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張沐陽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廝會背叛自己。這一次,來拉斯維加斯就是王胖子慫恿的。那個大波的洋妞也是他找來的。甚至讓那大波洋妞給自己注射迷幻劑也是他一手安排的。

要不然,自己雖然紈絝,也不至於輸掉了十億美元的家產。

此時此刻,再見到王胖子,儘管上輩子已經殺過了他,可這一輩子,張沐陽還是有種忍不住的殺意。

眼神之中的凌厲一閃而逝,緊接著,張沐陽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拍了拍王強的肩膀,道:「王胖子,這一次真是太刺激了,太爽了。 狂傲老公好纏人 不但把輸了的九個億美刀贏回來了,還賺了一個億。有賞!」

王胖子的臉色有些尷尬,但是卻是呵呵笑著道:「陽少洪福齊天,自然是不在話下。陽少。趁著手氣好。是不是再接再厲,接著搞一下。我剛剛給你約了一個局,這一次是中東的一個土豪。據說家裡是酋長。那石油美刀是用不完的。」

「又引自己入套么?」張沐陽心中冷笑了起來,此時此刻,自己修為全無。現在修鍊也是來不及的。之前那一次贏青木川司就已經大傷元氣了。再來自己是沒有辦法了。如果自己有修為,哪怕是練氣前期,也足以解決問題了。

張沐陽擺了擺手,道:「好了,今天不玩了。爺我要去瀟洒瀟洒。好久沒有上過洋妞了。有點想念了。」

說著,張沐陽卻是打開了車門,不是拉斯維加斯常見的那種加長林肯禮賓車。而是一台阿斯頓馬丁的超跑。

副駕駛的窗戶打開,張沐陽道:「胖子,滾上來,想什麼呢。」

等王胖子一上車,車子迅速啟動,張沐陽就把速度提升到了極致。這是上輩子他沒有做過的事情。這一次卻是信手拈來,精神的提升帶來的好處在這裡就已經初步體現出來了。

「陽少,慢點,您慢點啊。」王胖子嚇得連聲求饒起來。

車子駛出了拉斯維加斯市區。在城外停了下來。拉斯維加斯的荒漠景色也給人一種蒼涼的美感。

靠在車頭,張沐陽點燃了香煙,深吸了一口,尼古丁的味道滲入到了肺部。刺激著張沐陽的感官。多少年沒有試過了。

張沐陽背對著王胖子,緩緩道:「王胖子,看看,多美的夜景。多美的星空。你說,你要是死在了這裡會怎麼樣?」

這話立刻讓王胖子心中一緊。訕笑著道:「陽少,您跟我開玩笑呢?我要永遠都跟著陽少您。我就是您的一條狗。」

張沐陽哈哈大笑了起來,笑過之後,卻是突然一個轉身,直接飛起一腳,王胖子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是張沐陽有多麼的厲害,事實上,這不過是一個發力的技巧而已。

就在此刻,張沐陽居高臨下,踩在了王胖子的腦袋上,道:「王胖子,到底我叔叔給了你多少好處。能讓你如此盡心儘力的為他辦事,甚至都不惜背叛我呢?」

這話立刻讓王胖子顫抖了一下,緊接著,王胖子就哀求道:「陽少,沒有啊。我真的冤枉啊。我對你忠心耿耿啊。」

張沐陽皺起了眉頭,沉聲道:「給老子閉嘴!慫恿我來拉斯維加斯。慫恿我賭博。給我注射迷幻劑。這一切還需要我說出來么?今天我要是輸了,恐怕我父母就要飛過來了吧。這話,你留著跟閻王去說吧。」

話音落下,張沐陽直接一腳踢了上去,一下就讓王胖子昏迷了過去。然後,張沐陽將王胖子放在了駕駛位。雙腳固定好在油門的地方。再然後,張沐陽卻是站在車外,通過智能APP遙控,啟動車子。看著車子呼嘯著沖了出去。大約一千米之後,車子翻下了道路。完全失控,翻滾了幾下之後,轟的一聲,爆發出亮眼的光芒。

