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上面全都封死的,根本沒辦法上去啊!”付凌宇一臉懵逼第提醒道。

“封死的?那就開個口子出來!你們先盯着,我上去開路!”秦洛輕笑了一聲,隨即順着一旁的貨架和鋼棚頂部的幾根支撐管,直接攀上了鋼棚頂部。

白城三人立馬掏出槍,守在了路口處。

而另一邊的秦洛這時候試了一下鋼板的厚度,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雙手支撐着一旁的支撐管,一腳就踢在了那鋼板之上。

隨着一聲巨響,那鋼板居然被秦洛踢出了一個豁口,並且向上翹了起來。

秦洛趁勢又是‘砰砰’幾拳頭砸在了豁口處,將洞口越砸越大,眨眼的功夫,一個能夠讓一人通過的圓形口子就被他硬生生地給砸了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僱傭兵們已經端着自動步槍開始對白城三人藏身的位置進行了第一輪掃射。這條同道與外面賭場的隔板並不厚,而且還是用木板搭建起來的,很快那木板牆就被無數的子彈直接打成了篩子。

秦洛第一個鑽出了廠棚,來到了工廠的頂端。從屋頂朝着正門的方向就急速的跑了過去。

艾倫帶着人衝進那個通道的時候,哪裏還能看到秦洛等人的身影?只見頭頂上正有一個圓形的豁口,顯然秦洛他們已經從這個豁口內直接逃到了房頂上。

立馬就有兩個僱傭兵也順着這個豁口爬了上去。

可是剛露頭,就有一個運氣不好的傢伙被白城一槍爆頭,直接從豁口又摔落了下去。嚇得另外一個連頭都沒敢冒。

“混蛋,分兩頭包抄,通知外面的人攔住他們!”艾倫看了一眼腳下被爆頭的手下,不由得一聲咒罵,隨即帶頭朝着賭場正門方向快速地跑了出去。

秦洛這時候已經從房頂上一路跑到了廠房門口處,直接翻身就跳了下去。這十米左右的高度對他根本就構不成任何問題,在空中一個翻身之後就直接落在了下面一輛轎車的車頂之上,然後一個翻滾回到了地面。

白城等三個人速度稍慢,也學着秦洛的樣子直接翻身下樓,不過守在外圍的幾個武裝分子卻是找準了機會,朝着他們就是一通狂射。

秦洛雙眼一眯,拿出手槍對着已經露頭的幾個武裝份子就是幾個點射。

以他的槍法,對方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槍槍爆頭,一個個全部躺在了地上。

秦洛第一時間回到了他們那輛現代轎車邊上,打開了後備箱,將兩把M16A1直接丟給了剛跑過來的付凌宇和何兵。

由他們兩個負責警戒,同時秦洛和白城以最快的速度組裝那兩把***。

爲了給秦洛他們爭取時間,付凌宇和何兵將袋子裏的十幾顆**全部朝着廠房大門口的方向就扔了出去,頓時一聲聲爆炸聲就在貧民窟當中響了起來,現場硝煙瀰漫,烈火燃燒,不知道的還以爲是打仗了。

艾倫帶着突擊小組正打算從正門口衝出來,誰想到就遇到了**爆炸,一個個都被迫又退回了賭場內。

“媽的,他們怎麼會有**?怎麼這幾個傢伙比我們更像僱傭兵?”艾倫的一個手下不由得咒罵道。

艾倫聞言,卻是從那個手下的後背上將M20火箭筒直接給搶了過來,衝着一側的鋼棚牆壁就一枚***發射了出去。

隨着一聲爆炸,一側的鋼棚牆壁被炸開了一個大口子。艾倫帶着人從那個口子頓時就衝出了賭場,朝着賭場正面再次包圍了過來。

白城的巴特雷組裝起來容易很多,等艾倫等人從賭場內衝出來的時候,他也以及準備就緒了。

兩個剛冒出頭的僱傭兵,在白城的兩個點射之下,雙雙爆頭,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有狙擊手!”艾倫眼皮一跳,立馬帶着剩餘的手下尋找掩體。

這個時候秦洛的那把反器材重狙槍也已經組裝完畢。實際上對付這幫垃圾,還用不着這麼高端而且破壞力巨大的玩意。

不過秦洛就是起了玩心,想要試試這傢伙的效果。

秦洛往槍內裝了一枚高爆彈,確定了艾倫等人的藏身位置之後,便直接朝着目標位置一槍射了出去。

伴隨着一聲巨響和爆炸聲,艾倫等人躲藏的位置頓時瀰漫出了一陣硝煙,四周圍土石飛濺,場面相當壯觀。

“好傢伙,這玩意的威力不比火箭筒差多少啊!”秦洛不由得雙眼一亮。 第二百八十一 回國

“老闆,你這樣開槍,我們還怎麼玩啊?也不給我們留幾個?”付凌宇似乎還不過癮的樣子。

“我本來以爲退伍之後就沒機會摸槍了!沒想到現在不僅能摸槍,而且還能戰鬥!謝謝你老闆!”何兵一臉激動地說道。

“放心吧,這樣的機會以後多的是!”秦洛聞言,不由得哈哈大笑。

試過反器材重狙槍之後,他也沒了再玩的心思,然後就開始拆卸起了這個大傢伙。要知道這玩意國內還沒有,哪怕是一顆子彈都金貴得很,可不能隨便浪費了!好鋼也得用在刀刃上才行!

