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很多東西都要分年代和環境的,別人不為我,我為什麼要為了別人?

片刻后,大地震動的聲音,由遠及近的傳了過來。

「大家快起來!」劉雄大聲叫道。

王猛等人翻身而起,隨手把各自的帳篷,收進空間腕錶之中。

兩分鐘后,一群二階土系黃紋牛疾馳而來。

「上樹!」王猛叫道。

藉助微弱的月光,眾人快速爬到樹上。

「嗷!」 前夫纏婚:寵妻快上位 一道驚天動地的聲音,從牛群後方傳了過來。

「是獨角雷獸,大家快跑啊!」王猛驚恐的叫道。

一群人跳了下去,避開牛群逃亡的方向,向右側狂奔。

一頭體型堪比大象,渾身黝黑鱗甲,長著獨角的怪獸,釋放閃電劈死一頭頭黃紋牛。

慌不擇路的黃紋牛群,頓時分散逃亡,其中一大部分黃紋牛,直奔眾人逃亡的方向。

獨角雷獸跟著掉轉方向,不斷屠殺一頭頭黃紋牛。

「完了,我們完了!」李強神情驚懼的說道。

天色太暗,黃紋牛還可以橫衝直撞,眾人卻不敢肆意狂奔。

跑得太慢,就算不會被黃紋牛撞死,也要被獨角雷獸幹掉。

跑得太快,縱然沒有撞在樹上,也會被石頭拌倒在地。

陳宇遁地而去,出現在獨角雷獸後方,右腳蹬地,身體騰空,騎在對方背上。

「大家分開跑!」王猛叫道。

陳宇不輕不重的一拳又一拳。

吃痛的獨角雷獸,驚天動地的慘叫連連。

「怎麼回事?」回頭一看,王猛停了下來,神情十分疑惑。

李強等人,紛紛返回,好奇的問道:「怪獸好像在慘叫?」

「陳兄弟呢?」王猛疑惑的問道。

「看,他在怪獸背上!」劉雄目瞪口呆的指著遠處。

陳宇不想打死獨角雷獸,他還缺一個拉風的坐騎。

揍了獨角雷獸幾分鐘,神識一掃,對方就臣服了。

「駕!」陳宇用力一拍,騎著獨角雷獸來到眾人面前。

看著眼前的獨角雷獸,眾人被嚇了一跳,見它並無異常舉動,這才放下心來。

「陳兄弟,你,你把獨角雷獸收服了?」王猛難以置信的問道。

「本來想把它殺了,但這傢伙防禦太高了。」陳宇說道。

「成年的獨角雷獸,最少也是七階怪獸,比同階修鍊者還要強出一大截,陳兄弟,你發財了!」李強羨慕不已的說道。

「全地形交通工具,以後不用走路了。」陳宇笑道。

「陳兄弟,你怎麼收服它的?」胡天問道。

「騎在它背上,打了它幾分鐘,它就變乖了。」陳宇煞有介事的說道。

「陳兄弟,你能收服獨角雷獸,你的實力?」王猛震驚不已的問道。

「雷電直來直往,又沒辦法拐彎……我的異能才三階!」陳宇說道。

「原來如此。」王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陳兄弟,你的運氣也太好了吧?」李強有些嫉妒的說道。