看著熊熊燃燒的車子,張沐陽這才轉過身。報仇不隔夜。這才是張沐陽的性格。隱忍?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那不過是弱雞給自己找的一些可笑理由而已。既然自己有能力,那就得報仇。

「王胖子,就從你開始吧!」張沐陽呢喃著。迅速的收斂心神,張沐陽的心也回到了父母的身上,這個時候父母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下一刻,張沐陽卻是皺起了眉頭。自己還是太得意了。很顯然,這是重生回來之後的後遺症。自己現在的心態有些危險啊。數百年的修真生涯,伴隨著的是殺伐果斷。這讓張沐陽完全忘卻了現在還有法律了。

儘管法律這玩意有些可笑。可是,自己現在畢竟還是普通人。現在可沒有修鍊。也沒有修鍊的手段啊。

這個時候,天地之間可沒有多少靈氣。最早恐怕還得兩年後的那個地方開啟啊。看來,自己的性格還是得收斂隱藏一下才行。

剛做出這個決定,張沐陽也徹底的冷靜了下來,緊接著,腦海裡面突然一閃。張沐陽面色一變。父母。自己怎麼把最大的事情給忘記了。果然是被仇恨沖昏了頭腦了。

先返回市區之後,張沐陽這才給家裡撥電話。可是,這時候,父母的電話都已經打不通了。

撥通了一個熟悉的號碼,聽著電話那邊傳來的熟悉聲音。

「張沐陽,是不是你?你這個人渣還打什麼電話啊。你知不知道,為了你的事情,媽都已經氣得病了。可是,即便這樣,爸媽已經在剛剛一個小時之前就,啟程飛往美國了。你能不能懂事一點。你能不能讓家裡少為你操心一些啊。」妹妹張沐晨的聲音從電話裡面清晰的傳來。

妹妹,還活著,還能罵我,真好啊。

可是,緊接著張沐陽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驚聲道:「張沐晨,你說什麼?爸媽已經上飛機了?」

「上飛機了!上飛機了。」掛下電話之後,張沐陽整個人都垮了。這是一種精神上的崩潰。

遲了!一切都還是遲了么?為什麼?賊老天,你為何要這麼對待我。難道說,你還想要重新折磨我一次么?

「我不甘心!」張沐陽仰天怒吼起來。目光之中更是充滿了不屈和凌厲,眼神堅定、神色肅穆。張沐陽怒聲道:「天若棄我。我便逆天!這輩子。我不會再讓任何的遺憾發生!」

一番發泄之後,張沐陽也迅速的冷靜下來。這是前世數百年修鍊的結果,身為修士。冷靜是十分重要的。

一個小時,這說明父母應該還沒有飛出國內。應該還有辦法。同時,張沐陽此時算是明白了一個問題。這個事情必然是自己那個叔叔早有預謀的。自己輸贏還未定呢。怎麼就讓父母過來了。 後宮凰圖 難不成他們早就知道自己會輸?一定要想辦法通知父母。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電話!

突然張沐陽心中一動,對了,衛星電話。自家的專機上面可是有衛星電話的。不要以為在飛機上就無法聯絡。那不過是相對普通的旅客而言。專機上面可是有衛星電話的。

一想到這個,張沐陽整個人都顫抖起來了。這就是所謂的關己則亂。自家那波音747專機上面的衛星電話是多少來著?

