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天犬族還沒見到源塵呢,便全昏倒了。

至今還未醒來,而源塵也陷入到一種莫名的境地中,無法自拔。

他能感覺得到,只要自己可以完全吸收乳白色湖泊中的能量,這白色實體一定能出現變化,甚至可能凝聚出什麼東西出來。

只是究竟是什麼,源塵也不清楚,因爲他實在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

更讓源塵激動的是,有了這白色實體,他感覺渡天劫應該沒什麼大礙了,這是一種莫名的自信。

當源塵從湖泊中出來時,天色已經暗了,源塵轉身望去,只見乳白色湖泊已經變得澄清。

稍稍有些遺憾,源塵只是凝聚出了一半的白色固體。

而且還是空心的……

“咦?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源塵撓了撓頭,他光感覺自己有什麼事情沒有去做,究竟是什麼事呢。

下一刻,他終於想起來了,臉色當即變了。

對了,妖神大典!!

源塵開始馬不停蹄的往回趕,他提前封掉了自己的嗅覺,這是野狼王交給源塵的方法。

其實對付土黃色氣體的方法就是封住嗅覺,當然還有其他的方法,只是最主要的還是要快,只有快才能辦成任何事情。

等源塵趕回來時,發現還沒幾個人,他頓時放下心來。

這個時候,鳳王驚喜的走了過來,給了源塵一個大大的擁抱。

下一刻,她的臉便紅了,而且還賠禮道歉說是衝動了。

源塵也是無奈,這時鳳王才說道:“多謝妖神提點,否則我們飛禽大家庭就要在人族面前給妖族抹黑了。”

源塵說過什麼嗎?他是說過的。

當初他曾對鳳王說:“鳳王,我不會把你的節目去掉,但是你要記住你一定要展現出鳳凰應用的風姿,必要時一定要將場面變得宏達壯觀,天空纔是你的主場,地再大,梧桐樹上纔可棲,你的高貴必須散發出來,你的本能必須綻放來開,化成原形後,只要你能夠本能的將自己所做的事情展露出來,我相信你的節目畢竟是最出彩的一個。”

當初聽了源塵的話後,鳳王便想離開,但是這個時候源塵又叫住了她。 源塵之所以叫住鳳王當然是想要交代一些其他的事情,只是可惜了,自己錯過了整個妖神大典。

不過在妖神界中也有不少能夠變化的妖,想要找一個來頂替還是很方便的。

這些都是甜花妖聖操過心的事情,他也懶得去管。

“鳳王,他們都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了嗎?”源塵沉吟了一下問道。

“有一部分按照這樣的方法做了,還有一少部分依然堅持己見。”其實鳳王也是有些忐忑的,雖然這樣在妖神大典上展露本體遨遊天空非常的刺激,但是卻在某種程度上貶低了妖神的地位。

畢竟妖神纔是妖神大典的主角,這也是爲什麼一直以來在節目上都沒有變動的原因。

源塵會生氣嗎?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對他來說,開心還來不及呢,對於人族來說,首先是隆重,一定要給人一種不虛此行的感覺。

他畢竟是人族,更多的還是考慮增強人族實力。

北靈學院是源塵上的第一所學院,這次妖神記活動北靈學院的目的源塵也是明白的。

所以他也想要增加這些人的見識,讓他們明白在很多時候人族都有敵人在,而且這些敵人並不介意向他們展露實力。

神祕的新任妖神才更能給這羣年輕人壓力,讓他們能夠快速成長變強。

雖然源塵已經不是女媧口中那個救世主,但是他依然願意爲了人族的發展而努力。

只因爲生而爲人!

黑暗的虛空中,忽有星光閃爍,雖然渺小,卻很頑強。

源塵堅信,人族以後的路,只有團結作戰,纔有勝利一途。

源塵待在妖神界,卻還不知道此時的溯源大陸,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那是一個璀璨的時代,那是黃金時代!

“你有跟他們說是我交代的嗎?”源塵突然問道。

鳳王道:“有的,只是他們不聽。”

源塵點了點頭,微笑道:“鳳王你做的很好,下去吧。”

見到鳳王開心的走了,源塵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他本以爲會有很多人聽他的呢,畢竟自由誰不想擁有,展露本體威懾人族,這對自己種族多長面子,這樣的事情都不做,他是得去問一問了。

只是就在他打算去問一問,就在這時,甜花妖聖找來了,她是氣沖沖來的,走路的時候頭上那多花都歪了。

源塵看的咂了咂嘴,這麼火急火燎,不就是我沒有參加妖神大典嗎?

甜花妖聖看着眼前這個不大的少年郎,本來準備的一通氣話都在見到源塵後煙消雲散,現在的源塵似乎跟上一次見面又有所不同了,實力更加神祕莫測,外貌也更加令人心曠神怡,彷彿只要看着源塵,一切不好的情緒都會消失一樣。

“你……昨晚去哪裏了?”

