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清凌可以預見,自己要是在這裏出嫁,婆家一定不待見自己!

“父親,我是清凌,我給父親準備了參茶!”司徒清凌是一朵解語花。

司徒烈放下了手中的書,看着書房的門,最終也沒讓司徒清凌進來!

這會兒他需要的是獨處。

司徒清凌咬了咬牙,這事情麻煩了!

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司徒清凌趕緊的去找自己的母親了,這事情還是需要母親從祖母那邊打探消息不可!

孟姨娘打發人手去宣暘侯府找松鶴堂的暗線去了。

可是這消息最快也要第二天才能知道了!

第二天下午,司徒族長終於來了,進了林府,笑眯眯的和林氏打招呼!

林氏大善,給了族裏一個小莊園,族裏的子弟終於有了讀書識字的地方了!

司徒一族的人都感激林氏的恩德呢!

林氏恭敬的給族長請安,隨後就哭訴了起來,把族長給驚住了,這是出什麼事情了?堅強的林氏居然能哭訴?

“族長,您可要給我們母女三人做主啊。老太君這是不給我們母子三人活路了。她居然把清和賣給了一個商戶爲妾啊,收了十萬兩銀子啊。族長,這可讓清和怎麼活?這讓我們母子三人怎麼活?”林氏哭訴的內容嚇的族長差點兒沒滑到地上去。

“你說的可是真的?”族長不可思議的又問了一句!

得到肯定的回答,司徒族長那臉黑的,鍋底啥色臉啥色啊!

“就該把她沉塘了!不知好歹的玩意兒,敗家娘們兒啊!”族長氣的口不擇言,一頓亂罵,發泄夠了,族長這才問林氏是個什麼章程!

林氏擦了把眼淚,已經讓族長可憐她們了,這下面的話就好說了!

“族長,您也知道,清和這心智開了,老太君就把弄死清和,我這是迫不得已才分產別居的。本以爲當初讓司徒烈簽下來不管清和兄妹倆的文書,這倆孩子就能平安的生活,可哪知道老太君還是容不下清和,這一次……”林氏說到這裏,就哽咽了!

停頓了一下,林氏繼續說道!

“族長,我這是真的沒辦法了,我的兒女還請組長除族吧,這除了族,雖然影響孩子們的前程,可到底比嫁給一個商戶爲妾,活不下去的強啊!”林氏這是要兒女除族了。

這次的除族,林氏站着大義呢。一旦除族了,林氏就會把老太君乾的事情宣揚出去,如此一來,因爲除族而對兒女的壞影響會減到最弱!

林氏的計策很穩妥,族長有心想勸,這最終啥話都沒說!

這是活活逼死人的節奏,他作爲族長,不能壓制得住老太君那母子三人,最起碼也不能看着自己的族人真的被逼死不是?

族長其實自從上次分產別居的時候,就已經心裏放棄宣暘侯府了!

族裏也差不多一個意思,他們也不靠侯府生活,犯不着事事矮侯府一頭不是?

族長沉思了一會兒就點頭了。可這事情卻不能越過族中來辦,族長告辭林府,要回去梅縣,召集族人,這一次一定爲林氏母子三人出頭不可!

族長這邊走了,侯府那邊也再次請了牛大力進府。

盜墓:從老九門開始抽獎 牛大力這一次去可沒廢話,也沒矯情,看見老太君和司徒三兄弟就直接開口了!

“我家主子說了,休妻不妥當,但是可以和離。皇室那邊,我家主子來處理,總之是要林氏沒了丈夫,林氏的孩子沒了父親和根我家主子才能痛快。你們辦成了這事情,我自然會把那文書給你們送來!”牛大力這一次幹練極了。

老太君鬆了口氣,隨後眉開眼笑的。

休妻與和離現在差別不大,林氏的嫁妝都被帶走了。

故此,林氏沒了丈夫,林氏的孩子沒了父親和根,別說,這下場也夠慘烈的,老太君喜歡!

司徒雲和司徒風對視一眼,也鬆了口氣。司徒清和在能耐,與侯府不是一條心也沒用,脫離關係反而是最好的結局!

------題外話------

要和離了,親們收藏吧!O(∩_∩)O哈哈~ 司徒烈不高興了,每一次侯府要捨棄的都是他,要麼就是他的子嗣或者是女人!

要是以前,司徒烈只怕還想不到這裏,可是最近仕途走的不順,林氏不在侯府,宣暘侯府屁大的事情都能影響到他的前程。司徒烈真心受夠了這樣的日子!

而如今呢?口口聲聲說疼愛他的母親,一錯再錯,算計自己嫡女,反而害的他要拋棄妻子。

這都是什麼事情?

司徒烈越想越嘔,瞧瞧母親一臉的決斷,瞧瞧老大和老兒鬆了口氣的樣子。

受夠了,他真的是受夠了!

“我不同意!”司徒烈憋着一口氣,站起來就反駁了!

牛大力挑眉看着司徒烈,這男人居然是憤恨的?難道是對林氏餘情未了?艾瑪,這消息可要及時的告訴自己的主子啊!

