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林若煙想錯了,袁雪嫻可不是和林逸有什麼,而是對林逸恨之入骨,此時聽到林若煙說她是林逸的女朋友,袁雪嫻也是忍不住一愣,好傢夥,這林逸到底是祖上少了多少輩的高香?居然能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厲害,當真厲害。

袁雪嫻沉聲道:「林小姐,久仰大名,我找林逸有些私人事情需要處理一下,如果林小姐能聯繫上林逸,希望林小姐能幫個忙,感激不盡!」

「沒興趣,」林若煙冷聲道:「你走吧,林逸不會來的!」

袁雪嫻這下子不服氣了,因為對方是個女人,所以才一直好話好說,可是現在看來一味的說好話不行了,立刻抽出了長劍,冷聲道:「林逸膽敢挑釁我們中華閣的威嚴,我一定要殺了他,你如果不把他找來,那今天我就殺了你!」

「中華閣?」林若煙一愣,雖然不知道這中華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可是在葉家別墅的時候,經常聽到外面有人說中華閣,當下忍不住震驚了起來,莫非眼前這些人就是中華閣的人?

「沒錯,正是中華閣!」袁雪嫻冷冷道。

林若煙望向了一旁的段志平,冷聲道:「段志平,把這些人抓住,然後報警!」

段志平一愣,可是隨即趕忙招手,一大群保安立刻沖了過來,包圍了這些人,袁雪嫻的眉頭緊鎖:「林若煙,你雖然是林逸的女朋友,可我本來想著放過你,不過你既然這樣不識抬舉,那可就別怪我心狠了!」

「上!」

https://ptt9.com/62549/ 伴隨著袁雪嫻一聲令下,一旁袁雪嫻的幾位師兄弟立刻出手了,這些人全部都拿著傢伙,不過面對這些保安,都沒有抽出傢伙來,可想而知,在他們看來,眼前這些保安根本不能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

段志平一愣,這群人也是夠厲害,居然說動手就動手,立刻想起了上一次對付梁宏信那群人,大喝一聲:「用電棍!」

說著段志平抽出了電棍,對著一名中華閣的高手的胸口就點了過去。

棍子雖然沒有碰到,但一打開開關,強大的電流透過了空氣,擊打在了這名高手的身上,忍不住慘叫一聲,然後倒在了地上。

袁雪嫻一愣,立刻一躍而起,一腳直奔段志平而來,段志平一愣,回過頭來拿起電棍就往袁雪嫻身上招呼。

…… 「隨便一打聽誰不知道!」母親盯了她一眼,怒她總是打斷她的話。

葉靈靜靜聽著。

當母親問她話的時候,她才開口:「娘,你很想女兒嫁過去嗎?」

「畫兒啊,娘也捨不得啊……」

您的眼淚與您的捨不得是一樣多嗎?

葉靈眼裡多了絲厭倦,等母親哭得差不多,她什麼話也沒說就離開了。

葉靈往回走著,小玉默默跟在後面。

她突然停下來,小玉一愣,趕緊收住步伐。

「小玉,你還沒吃飯吧?你先去吃,不用陪我。」

做丫鬟,總是要先忙完主人的事,以前還有人換著,現在身邊就只有小玉一個人在照顧她了。

「小姐,沒事,我還不餓。」

「去吧,晚了就冷了。」而且還是被挑剩的。

「小姐……」

「我想一個人走走。」

小玉猶豫不決。

「只是在院子里,不會走別的地方去的。」

「那……我很快回來。」

「不用,你慢慢吃飽。」

「謝謝小姐!」

小玉感恩的去了,葉靈抬頭看看已經布滿星辰的夜空,乾脆從房裡搬了椅子,一直望著,心裡和星河說起天空的事。

葉靈:星河,你說,宇宙有沒有邊緣?

星河:目前人類仍未探測成功,按數據計算,宇宙是一個空間,空間是有限的。

葉靈:你真厲害。

星河:人類創造了數據。

葉靈:那誰創造了人類?

星河:根據資料庫……

葉靈聽著星河講的傳說,這些都是她自己去查過的。

葉靈:沒有可信度高的嗎?

星河給了她另一套神話傳說。

葉靈:能造出人類的,真的很偉大。人心能想到的東西,星河都計算不到。

星河:是的。

葉靈沉默了下來。

她一路回來,把自己在這個世界的經歷想了一遍。

躲過不知名的黑手,但事情又往另一個方向發展,而這發展,原主沒有經歷過,或許是因為她沒有再對溫逸做後來那些糾纏的傻事。

現在的發展,沒什麼必然性,但是每一步,都是人在推動。

她突然想,如果她真的被逼嫁為小妾,原主會不會給她零分?畢竟原主的年代,連個小三都被人鄙視,何況做個小五小六。

葉靈突然站起來!

「如果不能坐以待斃,那是不是要自己找出路了?!」

她在之前,一直沒有考慮過脫離這個家,因為原主對這個家的眷念很重。

可是現在,脫離會不會成為一條出路?

星河:你要是走了,能保證以後原主有能力生活下去嗎?