“白城,你掩護我們。我們過去看看還有沒有漏網之魚!”付凌宇這時開口說道。

“記得留個活口,如果能找到他們老大,將他們老大帶過來!”秦洛衝着兩人命令道。

“明白!”兩人答應了一聲,立馬就衝了出去。

接下來的事情秦洛也沒操心,他相信自己不插手,白城他們三個也能輕鬆的搞定這幫人。練體術的訓練也有一段時間了,本身對他們而言就是一種質的飛躍,這種戰鬥實際上還顯示不出他們真正的實力。

秦洛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個瘋狂的想法,不知道什麼時候有機會,能夠跟米國的那幫特種兵幹上一架,那才叫過癮呢!

秦洛對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也感覺十分無語,難道自己現在已經成了一個戰爭狂人了?

不行不行,還是得以賺錢爲主,做宇宙第一富豪,纔是本少爺的終極目標啊!

很快,白城三人就去而復返。秦洛並沒有聽到槍聲,就知道對方那幫人應該全都死完了。不過意外的是白城居然抓了一箇中年男人過來。這貨一看就知道不是僱傭兵,應該是個高麗人!

“別……別殺我!我跟眼鏡蛇沒有任何關係,是他們逼我這麼做的!”那個中年男人正是金敏喜,這時候他已經完全被秦洛他們四個的狠辣手段給完全震懾住了。

和眼鏡蛇那幫垃圾比起來,這四個更像是真正的殺人機器!

“你叫什麼名字?剛纔跟阿豹打電話的那個人是你吧?”秦洛笑眯眯地問道。

“沒錯,就是我,我是金敏喜,火狼幫的老大,阿豹是我的手下!”金敏喜忙不迭地點頭,但突然間就意識到剛纔的通話內容,會不會已經讓秦洛知道了?

“你知道是誰僱傭的眼鏡蛇來對付我麼?”秦洛問道。

“不,我不知道!他們也不可能告訴我!”金敏喜趕緊搖頭說道。

“也對,看來你也沒什麼價值!”秦洛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通常僱傭兵接單的時候,僱主都是匿名的,哪怕是從那些僱傭兵嘴裏,秦洛也沒指望能問出什麼線索。更別說是眼前這個傢伙了。

“別……別殺我!”金敏喜頓時就嚇尿了出來。

“抱歉了。今天這裏的事情,我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鮮妻送上門:老公,輕點 秦洛無奈地搖搖頭,就聽到一聲槍響。

白城直接一槍就吧金敏喜給結果了。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了警笛聲,顯然是警察已經收到了報警,知道這裏產生了大規模械鬥。