一時之間,張沐陽竟然是忘記了。整個人如同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最終,電話還是記起來了。拿起手機撥通衛星電話的號碼,隨著那嘟……嘟的聲音響起,縱然張沐陽前世已然走到了修士的頂端,此時此刻,張沐陽也有些激動和顫抖了。

「喂!」

一個沉穩而低沉的聲音從電話那端響起,這聲音雖然不是特別的洪亮,可聽在耳朵裡面,卻是能夠給人一種無比沉穩的感覺。安心!依靠!仿若什麼事情都難不倒這個人一樣。這就是父親張天華的聲音。

就在這個時候張沐陽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是的這就是自己父親的聲音。自己多少年沒有聽到過父親的聲音了?仔細回味,細細的品讀,此刻再聽起來張沐陽整個人都有一種黃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真好!能夠再次聽到父親的聲音,這感覺真好。

當老牛遇見嫩草 「爸,是我。」一句話說了出來。當說完這個的時候,張沐陽整個人都說不出話來了,他不知道怎麼說了。

沉寂,一陣短暫的沉寂之後,電話那邊卻是突然傳來了父親的聲音:「陽陽,是你么?你現在在哪裡?有沒有被欺負?別怕,爸已經在飛機上了。」

聲音有些激動,聲線之間還可以聽到那種顫抖。這還是自己那個遇到任何大事都沉穩冷靜的父親么?

張沐陽回過神來了,迅速的調整好了思路和心態,衛星電話信號可不是特別的問題,尤其自己還是越洋的電話。要是遇到了無線電干擾那就完了。長話短說,張沐陽直接道:「爸,我很好。你聽我說。我來拉斯維加斯就是一個陷阱。這是張天傑早就設計好的陷阱。爸,你趕緊在最近的地方降落。我這邊已經沒事了。我馬上就能回國。」

一口氣把所有的話語說完之後,張沐陽鬆了一口氣,整個人都感覺輕鬆了。命運最終還是改變了。

儘管父親還是不相信自己的話語,不相信他的親弟弟會設計陷害侄子和他這個親哥哥。可是,在張沐陽的堅持之下,張天華還是答應就在中海機場這邊降落。並在中海等著自己歸國。

掛下了電話之後,張沐陽的臉色都截然不同了。在這之前,張沐陽的臉上是陰雲密布、那現在就是多雲轉晴了。

可是,張沐陽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們父子通話完畢之後。遠在燕京,位於燕京西郊的一個毫不起眼的公寓樓內,數百平米的房子裡面,擺放著各種各樣的高科技設備。

與此同時,一個年約四旬的中年男子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隨著電話接通,男子直接道:「老闆,事情有變。張沐陽脫困了。現在張天華已經準備備降中海機場。是不是馬上啟動二號計劃。」

電話那邊,一個聲音傳來:「立刻啟動!」

燕京二環之內,一個很不起眼的衚衕巷子內。爬山虎已經爬滿了四合院的牆壁。在院子裡面,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的男子沉聲道:「計劃有別,啟動二號計劃,立刻聯繫秦家和王家。張天華的專機一降落,馬上就聯繫他。」

……

張沐陽此刻並不知道自己那處心積慮、籌謀多年的二叔早已經把他們的電話都監控起來了。更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如今已經陷入到了險境之中。此時此刻,他只覺得這世間看什麼都是美好的。就連空氣都是甜的。改變命運。終於是把父母給挽救下來了。

「嘭!嘭!」

遠處傳來了兩聲響。張沐陽雖說修為全無。可精神層面卻是很高的。聽這聲音似乎是隔了兩個街區。可是,張沐陽卻是聽得十分真切。 「抓住他,抓住那個狗娘養的雜種。」

「shit!我一定要用鞭子抽死這個東方猴子。」

「特吳,你別白費力氣了。你是跑不掉的,這裡是我們的地盤。」

隱隱約約的叫罵聲、怒吼聲傳了過來,這讓張沐陽神情一愣。特務?還有人取這種名字嗎?張沐陽啞然失笑了起來。

剛邁動腳步,走了還不到三步路遠。張沐陽就停了下來,眼神之中閃現過一絲明悟。特吳,吳特。我道是誰呢。沒有想到竟然遇到老熟人了。

前世的時候,自己被趕出了家族,流落都市、四處遊盪;張沐陽清楚的記得自己在獲得了修真傳承之後回來複仇。當時在自家堂叔旁邊守衛的就是這個吳特。直到死亡,這貨都市不離不棄、捍死保衛。最後被自己斬殺於劍下。

張天傑那種人,張沐陽是清楚的,絕對談不上是一個好人。刻薄寡恩那都是誇獎他。可吳特卻能如此忠心。莫非就是這一次救了吳特,這才讓吳特死心塌地的跟隨么?

