的經脈都有些承受不住。

主要就是破海拳法對於經脈強度要求極高。

不過,效果斐然。

齊空明身影停下,所有的巨魔屍體都破碎了,倒在了地上,空氣之中還殘留著一絲絲狂暴的水之靈力。

幻境似乎都有點顫抖。

「影!若是只有這麼一點本事的話,那你還是束手就擒吧!!」齊空明一聲怒吼,傳遍了整片沙漠。

小屋似乎都顫抖了一下。

「哼!!!小子,幻魔的強大你還沒有見識過吧!」幻魔影的聲音在這整個沙漠響了起來。

齊空明突然覺得自己的腦袋一陣刺痛,眼前似乎有些模糊。

齊空明微微彎著腰,警惕著四周。

一股更加劇烈的刺痛傳進了齊空明的腦海之中,齊空明眼睛忍不住閉上了,整個人差點跪了下去。

額頭有著微微的汗水在凝聚著,緩緩流淌著。

又是靈魂力,我的靈魂力還是不夠強大,強大要的是方方面面。

一股這樣子的信念在齊空明心中滋生著。

齊空明睜開了眼睛,緩緩地站直了身體,直視前方。

一根根長槍再次出現,齊空明想要出手,但是又是一陣刺痛,齊空明忍不住地抱住了腦袋。

可是同時有著一股靈力從齊空明的體內瞬間爆發,所有的長槍在齊空明一尺之處就都被齊空明爆發的靈力震掉。

「小子,讓你見識一下,我為什麼叫做影!」幻魔影的身影這個時候再次想起。

同時有著一道人影閃現。

這是?人!!人的屍體!

齊空明五丈遠處,有著一個人穿著青衣,風度翩翩,可惜的是,他的臉色異常的慘白,而他的手中緊緊地握著一把長槍,長槍之上似乎有刻畫著什麼。

齊空明左手持盾,右手上有著一隻冰靈蛇緩緩爬出,輕輕吐息著舌頭。

冰靈劍!

齊空明右手一轉,一柄冰藍色長劍瞬間出現在了齊空明的手中。

然後,齊空明鬆開了手,將盾牌換到了右手。

冰靈劍就這樣靜靜地漂浮在了齊空明的身邊,有著一絲絲寒氣瀰漫而出。

齊空明手中在凝聚著一團靈力,手刀斬出,一道刀氣射出,淡藍色的刀氣斬向了那個人。

那個人的瞳孔之中有著一道黑芒閃過,他瞬間動了,長槍刺出,一股淡綠色的靈力隨之噴射而出。

這是?

齊空明頓時覺得有點驚訝了,一個死人竟然在幻魔的操縱之下,可以再次使用靈力。

而在這同時,沙漠瞬間化為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

而齊空明的腦海再一次劇烈疼痛了起來。

等這一瞬間過去,村莊再現,而對方也來到了齊空明的身前,長槍近在咫尺。

齊空明的盾牌立刻抵擋在了胸前。

當~

齊空明向後撤了兩步,瞬間出手,想要抓住對方的長槍。

而在這個時候,這個青衣男子身後的影子猛然擴大化,好似當初敖天霜的法相天地一般。

齊空明意識到了不對,瞬間一旁躲閃開來。

果然,在齊空明原來的地方,那影子的巨手已經瞬間砸在了地上。

巨響響起。

那一片地區好似失去了顏色一般,只有黑色。

這是,魔氣!

齊空明瞬間想到了讓大地變為這個樣子的罪魁禍首。

這個幻魔影似乎有點跑偏了。

幻魔最為擅長的便是靈魂力,魔氣很少使用,而且這種近距離的戰鬥它們也不屑。

可是,影似乎有點不同了。

幻境再此變幻,這一次,那個青衣男子連著影都消失了。

出現的是一家大別院。

看來對方還是很會利用自己的優勢啊。

齊空明看著周圍,完全分辨不出這是假的。

若是齊空明沒有提前知道這是幻魔創造出來的幻境的話,恐怕也會認為這是真實的吧。

齊空明深吸了一口氣,腦海之中還在隱隱作痛著。

突然,有著一位白衣女子從天而降,好似天外的仙女一般,令人不敢侵犯。

齊空明只是漠然地看著那白衣女子。

這一切只不過是幻境罷了。

齊空明就這麼想著。

忽然,又有一個女子突然從身後抱住了齊空明,齊空明瞬間想要掙脫,但是自己好似被人下了葯一樣,身子瞬間軟了下去,想要使用靈力,可是使用不出來啊。

同時一把匕首出現在了那個抱住他的女子的手上,匕首的寒光閃爍著。

齊空明靈魂猛然一震,盾牌之上之上有著一股狂暴的水之靈力在凝聚著,同時齊空明身上的肌肉也瞬間涌動了起來。

「喝!」齊空明渾身藍光閃爍了起來,所有幻象在這一刻消失了。

沒有那兩個女子,有得只是一個黑色的人影在遠處,近處青衣男子的長槍已然刺來,腰上有著一條黑色的絲帶纏繞著。

齊空明盾牌劃過一道詭異的線路,瞬間抵飛了長槍,同時划斷了這黑色的絲帶,然後一股狂暴的氣息在齊空明身上爆發了出來。

蒼海盾戰法,怒海狂濤式!