“車子沒法開了,帶上所有裝備,清理痕跡,馬上撤離!”秦洛對着白城三人命令了一句,然後開始收拾裝備。

很快,四個人就拿着所有裝備,消失在了現場。

至於那輛車,根本就不是秦洛的,他也不擔心誰會查到自己的頭上。

兩個小時之後,白城他們就看到秦洛不知道從哪裏又搞來了一輛現代轎車,這才從道路邊的綠化帶內鑽了出來,趕緊將裝備全部放在了車上,這才上車揚長而去。

四個人離開了平民窟,回到了酒店當中。

秦洛打開了自己的筆記本,就開始全網搜索有關於眼鏡蛇傭兵團的資料。

從金敏喜和阿豹的那個電話裏,他就已經知道了這個傭兵團的名稱,既然這個眼鏡蛇傭兵團有膽子招惹自己,這黑鍋自然要讓他們來背。

很快,有關於高麗軍事基地被不明身份人員入侵,還有眼鏡蛇傭兵團聲稱對這次入侵事件負責的新聞就在網絡上大肆流傳了開來。

“老闆,其他的裝備無所謂,那把反器材重狙槍,你想過該怎麼弄回去麼?”等秦洛忙完了手頭的事情,白城這時突然開口問道。

“這倒是個問題,走正規途徑肯定是不行的,但如果通過官方的話應該沒問題!”秦洛想了想,隨即就有了主意。

等李穎那邊完事回來之後,秦洛一行人就直接離開了酒店,前往華夏在高麗的大使館。

之前秦洛已經跟郭仁溝通過,希望能夠通過大使館方面的幫助,能夠免除安檢,進入飛機。這事私人可能沒法做到,但是對於官方部門還是不難辦到的。

秦洛本來就有少將軍銜在身,大使館的大使對秦洛倒是身份客氣,加上國內已經打過了招呼,所以對於秦洛的要求,他也很痛快地就答應了下來。

三個小時之後,在華夏大使的陪同下,秦洛等人從機場的綠色通道內直接登上了飛往華夏燕京的飛機。

而這個時候,高麗軍事基地被眼鏡蛇傭兵團入侵的消息,也是越演愈烈。甚至連米國佬那邊也都牽扯了進來。

最讓高麗軍方蛋疼的是,那把他們好不容易從米國軍方弄來的反器材重狙槍,卻是一點下落都沒有。

至於之前爆發的貧民窟械鬥,被證實其中一方的確是眼鏡蛇傭兵團,現場還留下了反器材重狙槍的痕跡。可蹊蹺的是眼鏡蛇傭兵團的一個小隊長,居然是被反器材重狙槍給滅掉的!這和之前所得到的信息產生了根本的衝突。

難道是眼鏡蛇傭兵團內部發生了矛盾,這是一場內部械鬥?總之這個謎團短時間內,恐怕是沒人能夠解開了。

當天晚上8點,秦洛等人終於回到了燕京。

出機場安檢的時候,他們走的同樣是特殊通道。這個時候秦洛的軍方身份就體現了用處,一行人拿着武器就這樣堂而皇之的從航站樓內走了出來。 第二百八十二章 衆女的擔心

白起開了一輛商務車,將秦洛幾個人接上,隨即趕往了燕西別墅區。

因爲有李穎在場的緣故,白起雖然滿肚子的疑問,但有些話也不方便當面說出來。

李穎跟白起還是第一次見面,但她也知道白起就是白靈玥的堂哥,說白了就是秦洛的大舅哥,所以表現得還是有些扭捏不好意思。

武器,全部交給了白城三人,由他們帶回隔壁的別墅保管。

秦洛帶着白起和李穎則是直接回到了白靈玥的別墅當中。

見到秦洛突然出現,正在別墅內的周潔、宋清雅還有楊青青三女都表現出了詫異。楊青青和周潔也第一時間發現了跟在秦洛身後的李穎。

“秦洛,你不是回東海了麼?什麼時候又回燕京了?”宋清雅有些驚訝地問道。

“對啊,李穎姐,你怎麼也來燕京了?”楊青青也是一臉好奇地問道。

“我陪李穎到高麗去簽了一個合同,今天晚上剛剛回來,先在燕京呆一晚。明天我還要跟李穎一起回東海的!”秦洛笑着解釋了一句。

現場唯一一個李穎沒見到過的女人也就是宋清雅,不過因爲周潔和楊青青的緣故,兩女之間很快也都熟絡了起來。

安頓好了李穎之後,秦洛這才帶着白起從別墅內走了出來。

“說說吧,這次去高麗,到底是什麼情況?”白起憋了一路,總算是找到機會問出口了。

秦洛隨即就將之前發生的一切都向白起講述了一遍。對於白起,他沒什麼不放心的,也用不着瞞着。

白起在聽完秦洛的解釋之後,立馬瞪圓了眼睛。

被僱傭兵追殺也就算了,這其實也算不得多勁爆的消息,可你秦洛闖了人家的軍事基地,還順出來一把反器材重狙槍算是怎麼回事?這尼瑪膽子也太大了吧?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小子好了!你就不怕自己被抓住?”許久之後,白起有些哭笑不得地問道。

“就那些垃圾也想抓住我?不存在的!就算是米國佬的那些特種兵,我也沒放在眼裏!”秦洛不以爲然地輕笑道。

“你小子簡直就是一個瘋子,看來我白瘋子的這個綽號,讓給你最合適!”白起一臉無語地苦笑道。

“之前的事情想通了?”秦洛突然話鋒一轉地問道。

“你說張忠濤的事情?”白起挑起了眉毛,隨即沉默了下來。

“你沒看我給你的U盤?”秦洛笑眯眯地問道。

“看了,那又怎麼樣?反正事情已經過去了,張忠濤也算是罪有應得,受到了他該有的懲罰。我聽軍法處那邊說,張忠濤被判了20年監禁!”白起冷笑道。

秦洛頓時就笑了,他知道白起在說謊。那個U盤,他根本就沒看!因爲那個U盤本來就是空的,裏面沒有任何內容。

看來他的確走出自己的心結了。這也是秦洛樂意見到的結果。

“對了,現在還不能確定到底是誰在黑市上發佈的懸賞,你打算怎麼辦?”白起這時話鋒一轉地問道。

“無所謂,反正這個人遲早會冒出頭的!那個部隊大院也找不到線索麼?”秦洛淡淡地一笑,隨即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