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現在,竟然被小吱以這麼粗暴的手段直接給她用掉了,簡直是暴殄天物!

她原本是想取些修復藥劑來修復身體上的傷勢的,可小吱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她就算在全盛時期都比不上小吱的速度,更別說在重傷之後了。

所以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小吱將這麼珍貴的藥劑這般浪費的用掉。

撩她入懷:總裁的寵妻日常 下次一定要把高階藥劑藏起來!

艾莉絲在心中暗暗下著決定。

不過現在,藥劑既然已經用了,自己也無需再糾結了,貪婪地享受著精純力量對身體與精神的快速修復,艾莉絲可謂是體驗到了什麼叫做奢侈。

瞬回藥劑的修復令艾莉絲的感官更加敏銳,掌心中傳來的微涼則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對於手中這一自傀儡身上掉落的金色物件,她很是好奇。

物件不大,四四方方很是齊整,通體金色中帶著些許隱秘的暗紋,周身散發著一種奇異的溫涼,似乎是由熾熱與陰寒交織后碰撞出的溫度。

五指微微收攏,金色物件在硬度堪比高級靈獸的艾莉絲手中紋絲不動,沒有半分變形。

硬度極強!甚至超越了緋雪流光!

眸光一轉,掌心中火元素迅速積聚,驟然升高的溫度令周圍的空氣都有了些微的扭曲,可她手中的金色物件卻依舊散發著奇異的溫涼,似乎並沒有被艾莉絲掌心中的溫度所影響。

不過仔細分辨的話,還是能感受到金色物件上的暗紋竟然隱隱地流轉了起來。

頂級延展性!

艾莉絲倒吸了一口涼氣,湖藍色的眼眸之中布滿了詫異之色,竟然是擁有頂級延展性的硬金屬! 「這難道是……赤煉金剛?」

一旁的駱雅盯著艾莉絲手中的金色物件端詳了半天,才有些猶豫地吐出一個詞,只是從她的語氣中可以感受到,小姑娘對這金色物件的歸屬也不是特別肯定。

「赤煉金剛?」

艾莉絲微微挑眉。

在她的資料庫中,並沒有這種金屬的絲毫信息。

「嗯,應該是赤煉金剛。」頓了頓后,小姑娘又仔細端詳了一番,見艾莉絲依舊眼帶困惑,駱雅再度開了口。

「赤煉金剛,通體金色,硬度極高,是一種傳導性不強但卻具有頂級延展性的金屬。」

「效用呢?」艾莉絲摩挲著手中的物件,微涼的觸感自掌心不斷蔓延,波動的黑紋將她湖藍色的眸子都帶動得流轉起來。

「效用…」小姑娘撓了撓頭,可愛的小臉微微皺起,使勁回想了許久后,向著艾莉絲搖了搖頭。

「不知道,我曾經看到的古籍上只記載了赤煉金剛的名字與外形,至於其他的,古籍上並沒有記載,不過那本古籍上記載的都是神魔時期的金屬礦物,在真正看到這赤煉金剛之前,我還以為那上面記載的都是假的呢。」

駱雅的語氣中帶著難以抑制的興奮。

對於一個沉迷於煉器的五階煉器大師而言,再沒有什麼能比發現一種只存在於傳說中的金屬礦物更讓她感到興奮的了。

「沒有效用么…」艾莉絲聞言輕聲低喃。

這赤煉金剛屬性特殊,確實不是能夠輕易進行煉製的,可是能夠被記載在神魔古籍中的金屬,恐怕不會只是屬性特殊這麼簡單。

只是,她暫時無法得知就是了。

身側的戰鬥已經漸漸臨近尾聲,在她一記精神威壓的衝擊下,眾多高級傀儡的附魔核心早已被徹底破壞,眾人不需要再耗費太多的功夫,便能將其全部消滅。

「團長,附魔傀儡已經被擊退,我們現在怎麼辦?」

柳暮雨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艾莉絲的身邊,低聲彙報著。

「靈士中階以下的成員即刻退出,中階以上的成員若是還想拼一拼名次的話就隨我一同下去,切記,若遇危險不可硬拼,不過是場考核,保護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湖藍色的眼眸掃視過一周,雖然有著軒轅樓成員的協助,可先前的高級傀儡已經讓無名團的眾人都有了或多或少的傷勢。