想到這裡,張沐陽也有些火熱起來。吳特的能力他是清楚的。一個武者,卻能有堪比練氣修士的實力。這說明吳特此人天賦卓絕。而且,吳特還掌握著張天傑的地下黑暗實力。這又說明吳特的能力突出。

如此一個忠心耿耿又有能力的人怎麼可能再讓張天傑得到。這樣的人的命運不應該是那麼悲涼的。更何況,自己未來還有那強大的敵人呢。俗話說一個好漢三個幫。吳特絕對是優質人選。

不過,既然是吳特。張沐陽倒是不著急了。以吳特的本事,這一時半會還死不了。

說是這麼說,張沐陽卻還是加快腳步跟了上去。穿過兩個街區,這邊的景色也變得驟然不同了。另外一邊是霓虹閃爍的銷金都市。而這裡卻是黑暗、陰沉的代名詞。

任何城市,哪怕是紐約這種國際大都市,總是不會缺少陰暗面。這就如同白天和黑夜一樣、善惡總是共生的。

當然,作為賭城,拉斯維加斯就更不會成為特例了。

昏黃髒亂的街道上,凌亂散落著不少的垃圾。遠遠的,只看到了幾個背影。這時候,張沐陽整個人都氣喘吁吁了。

「媽的,這沒有鍛煉的身體果然是不行啊。才這麼運動了一下竟然就這個樣子了。看來,還是得趕緊想辦法修鍊起來啊。」張沐陽低聲嘀咕了起來。

看著吳特遠去的身影,張沐陽卻是冷靜了下來,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肯定是救不了吳特的,看來只能想辦法了。

很快,張沐陽就從旁邊的便利店出來了,手中還抱著一大堆的東西。看著吳特等人遠去的背影,張沐陽深吸一口氣,加快腳步跟了上去。

自己這身體還是太弱了。不需要有太多的實力,哪怕就是有那麼一點點的靈氣,自己也能改善身體了。邊跑,張沐陽還在不停的嘆息著。

大約五分鐘的樣子,吳特突然轉入到了一棟廢棄的大樓,等到張沐陽趕到的時候,裡面已經傳來了聲音:「跑啊,你再跑啊。你這個該死的黃皮猴子,你這個碧池養的。」

「布拉特,不要跟這個賤種廢話了,幹掉他。」

「嘭!」一聲槍響。

這讓張沐陽立刻就愣住了,與此同時,張沐陽打開了手中的一個東西。頓時一陣急促的警笛聲響了起來。

再看地上,紅藍的燈光閃爍著,一台玩具警車正在哇啦哇啦的叫著。與此同時,張沐陽也開口了。

一開口,從張沐陽嘴裡就傳來了輪胎摩擦著地面的聲音,還有車門關上的聲音、拉開槍栓的聲音。

緊接著,張沐陽變換了一個粗實的聲音喊道:「裡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趕緊放下武器,雙手抱頭蹲在地上!」

口技!完全就是口技,所謂口技,不過是人類對自身聲帶和口腔的一種小運營而已。普通人經過訓練都可以輕而易舉的達到。這對於張沐陽來說實在是再輕鬆不過的事情了。

果然,隨著張沐陽這以假亂真的喊話之聲。裡面也傳來了急促的聲音:「shit!這該死的警察。」

「跑,我們從後面離開。」

隨著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張沐陽也再次說了起來:「呼叫總部,呼叫總部……請求支援。」

