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雖然叫潮汐,聽上去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但是實際上威力其實不是很強。表現出來大概就是震蕩,威力算是一般般,常規使用的話不咋地,要是在海戰使用的話,那效果就非常牛十三了。

這樣的附效雖然不算很強,那也是相對來說的,最起碼的,比那些沒有附效的靈種要好得多。

看著這枚靈種還很安穩的懸浮在這裡,張旭光微微鬆了一口氣。靈種這玩意對於個人來說,提升效果是非常明顯的,在中階這個階段,有靈種和沒有靈種的法師,實力差別是非常大的。

稍微觀察了一下附近的情況,確定附近沒有海妖埋伏之後,張旭光從自己的儲物裝備裡面拿出來一個藍色晶瑩的球出來。隨後將這枚水晶球往胸口一拍,一層天藍色的薄膜裝的東西將張旭光給包裹住了。

這枚藍色的水晶球是一種水下潛行衣,專門給水下作業的法師用的。不過這玩意很容易損壞,所以在海戰當真這玩意是用不了的。

穿上水下潛行衣之後,張旭光也不含糊,直接就跳了下水。

很快,張旭光就去到了靈種的位置。

看著面前這枚正在一點點吸收底下魔石礦脈魔能的靈種,張旭光微微談了一口氣。若是給這麼靈種時間,未來不說可以成為魂種,但是最起碼的,長成之後絕對會比現在更加好。

只是現在沒有時間給它去成長,無論是現在的它還是它正在吸收的靈種,都是沙口縣的魔法師群體所需要的,現在也只能將它帶走了。

很快,張旭光大手一揮,用一個類似於香爐的收集容器直接就將它給收好了。

收好靈種之後,張旭光開始緩緩下潛。這次,他打算將一部分裸露在外的水系魔石原礦給拔走。他要的也不多,弄個十斤八斤就可以了,這些魔石加上靈種,足夠讓許傑突破到高階了。就算許傑不爭氣,最後突破失敗,但是也可以讓許傑的實力上升一個檔次,總的來說還不算虧。

——

在海底工作了十來分鐘之後,張旭光感受到了自己的呼吸好像沒有那麼順暢,看來是水下潛行服的空氣用完了。

也沒有多猶豫,將手上最後一塊水系魔石收入儲物裝備之後,張旭光就離開了這裡。

回到冰面的時候,絕大部分的法師也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

張旭光微微掃視一圈,點了點頭,接著就說道:「現在,軍部的水系法師和土系法師留下,我有事情安排。」

「剩下的軍士,以及海穆村、海木村的民兵團的法師,還有魔法協會的法師可以離開了。這次海戰辛苦大家了。」

說著,張旭光就看向許傑:「老許,這次的人,就交給你帶回去了,那些戰死的將士,你替我向他們的家人表達歉意,並且戰後撫恤一定要安排好。」

許傑笑了笑:「我知道了,放心吧,我會處理好這些的。」

張旭光微微點了點頭,拍了拍許傑的肩膀,微不可聞的將儲物手鐲放到了許傑的身上,最後就笑著說道:「好好修鍊。」

許傑也知道張旭光給他的是什麼,也明白張旭光的意思:「我會的!」

很快,許傑就將人給帶走了。

看著許傑等人離開之後,張旭光就看著留在這裡的將士,深吸一口氣,下達命令道:「全體都有,向正南方向前進兩百米,準備下海挖坑!」

「是!」

——

於此同時,遠在海霧村海域甚至更遠處的地方。

此時,李日月將腦袋探出水面,小小的臉上寫滿了大大的疑惑。

「嗯?海穆村那邊的海域發生了大戰嗎,怎麼動靜這麼大?」

作為一個音系法師,尤其是自己還在水下,就算不是刻意去查探情況,就被動能力,大概就跟個聲吶一樣,方圓幾百米的情況,大概上他還是會感應到的。

「可能是沙口縣官方的人跟海妖爭奪靈種造成的大戰吧,又或者是有海盜也盯上了這枚靈種,打算跟沙口縣的人搶奪。」

「也不對啊,國內海域早就被清理過了,基本上不會出現海盜這玩意。」

「那應該就是跟海妖發生戰鬥了……」

李日月自言自語了一頓,也沒有多想,反正這些事跟他無關。他這次的目的也很簡單,熟練水下釋放魔法之後就出海歷練,順便找找海中的寶物。

李日月稍微看了看天,太陽懸挂在腦殼上,看樣子應該是大中午了。

撤了!