靈王,神兵,傀儡,煉心塔下的世界已經變得越來越危險了,實在不適合靈士中階以下的成員繼續前進。

「好。」柳暮雨點點頭,煉心塔內的考核強度同樣出乎了她的意料,此時,確實不太適合逞強了。

「小雅,你也回…什麼?」

艾莉絲一句話還沒說完,就感覺掌心之上忽然一沉,隨後緊接著一輕,不過是眨眼的工夫,她手中的赤煉金剛竟然瞬間消失不見了。

「小吱?」順著掌心指向的方向望去,只見不遠處的黑玉石地面上,一個白色毛茸茸的白團正對著她,而那巴掌大小的赤煉金剛正被白團向著口中塞去。

「不要!」 ?欲桐撇著嘴。「魔奴,你不出手」。

「嘿嘿嘿!本魔是個陪襯,多餘出手」。魔奴彈著樹杈間的織網,發出細膩的顫聲,道道白色光環飛旋在天地之間。

「哈哈哈,本植也是閑者,用不著出手」。說話間,欲桐綠毛甲在身前劃出錐形光剽,飛向盪來光環。

轟!莫邪精魂、劍魂被術法爆破的光波震得無影無蹤。綠毛欲桐與魔奴熊廢也同時失蹤了。

莫邪精魂感覺眼前一道白光,心裡剛想罵人。眼前落下了許多模糊的黑影。

轟!一股子火氣噴來,莫邪魂體重重的挨了一記重鎚,嗡的一聲,差點沒爆了魂珠,飛了出去。

噗!藏在魂珠中的魂骨被擊飛數根,淡白色的天空瞬間閃起稀疏地綴著寶石光澤的星辰,幽幽的辰光里,雪白亮目的魂骨映著術法爆裂的光芒。照得整個秘路空域變幻著神奇色彩。

周圍悍戰的修者收了手,愣了下,神識著空中飄動的光芒。猛的抽了幾下鼻子。

「魂骨」!眾修者沒有取下罩在眼上的黑紗,顧不上爭鬥,慌張的取出魔晶、植晶、蟲晶、獸晶打向空中光芒。

噼啪!不知多少晶石撞到一起,瞬間爆的粉碎,空氣里瀰漫著刺耳的晶氣味。那裡還有什麼魂骨。

修者神識一閃,凝向莫邪珠體爆飛的珠影。數道術法光環打向魂珠遁去的方向。

剛才,莫邪精魂雖然沒有被術法擊中,術法爆裂的殘波把他震得頭暈腦脹,借著衝擊波,遁速也快了不少。

嗵!又是數道光環在珠光殘影處爆開,莫邪魂珠流星一般被擊了出去。淡白淡白的天空,劃出一條白色的光影,在清澈水洗空域里一閃而過,

噗!噗!一縷縷魂骨從光影中爆出,在萬里一白的蒼穹里,划著星光燦爛碎玉骨花兒。

數十道晶光隨之而來,輕輕一吸,剛剛閃著光芒的魂骨消失。

「跟住他,接著打」。有修者大聲喊道。

瞬間,數十道神識凝向莫邪精魂震飛的方向。

嗖嗖……!遠遠近近的術法同時打出,秘路立即被火光吞噬。

幾位遁在前側的修者被術法爆光擊退,鬍子都快燒沒了,氣得眼珠子都突了出來。再想追那裡還有機會,秘路上一連串的火爆,嚇得遁來的修者門差點就撞到一起。

遲疑幾息,一場混戰又在秘路上上演,至於魂骨,修者們早就不再意了。這麼多的術法擊去,什麼骨都成了骨渣了。

秘路上,莫邪精魂跟加了速的流星,劃過蒼白的山林。還好攻來的術法,只想震落魂骨,根本沒有傷到魂珠。不知遁出多遠,莫邪魂珠才放慢了遁速。小小的珠光,紅芒閃閃,遠遠看去像崩出的小小火星。

呼!莫邪精魂吐出一股子火氣,神識眼魂珠內的魂骨,多虧了這些魂骨,不然根本逃不出混亂的戰場。神識眼珠后空域。劍魂不知飛到那裡去,莫邪精魂嘆了氣,但願吉魂自有天像吧!