「黃紋牛被衝散了,我也去收服一頭!」胡天說完之後,沖向一頭黃紋牛。

單個的黃紋牛,是二階土系怪獸,防禦力極強,攻擊力一般,速度也夠快。

王猛他們也向四周跑去,各自騎在一頭黃紋牛背上,揮舞拳頭打了起來。

一頭頭黃紋牛四處亂竄,意圖把他們甩下去。

「這麼點力量,也就給黃紋牛撓癢,幫他們一下吧!」陳宇心中一動,用神識幫王猛他們收服黃紋牛。

「哈哈哈哈哈,我也有坐騎了!」胡天興奮不已的笑道。

「大家都有坐騎了,天也快亮了,休息一個小時就出發。」王猛笑著說道。

吃了一點東西,眾人休息了一會兒,騎著各自的坐騎,前往12985號遺迹。

「隊長,我去前面看看!」張風說道。

「不用了,有陳兄弟的獨角雷獸,誰還敢偷襲我們?」王猛說道。

「看見獨角雷獸還敢偷襲,敵人的實力,足以碾壓我們!」李強說道。

一行人騎著怪獸狂奔,沒過多久,他們在一個山谷外停了下來。

「12985號異能遺迹,就在山谷裡面,我們進去吧,大家小心一點!」王猛說道。

進入山谷沒多久,一個光芒閃爍的屏障,出現在眾人面前。

見屏障外面或站或坐的人,足有五六百個,李強問道:「老大?」

「我們直接進遺迹!」王猛說道。

「獨角雷獸也能收服?」一個四階異能者級別的青年,神情疑惑的說道。

「黃紋牛是二階土系怪獸,獨角雷獸至少也是七階怪獸,五頭黃紋牛,一頭獨角雷獸,這個狩獵隊的實力不容小覷!」一個中年男子低聲說道。 你的身體最多只能承受兩個階別的實力,也許你和他之間還會有差距,但是這點差距應該不會成為你的阻礙!守護者之所以強,是因為他擁有最適合自己的功法、武技、武器和屬性,希望你能夠真正發揮出自己的力量!

腦海中回蕩著月之女神的最後衷告,夜曦緩緩地睜開了緊閉的眼睛,「夜夜,你怎麼了?你的身體好冷……」觸摸到夜曦右手的時候,冷小雯直感到一股凌厲的寒氣侵入身體,顫顫地打了個哆嗦。

此時的夜曦渾身發抖,臉色蒼白,原本展湛藍的頭髮上凍出了一根根冰錐,全身上下都披上了一層白霜。

「小雯,快離我遠點,我快控制不住體內的魔力了!」一把推開黏在身上的冷小雯,夜曦朝著背後喊道:「夏爾姐,讓所有人都躲到湖裡去!快!」

「不要!夜夜,你這是怎麼了……我不走!」冷小雯緊緊地抱著夜曦的手臂,感受到他身體越來越冰,一時間不知所措,但又不敢離開。

「小雯,聽話,我真的快控制不住了……」夜曦的指尖已經凍上了一層薄薄的冰粒,在觸碰到冷小雯臉龐的時候,因為受不了寒氣,小丫頭不禁顫抖了一下。

「我帶她過去吧。」冷小雯的堅持,夜曦已經低下了頭,陰沉著臉在沒有說話,薩斯納突然出現在兩人身旁,見夜曦默不作聲,直接抱起冷小雯閃身奔向印月湖,「我們現在在這邊呆著只能礙小鬼的事,還是躲遠地為他加油吧,這樣他才能毫無顧忌地去戰鬥。」

「恩。」看著依舊站在原地的夜曦,冷小雯乖巧地點了點頭。

「嗤嗤」突如其來的黑色光柱從天空降下,直襲奔跑的薩斯納。「鏘」寒光一閃,黑色的光柱被寒夜劍一劍劈散,夜曦耷拉著腦袋,看了眼仍舊在不停向印月湖疾行的薩斯納,直至人影完全躲入湖心的冰山內,他才得以鬆一口氣。

疲憊地將眼睛閉上,身體的顫抖在那一刻停止,整個戰場似乎隨著夜曦的沉默而沉默;飄浮在天空中的死靈法師看著夜曦,嘴角微微上翹,似是找到了玩具的孩子一般。

「啊!」夜曦突然仰天怒吼一聲,冰冷的氣息從他身上擴散而出,寒氣所過之處在一瞬間都披上了一層冰霜,整片森林一下子就變成白茫茫的一片。

「有意思!」死靈法師飄浮在虛空打量著腳下白色的森林,「嗖」夜空中一道銀色流光劃過,人影突然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長劍之上寒氣蕩漾,劍尖已經刺向他的喉嚨。