等待了大約五分鐘之後,張沐陽偷偷的溜了過去,看到空蕩蕩的大樓,張沐陽這才放心的走了進去。

吳特此刻整個人都已經癱坐在了地上,背靠著一個混凝土立柱,立柱上清晰可見的彈痕,足以證明剛才的兇險。

看到張沐陽進來,吳特的臉上也露出了震撼之色。他原本以為真的是警察來了。原本,他也想跑。可是卻實在是跑不動了。

「是不是在奇怪為何沒有警察?」張沐陽靠著一個柱子,隨身拿出了一包煙,點燃一根,並給吳特丟了一根過去。

吳特果然還是很有實力的,別看現在已經累得不成樣子了。可張沐陽一眼就能看出來,吳特現在的實力大約在武者明勁巔峰的狀態。這可是十分了不起的。末法時代、靈氣喪失。古武修為還能達到這個層次。這果然是一個天賦卓絕的傢伙。

城市的燈光反射之下,整個廢棄大樓內也只是略顯黑暗而已,紅色的煙頭一亮一閃,吳特開口道:「小兄弟智勇雙全,吳特佩服。感謝小兄弟的救命之恩。吳特無以為報。只求能跟小兄弟混一口飯吃。」

果然……

聽到吳特這個話語之後,張沐陽心中就明白了,果然就是這樣,前世的時候,吳特應該就是這麼被張天傑的人給救了,然後就一輩子死心塌地的跟在了張天傑的身邊。為他賣命,最後被自己斬殺。

當然了,張沐陽卻是能夠猜測得到,以吳特的身手和實力,正常的狀態之下,斷然不可能因為一次救命就如此。很顯然,此時的吳特應該是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不過,這不重要。等到自己實力恢復之後,不管是什麼問題都可以輕鬆解決。

張沐陽此刻很是開心,不管怎麼說,吳特都是一員悍將,更難得的是忠心耿耿,這樣的人是值得培養的。

「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跟著我吧。我相信你不會為今天的選擇後悔的。」張沐陽自信的說著。說到這,張沐陽卻是皺著眉頭道:「不過,你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這話讓吳特也愣住了。這也太不客氣了吧。不過,看著張沐陽那神情,那種從容和自信。吳特心中卻是有種莫名的預感。或許真的會很不錯。

父母沒有過來,改變了原來的命運,而自己更是把張天傑身邊的一員悍將搶了過來了,張沐陽自然是心情大爽。

不過,對於吳特的安排張沐陽卻是有不同的想法,吳特的能力和實力都是不能放到檯面上說的,至於國內那就更不可能了。這個時候,把吳特留下,給他充足的資金,這將會是自己最重要的一個暗棋。至於背叛,張沐陽從來就沒有去考慮過,吳特前世已經用他的忠誠和生命證明了他的人品。這是一個一諾千金的漢子。

回到市區,找了一個套房直接住下之後,張沐陽卻是看著吳特道:「特務,你現在已經是明勁巔峰了吧。」

看到吳特一臉震撼的樣子,張沐陽卻是緩緩道:「不要驚訝,也不要考慮我是怎麼知道的。未來,我總會給你一個答案的。現在你先坐下,聽我的安排。」

吳特此人倒也光棍。隨著張沐陽的指示,一屁股就坐了下來。其實想想也是正常。面對張家的時候,吳特竟然也能夠毫不猶豫的站出來,這足以證明吳特此人的忠誠。他是已經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出去的那種。

這樣的話就說得過去了,既然連身家性命都已經丟出去了。吳特自然不怕張沐陽會害他了。

張沐陽沉聲道:「凝神靜氣,心神合一。」

這不過是修真界的一個小竅門而已。張沐陽如今雖然沒有修為,可見識還在。並不妨礙指導別人。

而且,這也不難,相對於一個明勁巔峰的武者來說。這種事情做起來,且不說輕車熟路。那也不會特別困難啊。

隨著吳特的呼吸、心跳和整個頻率都開始保持到了一致的狀態。張沐陽接著道:「勁氣透全身,精血滲骨肉!」

隨著張沐陽這話一說出來。盤膝而坐的吳特,大約在十幾分鐘之後。整個人都散發出來了一種剛猛兇悍的氣勢。這種感覺,就猶如是來自於洪荒遠古的凶獸一般。給人一種無言的震撼。