莫邪精魂雖然對劍魂有些膽心,確不敢多耽擱。以這點遁速,再不趕路,後面的修者們打完架,輕易就能追上。

抖落身上的火氣,莫邪精魂一閃十里遁向遠處山域。

遠山似近,遁了很久,山依舊是山,林依舊是林。彷彿那山虛無飄渺,遙不可及。

漸漸的莫邪精魂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滲透珠體,遁速明顯的慢了下來,一遁不足十里,甚至越來越慢。但身邊的白色山林急速的向後飛去。莫邪魂珠有如慢行在時空中,卻不知道時空在與怎麼的速度在流逝。

幾道神識突然凝在莫邪珠體,驚愕的吸口涼氣。

遠域的山前,數十位修者分成幾伙站著,不約而同的回首看向流星般飛來的魂影。

「細肉全吃」!魔主羽刀突然驚嘆一聲,魔幻的眼神跳著鬼異的光芒。

接著幾位修者都嘆息一聲。秘路是幾大族群先祖門,為躲開聖魂城,另開的一條通往魂域的秘路。此路對魂者、聖者有禁固效果,看似有無數魂者都想從此入魂域,秘路上不死在混戰中,也可能永遠到不了魂門前。

莫邪精魂竟然無限的接近「天門山」,不得不令眾修者吃驚,由此看來,這縷魂珠魂識遠遠在秘路禁固的識能之上。不然別說遁近「天門山」,早被禁能彈出秘路。

木檑看看羽刀,又看看蛸問,幾位族主都沒有任何反應。

欲心淡淡看著越來越近的魂珠。突然道:「盛魔友,你、我都沾不得魂氣」。

「呵呵呵!化了」。盛晴回了句魔語。

欲心嘴角凝出一分狠色,從植袋中取出一棵白色的珠子,輕輕一彈。

凝白的山域瞬間變得透明,夜涼的霧滴輕輕地飄灑著,露水悄悄地凝聚來。

莫邪精魂一愣,白色山林消失了,眼前的黑茫茫一片。咚!魂珠沾著凝重的水氣,掉在繁茂闊大的桃心形葉子上,掛在葉上的露珠珠兒,滾了下,漸漸大,漸漸圓,驀地,一滴,滾落下去,撲嗒落下林間白膩的東西上。

呼呼!怪異的喘息聲,差點把莫邪精魂的魂都嚇飛了。

啪!一隻大手抖落身上的露滴,一股汗臭和香氣撲鼻而來。

莫邪魂珠隨著沾了汗水的露珠飛出不知多遠。重重的打在一汪凝水的花心裡。

啪!帶著濃香的粉影砸在花朵上,莫邪魂珠差點從壓彎的花蕊里掉下來。

「啊!輕點,你剛才打飛的是什麼」?聖女嬌喘的聲音,震得花蕊亂顫。

粗重的呼吸,隨著露光抖動。「那是扔的護甲」。

粉色的甲縫裡,一雙明眸閃著蒼藍色的光,瞄了眼低落的草叢。

一對雪白飽滿、柔軟嬌挺的玉峰在綠色的草縫中透著刺目的白,咯咯咯!潔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肌玉膚從草叢裡跳出,拉著長長的輕紗。