葉靈被潑了一盤冷水。

原主會接受街頭賣藝這種生活嗎?而且不能在榆州城,那就意味著要背井離鄉?

一個人,她要努力多久才能保證原主會現在一樣過回舒適的生活?

葉靈:或者原主願意自由自在呢?

星河:你可以試試。

龍神萌寶:逆天金瞳獸妃 葉靈:可是失敗的話……

是以她的生命為代價啊。

星河:你可以發揮你的大腦考慮清楚。有一句古言叫天無絕人之路,你可以的。

葉靈:也有一句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星河:請慎重考慮。

葉靈:我知道……

太知道了。

所以要怎麼選才好? 沒有人會等她選好。

母親有意無意的催她去見萬大人。

於是母親被人堵的時候,她不再說話,即使母親一次又一次的讓她加入。

她變成看戲的人。

當然還有一個姨娘,多了人之後,眼色更淡,嘴邊的笑更加一成不變。

在無可逃脫的屋宇中,是不是要像姨娘這樣事不關己?

家像變成了戰場,沒有人安樂。

父親不回來的時候,開始拿飯回院子里吃,一天之內,分了四家。

這樣也好,不用顧忌。

葉靈吩咐多拿一些,然後和小玉一起吃。

「我說不定過兩天就不是小姐了,你何必拘禮呢?」

小玉仍然只肯吃她剩下的。

葉靈沒有再勉強。

一一一

葉靈偷偷出來亂逛,困在家裡沒有辦法,只能試試去找找認識的人。

儘儘努力,看能不能挽回些什麼。

她記得之前表姐說過的一些親戚,父親沒有帶她去拜訪,當時父親覺得比自己差的都沒必要去,因為沒有能力幫自己。

可現在,杯水車薪也比沒有的好吧?

「呦,劉家二小姐呀,怎麼大家光臨了啊?」

葉靈以為只有婦人會這樣說話,可是她的丈夫更直接:「有錢賺誰嫌多?你跟表叔說一下,要是他願意把貨低價處理,通知我一聲,親戚一場,怎麼也會幫忙抬走一點的,當然啦,一定不會讓表叔血本無歸的……」

葉靈像被人看了一場笑話。

對去下一家已經失了八成勇氣。

原來父親說不拜訪的人,大概都是有原因的吧?她一個親戚眼中的「小女娃」,去了也沒有任何說話權。

她去了找父親。卻被寥寥無幾的人嚇了一下,算是父親的大本營的地方,如今也只剩幾個工人在了嗎?

幾人見了他,不是哀聲嘆氣就是腦袋耷拉,連句問候都無精打彩有氣無力的。

找到父親,他正雙手撐額閉目在思考,因為想不通的緣故,眉間皺成山河。

葉靈攝手攝腳的走近。

父親卻突然睜開眼睛。

「爹。」被嚇到的葉靈緩過來才慢慢叫了一聲。

「你來做什麼?」平淡近乎冷的語氣。

「爹,我來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後半句沒說出口,很明顯的她一點忙都幫不上。

「沒事在家呆著。出來做什麼!」

「爹,我……」

「回去!」

「爹……」

「以後沒我的吩咐,不許出門。」

「為什麼?!」父親冷冷的吩咐,像換了一個人。

「你已經將近十七歲,有誰像你整天出來?」

「可是爹……」你之前不是還帶我出來的嗎?

「沒有可是。從今天開始,你在家每天完成功課,一個字都不許漏!」父親說完,就對外面招手來人。

「送二小姐回去。」

「爹,我只是來看看你,沒有亂走。」

父親卻看都不看她:「送到門口交給夫人。叫夫人管好她。」

隨從點點頭,然後上前來。

葉靈被請出去,父親卻又喊住。

「小玉是怎麼回事?讓你一個小姐自己出門?回去告訴夫人,要是小玉再放她出來,就不用留在府里了。」

「爹!」

「去吧。」父親揮揮手,葉靈被送了出去。 ……

袁雪嫻冷哼一聲,稍稍一側身子,緊接著抓住了段志平的手腕,一個用勁,段志平傳來了一聲慘叫,緊接著手中的電棍掉在了地上,也是不相信袁雪嫻這麼一個柔弱的女子,爆發力居然這麼強悍,簡直是太厲害了。

袁雪嫻一腳踹到了段志平的胸口上面,段志平的身體飛了出去,砸到了一旁的裝飾花籃上面。

「都別客氣,解決了他們!」袁雪嫻冷哼一聲道。

另外幾名袁雪嫻的師兄弟,俱是收起了輕視之心,開始對付這些拿著電棍的保安。

對付梁宏信這些人的時候,一來是這些中華閣的高手們有輕視之心,二來也是猝不及防,沒想到這些保安們會用這些東西,所以被打敗了,可是袁雪嫻這些人不一樣,早已經做好了準備,又是在這種空曠的大廳裡面,不像會客室裡面不能施展拳腳,所以段志平手下的這些保安們根本不是這些高手的對手,幾個來回,一個個都趴在了地上。