同時齊空明的靈核,還有靈脈之內,靈力瞬間消耗了一大截。

齊空明一步踏出,乘浪而行,瞬間來到了那個青衣男子的身邊,玄龜盾的盾刃在天空劃過了一道美麗的弧線,藍色的靈力在這弧線之內凝聚到了極致。

同時,盾牌順勢砸下,似乎有著一股巨浪在齊空明的身後在咆哮著,靈力在盾牌上涌動著。

那站在遠處的黑色人影化為一道黑色的光影瞬間射向了青衣男子,同時,青衣男子身上有著一股風暴頓時擴散開來。 浮生爲息 齊空明紋絲不動,藍色的弧線靈力直接斬在了對方的頭顱之上,可是卻有著一桿長槍擋住了,同時有著淡綠色的靈力包裹著青衣男子的頭顱,不斷地抵擋著,那藍色的弧線靈力的擴散。

可惜了,那藍色的靈力沒有那麼簡單。

一道道微小的靈力宛若利刃,瞬間斬在了青衣男子的頭顱之上。

血肉翻飛。

不過,青衣男子的頭顱並沒有被斬下。

還好,齊空明盾牌也跟著砸了下來。

轟!

一聲轟鳴之聲響起,青衣男子瞬間消失在了塵土之中。

齊空明的身影一步步從塵土之中走了出來,盯著那個黑色的人影,那個黑色的人影早已跑到十幾丈遠的地方。

齊空明的盾牌之上,還有著一些血液緩緩地流下。

沒有辦法,若是消滅了幻魔,我必然將你好好安葬!

齊空明閉上了雙眼,深吸著空氣。

「還有著什麼,拿出來吧!!」齊空明開口怒吼著。

那個黑色的人影似乎有著怒意湧現。 「小子!你成功惹怒我了!」那個黑色的人影陡然顫抖了起來,整個村莊的場景再次變換。

一個空白的世界,這個世界里只有齊空明一個人,還有他自己的影子。

齊空明觀察著周圍,白色,白茫茫的一片。

忽然,整個世界被五顏六色的色彩渲染著,一刻不停地變換著。

齊空明眼睛中突然有著迷離,有點暈眩的感覺。

然後,一抹細微的靈魂絲線從地上纏繞上了齊空明的腳踝,同時,齊空明的影子之中有著一抹黑影讓齊空明的影子開始變大起來。

齊空明猛然感受到自己此刻竟然有些站不穩,有點踉蹌。

齊空明連忙半蹲了下來,體內靈力開始運轉了起來,海神冥想法瞬間使出,海神圖在齊空明的心中浮現。

然後,齊空明順勢翻滾,一躍而起,猛然空中轉體,一團水之靈力在齊空明的左手之上包裹著,一拳轟出,水之靈力形成一隻拳頭,射向了在齊空明身後巨大化的影子。

那個影子,張開自己的嘴巴,有著一個黑色的漩渦猛然形成,似乎吞噬了這個空間的一切顏色,只有無盡的黑色,齊空明的水之靈力拳頭瞬間被漩渦吞噬了。

漩渦消失,依然是那個五顏六色的世界,齊空明一隻手摁住自己的腦袋,眼睛眯著,微微喘著氣。

這個世界很奇怪,可以讓人的靈魂感到暈眩,甚至還想要讓人昏迷。

我就不信,不過一隻四錢修為的魔族,能有這麼大的能耐,要維持這麼大範圍的幻境,就算是你幻魔靈魂力強大,修為不夠依然沒有可能!

齊空明眼神中透露出了一抹堅定。

那個巨大的黑影動了,使用得竟然是齊空明的乘浪步,瞬息來到了齊空明的旁邊,破海拳法瞬間使出,黑色的魔氣滾滾而來,齊空明眼睛里飄過一抹驚訝,然後,齊空明破海拳法轟了出去。

轟!

轟鳴之聲響起,黑色的人影向後飛掠而去,同時它的手中有著一團漩渦出現,五顏六色的,不是只有那一種黑色。

齊空明頓時愣住了。

一切的記憶好似瞬間消失了,回到了那個夜晚。

幻魔的強項,尋找人最為脆弱的地方。

而齊空明最為脆弱的地方便是這裡。

小小的齊空明極度恐懼,父母一個個死亡,那濺起的血液,那無盡的黑夜,那凄慘的笛聲,弟弟無助的哭聲。

齊空明蜷縮在角落之中,抱著腦袋,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著。

血液流淌到了他的腳下,齊空明瘋狂地向後挪移著。

這一刻的齊空明極度脆弱。

情,是人最為寶貴的東西,是人最為珍惜的東西,亦是人最為脆弱的東西。

瓢潑大雨而下,雷霆閃爍。

漆黑的雨夜,小小的村莊沒有人知道,這個小屋裡的人經歷了什麼。

空間猛然破碎,齊空明猛然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已經被魔氣包裹著,同時自己的靈魂力好似經歷過了劇烈的消耗一般,所剩無幾。

同時,記憶深處的恐懼感在不斷地湧出。

巨大的黑影,魔氣從它的身上瀰漫而出,它一隻手握著齊空明,另一隻手破海拳法瞬間轟來。

齊空明想要掙扎,但是身體的無力感讓他無法動彈。

「小子記住,吾之名為影,你的靈魂我收下了!」幻魔影囂張的言語響徹這一片天地,同時這一片世界也在坍塌著,露出了原本的樣子,齊空明被巨影抓在半空,破海拳法瞬息而至。

轟!

磅礴的魔氣噴薄而出,齊空明飛射而出,直接撞進了岩壁之中,塵土飛揚,沙石滾落,山體震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