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喚師,

魔法聯盟的一個特殊分支,

大多數召喚師其本身十分的脆弱,無論在防禦上還是攻擊上,眼前的舒曉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她的防禦就算是一個強壯點的平民都可以欺負,但是正因為如此,才顯的這個舒曉的強大,在召喚師里,身體越是柔弱,他的召喚物越是強大,就比如舒曉的雨蝶,那是一頭高達虛紫的水系靈獸,這次如果能成功獲取千雨花,它就可以進階成紫階靈獸,

而舒曉現在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試想一下,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身邊帶著一隻紫階的靈獸,那是一件多麼恐怖的事,

召喚師大體分成兩種,一種是召喚的是靈獸,一旦和靈獸簽了血契,召喚師與靈獸之間便成為終生相伴的夥伴,而靈獸天生就開啟了靈智,現加上它極獸的體質,可以說在同階中就算是極獸也根本不是它的對手,而且絕大多數靈獸或多或少都具備一些不同的屬性,天生的血脈技能,其潛力之大甚至超過了人類,

但靈獸也分為好多等級,這種等級一出生就定了下來,像雨蝶這種靈獸天生就被評定為皇級靈獸,十分強大,是個魔法屬性的靈獸,尤其是到了後期,一旦晉級到了赤階,那就是呼風喚雨,比一個禁忌魔法師還要可怕,

而另一種召喚師召喚的卻是冥獸,這類召喚師也叫死靈召喚師,是死靈一族的特有種族,他們沒有固定的召喚物,所召喚的也大多都是冥界的生物,根本就不能自行晉級,死掉之後無非就是浪費一些靈力而已,大不了重新召喚,

所召喚的生物等級是和自身等級相關,但好在死靈召喚師的身體卻是沒有像其他召喚師那樣的脆弱,他們有些反而十分強大,並且精通各種巫術,更難纏的是,這類召喚師只要有靈力,他們幾乎可以無窮無盡的從冥界召喚各種生物先來作戰,

聽到這裡,張七由想道,那喪屍算不算冥界生物呢,不過應該不是,喪屍是可以進化的,但冥獸卻是不可以,那這樣說來,白天應該不是死靈召喚師了,那白天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倒是舒晚和舒意兩個少女聊的開,或許是有了玄天成這樣的大帥哥,直逗的兩女花枝亂顫,

看這樣子,要不是有王秀的存在,這傢伙指不定已經得手了,

驛站是給人暫時休整用的,卻是沒有那種專用的客棧,來這裡的人也大多都會帶些帳篷之類的野外生存用品,張七他們也不例外,

就在張七他們跨步走出去的時候,一個大漢走了上來,

「兩位小兄弟,在下是飛虎傭兵團的副團長馬元讓,想邀請兩位入我傭兵團,咱們一起獵殺極獸,不知兩位小兄弟意下如何,」

馬元讓話音剛落,舒貞卻是一臉的怒氣,

「馬元讓,你是什麼意思,這樣明搶,是不是欺我老太婆無能,」

「哼,舒老太婆,你以為這裡是風雨城嗎,我飛虎傭兵團看上的人豈是你所能染指的,」

舒貞氣的老臉通紅,大怒喝道:「你……,好你個馬元讓,明明是我舒貞先得到的人,什麼時候又變成你們飛虎傭兵團看上了,你這擺明了是以勢欺人,」

「以勢欺人,是呀,我就欺了,怎麼著吧,你有本事也來我飛虎傭兵團挖人,我歡迎之至,」

舒貞氣的滿臉的通紅,卻沒有絲毫辦法,這個飛虎傭兵團在一號驛站里那裡出了名的強橫,欺負新人,上門搶人,什麼都干,但就因為他實力強大,團長飛天虎公冶獨飛更是紫階獸人強者,很多人也只能是打斷牙齒往肚子里咽,

真要是和他起了衝突,這幫人就在邪惡叢林里和你使絆子,以他們長年混跡邪惡叢林的經驗,自然很容易被他們陰到,很多人都吃過這樣的虧,現在馬元讓的行為,很多人也就見怪不怪了,