「土雞瓦狗!」袁雪嫻不屑的瞥了一眼地上的保安們,然後仗著長劍,直奔林若煙而來。

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候,遠處趕來的林逸看見了,當下冷哼一聲,直奔袁雪嫻而來,袁雪嫻沒有想到林逸會突然冒不出來,一個不小心,肩膀上面中了林逸一腳,踉蹌了幾下,後退了幾步,輕蹙秀眉,緊緊的盯著林逸。

林逸卻不去看袁雪嫻,而是望向了林若煙:「你沒事吧?」

「沒事,他們是什麼人?」林若煙蹙眉道:「是不是和綁架我的那些人有關係?」

「嗯!」林逸深吸一口氣:「他們都是中華閣的人,回來的時候我就想好好的教訓教訓他們,沒想到他們主動找上門來了,哼哼!」

林逸回過頭來,望著袁雪嫻,冷聲道:「你們中華閣的人也欺人太甚了吧,都打上門來了!」

「林逸,欺人太甚的是你才對,」袁雪嫻捂著肩膀,輕哼一聲道:「你欺辱我們中華閣,這件事情絕對沒完,各位師兄弟,上,死活不論!」

伴隨著袁雪嫻一聲令下,所有中華閣的高手們都抽出了長劍,擺出了一個陣型,呈弧形直奔林逸而去,這是早已經準備好的,知道林逸會用槍,林逸不可能一槍打死一圈的人,總有人會接近林逸,而且全部都有武器,能殺了林逸。

袁雪嫻緊緊的握著手中的長劍,望著場面的情況,內心當中也是有些緊張不安,不管再怎麼說現在是一個末武時代,身體力量與火槍的較量進行過好多次,那個可歌可泣的年代已經證明了火器要更上一層,所以她才會緊張不已。

林逸根本沒想過用槍,當下大喝一聲:「來的好!」

直奔距離他最近的那名中華閣的高手而來,這名中華閣的高手冷哼一聲,拿起長劍挽了一個劍花,然後直奔林逸身體的要害而來。

刺,挑,劈,撩,燕子回檔,這名中華閣的高手肯定是一名會用劍的高手,幾個來回就把林逸逼退了好幾次,林逸也是忍不住點頭,繼續和這名中華閣的高手斗。

幾個來回,找到了一個空擋,然後一腳直奔這名高手的胸口而去,這名高手一愣,趕忙一側身子。

「好!」

林逸的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要的就是這樣一下,抓住了這名高手的肩膀,緊接著一個用勁,就聽到「咔嚓」一聲,這名高手的胳膊被林逸卸了下來,忍不住慘叫了一聲,手中的長劍「咣當」一聲掉落在了地上,緊接著胸口承受了林逸一腳,塌陷了下去,身體飛了起來,忍不住在半空中噴出了鮮血,然後重重的砸到了一旁的柱子上面。

一旁的那些中華閣的高手們俱是面面相覷,忍不住有些震驚了起來,中華閣裡面的人全部都是國內練武的高手,俱是特別厲害,在世俗當中能打扮他們的人實在是太少了,可眼前這個林逸輕輕鬆鬆的就解決了他們一個同伴,怎麼能不震驚?

尤其是袁雪嫻,本來以為林逸只是一個會玩火器的人,在身手方面根本不堪一擊,可是現在她才知道,能在地下世界組建一支龐大的雇傭軍團,同時又是黑榜第一殺手,身手怎麼可能差呢?

「都別輕視了林逸,這小子不簡單!」袁雪嫻趕忙對眾人道,然後抽出了長劍,嬌喝一聲,直奔林逸而來。

林逸不屑的瞥了袁雪嫻一眼,幾個來回,打退了兩名中華閣的高手,然後直奔袁雪嫻而來,袁雪嫻一個震驚,緊接著拿起長劍就往林逸的身上招呼,全部都是身體的要害處,可想而知,袁雪嫻是一點余手都不留,生死不論了!

林逸冷哼一聲,幾個來回,然後用同樣的招數,一腳直奔袁雪嫻的胸口,袁雪嫻可不敢硬吃林逸這一腳,側了一下身子,就看到了林逸的嘴角掛著一絲邪異的微笑,當下一愣,感覺不妙,緊接著就感覺到自己的肩膀一疼,就看到林逸捏住了,一愣,趕忙一縮,脫離了林逸的魔爪,緊接著後退了好幾步。

「巴西柔術?」林逸一愣,有些吃驚的望著面前的袁雪嫻。

「這不是巴西柔術,這是縮骨功!」袁雪嫻冷聲道:「無知小兒,中華國術,百花齊放,豈能是你這種宵小之徒懂的?」

「哦?那就讓我看看你們這些國術的厲害,如果國術連我這種宵小之徒都打敗不了,你們這些沽名釣譽之輩還是趁早滾蛋了,什麼中華閣也趕緊解散吧,省的污了人的耳!」林逸挑了挑眉毛道。

「你……你……」袁雪嫻氣的嬌軀都在發抖,有些憤怒的望著林逸:「小兒,狂妄無知,受死吧!」

說著袁雪嫻仗著長劍再次直奔林逸而來,一旁那些中華閣的高手們也俱是揮舞著手中的長刀短劍,要聯合起來對付林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