老太君顫抖的伸着手指,不可思議的指着司徒烈!

“孽子,你這是做什麼?你這是要忤逆不孝嗎?”老太君真心沒想到,一直和自己一心的小兒子居然會這麼對待她。

難道不知道這事情不解決,她就成了三個兒子和兒子們所有子女的罪人了嗎?

以後她哪裏還有臉面見兒孫了?

老太君到底是自私的,想到的也都只是她自己罷了!

司徒雲和司徒風也是一臉惱火的看着司徒烈。這小子這是要做什麼?難道要眼看着他們都被罷職嗎?怎麼能這麼的自私?

得,司徒烈反而成了那個自私的了!

真心是烏鴉嫌棄黑豬比他黑啊!

牛大力看着瞬間內訌的司徒一家五口,直覺林氏嫁入這樣的人家,那真是白瞎了十多年的光陰啊!

司徒烈看着母親和哥哥們指責自己的目光,頹廢的坐了下來。

這是認了,這事情迫在眉睫的需要解決,把柄在別人的手中,他不認難道真的要把一大家子的前程都折裏面嗎?

這麼快就消停了,牛大力覺得看戲沒看過癮啊!

牛大力走了,等着聽信呢!

宣暘侯府的氣氛實在不算好,牛大力走了之後,司徒烈就冷冷的看着老太君說道!

“你們請來族長再去找我吧!”司徒烈說完就想走,可老太君捨不得啊!

老太君知道,這一次是她莽撞了,這事情害慘了整個侯府的人,可是現在事情解決了,老兒和老三是不是就該搬回來了?

老太君真心不想兒子們分家啊!

兒孫環繞膝下,這是她這輩子唯一的期盼了。

正妻的名分,她得不到,這天倫之樂難道還不該得到嗎?

“老三啊,搬回來了吧,你二哥也搬回來,這事情已經解決了,你們不需要搬出去了。娘捨不得啊!”老太君可憐兮兮的哀求道!

這是心裏明白,自己傷了兒子們的心了,這姿態放的夠低,夠可憐的!

老太君以前闖禍,這麼渴求一番,兒子們都會給臉的,這一次不好使了!

司徒烈平靜的看着老太君!

“侯府的產業本來就不多,一大家子都住在一起,等以後大哥還能得到什麼?娘,您就給大哥一條活路吧!”司徒烈這話噁心了老太太不說,還噁心了司徒雲了!

就老太君的三個兒子,哪個沒點兒自己的小心眼兒?

要是都指靠宮中的產業,那就等死吧。

司徒雲雖然是侯府繼承人,可還真看不上那些公中的產業來着!

老三這是恨上他們了,說話這麼不客氣,磕饞人呢!

老太君一時間啞然了,不曉得還能說些什麼。

她不覺得兒子應該這麼生氣,能解決的事情那就不叫事情不是嗎?她們是母子,難道還這能記仇?

可是這會兒她曉得不能逆着兒子的意思來!

司徒風知道今日自己要是不表態,以後老三孤掌難鳴,早晚會纏不過老孃搬回來的!

他可不樂意。老孃年紀大了,這腦子也越發的不好使了。

在府裏興風作浪能折騰死個人啊!

他可不想再被牽連了!

所以司徒風趕緊站起來,認真的看着老太君說道!

“娘,我和老三既然搬出去了,這要搬回來就不可能了,這事情解決了,我們的官職至少能保得住,我們可不能朝令夕改的,這說出去,以後還怎麼混啊!”司徒風這話雖然說的綿軟,可那不搬回來的意思表達的淋漓盡致的!

老太君徹底的沉默了,看着三兒子的背影再也開不了口了!

而司徒風家裏還沒收拾利索呢,緊隨其後也告辭離開了!

司徒雲對於這個結果無所謂。兩個弟弟早晚要搬出去的,現在只是時間提前罷了!

“娘,這事情就這麼辦吧。您也被在叫老二老三搬回來了,否則他們在官場上,真的能被同僚給排擠死的。”司徒雲不打算安慰老太君什麼話了,老太君這兩年腦子是越發不夠用了,可不能在姑息養奸了!

老太君看着兒子們一個個帶着對她的怨恨離開,心裏難過了,眼淚就嘩嘩的流個不停。等到流乾了眼淚,老太君再次把這結局算在了林氏母女三人的頭上!

她的悲催都是因爲林氏母女。她有生之年一定不能讓他們好過才行!

梅縣——

司徒族長一回去就把林氏等遭受到的經歷告訴給了族人知道。

整個司徒族人頓時覺得自己是幸福的。他們只是得不到宣暘侯府的照顧罷了,宣暘侯府到底沒害他們啊。

瞧瞧林氏母子三人過的是什麼日子?這簡直就沒法看啊。

這和離,孩子除族之後,孤兒寡母的可怎麼活?

可誰都沒反對林氏想和離的意思。

故此,族長和族老們商量好了,就帶着宗祠再次返回了京都。

自然,宣暘侯府的人到的時候,族長等還沒出發呢。

自然是以前來了,一來就去了宣暘侯府了!