倒是張七卻是看的一臉的不爽,

「我說這位叫馬什麼的人來著,我和這位舒前輩已經談妥了條件,當然了如果你願意出的起條件,我自然願意過去,」

「哦,說吧,什麼條件,以我們飛虎傭兵團的實力,難道不滿足不了嗎,哈哈,」

馬元讓一聽,看來有戲呀,是個貪財的主,挖到一個虛紫的強者,那也算是一件不小的功勞,

就邊的舒家女子卻是個個臉上微怒,想不到這個張七卻是如此的勢利,

張七看了看她們,轉頭一臉「認真」的和馬元讓笑道,

「也沒什麼了,只要你能隨隨便便的給個三五件神器就好了,樣式我也不挑剔,合手就行,」

噗,

舒家女子一齊憋笑了出來,

三五件神器,

馬元讓就算再笨也聽的出來,這傢伙是在耍自己,

「好大的膽子,敢在這一號驛站里耍我們飛虎傭兵團的,你是第一個,」

馬元讓狠話敢發,但真動手卻是不敢,別說玄天成是個虛紫,就算是舒家老太婆也是虛紫,而且還是個魔法師,自己雖然也是個虛紫,但對方實力明顯比自己要強,好漢不吃眼前虧,

狠狠的瞪了一眼張七之後,憤然而去,

張七這邊雖然痛快了,舒貞也很佩服張七的為人膽識,這個看上去瘦小的小子,體內卻有著如此大的膽識,遂上去提醒了一下張七,得罪了飛虎傭兵團,一定要小心行事,在這裡他們雖然不敢明目張胆的打殺,但進了邪惡叢林,他們就會來各種陰招,這是他們慣用的技倆,

陰人,

不會吧,在我張七面前陰人,張七的心中一陣暗笑,

這不是關公面前耍大刀嗎,

這個世界里,只有我張七陰別人的,還沒有能陰的了我張七的,進了叢林還指不定誰陰誰呢,嘿嘿,

不過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一幅感激的表情很是到位,這倒是讓這位舒家老嫗放下心來,看來這也是個沉穩的青年呀,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舒家四人都早已準備妥當,就等著張七他們的到來,

張七卻是一夜無眠,他順手買了有關這裡極獸的一些資料,研究了一個通宵,算是對這裡的情況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

不過當舒貞看到張七的一臉黑眼圈的時候,卻是眼中流露出一絲歉意,她以為張七是擔心馬元讓的報復而一夜無眠,只有玄天成才知道,能讓張七一夜無眠的人還沒有出現,就算是那個什麼飛天虎親至,也不可能讓張七無眠,

「小意,幫一下七公子,」舒貞的聲音響起,

舒意雙手一揮,一道無形的綠光罩了下來,張七頓時感覺到渾身的精力慢慢的恢復過來,一晚的疲勞一掃而光,心中對舒意的醒神術大加讚賞,

這玩意可比當年的咖啡管用多了,不但效果奇好,更關鍵的是人家還是綠色環保,絕無任何副作用,

「走吧,」看著張七的精力恢復,舒貞雙手一揮,率先朝著大路的一側行進,

對於路線的方向,自然是以舒貞為主,畢竟她們才是正主,而她們現在走的路線基本都是以前沒有走過的,順便也防止以前搜索時有無落下遺漏之處,

行走了約有半天的工夫,總算看到了前面的一片大森林,這就是傳說中的邪惡叢林,張七和玄天成自然是一馬當先,搶在了舒貞的前面,他們才是武者,總不好讓魔法師站前面吧,再說還是女的, 邪惡叢林從外圍看來卻是完全名不符實,一排排鬱郁叢叢的古樹參天而立,普通的也有十數成年人都合圍不過來,也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變遷,只知每一顆樹或多或少的透露著一股古老的滄桑感,

嚴格來說,邪惡叢林並沒有固定的入口,整個橫切面足有數個天泣城那麼大,或說橫穿整個邪惡叢林,怕是沒有數年時間,根本就不可能,

舒貞選擇的這個入口是一條草叢小道,或許是由於精靈族的身份,她們大多喜歡路過這類花草較盛之處,先天的優勢讓她們很容易從植物中感知到危險的存在,

一行人走進邪惡叢林,從晨光剛起到日暮西山,雖然已然行進到了一層邊緣,卻始終也沒有遇到一隻極獸,

在這個區域,也是冒險者活動最頻繁的地方,但凡剛晉入藍階的一些新手,都喜歡在一層徘徊,這裡的極獸等級低,智力低,很適合尋寶,因此這裡的極獸倒是不常見,

舒貞選擇的方向卻是和那些冒險者不一樣,她的目的就是直奔下面幾層,因此這方向是直插過去,而不是搜尋式的行進,照這樣估計,恐怕用不了五天就能夠穿過這邪惡叢林一層了,

晚間行路在邪惡叢林十分危險,就算是一層也不例外,一旦夜色降臨,冒險者們就會集聚在一起,等天一亮再出發,

前路透著一點點火光,張七一行人很快就在前面發現了一處冒險者的聚集地,人數不是很多,約有百人左右,

這種聚集地都是臨時性的住在一起,並沒有固定的組織,當然也沒有所謂的頭領,大家都是自顧自的,其目的就是仗著人多,多一份安全,對於新加入的冒險者,自然是歡迎的,畢竟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安全,