甜花妖聖緩緩冷靜下來,她的養氣功夫還是很強的。

源塵也不知道對方氣沖沖的來,怎麼語氣突然變得這麼軟,但是他可是沒有忘記對方派人跟蹤他的事實:“我去考察一下民情。”

源塵滿嘴跑火車,他纔不會將自己去哪裏告訴甜花妖聖。

“哼,妖神大典你竟然不參加,你難道不知道妖神大典是匯聚信仰之力的最重要時刻嗎?沒有信仰之力的妖神,就是一個光桿司令!”甜花妖聖說完便氣沖沖的走了。

毫無疑問,源塵是她輔佐的最差的一個妖神,竟然連妖神大典這樣重要的機會都會錯過。

“我哪知道妖神大典什麼時候舉行,你們也沒告訴我啊。”源塵如果知道當天晚上就舉行妖神大典,他也不會出去了,現在倒好,信仰之力沒法凝聚……

其實源塵也沒覺得有什麼,畢竟信仰之力他還是有的,那是冥界生靈給他的。

只不過那時候在冥界衆生眼中源塵還是一副讓女子都嫉妒的樣子,至今冥界衆生眼中源塵還是冥主的女兒呢。

源塵至今都不明白黑尊的來歷,也不知道冥主與黑尊的關係。

不過他卻很清楚,黑尊是真的將他當兄弟了,只是黑尊現在又在哪裏,源塵還真的不清楚了。

源塵躺在大草原上,望着星辰萬顆,心中浮想聯翩。

他自從重生以來,所經歷的事情、所遇到的人、以及每一次進化後的樣子,都非常的古怪與奇特。

就好像是有某種力量,正在操縱着這一切。

隨即,野狼王的聲音傳來,他大叫道:“龍神大人,龍神大人,不好了,現在雲澤湖周圍全部都是毒氣,裏面的人現在都昏迷不醒,我們需要人手。”

源塵嘴角抽了抽,這事鬧的,他淡淡道:“你說的雲澤湖可是乳白色湖泊?”

見野狼王點頭,源塵當即拍了拍腦門道:“那些毒氣毒不死人,讓昏迷的人再暈一會吧。”

這時候野狼王也醒悟了過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源塵,他心想這位可真能搞事情。

“預言的事情,說了嗎?”源塵漫不經心的問道。

復仇千金 “說了。”野狼王也沒有猶豫,其實只要告訴了源塵,預言便已經被揭露,所謂的預言便不再是預言,所以再說的話便不用再承受什麼反噬。

今晚天氣很好,大草原的風也很大。

源塵的髮絲飛揚,兩個九彩龍角散發着淡淡的光暈。

“野狼王,我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說。”

野狼王的狼毛也被吹了起來,在他耳朵裏,突然鑽出了一隻小白虎。

那是源塵最開始來妖神界時遇到的,這隻小白虎算是比較悲慘的,若非源塵,恐怕小白虎就要喪命在野狼口中了。

“小傢伙,原來是你,差點就把你給忘記了。”源塵將小傢伙放在手心裏,逗着對方。

野狼王突然道:“妖神大人,你是不是要走了。”

源塵身體一僵,風似乎更大了一些。

“我本就不屬於這裏,我自然會離開,只是妖神這個位子既然給我了,那我就收下了。”

野狼王聞言後鬆了一口氣,他真的很怕源塵就此離去,再杳無音訊。

畢竟他可是把野狼族都搭上了。

“接下來我會去一個地方,靜等我回來。”

源塵沒有說去那裏,但是野狼王卻明白源塵要做的事情,一定不一般。

至少這一次妖神大典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這樣的妖神大典才更有血腥,更有激情。

對於正在渡夜的人來說,今夜註定很漫長。

“老祖,真的要開啓那條路嗎?已經很久都沒有開啓過了,那邊現在可能已經失去聯繫,那邊的狀況我們都不清楚,這樣貿然聯絡會不會出問題?”一箇中年儒裝男子正在跟一個白鬍子白眉毛的老人絮叨。

“小子,你怎麼比我一個老人家還能絮叨,一切有我,你開就行。”老頭接着自己絮絮叨叨道,“鬼知道爲什麼突然會來個黃金時代,這個時代來的太突兀,根本不給預料,我怕事極必反。”

正在這時,老頭子看到中年儒裝男子正在翻書找陣法,他頓時便氣不打一處來,張口便罵道:“臭小子,你好歹也是一院之長,竟然連這點陣法都記不住,真是孺子不可教,真是氣煞老夫了,以後休要對人說你是我的後代子孫。”

只是老頭雖然在罵,卻沒有任何實際行動。

等中年儒裝男子翻到那一頁後,頓時驚喜道:“找到了!”

這個時候,老頭子纔將書本搶過來,看了起來。

然後看完了,纔將書扔給了北靈學院院長。

“你施法,我幫你看着點。”老頭子從未有過的嚴肅起來,同樣北靈學院院長也開始施法。

施法之地就是在北靈山的後山。

後山上有恐怖的波動,很多學生都被驚動。

翌日,北靈學院內便有公告貼出。

公告如下:親愛的同學們你好,我是北靈寰宇。今天我要告訴大家一個非常激動人心的事情,希望各位都燃起鬥志與激情,參加即將要來的挑戰。

我們發現了一個空間,這是一處神祕而恐怖的地方,我們至今只知道其中有一種生物,我們姑且稱之爲零,只要你們打死他們,就能得到他們身上攜帶的純粹靈力。

這是一個修煉的好機會,可是危機還是有的……當你們陷入虛弱期後,他們便有可能同化你們,讓你們變成他們那樣的,徹底變種。

這是一場機遇,希望你們能夠自己做出選擇。

當然,參加這次活動的同學並且取得第一名的同學,我們將給予去冥界最高學府學習的資格。

緊接着便是活動內容:同學們需要存活一個月,並且擊殺初零十個,二零五個,三零一個,總共十六個。

這些會分配感應手環,手環會根據情況進行積分。

須知:手環並不無身份象徵,所以一定要保護好手環。

僅僅一場活動,便徹底讓北靈學院炸了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