而林氏母子三人聽聞族長在宣暘侯府等她們,心裏忐忑又激動的!

“是我對不住你們。沒了父族,你們以後的前程都會有影響的!”林氏是真心覺得對兒女很抱歉。

尤其是兒女還都沒有親事。

沒有父族,這名門望族是不用想了。就算是清和是神醫,也不可能嫁入名門望族的!

林氏覺得抱歉,相反的,司徒清和兄妹倆卻覺得如此最好。

沒有父族拖後腿,她們反而自由了。

去侯府的路上,母子三人心底已經開始展望未來了—— 林氏母子三人進了松鶴堂。

自從搬出去之後,雖說不是第一次進來這裏,畢竟每個月的初一十五,林氏要帶着兩個孩子來給老太君請安啊!

可是這一次進來松鶴堂,母子三人感受到的是濃濃的喜悅。

那種喜上眉梢的感覺,壓制起來可難可難了!

老太君坐在主位上,一看見林氏母子三人就大聲叫着“晦氣”。

林氏母子三人已經是見怪不怪了。故此聽罷就過,壓根不過心的。今日可是命運新生的時刻!

可是司徒族長已經司徒家的族老們,卻心裏大叫倒黴啊。這老太君真真的是上不得檯面啊!

罷了,宣暘侯府,他們是指望不上了,此刻交好了林氏,以後說不得還能讓族中子弟走走林氏的門路呢。

不能因爲宣暘侯府不成器的東西,斷了他們能期盼的一條路不是?

族長開門見山。

“既然人到齊了,那我們就開始吧。”族長說完,林氏就裝作一臉疑惑的樣子問道!

“這是有什麼大事不成?”林氏這樣子裝的,族長和族老們好懸沒忍住啊。

瞧瞧這位的手段。在對比老太君那張跋扈的臉。

可憐老宣暘侯一輩子精明,最終毀在了女人的身上啊!

老太君挑着眉頭,傲氣的說道!

“今日可是大日子,今日過去之後,你林氏和我兒以後就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了。可不是大日子嗎?”老太君說着還惡意的看向了司徒清然和司徒清和。

這一看之下,老太君心裏不舒服了!

司徒清然打小是在她身邊養大的,這孩子打小就被養廢了,可是今日一見好似不是這麼個情況啊!

司徒清然眼中的無知現在都變成了精明瞭,那和林氏如出一轍的精明,怎麼看怎麼鬧心啊!

就說林氏不是個東西,她養大的孫子,這才幾天的功夫就跟着林氏跑了!

老太君心裏能舒坦?

在看司徒清和,一開始那盛氣凌人的氣質全完收斂了。 工業心臟 整個人溫潤如玉的,看着就讓人覺得心裏安寧的很。

這要不是林氏的女兒,老太君都要誇一聲好了。宣暘侯府八位姑娘,以前看來司徒清雅是最完美的,可現在和司徒清和對比,司徒清和是天上的白雲,這司徒清雅那就是地裏的爛泥啊!

老太君再次鬧心了!

林氏真正的是有手段啊,教養兒女這方面,管家理財這方面,老太君就是不喜歡林氏,也不能不稱讚!

這纔是讓老太君最鬧心的地方!

林氏母子三人有多多出色,老太君這個看不上她們母子三人的人就顯的多白目,多眼皮子淺啊!

老太君這一開始就被林氏母子三人的氣度給氣的恨不得倒仰了!

老太君的話讓林氏騰的就站起來了!

“老太君,您要是抱着休妻的意思,那還是歇了吧。皇室是不可能讓人侮辱林太后的。要知道當今皇上還是記在林太后的名下的。”林氏這些舉動都是裝出來的。

心裏其實巴不得趕緊的和離算了!

老太君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

心裏怨恨林氏和林太后也就罷了,此刻還怨恨上當今薛太后了。

薛太后可是當今皇上的生母,死後封爲太后的。可卻不爭氣啊,自己都當太后了,你怎麼就不知道把皇上從別的女人名下轉移到自己名下呢?

老太君心說,她多能耐啊,兒子就沒一個是記在老侯夫人名下的!

可見薛太后是個沒本事的,可見她今日的罪,薛太后也要承擔一二呢!

族長也不想看老太君那張跋扈的老臉。

趕緊接口說道!

“怎麼肯能是休妻呢?是和離,至於侯府是否要補償林氏母子三人,那就看侯府的意思了。”族長嘆息的說道!

老頑固到底覺得林氏和離了,對林氏是不好的事情!

林氏紅着雙眼怒瞪着司徒烈!

“司徒烈,你可真夠男人的,我都躲出去了,給你心愛的孟姨娘騰出來位子了,你居然還不放過我?好,我們和離,司徒烈,嫁給你就跟跳火坑似的,我在這裏謝謝你能和我和離了!”林氏這話可勁兒的埋汰司徒烈了!

司徒烈:我不想和離啊,我後悔了,我甚至都想時光倒流和你好好過日子呢。你怎麼就能這麼的看不上我呢?

這一刻的司徒烈想明白了,可惜晚了。再後悔也無濟於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