看到這一幕。張沐陽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果然如此,所料不差,吳特的天賦果然是一等一的。就憑這麼幾句指導,就順利的從明勁跨入到了暗勁的層次。

古武者,境界分明。層次清晰。可謂是天壤之別。明勁巔峰和暗勁初期。看似差距不大。可實力卻是數倍的差距。直到此刻,吳特才能真正的稱之為一方高手。

張沐陽拿起了房間的內線電話,撥通了客房送餐服務,直接道:「我是1888的客人,我要十斤半熟的牛排。還需要兩件牛初乳,再給我來一隻烤雞和一隻烤鴨。再另外給我送五十個雞蛋過來。」

窮文富武,這話可不是說著玩的。但凡是武者也好修士也好。那都是相當耗費資源的。修士暫且不說。就以吳特這種古武者來說。所謂古武,其實就是通過一些修鍊的手段和方式,讓人體的力量、速度、反應等方面達到一個提升的作用。

而這種手段是以耗費人體自身精血為代價的。所以,武者修鍊各種肉食是最起碼的。再好一點,那就是各種珍貴的藥材了。

張沐陽現在的點餐就是給吳特準備的。吳特的水準晉級暗勁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可惜現在自己沒有時間去購買藥材,未雨綢繆之下,也只能大量的食物來準備了。

到底也算是五星級酒店,尤其張沐陽這種住行政套房的人物,酒店的速度還是很快的。不到半個小時,一個餐車推了進來,餐車上自然是準備好了張沐陽所說的所有食物。

打發走了服務員之後。張沐陽就坐在旁邊沙發上等待著吳特。大約一個多小時之後。

吳特就睜開了眼睛,可以看到,吳特的眼睛里精光一閃,緊接著,呼出了一道白氣。也不見吳特有什麼特別的動作。整個人卻是如同裝了彈簧一樣。騰一下、整個人凌空而起,穩穩的站立在了房間中間。隨著吳特整個身體舒展收放。頓時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

張沐陽的臉上也露出了滿意的神情,點頭道:「不錯,血氣如虹、筋骨如鐵。算是有了進步了。食物給你準備好了。先吃飯吧。」

吳特的速度很快,暗勁武者,無論是血肉還是內臟都遠超常人。這食物看似很多,不到四十分鐘就已經全部都進入到了吳特的身體之中,變成了吳特此刻所急需的營養和能量。

就在此刻,吳特一下就單膝跪地,無比恭敬的跪在了張沐陽的前面。恭聲道:「老闆對我有如再造之恩。從此以後,吳特願為老闆效死、刀山火海、哪怕是前方地獄,吳特絕不會皺一下眉頭。」

絕色獸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震撼!除了震撼還是震撼。這是吳特此刻內心深處的唯一想法。他實在想不通,老闆年紀輕輕,看起來更是手無縛雞之力。可老闆怎麼如此的厲害,僅僅幾句話就讓自己一下突破了明勁的關隘。要知道,武者修鍊,一階一層天。這可是有著天壤之別的。

如果以前那只是小小高手的話,那現在就可以稱得上是一方高手了。同時,吳特心中有了一種明悟。這輩子跟著老闆,肯定不吃虧。

張沐陽此刻卻是坦然承受了吳特這一拜。說道:「好了,起來吧。你的心意我明白。效死就不說了……」

說到這,張沐陽站了起來,背對著吳特,身影看似平常,卻有種傲然氣勢。張沐陽緩緩道:「你的命,除了我之外。誰也別想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