「嗡」黑色屏障出現,抵住了寒夜劍的刺殺,但這一次夜曦並沒有被屏障的防禦反彈,寒夜劍依舊死死抵在屏障之上,一點一點地向裡面刺入,黑色的屏障上開始出現一道道裂紋,「喀喀」作響。

「啪」屏障破碎,凌厲的劍氣在空中震蕩而開,但死靈法師早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夜曦穩穩落在樹梢之上,看著天上飄浮的黑袍,為什麼他能在天上飛呢?

「看樣子你還不能很好地控制這份力量,雖然很想知道你是怎麼一下子提升兩個階別的實力,但還是算了!」黑袍下的雙手交錯結印,黑色的魔力在他身後匯聚地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最後竟然變成了一個龐大的黑色鬼魂。

「惡魂噬夢!」

黑色之魂呼嘯著沖向夜曦,寒光閃爍,夜曦不閃不避迎面而上,「寒夜決•冰之氣息•天凍斜切!」這招是由「暗涌」演化而來,如果想成功擊殺飄浮在空中的死靈法師,就必須利用好「暗涌」穿梭的特點!

月光下,夜曦跳躍而起的身體在臨近鬼魂的剎那突然消失,一道銀色寒光在這一刻切過死靈法師的身體,而夜曦也在下一秒出現出現在了他的身後,很輕鬆就略過了死靈法師的身體,毫無阻力,真的就像切割過空氣一樣。

「這樣一看又不像是空間之力,但是能瞬間穿梭,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呢?」黑袍死靈法出現在夜曦不遠處的天空中,剛剛略過的果然只是一道虛影。

「吼」鬼魂再度撲擊而來,餘光掃視一眼身後,並不理會,下落的身體突然停止,就像踩到了踏板一樣,猛地沖向遠處的死靈法師。

體內魔力瘋狂流轉著,夜曦眨眼便出現在了死靈法師的身後,寒夜長劍高舉,直劈而下,「喀」令夜曦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現了,寒夜劍竟然就這樣被死靈法師空手接住了。

冷哼一聲,反手握緊寒夜劍柄,手腕猛一轉動,被對方抓住的長劍突然旋轉起來,被抓住的位置擦出無數火花,但死靈法師的手掌依舊那麼皙白,沒有一點傷痕。

「可惡啊!」夜曦死命咬了咬牙,身周銀色的寒氣比剛開始更加濃厚,怒吼著,長劍舉起,不斷朝著面前的死靈法師攻擊下去,「叮叮叮叮……」鐵器撞擊聲不斷從兩人中間傳來,但夜曦的攻擊似乎毫無作用。

「小鬼,魔力在體內爆涌的滋味不好受吧,這樣下去你還沒有戰勝我就自己爆體而亡了!怯怯!」

「切!」冷冷地碎了一口,自己的身體情況夜曦當然清楚,此時的她全身早就已經麻木,體內暴動的魔力無法控制四散在身體各個部位劇痛不已,縱然自己曾經服用過冰果,不懼嚴寒,但身體的溫度還在不斷下降,頭髮已經完全被凍成了白色,體表也蓋上了一層厚厚地冰霜。

對於死靈法師的那番話夜曦可不認為這是在嚇唬他,照這種形勢發展下去,身體就算承受下了魔力的爆涌,也會被凍死的!

而且這個死靈法師非常特殊,不但能夠憑空飄浮,身體還堅硬如鋼,和夜曦以前遇到過的那種東西一模一樣,如果真的是那種東西,應該不能使用魔法和說話的呀!