「師妹,你跑什麼」?赤體聖士從草叢中爬起,愣了下,大聲喊道。

聖女麗目閃閃的回過頭,輕紗裹住含羞帶露的玉峰,鮮艷欲滴的紅玉潤影隱隱的頂著,看得聖士有些目眩。「你個不知死活的,想吃腥,就不怕師父斷了你的命根」。

聖士紅了臉,一臉的苦相。「師妹別走」。

「滾!占點便宜就可以了,領我到這荒山野嶺,能嚇死個人」。聖女取回護胸甲,不經意的看了眼凝著露水的野合花。輕輕撣落甲上的露水,淡淡的悠悠的清香隨著霧氣飛起。

聖士一臉挨扁的樣子,伸著脖子咽著口水。

「還化什麼魂,還不穿戰甲,等我喊人呀」!聖女沒好氣的嬌呵道。

聖士這個鬱悶,到手的鴨子怎麼就這麼飛了。拉著長臉聖士磨嘰的穿上戰甲,沒趣的走到聖女身邊。

「再這副嘴臉,小心我扁你」。聖女鳳眼立起,揮起粉嫩的拳手在聖士臉前晃了晃。

聖士嘻皮笑臉的樂了起來。「師妹,我扶著你走」。

聖士伸手摸向聖女的小手,眼睛卻盯著護胸甲上深深的峰溝。

「快走吧!師父還等著哪」!聖女甩手遁去。

聖士拳頭攥得嘎巴嘎巴響,大根大根的青筋從脖子、手臂上凸現出來,全身的熱血都在翻滾、沸騰!似乎只要一絲火星整個人都能燃燒起來。

聖女小嘴撇撇,似乎知道聖士的熊樣,只當沒有看見。

數百里后,聖女突然停遁在空中,轉頭看向剛才纏綿的山峰,嬌嫩的臉兒漸漸的陰了下來。

身後聖士猛得停下,被師妹的樣子嚇得臉兒變了色,身邊的空氣似乎都凝固了,不斷的縮著脖子。

聖女瞪了他一眼。「就知道瘋,剛才你扔的是什麼」?

聖士傻了,瞪著眼睛,摸著腦門,看了下手。扔了什麼?什麼也沒扔呀?

「你個死魚腦袋,瘋起來,死到臨頭都不知道」。聖女狠狠的點著聖士的腦門。

出了什麼事,聖士真不知道呀!那火熱的大手光想著摸又白又大的玉峰,頭髮都麻了,那裡還想那麼多。被師妹這麼一說,聖士心裡哆嗦起來,忙神識四域,怕是一絲氣霧的流動都能驚跑了他。

神識一會兒,聖士臉色緩和下來,五百里內風吹草動盡在眼中,沒有什麼不妥之處,一定是師妹在吊自己胃口。張臂要抱師妹。

啪!聖士眼前金星四射,聖女怒吼道:「你當我說著玩哪!剛才有魂者氣息」。

聖士捂著臉,「啊」的一聲。顧不上痛,神識凝向那座山蜂。「走回去」。

聖士變得歇斯底里般瘋狂,心裡又恨又驚。

聖女搖搖頭,擋住聖士。「別去,此魂息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看來境界不在你我之下」。

全身的血液一個勁地衝上頭頂,聖士的臉變了色,受不了了,覺得頭快要爆炸了!剛才太專一,沒想到從鬼門關前走了一朝。

「師妹快走」。聖士誠惶誠恐拉著聖女匆匆的遁走,一刻都不想在等下去。

聖女回首看了遠域數次,心裡也犯著嘀咕。說心裡話,她心裡更慌,魂者怎麼來的,怎麼沒的。根本就沒感應到,這樣能嚇死個人呀! 「不要!」

儘管艾莉絲在看到小吱的瞬間就喝止出聲,可她還是沒有來得及制止住小吱的動作,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詭異金屬——赤煉金剛消失在小吱的口中。

「小吱,乖,快吐出來!」

急急來到小吱身前,艾莉絲抬手扣住小吱的下頜骨,眸光微凜向著小吱的口中望去,期望小吱只是將赤煉金剛收入了它口腔的囊袋中。

可是令她失望的是,小吱在吞下赤煉金剛之時,並沒有打開口腔內的囊袋,而是確確實實地一口吞了下去。

「嗝,吱吱吱?」

滿意地打了個飽嗝之後,小吱瞪著一雙紫羅蘭般的眼眸,疑惑地望著艾莉絲,被艾莉絲大力扣住的嘴巴發出含混不清的吱吱聲,顯然對艾莉絲現在的行為很是不解。

「吞下去了?」看到紫羅蘭般的眼眸忽然彎成月牙狀,毛絨絨的白色小腦袋不斷輕微的起伏之後,艾莉絲忽然緊緊皺起眉頭。

「該死的!那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這裡還好么?這裡呢?…」

變扣為撫,艾莉絲忽然急切地在小吱的身上查探起來,在查詢一圈都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之後,才緩緩放下心來。

「吱吱吱。」

[主人,我沒事。]

聽著艾莉絲的責罵,小吱不僅沒有感到生氣,反而它紫羅蘭般的眸子中原本浮現起的一絲冷漠也悄然被溫和代替。

它的主人,是關心它哩。

它原本還以為,是主人捨不得它吞下那麼珍貴的金屬礦石,可是沒想到主人擔憂的卻是它能不能將赤煉金剛消化掉,是它誤解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