做了決定之後,李日月隨手一撈,將小狸給撈上來水面:「小狸,咱倆比一比,看看誰先游到岸上!」

說完,沒等小狸反應過來,李日月就直接潛水猛地就往回遊。

小狸愣住了,我靠,你這死鏟屎的居然不講武德!!!

——

本章完。 「你怎麼知道是我?」

余少華看著面前的王野,臉上帶著慌張。

上一次被王野教訓的一幕,在余少華被王野攔住的一瞬間,就直接不受控制的在余少華腦海中浮現。

令余少華臉上出現恐懼。

「飯店門口,我剛剛下車的時候,就發現你了。」

王野開口。

看到對方一愣。

余少華難以置信的看著王野,也就是說,王野在自己發現他之前,就已經發現自己了?

所以。

王野之所以能揭穿汪欒,是早有準備?

這個念頭縈繞在余少華心頭,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王野只是發現他,但卻能不知道他計劃的情況下,完全應對計策。

「沒錯,小丑只是你自己。」

王野再次開口,直接讓余少華心中的懷疑變為篤定。

「那監控呢,監控你是怎麼做到的?他已經將監控給關了!」

余少華還是心有不甘。

「這你就不用管了。」

王野靠近余少華:「我先幫我三師姐收回點利息再說。」

「別,別!」

看著一步步朝自己走來的王野,余少華心中一陣欲哭無淚。

他心中已經開始後悔。

早知道,他從一開始的時候,就不應該去找王野麻煩。

說不定現在就沒事了。

「你饒了我,我不再封殺趙敏了,我把那部電影給趙敏拍攝,我們公司掌握著娛樂圈中最好的資源,你放過我,接下來我當趙敏成為影后,不!天王!」

余少華一邊說著,一邊還想拉著身邊的年輕女人,讓年輕女人擋在自己面前。

只是被年輕女人躲閃開了。

「不用了!」

王野大步流星,一手拽住余少華衣領,朝余少華開口道:

「你所說的這些,我都能自己去幫我三師姐爭取。」

接著。

余少華慘叫聲響起。

……

「抱歉,諸位,我來晚了。」

王野來到房間,朝房間中眾人開口道。

「回來就好。」

鍾老看著王野回來,明顯鬆了口氣。

雖然鍾老知道王野在雲城中所作所為,但鍾老心中,對王野還很是擔憂的。

江老那邊,也是明顯鬆了口氣。

王野在鍾老、江老的招呼下坐到倆人中間。

王野剛剛坐下。

一道冷哼聲,就響了起來。

「他憑什麼能坐到爺爺跟江爺爺中間,來的這麼晚,讓大家都在這裡等他,現在還能坐到爺爺跟江爺爺中間,憑什麼?」

王野朝嬌哼聲傳來的地方看去。

那是一名看著就嬌貴的女子,大概十八九歲的樣子,一雙眼睛彷彿天生都散發著一股媚意,臉上的表情雖然嬌蠻,但卻不令人反感。

反而更有一種可愛的感覺。

媚意、嬌蠻、可愛。

這三種氣質,本應該對應三種女人。

但當這三種氣質混合在一起,放在這名女子身上的時候,卻絲毫沒給人一種衝突感。

其他人,也都是將目光放到那名女子身上。

王野揣測著女子的身份。

稱呼鍾老為爺爺。

稱呼江老為江爺爺。

幾乎是一瞬間,王野就知道了對方身份。

鍾奉的孫女。

鍾奉朝女子看了一眼,聲音中有些不悅,呵斥道:

「鍾伶,別那麼多事!」

鍾奉在王野身邊,表現的和藹可親,但跟鍾奉相處過的人都知道,鍾奉大多數都是很嚴肅的。

不知道將身邊的男助理,都訓哭多少次。

然而。

鍾伶在面對鍾奉的呵斥,卻絲毫沒有畏懼,而是朝鐘奉開口道:

「爺爺,憑什麼?他都已經遲到了!」

「之前我遲到的時候,你都呵斥我,也沒讓我在這種場合下坐到你跟江老中間。」