就在夜曦猶豫思考對策的瞬間,身後的黑暗之魂已經侵身而上,死死地黏住了他,「哈哈!小鬼你中計了,好好地和夢魂玩吧,我就不陪你了!」

「可惡!」身周魔力迸發而出,但鬼魂竟然將魔力盡數吸收,暗紅的雙目與夜曦對視在一起,竟然令他產生了一絲困意。猛地驚醒過來,眼前的一切讓夜曦大吃一驚,藍天白雲,身周綠色的林海,矗立於樹梢之上,俯視著腳下的一切,這是自己在做夢?還是夢醒了?

突然,天色一下子昏暗下來,電閃雷鳴,恐怖的巨影出現在了夜曦眼前,巨大的手掌猛地拍擊在了他身前十米遠的樹林之間,引得大地一陣劇烈的顫動,差點讓他從樹上掉下來。

與此同時,巨影那雙紅色的眼睛戲虐地看向了他,是魔人!那種眼神夜曦至今不能忘記,但當魔人的巨掌緩緩從地上移開時,一個少女躺在血泊之中,一身白色,銀色的長發雜亂地披散在身周,滿臉的虛弱,惋惜地看著夜曦。

「瑤……小瑤……」一字一頓地從夜曦喉間讀出,他的雙眼已經被淚水填滿,「轟」巨大的手掌又一次碾壓在涵瑤的身上,緩緩抬起、再一次拍下,歷史一次又一次地重演,夜曦感覺自己的心在一點點碎裂,在消失,「不……要……不要……」

……

「這樣應該結束了吧!」看著被鬼魂吞噬,失去掙扎的夜曦,死靈法師冷冷一笑,看了一眼天空的月亮,三顆月亮緩緩脫離,越分越開,「傳承也快結束了,是時候該收尾了,只是沒了這麼好的劍士,可惜了。」

搖了搖頭,黑色的長袍緩緩向著印月湖飄去,「嗖」「嗤」一道冰冷的寒氣突然襲來,打在死靈法師的背部讓他體內的魔力停止了片刻,向下墜去。

「可惡的小鬼!」在天空穩住身形,死靈法師緩緩轉身,鎖定了拿一團黑色的魔力,眼神異常惱怒。

「嘭」黑色魔力爆裂開來,銀色的寒氣籠罩在夜曦身周,周圍的空間開始出現扭曲,「我要……你死,我要……殺了你。」夜曦耷拉著身體,雙目已經完全雪白,死死地看向天空中死靈法師。

「碰」夜曦所站的樹顫動了一下,人影瞬間出現在了死靈法師的面前,兩人相距不足半米;「可惡的小鬼!」似是早有準備,右手成掌匯聚出一團黑色魔力,順勢拍向面前的夜曦。

但是右掌並沒有想想中那麼成功攻擊到夜曦,竟然就這樣穿透了過去,感受到背後傳來的絲絲寒意,死靈法師猛一轉頭,夜曦不知何時閃身到了他的身後,銀色長劍斬擊而下,重重劈砍在他的背上。

「轟」霸道的攻擊直接讓死靈法師墜入大地,揚起漫天的沙塵,但夜曦的攻擊遠遠沒有結束,懸浮在空中,身體突然自由落體,猛地加速朝著死靈法師的位置落去。

「砰」銀色的流光扎入沙塵之中,只能依稀看到裡面的銀光和黑色魔力不斷交戰,「嗡」大片的沙塵抖動了一下,一道黑色光柱衝天而起;一道人影夾在其中被了拋出來,狠狠地摔在印月湖的冰面上,直接落入水中。

「哼哼,完全發狂了嘛?完全跟怪物一樣。」舔了舔嘴唇,死靈法師緩緩飄浮而起,看向遠處的印月湖,雙手再度結起手印。

「嘭」湖面的冰塊炸開,人影從水中竄出,藍色短髮已經變成銀白的長發,散亂地飄飛在背後,雙目雪白、面目扭曲,口中還不時發出像野獸一樣的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