張七卻是巴不得如此,他也不想和其他人交流,便和玄天成兩人找了一處安靜的地方,很快就支起了宿營之地,他和玄天成一個,舒家四人一個,各自抓緊時間休息,

第二天早早就起來,同樣的沒有遇到任何的極獸,只在第四天的時候,張七發現了一隻多角羊,這是一隻藍階初級的極獸,不用別人出手,玄天成一劍就搞定了,

多角羊是屬於變異類的極獸,這類極獸大多還保留著變異前的一些特徵,比如剛才的多角羊,就是羊類變異而成,只不過體型比普通羊要高大的多,而且性格暴烈,

變異類的極獸是極獸中最普通的一種,像進化類的極獸或是特殊類的極獸就相對實力要厲害一些,

比如說雨蝶,嚴格來說是進化類的極獸,就是蝶類進化而來,從而具有了強大的能力,

日行至西山,張七再次看到了一個小型的聚集地,以他們現在的位置來看,已經行至一層的邊緣,再往前的話,恐怕也沒有聚集地了,雖然時間還有一些早,但張七他們還是決定在這裡先留宿一晚,

預算著時間,現在卻是還有些早,張七決定好好的鎬賞一下自己的五臟廟,很快,那隻肥大的多角羊被處理乾淨,像這種多角羊只是藍階初級的極獸,根本就沒有多大的價值,最大的特點就是肉質鮮美,

不一會兒,一股濃郁的肉香就飄散開來,不過舒貞她們都是精靈族,精靈族是不吃肉的,那麼一大隻多角羊就憑張七兩人是解決不了的,這倒讓他們想念起了雷龍,要是這傢伙在,怕是兩隻都滿足不了,

玄天成卻是有意結識一些冒險者,主動拿出大部分肉食與他們分享,他們也出了一些酒,一時間,酒肉起時,呼喝聲不斷,整個聚集地倒是顯的一片熱鬧非凡,

不過張七卻是不太適應這樣的環境,獨自回去研究著這裡的極獸資料來,

「你們想幹什麼,」忽然隔壁傳來一聲嬌斥聲,

這是舒意的聲音,

張七聞言一動,身形一閃,已經來到了舒家四女的帳篷前,

是他,

帳篷前站了一堆人,足有十幾個,帶頭的正是那個客棧挑事的馬元讓,

「幹什麼,我們哥幾個忘了帶帳篷,想和你們共住一間,大家彼此也可以取取暖嘛,你說是嗎,嘻嘻,」

馬元讓看著舒家四人,一臉的淫笑,邊上的那些手下趁機一頓起鬨,倒是讓舒意和舒晚臉紅的不行,

兩人本就是精靈族,長相自然是上上之選,想來這幫人借著挑釁之機,趁機佔便宜,不過顯然也是顧忌到了精靈族的強大,倒也不敢直接硬來,

張七能忍,可玄天成這種護花使者卻是無論無何都忍不得,二話不說,身形一動,直接一個大嘴巴子扇了過去,

啪……

馬元讓本就仗著人多,根本就不曾想到這個時候,玄天成敢手,一時之間沒有防備,被打個正著,正臉噹噹中中的一個大大的手印,

「什麼,你還敢動手,」

「上,給我打,給我往死打,」馬元讓大吼一聲,自己卻不出手,反而向後一退,這傢伙實力也是虛紫,不過這膽小狡詐之處卻是不下於紫階,

邊上一群小弟一下就嘩拉拉的沖了上來,

張七也明白,不打就算了,真要打,就要打的他們怕,不然這有路上多一個絆,還真是件麻煩事,

就算沒有張七的暗示,玄天成也想狠狠的揍他一們一回,如今更是放的開,一出手就是梅花盛開,

六梅齊開,

劍芒亂閃,帶著一陣陣劍風,玄天成瞬間火力全開,瘋狂的刮向人群,

不過這次的劍梅卻並不是直接用來傷敵之用,等到沖入人群之際,玄天成忽然大喊,

爆……

六朵劍梅瞬間爆開,劍氣夾雜著強大的藍靈力,飛虎傭兵團的人根本就來不及防禦,一下就在人群中炸開,

轟……

劍梅之間有點靈力聯繫,爆炸力被不住的疊加,到了第六次之時,尤如一顆巨鎊炸彈,直接在地上炸出一個十數米的大坑來,

哀嚎聲,哭泣聲不斷,待煙霧散去之時,馬元讓瞪著大眼睛,一下就傻了,

十數個手下,沒有一個站著,除了五個實力達到高級的藍階痛苦的**聲,其餘的人不是斷手斷腳,就是斷頭,

這……

這是藍階的實力嗎,不可能吧,

自己到底惹了一個什麼樣的怪物,

嗨,

張七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馬元讓這才反應過來,正當他準備逃命之時,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喉間多了一把寒光閃閃的短匕, 媚行天下:妖妃蠱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